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毕竟是进步----读吴思访谈录(原载BBC)/韩尚笑]
观察
·韩尚笑:川普让中国坐大还是让美国伟大?
·一个朝代即将结束
·一叶知秋
·研判
·韩尚笑:川普当选看媒体的堕落
·韩尚笑:“反华” 一词辨析
·韩尚笑:习近平倒计时,从川普开始!
·韩尚笑:是墙还是皇帝的新衣?
·韩尚笑:中国人,你为何不与雾霾斗?
·韩尚笑:雾霾与沙漠
·韩尚笑:该怎样看毛泽东?
· 韩尚笑: 是选美还是选川普?
· 韩尚笑: 中共发家就靠一个"骗"字
·韩尚笑:庭院沉思
·韩尚笑在微信民主群的发言
·韩尚笑:狗熊能创造历史吗?
·韩尚笑:要文革道歉还要正义的审判?
·韩尚笑:人性还是正义?
·韩尚笑:习近平的悲哀?
·韩尚笑:陌生的印象
·韩尚笑:我看邓相超事件
·韩尚笑说客
·韩尚笑:贺澳洲抵制颂毛音乐会上百度
·韩尚笑:什么是自由?
·韩尚笑:观察
·韩尚笑:给习近平的一点建议
·韩尚笑:任性的中国梦
·韩尚笑:生日感怀
·韩尚笑:川普就职看习近平撸袖子
·韩尚笑:慢性自杀的惰性
·韩尚笑:夺回那本来就属于你的自由
·韩尚笑:逻辑推理盼新春
·韩尚笑:人生没有马后炮
·韩尚笑:分享点滴
·韩尚笑:人生没有马后炮
·韩尚笑:学贵无痕
·韩尚笑:中美商人的差别
·韩尚笑:中国人到底富在了哪里?
·韩尚笑:中共是如何忽悠民众的?
·韩尚笑:对微信的警告
·韩尚笑:祖国是独裁者的底裤
·韩尚笑:女人的魅力
·韩尚笑:中美关系真是婚姻关系吗? ——评“中国问题专家” 沈大伟
·韩尚笑:我反中还是中反我?
·韩尚笑:恋共情结
·韩尚笑:杀富的本性
·韩尚笑:中国人真有自知之明?
·韩尚笑:中美真的必有一战?
·韩尚笑:洪水滔天V人海战术
·韩尚笑:刘宾雁的不幸
·韩尚笑:那你看看中国人
·韩尚笑:没有野火的地方
·韩尚笑:人生是韦君宜的《思痛录》吗?
·韩尚笑:荒诞的思痛,荒芜的忏悔
·韩尚笑:民运的死结
·韩尚笑:革命大爆炸之后(更新版)
·韩尚笑:到底什么是抗议?
·韩尚笑:赌博性的历史
·韩尚笑:煽情与久远
·韩尚笑:最后的赌注
·韩尚笑:新闻自由还是媒体下流?
·韩尚笑:知识是干什么用的?
·韩尚笑:生命的初衷
·韩尚笑:欢笑在明天
·韩尚笑:农民加牝鸡
·韩尚笑:平淡的微信群
·韩尚笑:如何把中共之癌“饿”死?
·韩尚笑:中共执政的秘密?
·韩尚笑:浪花
·韩尚笑:水货原来是蠢货?
·韩尚笑:愚蠢的中国人?
·韩尚笑:中国何时倒台、如何倒台?
·韩尚笑:我为什么要去启蒙?
·韩尚笑在微信群的即兴讲演
·韩尚笑:沉渣泛起的中国文化
·韩尚笑:山东,传统的中国垃圾!
·韩尚笑:你真的认识中国?
·韩尚笑:一个没有诉求的抗争?
·韩尚笑:晒不干的阴湿
·韩尚笑:雄安新区,画饼充饥?
·韩尚笑:川习会:习式胡闹划上句号?
·韩尚笑:习式胡闹续集,落荒而逃?
·韩尚笑:不要把中国太当回事儿!
·韩尚笑:美中真会联手灭朝?
·韩尚笑:中国人,有没有自由无所谓?
·韩尚笑:我看朝核危机
·韩尚笑:朝核泄露了什么秘密?
·韩尚笑:一生只干两件事?
·韩尚笑:民主是理论还是实践?
·韩尚笑:诗的远方?
·韩尚笑:什么是真正的爱?
·韩尚笑:学会简单的生活?
·韩尚笑:民主的罚与罪?
·韩尚笑:鲜血凝成的是友谊还是罪恶?
·韩尚笑:郭文贵,文贵还是武贵?到底贵在何方?
·韩尚笑:一带一路还是小兵张嗄找八路?
·韩尚笑:一带一路朝鲜与会并发射导弹,是中朝狼狈为奸玩双簧
·韩尚笑:在没有平安的日子里
·韩尚笑:中国历史的陷阱
·韩尚笑:六四的伤口在哪里?(启蒙系列)
·韩尚笑:别了,习王反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毕竟是进步----读吴思访谈录(原载BBC)/韩尚笑

   
   我與吳思是同時代的人,同屆大學生,卻有著完全不同的經歷,儘管我理解吳思對極左的踵情和執著。吳思極左的經歷,是我們這代人非常熟悉卻完全不親切的記憶,沉重、痛苦又抹不去。
   
   我出自於與之完全相反的家庭環境和背景,或許這是我有著更為深入的思考的重要原因之一。吳思的大學專業以及畢業分配到中央直屬機關工作,極左經歷由深陷其中到迷惘徬徨、由甜變苦的另一原因。正是因為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大學專業、極左的經歷和畢業分配的幸運,加上自己的執著努力,使其成為知名的學者,就像當年學俄語專業的人更容易受到重用和更容易成為翻譯家一樣。
   


   人,不一定非得有極左的經歷才能悟出極左的危害,儘管比較有說服力。人生的真正價值,並不完全是為了對後人做經歷上的啟迪,雖然看上去很崇高和動人,卻很難讓人對其本來就应該有而实际上没有的良好判斷產生敬意。遺憾的是,走過彎路的人比沒有失誤的人好像更給力,似乎更有學術價值。
   
   我是同年學習英文專業的,是抱著對社會,對紅色制度,尤其對毛澤東變著花樣無窮無盡的政治運動和不變的愚民政策的厭惡,對從中文資料掌握知識,觀察世界的不信任決定自學英語的。我慶幸沒有走過彎路的極左經歷,更慶幸自己的觀察和判斷,在漫漫寒冬的黑夜裏,耐心等着暖春的到來。二十五年前的初春,仍寒意襲人。
   可算盼到了,儘管來的太晚太遲!
   
   

此文于2015年05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