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被扭曲的一代]
非智专栏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扭曲的一代

   
   非智
   
    这几天接连网上几个有关大爷大妈讹诈打架的消息新闻,按网上流行话说,读后“差点让我崩溃。”
    一则新闻报道“福州民警路遇老人摔下车帮扶反被冤枉”,说的是二个六十几岁的老人骑电动车摔倒,民警前去相帮,结果却被诬陷为肇事者,幸好有电子探头,录下老人摔倒过程,这位民警才洗清责任;还一则新闻说的是北京的两位老人,在医院看病,因拿药排队的争执而大打出手,结果是六十六岁的老人,拽倒和踢了七十四岁的老人,使之心肌梗塞而死;再一则是“乘客公交车上扶起摔倒大妈遭破口大骂”,讲的是在青岛公交车上一位五十几岁的大妈,假摔倒,真骂人的事;另一则消息则是两位五十左右岁大妈,在大连飞深圳的飞机上同二个八十年代的女子为座位问题发生争执,并动手拉扯对方头发,引发打斗,威胁了乘客安全。以上新闻所涉及的,都是40年代末60年代初出生的现在的大爷大妈。


    记得,在这个社会上,历来是年轻人不讲道理,欺负体弱的上了年纪的老人,故此社会道德要求年轻人必须“敬老”,中国传统是很崇尚对老年人的尊敬,把“敬老”做为最主要的道德标准来要求年轻人遵守,但到了二十一世纪今天的中国,却历史性地发生变化,这些老人不仅不老,而且还“斗志昂扬”,斗争性很强,而且还在做着一些不符合道德和法律的行为。这些老人根本没有腾出让年轻人去尊敬他们的余地,他们占领了社会道德舆论的风口,目前网上一片谴责之声,说这些老人是“坏人变老,而不是老人变坏”。
    果真是“坏人变老了”?仔细分析,实际不是,这些人并不坏,至少本质不坏,如果他们是坏人,早已被历次运动整治得不敢乱说乱动,到了见到人唯唯若若,像解放后那些地主资本家出身的人,哪敢这么充满斗气,一句话不顺,就拳打脚踢,或随意诬陷他人,甚至对民警也敢来这一套。这些人,应该可以说曾经都是毛泽东的好红卫兵,是生在“旧社会或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是在毛泽东思想的教育熏陶下,在高喊“三忠于、四热爱”的口号下长大,是经过文革的洗礼,在彻底砸烂旧社会,把中国文化传统斥之为反动东西加以埋葬中成长的。这些人已没有中国传统谦和的道德理念,有的是“老子天下第一”,“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造反精神,他们哪里懂得礼让?哪里懂得谦卑?哪里懂得容忍?在文革中,他们想打谁就打谁,要诬赖谁就诬赖谁,上至国家主席,下至一般地主富农,都惨遭他们的诬陷和毒手。在这代人身上,他们所受所谓的共产主义教育,所受的所谓新社会的教育,所受的所谓毛泽东思想的教育,在他们年老之后,效果全显现出来:就是无视社会公德,唯我独尊,滥用暴力,缺乏包容,更严重的是没有羞耻之心。
   
    因毛泽东时代的不知“有耻”的教育下,故此也就培养了整整一代不知“有耻”的造反者。1964年春节期间,毛泽东在春节座谈会上做了讲话,主张要教育革命,要缩短学制,并提出学生可以逃课,可以上课睡觉,可以考试作弊,可以相互抄袭。尤其是提出可以考试作弊,将历来人类所认为的作弊是可耻的观念彻底推翻,可怕的是,面对被教育的青年学生,对作弊行为不是批评指责,而是大力提倡,这不就是公然提倡作假?学生从小考试作弊,长大后还有什么假不敢做?故此,那一代人已淡化了中国传统教育小孩要“清清白白做人,老老实实做事”的观念,代之则是虚假作弊,投机取巧,便因此讲假话做假事,成为自然。
    另外,在那个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对非无产阶级分子的迫害,达到令人发指地步,这些非无产阶级者除了地、富、反、坏、右之外,也包括了教师和一些文艺工作者,包括了社会上一些平民百姓,毛泽东认为的最具革命性的地痞流氓,鼓动了无知的青年学生,随时随地地对这些非无产阶级者施加暴力。在这种用暴力说话中成长的一代人,所崇尚的自然也是暴力。这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上了年纪的,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大妈大爷,动不动就用暴力说话的一大原因。
    缺乏亲情关系,也是这一代人一大硬伤,在那个“六亲不认”,只认领袖和党的时代,在那个“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的时代,在那个对自己、对父母、对亲戚、对师长、对同事、对长辈都要清算的时代成长的人,怎么会尊重他人的权利和尊严?怎么会容忍他人对自己的稍微冒犯?
    40年代末到60年代初的整整一代被毁了,而他们的被毁,造成了整个中国社会道德的坍塌,这种被毁实际上不仅仅那一代人,而是他们的子孙后代也遭受了同样的冲击,要恢复中国美好的传统道德,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像火山爆发后,将整个城市埋没,即便后代人想要在这个被埋没的地方再建城市,那种无法适合生存条件的污染,也使得后人要经历过好几代人的努力,才能清净这些污染,才能将城市重新建的适合人居住。
    实际上,这一代人完全被扭曲、被出卖、被牺牲了,而如今这一代人的多数已是爷爷奶奶,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下,他们的儿女以及儿女的儿女,也有着承续这些不良习惯和风气的危险。如果一个社会连上了年纪的人都无法自律,还在做着欺诈、暴力、和不知耻的行为,那么这个社会能给年轻人带来什么希望?
   
   2015年4月16日
(2015/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