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非智专栏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非智
   


    老畢,一位中央電視台聞人,一位知名主持人,在私人酒局上的一段調侃,卻被人告密,現在有可能成了定他有罪的證據。
   
    「因言獲罪」,這在專制體制下早已是家常便飯之事。最為嚴重時代,就是文革時期,稍微一句話不慎,就禍從口出,輕者坐牢,重者砍頭。林昭、張志新都是因為語言罪而招槍殺的。
   
    時代已從文革翻過四十多年,那批在文革時因言慘遭迫害的人,大部份死了,還有活下來的也都上了年紀,他們應該對這種因言獲罪深感其痛,並有著對告密者極為厭恨的心裡。但現實中其實不然,因養成習慣,這一批文革期間的紅衛兵,雖已六十左右了,上位的那些人,現在正在掌權,故此思維、行為做法脫不了那個時代的烙印。當不能否定前三十年的提法出來後,就包含了不能否定文革的因素,從目前有些人為江青喊冤叫屈,為文革翻案,甚至認為文革是一場民眾對貪腐官員發起的革命來看,就可感覺出這種文革之風回潮之勢。於是,從黨內到黨外,一些文革的做法便逐漸乘風而上,這告密,也就是其中的一種文革做法。
   
    鼓勵家人互告,夫妻揭發,朋友挖底,據說從蘇聯的列寧開始倡行,尤其是鼓吹黨和領袖比爹娘親,因此任何對黨和領袖的言論都不能說,可以罵爹娘,可以污辱爹娘,就是不能說黨和領袖的不是,如果有人私底下說了,哪怕是父子關係或夫妻關係,哪怕是朋友關係或同學關係,都一律有被告密受處罰的危險。這種將人性最基本的親情關係和相互信任故意扭曲和斬斷,是極為邪惡的做法,是直接反人類的行為。但是这种行为在毛泽东时代却受到鼓励和奖赏,不要说薄熙来将他父亲,当时的走资派踢断肋骨,我们知道的就有刘少奇的女儿写公开信批判她的父亲,宣告脫離關係。至于朋友、熟人间的相互告密,则在反右和文革中已成为正常。
   
    由于人民被灌输被教育要警惕阶级敌人,要对凡是反党反领袖的言行做法给予揭露,故此,同阶级敌人斗,主导了人民的日常生活,哪怕你的父母兄弟,只要是反党反领袖,就即刻成为阶级敌人,就有被密告的可能,更不要說你的朋友和鄰居。记得当时的领袖说:以阶级斗争为纲,纲舉目张。一切以階級鬥爭為主,而告密就自然成了阶级斗争的一种主要利器。
   
    正因为这种反人性的阶级斗争行为,几乎摧毁了整个中国的政治文化艺术、经济贸易等各領域,以及摧毀了人的最善良的亲情本性和相互信赖的傳統道德,可以说,是几乎摧毁了当时人民的正常生活,故此,邓小平才会在重新掌权后废弃阶级斗争之说。
   
    記得有段時期,大陸政治气候相对宽松,经济也大步前进,人和人之间的相互信任增強,家庭的价值也提出来,对于亲人中、朋友间的告密行为也開始加以鞭笞。最具代表性的是很多文學作品對發生在毛時代的這種告密行為進行揭露。其中就有曾發表在「中國作家」大型雜誌的《聂绀弩刑事案》一文,就是對告密者卑鄙行為的揭露和批判。
   
    “6.4”事件之后,国内形势發生急劇變化,只講經濟,不講政治。經濟快步上去,政治卻留下極大問題,現在抓出來的黨和國家、軍隊領導人周永康、徐才厚、蘇榮、令計劃等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攀升,并進一步腐敗,最後成了貪官污吏,直至被抓拿入監獄。而在那個時候,告密陷害他人而讓自己爬上去,也逐漸形成氣候。甚至爆出前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健夥同不良商人,偷怕前北京副市長同她人通姦錄像,并向中央告密,導致這位副市長下台。对政治、商业敌手以告密手法予以摧毁,这還可以理解,不能理解的是,对一个电视主持人也以告密的形式,来败坏其名誉,目的又何在?
   
    难道为的是夺取这个主持人的位置,以图让自己或自己的人来做主持人,亦或想借这个事件打击其背后大佬?或者想藉此掀起一场文艺影视界的大革命?我记得文革就是从文化界开始的。
   
    且不论老畢的言論做法對否,畢竟是私人場合的一種行為,告密者將之公開化,便成公眾事件,就讓有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揪住不放,上綱上線,大有不把老畢打入地獄誓不罷休之氣慨,這到底是為甚麼?有沒有人去追詢這個告密者的動機?僅是一種告密,還是一個陰謀,或是僅圖一時快意?
   
    這個事件出來後,我相信在大陸私人場合的聚會,一定人人自危,人與人的相互信賴一定被破壞。如果這種行為不被譴責阻止,甚至於追究法律責任,那麼,這個社會又將陷入信任危機,那種人人自危相互告密的文革風氣,將有可能死灰復燃。
   
   2014年4月10日
(2015/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