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藏人主张
·埃及经验
·近平开枪祝贺令尊老友的生日
·胡耀邦六进藏区揭秘
·藏官披露中共对藏所犯下的罪行
·中国模式遇上了大麻烦
·习叔叔逼薄瓜瓜站离爆料
·华丽尸袍下的黑暗世界
·薄熙来—被困笼中的老虎
·审判薄熙来
·薄瓜瓜发声明对父母遭遇表达不满
·薄熙来:“审判长,我有话要说”
·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薄熙来盼完善中国司法未来
·“红二代”与“官二代”
·如何定义“中国人”?
·中国人应该从澳洲大选中反思什么?
·《经济成长的终结》
·“北漂族”难落北京户口
·中共是反人类的凶手
·中國追捕部落客擬似文革批鬥
·普京帮习近平戳老虎窝
·潘晴和一平的建议
·中共決定經濟政策的重大改變
六四运动二十周年
·【赵紫阳录音回忆录选摘】
·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六四前夕暴力革命主张出台
·美议长佩洛西访华能否改变六四定性?
·民众对六四事件历史回顾
·方励之谈六四运动
·中国二十年思想演进
·中军镇压学生是否属于爱国?
·"六四"?什么"六四"?
·“90后”谈“六四”
·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
·从静思节看六四前景(首发)
·自由文化运动六.四祭辞
·达赖喇嘛最新对六四等表态
·从天安门广场到零八宪章
·加油中国人—为“六四运动”二十周年而作。
·刘晓波:我的自辩
·刘获奖异议人士反应不一
·将无人替刘晓波领诺奖
·达兰萨拉藏人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
·中國民運江湖回望錄
·袁紅冰新書《六四之殤》 出版說明
·出版社《六四之殤》邀請函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首曝白宮密檔六四屠殺人数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绿坝”克星“绿色海啸”问世
·遭镇压十周年 法轮功举行纪念活动
台湾以及其它
·马英九回绝达赖喇嘛访台内幕
·马英九没有西藏政策
·“台北和约”和“西姆拉条约”
·吕秀莲要当马英九的特使?
·台湾青年人的西藏情结
·众论达赖喇嘛访台
·达赖喇嘛访台日益政治化
·達賴喇嘛是一面照妖鏡
·达赖喇嘛访台考验两岸政治智慧
·蘇批馬無禮达赖谈好友阿扁
·「一個地球,共同的責任」
·世紀大審 扁案偵審大事記
·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判决
·《台湾大劫难》一书即将震撼出版
·陈水扁如能挺住将成为英雄
·《台湾大劫难》出版说明
·「台灣2012的危機與轉機」座談會
·《台湾大劫难》应验北京即将收复[金马]
·當劫難的烽火升起
·反抗暴政是行使天赋人权
·中国反对台湾与他国签自由贸易协定
·对比台湾十六条和西藏十七条
·《台湾大劫难》日文版近日推出
·袁红冰教授谈《大国策》
·台湾向先文后政方向迈进
·台湾将是下一个西藏
·解密中共对台策略
·五都选举综述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
·纵论中共和台湾前景
·中共的全球扩张战略
·中共扩张的谋略概要
·哲学与人性的悲剧
·袁紅冰警世巨著問世!
·劉珊珊事件的四大問題
·美国前司法部长狱中探视陈水扁
·正在逼近的中國大變局
·序言:探監陳水扁
·中共囚禁台灣戰略的形成
·台灣三 . 一九槍擊案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东赛按语:本主持人从电子邮件中收到这部著作,并寄信者委托连续转发于本博客。这无疑是理清西藏现代史和当代史中的很多地方有了很难得的一本参考书,而且,也历史人物本人对后人交代以往所经历和付出有了一次机会。
   
   去年平措旺杰先生在北京逝世时,很多藏人官员和知识分子以及一般百姓都盼望得到一位中共老一辈革命家均有的尊敬和送葬仪式,但是,除了一家左派网站之外,多如牛毛的中共各家媒体都始终装聋作哑,热的先生等几个藏人官员从后门进入灵堂献花之外,没有出席任何中共大官员。
   
   针对这个事件,笔者问过部分知情人士,他们有一个非常相似的看法,即于1958年初因所谓“地方民主义问题”而被查的平旺和因“大汉族主义问题”而被捕的范明将军事件导致了“西北局被瓦解”,包括总头子彭德怀和习仲勋统统被捕入狱,包括被这些人统战的十世班禅大师入狱,当时还连累了现今红朝帝王——习近平,因此,不仅习近平的记忆犹新,在习家看来,范明将军(习近平任副主席时,范去世,习送了花圈)被捕是“西南局”导演的一场政治仇杀事件,这个事件中十四世达赖喇嘛也扮演了推手之一,平旺只是系西南局官员而也有怀疑。无论如何,这些看法并非空穴来风,去年平旺逝世时看到了端倪。
   
   ——————
   一位藏族革命家
   —— 巴塘人平措汪杰的时代和政治生涯
   梅.戈尔斯坦、道帏喜饶、威廉.司本石初 著
   黄潇潇 译
   
   香港大學出版社
   香港田灣海旁道七號 興偉中心十四樓 http://www.hkupress.org
   © 香港大學出版社 2011
   © 2004 The 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ublished by arrangement with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ISBN 978-988-8028-68-9
   目錄
   插图目录 vii 序言 ix 致谢词 xiii 译者注 xiv
   引言:历史背景簡介 1
   第一部分:在康区和中国内地成长 5 第一章:巴塘童年 7 第二章:洛桑顿珠的政变 15 第三章:学校生活 22
   第二部分:「西藏共产党」时代 39 第四章:策划革命 41 第五章:回到康区 49 第六章:去拉萨 59 第七章:印度共产党 77 第八章:起义前夜 87 第九章:逃往西藏 99 第十章:从拉萨到云南 108
   第三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 121 第十一章:再回巴塘 123 第十二章:《十七条协议》 133 第十三章:再赴拉萨 146 第十四章:与解放军在拉萨 155
   v
   vi 目一 錄位 藏 族 革 命 家
   第十五章:多事之年 163 第十六章:北京插曲 174 第十七章:开始改革 192
   第四部分:监禁 199 第十八章:拉萨的紧张局势 201 第十九章:「地方民族主义者」 211 第二十章:入狱 220 第二十一章:单独囚禁 228 第二十二章:立誓沉默 240
   第五部分:获释以后 251 第二十三章:出狱 253 第二十四章:新的斗争 267 第二十五章:民族政策 275
   代后记:平汪的话 292 附录一:
   《东藏人民自治同盟简章》 299 附录二:
   中央党校理论增刊《平汪同志与旅外藏胞的谈话纪要》 308 附录三: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时对有关民族方面的几点意见 321 附录四:
   回忆扎喜旺徐同志 334 附录五:
   呈给中央常委领导同志的四封信 358
   附录六:
   给国务院新闻办负责同志的信 400
   
   插圖目錄 照片
   图一:巴塘,摄于1940年 8 图二:平汪父亲噶冉阿西 9 图三:平汪与藏族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小组的学生及西藏各地区学生四
   川联合会成员合影,1940年摄于重庆 33 图四:宇妥.扎西顿珠,1940年代左右摄于拉萨 64 图五:平汪与阿旺格桑,1944年摄于噶伦堡 79 图六:毕朔望、平汪、巴苏与叶华(萧三夫人),1982年摄于北京 83 图七:恭布澤仁(海正涛),1946年摄于德钦 92 图八:平汪、达瓦、听列尼玛和益西群培,1947年摄于丽江 106 图九:平汪与其他西藏共产党成员,1947年摄于拉萨 112 图十:平汪与其他前西藏共产党成员,1950年代中期摄于拉萨 113 图十一:平汪第一任妻子紫莉娜,摄于拉萨 116 图十二:平汪与巴塘地下党成员及东藏民主青年同盟成员合影,
   1949年摄于巴塘 125 图十三:王维舟、平汪和张国华在西南局总部,1950年摄于重庆 131 图十四:平汪与西藏代表团书写藏文版《十七条协议》,1951年摄于北京 144 图十五:西藏工委领导在罗布林卡拜访达赖喇嘛,1951年11月摄于拉萨 155 图十六:平汪与张经武下象棋,1952年左右摄于拉萨 162 图十七:藏军及其旗帜,1952年摄于拉萨 165 图十八:索康噶伦、凯墨和计晋美,1952年摄于拉萨 168 图十九:拉萨民众在大昭寺附近的八廓街阅读最早的藏语「报纸」,
   1952年摄于拉萨 169 图二十:毛主席与中央领导会见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1954年摄于北京 179
   vii
   
   viii 一插位圖藏目族錄革 命 家
   图二十一:万隆会议后周恩来与陈毅在成都停留,摄于1955年 190 图二十二:平汪、达赖喇嘛、陈毅和班禅喇嘛视察解放军部队,
   1956年摄于拉萨 195 图二十三:平汪、嘉乐顿珠和茨丹央珍,1999年摄于北京 259 图二十四:流亡藏人代表团,1979年摄于北京 264 图二十五:平汪与江泽民讨论西藏问题,1998年摄于北京 288
   地圖
   地图一:中国及其周边地区 xv 地图二:东藏 xvi 地图三:卫藏 vxii
   
   序言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本书的诞生要追溯到1993年夏天。当时平措汪 杰(又名平汪)1造访拉萨,而我正在拉萨为撰写一本关于西藏五十年代历 史的书采访昔日藏族官员。当我得知平汪在拉萨时,非常兴奋,希望他 可以参与到我的研究中来。于是我给他打了电话。刚开始平汪只说他非 常忙,直到我又打了好几通,他才同意在他住的宾馆里见我。采访中, 他提到年轻时一些有趣经历,在我看来非常重要。于是在访谈接近尾声 时,我问下次是否可以再访问他,补充询问一些有关五十年代历史以及 他个人经历的问题。
   平汪笑说:「戈尔斯坦教授,欢迎您下次再来问我有关五十年代的 事,但我的个人经历不值一提。」我向他致谢,却不打算放弃。我坚持 说:「为下一次采访,请您回忆一下您是如何从康区2一个小村庄走进蒋介
   1 藏族人名通常由前后两个名字共四个字组成,比如:平措-汪杰。藏族人有时 会同时使用这两个名字(平措汪杰),有时则只用第一个名字(平措)或第二 个名字(汪杰),还有些时候,正如本书中主人公一样,只用两个名字的首字
   (平汪)。
   2 在这一时期,藏族人分布在「政治意义上的」西藏──即达赖喇嘛统治的王 国── 以及「民族意义上的」藏族地区,即在西藏以东、汉地以西之间的藏 族聚居地。这些藏族聚居地由一个个小王国组成,名义上属于中国管辖,但 其实际日常事务却由当地传统首领处理。由于文化上的区别,这里的藏族聚 居地又分为两个主要的亚文化圈和语言圈,分别叫「康区」和「安多」。安多 藏族在藏族聚居地北部,在今日的青海和甘肃省境内。康区在安多以南,在 今日的四川和云南境内(一些康巴人也在西藏境内)。康巴的意思是来自康区 的人。 1939年,四川省境内的康巴藏族区正式成为一个新的中国省份── 西 康省。
   地圖 ix
   
   x 一序 位言 藏 族 革 命 家
   石设在南京的精英学校的。我研究这一时期的历史已经很久,您是我认识的人中第一个做到这一点的人。」平汪微笑着说:「我们再说吧。」
   两天之后我回到平汪下榻的宾馆,开门见山地问他早年的经历。平 汪似乎思索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其实只有几秒钟),然后慢慢地说:「您 是位执著的学者,又花了那么多时间研究西藏历史,所以我愿意回答您 一些关于这方面的问题。」
   就这样,我又访问了平汪许多次,一位了不起的藏人的故事逐渐成 形。接下来的十年间,只要我经北京去西藏做研究,就会造访平汪。除 了继续询问他五十年代重要历史事件的经过和细节之外,我的提问也愈 加倾向于他的个人经历。 2000年下半年的某一天,我坐在凯斯西部保留 地大学的办公室里阅读我们的谈话文字记录时,突然意识到,这些資料 绝不仅仅是现代历史的脚注或轶闻趣事而已。平汪的个人经历本身即有 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政治意义,他的故事值得讲述。
   于是我请好友兼同事威廉.司本石初教授共同开始撰写平汪的故事 (因为他曾与我合作撰写过另一位有着截然不同经历的西藏人的故事: 《西藏是我家── 扎西次仁的自传》)。我还邀请北京藏族学者道帏喜饶一
   同合作。他曾写过一本关于平汪的书。之后两年中,我们着手把一百多 个小时不连贯的录音采访记录转化成了这本书。
   平汪并没有正式叙述这本书的内容,但他在采访中使用了第一人称 的角度,我们决定在传记里也这么做──用他的口吻讲述自己的故事。 这个决定有显而易见的后果。由于本传记是自传体式的,在一些问题上 平汪表达了他的强烈意见,而这些问题当然也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 还有许多细节无法逐一验证,而平汪的有些回忆也与其他史料不尽相 符,但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已尽力确保有关史实的准确性。
   平汪的个人经历,绝非只是一个以个人极大勇气无畏克服绝境的故事; 也不只是了解西藏近代史上一个重要阶段的一扇窗。个人的经历往往可 以更加清晰地折射出一个时代的问题,而平汪的人生和他所处的时代正
   
   序言 xi
   好为「西藏问题」的性质── 即西藏之于中国的地位的争论── 提供了 一盏聚光灯。以近代西藏为题材的文学作品几乎已被僧人、喇嘛和西藏 贵族的声音垄断,他们是传统西藏半封建社会的统治者,反对现代化和 任何改变。他们用黑白两分的鲜明对比来表述这场冲突── 善良的藏族 人反抗邪恶的中国共产党人;他们也成为西方著作中藏族民族主义的代 表。然而,西藏近代史是一段错综复杂的故事,也有另一类藏人在为他 们的同胞争取一个不同面貌的西藏。平汪即是其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期,平汪已是一位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受过教 育,又有新式思想。他致力于建立一个包括康区、安多和西藏境内所有 藏族人的社会主义西藏,并让藏人自己来做主。他冒着极大的危险,不 屈不挠地为此目标而努力,先是通过他自己建立的西藏共产党,后来又 通过中国共产党继续奋斗。他在1951年至1958年间是西藏的高级藏族中 共干部。
   最终,平汪和他的同志还是失败了。整整十八年,平汪被单独囚 禁在中国的巴士底狱── 位于北京北郊的秦城一号监狱。邓小平上台以 后,平汪于1978年获释,两年后平反昭雪。然而,这场可怕的磨难并没 有熄灭他的勇气和理想。获释以后,他继续在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上发 声和写作,在涉及藏区的民族政策上,成为党内批评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