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藏人主张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经济学人》眼中的新疆:种族隔离上建立的警察国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我带着一些西藏政府官员(他们同时也是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成 员)跟我一起去调查这起事件。我们先让汪杰彭措和鞭打他的当地首领说 明了事情的经过及原因,在仔细审查了双方证词和其他人的证言以后, 我们决定按照西藏风俗安排一个妥协方案。我们让那位首领道歉,又给 了汪杰彭措一些钱,帮助他从鞭伤中「恢复」过来。正如我们所预料的那 样,双方都接受了这个决定,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回到拉萨后我向西藏工委做了报告,但范明很不满意,他原本希望 我们采取单边行动,从而为今后的干预行为设下先例。不过,尽管我没 有按照范明的计划而行,但我做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是史无前 例了。这件事情本该完全由西藏政府负责,所以这次联合调查/解决是西 藏自治区筹委会第一次行使其有限权力,也是官员向农奴道歉的头一遭。
   与此同时,在我们所处的大环境中,局势迅速紧张了起来。尽管毛 泽东明确说过不会在西藏开始改革,但是这一政策却不包括住在青海、 甘肃、四川和云南境内的东藏人。因此,这些地区继续实施着社会主义 改革,许多藏人掀起一连串流血反抗。虽然解放军能够平息骚乱,但在 这过程中,很多反抗者逃入了西藏。在1957年至1958年早期,一批又一 批带着武器的康巴难民(常常带着他们的家人)陆续来到拉萨,带来了康 区情形的一手信息。这对我们来说是一场公共关系上的大灾难,我特别 记得其中一例。
   
   1957年末(也可能是1958年初),我家乡巴塘的一位知名藏族女性 降曲乘卡车逃至拉萨,住在她叔叔索康噶伦家中。当时我就住在索康隔 壁,有天一大早,我正在吃早饭,她突然出现在我门口,见到她让我很 吃惊,尤其是她看上去那么穷困潦倒。她来自巴塘最大的贵族家族之 一,但现在却穿着破败的衣裳。「平汪,」她说,「你看看我,我已经变成 乞丐了。」我着实感到惊讶,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说,巴塘开始民主 改革之后发生了一次反抗,曲德寺被飞机轰炸了,而她丈夫的小姨子在 一次公开「批斗」大会中遭到毒打,最终跳河自杀。她说她也挨了批斗, 所有财产被没收,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一夜之间,她就变得身无分文。 她告诉了我大量有关她个人遭遇的事情,听来令人难过。她请我帮她在 拉萨寻医治疗。这些事情让我震惊,我留她和我一起吃早餐,并且答应 会帮助她。
   我们吃饭时,她又讲了更多有关康区实施民主改革的事情。由于我 是党员干部,我知道她或许在讲话时有所保留,但我相信她在面对索康 时一定会直言不讳。在我听他讲话时,我很容易想象这样的故事会造成 什么样的影响。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向人民保证,改革将会推迟至 少六年,而且真正开始实施改革的时候,上层阶级的生活水平还会得到 提高,而不是下降。现在我意识到,一边是我们言之凿凿的许诺,另一 边是她这样的人从康区涌来,给他们的亲朋讲着完全不同的故事。像索 康这样的人,在听到自己的亲戚告诉他这些亲身经历以后,还怎么会相 信我们的承诺呢?
   随着越来越多带着武器的康巴人涌入拉萨,有谣言说,他们和西藏 政府正计划袭击解放军。许多汉族干部变得极端多疑。比如说,拉萨解 放军司令员陈明义有一天向张经武报告说,西藏政府正将来自西藏各地 携带武器的人聚集到拉萨附近。我不太相信,但什么都没说,直到几天 以后,陈明义向张经武报告,大约五、六百骑兵已经抵达了甘丹寺脚下 的拉门( Lhamon )地区。
   
   我知道陈明义的主要担心是,假如西藏政府正在为战争而准备,那 么解放军也应该备战,但我很肯定这样做没必要。于是,当着张经武的 面,我对陈明义说,他获得的消息不可能是准确的。我对拉门很熟悉, 张经武也是。1951年,我和他曾经骑马去甘丹寺向那里的僧人行布施, 途中我们经过了拉门,村子里只有几户人家,那里的人不可能为五、 六百人马提供足够的食物。所以我提醒他们,类似这样有误导性的消息 很危险,可能会加剧解放军和西藏政府间的矛盾。由于村子就在附近, 所以我建议陈明义派人去那里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张经武想了一下, 同意了。「没有确凿的证据,」他说,「我们就不应该改变解放军的状态, 给西藏政府带去没有必要的恐慌。」
   第二天,一批官员前往拉门,他们回来后报告说,在那里没有发现 任何骑兵。不过,他们看到一些村民从山间牧场中带回的牲畜正在外面 吃草。当陈明义的情报员在夜晚看到这些动物时,他显然以为它们是持 有枪械的骑兵,事情险些酿成灾难。双方的紧张和疑心都太严重了, 以至于我真的认为,如果我当时不在拉萨的话,张经武可能会听陈明义 的,让解放军开始为战争做准备,从而造成西藏政府采取相应报复行动。
   现在人人都紧张不安,最小的事件都让人感觉到危险。有一天,在 拉萨为张经武当翻译的朋措扎西告诉我,昨天晚上一只猫溜进他的住处 把他惊醒了,他自己当时没有在意,但第二天早上,与他同住的一对汉 族处长夫妇说,他们听到声响时(猫的声音),还以为是西藏政府的卫兵
   (他们在外看守着房屋,因为这是达赖喇嘛的财产)正悄悄试图进屋。这 对夫妇对朋措扎西说,他们当时非常惊恐,持枪站在门边过了一整夜。
   在西藏政府这一边,煽风点火的谣言同样满天飞,例如,改革即将 开始,贵族和寺庙的庄园和财产都会被没收等。一些贵族悄悄地将自己 的财产转移至印度,哪怕是进步人士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比如我的老朋 友、来自德格的夏克刀登,他与中共保持着密切关系,又在四川当官, 所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向解放军借来三辆卡车。他对解放军说的是,他的 孙子朗杰多吉和他女儿想去拉萨朝圣,他们的确去朝圣了,但实际上夏 克刀登也让他们带上了他最值钱的财产,并且偷偷将这些财产运到印度。
   
   一天,陈明义来找我说朗杰多吉的事情,他说:「我们借给老朋友 夏克刀登和朗杰多吉十五万银元去日喀则买粮食。但是,已经几个月过 去了,他还没把粮食给我们,你跟他们家人是好朋友,请你敦促他尽快 把粮食给我们。」我立即找到朗杰多吉,问他答应的那些粮食在哪里。
   「不要跟我耍嘴皮子,」我坦率地说,「要记得,你叔叔还在康定的汉人手 中。」他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向我保证他很快就能拿出粮食来,但我忘记 他最后是否真这样做了。后来我听说,这件事后不久,他成了「四水六 岗」的副总司令之一,这是康巴人于1958年在拉萨建立的藏人游击武装。
   不久以后,一件蹊跷的事情发生了,进一步加剧了整体上的紧张氛 围。一位即将从拉萨调回内地的汉族士兵希望在离开前去看一看布达 拉宫,在他打算进入宫殿时,两位西藏卫兵拦下了他,说他需要持有藏 军司令部出具的公函。他说他马上就要离开了,没有时间获得必要的许 可,但卫兵拒绝让他进入。当他继续坚持,并且举止怪异时,卫兵就逮 捕了他。此时,卫兵从他身上搜出两枚手榴弹。(至今没有人确切地知道 为什么。)卫兵怀疑他打算刺杀达赖喇嘛,于是将其拘留,最后还鞭打了 他。这件事立即在解放军部队和西藏工委中造成骚动,因为西藏政府没 有逮捕或惩罚解放军士兵的权力。
   陈明义让我设法叫他们释放那位士兵,我就去找达赖喇嘛的姐夫、 御林军负责人平措扎西。他仔细解释了当时的情况,以及为什么那个士 兵会被拘留并惩罚。「平汪啦,」他说,「这不是起单纯的偶然事件。」当 我把包括两个手榴弹在内的细节转告给陈明义时,他也吃惊了。他说他 完全不知道这个士兵在想什么,而我相信他。先不说别的,就算解放军 在打达赖喇嘛的主意,也不可能如此笨拙随意地行事。更何况,我确信 他们不会伤害达赖喇嘛。当我再次与平措扎西见面时,我告诉他,我方 司令部对此一无所知,也绝无伤害达赖喇嘛的计划。我建议西藏一方立 即释放那名误入歧途的士兵,让他回內地。他同意了。大约十到十五天 以后,那位解放军士兵获释。但他携手榴弹到布达拉宫一事传开后,在 社会上影响很大。
   
   这几个月中,我的生活也充满了变化与转折,就如时局本身一样。 在因大量康巴人涌入拉萨而造成的动荡及政治上的紧张氛围中,我去北 京出席1958年的全国人大会议。当时,「反右」运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 我记得汪锋在政协会议上发表讲话,坚定地说我们应该反对地方民族主 义。2
   仅仅一年前,在1957年,毛泽东就说过我们应该反对地方民族主义 以及大汉族主义,关键要反对大汉族主义。但是,汪锋完全没有提到大 汉族主义。我对此很担忧。「他现在为什么要改变事情呢?」我琢磨着。 但我没有什么时间想这件事,因为很快我就要回拉萨了。起码,我是这 么以为的。
   回程的第一段没有任何异常,我在成都停留看望我的两个儿子,他 们都在十八军的幼儿园寄宿学校里。后来,就在我准备启程回拉萨时, 我接到张经武从北京打来的电话,要我立即回北京。他给的理由有点含 糊。他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一些工作要收尾。我对此毫不怀疑,按他 的要求回去了。此后二十二年,我再也没有离开过北京。
   2 「地方民族主义」包含许多特征,比如将一个地方民族的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 上,对其他民族表现出敌意,以及最极端的情况是宣扬民族分裂。 ── 戈尔 斯坦、喜饶、司本石初注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5/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