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藏人主张
·在青海玉树目睹佛教徒的辛勤放生
·中国当局宣布起诉维族教师伊力哈木
·中共面臨的國際局勢及外交策略
·習近平與中共強權的末日宿命狹路相逢
·中共的政治絕症
·習近平的反腐狂飈
·苏格兰公投:统独两派代表举行电视辩论
·藏高原水源地违法开采严重
·为何亚洲人无民主素养?
·向高智晟律师致敬!
· 軍事政變與反腐轉向
·佛的雙眼流出猩紅的血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民國文化復興與人格獨立運動
· 与秋石客先生商榷
·張顯耀案應速移監察與司法調查
·习近平的另外一只手
·中國房地産的泡沫化迫使巨額資金外流
·中国感觉已经不再需要人喜欢
·大陆变局与台湾对策
·評習在紀念鄧集會上的講話
·国会法案限制中共党媒入境
·香港政改關鍵時刻和平占中将见真章
·达赖喇嘛被中共政治绑架
·香港面临被吞并的危险
·《七萬言書》於中秋節後上市
·中共面對香港和烏克蘭以及IS的局势
·人道主义对政治转型的力量
·致藏族同胞
·台湾学者评《七万言书》
·中國經濟會硬著陸嗎?
·一藏族学生在甘南自焚身亡
·拘捕鐵流是中共垂死前的爭扎
·欧美媒体关注香港抗议和警民对峙
·香港发生了什么事?
·袁紅冰將組團前往香港支持占中
·兩岸三地聲援占中網絡組聲明二
·中共面臨對香港新疆和軍隊失控的局面
·为何雨伞革命与大陆无缘?
·达赖喇嘛关于转世的公开声明
·《文化與命運─袁紅冰流亡文選》將於十月初出版
·“一国两制”接近终结
·致英雄伊力哈木
·香港的不屈与自豪
· 香港佔中運動最新發展
·印巴活动人士分享诺贝尔和平奖
·香港人占中成功还是失败?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
·港府占中陷入僵持学生敦促升级行动
·創建台灣共和國全島巡迴演講
·中國民眾應該怎樣來看香港民眾的「佔中」
·香港佔中升級為不合作運動
·藏人与港人分享抗争经验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香港佔中挑戰中共蹩腳的法治思維
·香港和經濟是中共二個心頭之患
·中国“依法治国”的奥妙
·從「年紀最小的政治犯」談起
·評中共四中全會
·青海最大煤田蚕食黄河支流水源地
·若警港抗清場93%人再佔領
·北京曾多次反對港英政府引入選舉
·习近平原来是金正恩
·雨傘運動 Open Source
·中国为何不发行千元大钞?
·中共《反间谍法》 瞄准国外敌对势力
·中共必死無疑
·习近平为何不批准达赖喇嘛当年入党申请?
·香港,你是自由中国的第一站
·青海省推动新政治运动
·「北京人權」模式挑戰普世價值
·新古田會議反軍隊國家化防軍事政變
·致争真普选香港人的一份信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1)
·全球奴隶人口印度中国名列前茅
· 中美關係在多方面的衝突和對抗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科技巨头向中国政府低头
·台湾九合一选举
·西藏文化受到的冲击
·《西藏地位》作者重现意义重大
·涉伊力哈木案七学生周二全体出庭受审
·防止人民幣自由兌換
·从藏木水电站看西藏面临的生态危机
·祝贺绿营的指标性胜利
·印学者呼吁莫迪重审印度对藏态度
·学生领袖宣布“无限期”绝食
·美议员讲香港民主不能等下去
·台灣真普選
·何清涟谈中国新战略
·中国临近第二次文革
·邀請您參加12月袁紅冰新書發表會
·關於《意境性存在—屬於心斓恼鎸崱
·袁紅冰第一部短篇小說作品讀後感徵文啟事
·中共用网络狱镇压少数民族学生
·知名西藏学者扎西次仁在拉萨过世
·西藏反腐的政治因素大于实际腐败
·佔中被清場台灣應聲援
·为何哈达不提名为诺奖候选人?
·为何各国政要不愿会见达赖喇嘛?
·李克强会下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一位藏族革命家 (连载三)
    —— 巴塘人平措汪杰的时代和政治生涯
    梅.戈尔斯坦、道帏喜饶、威廉.司本石初 著
    黄潇潇 译
   

    香港大學出版社
    香港田灣海旁道七號 興偉中心十四樓 http://www.hkupress.org
    © 香港大學出版社 2011
    © 2004 The 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ublished by arrangement with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ISBN 978-988-8028-68-9
   
    第一部分,在康區和中國內地成長
   
   第二章 桑頓 珠的政变
   几年之后我们又有一次争取自治的尝试。这次,我家的参与更直接。
   一天放学以后,父母告诉我,我的舅舅洛桑顿珠要从南京来了。跟 格桑泽仁一样,他也在我们的本地学校读过书,又上了中学,最后加入 了国民党。几年以前,他被任命进入中国政府的蒙藏委员会工作。我感 觉与他特别亲近,因为他的女儿过去八年都住在我家,感觉就像我妹妹 一样。得知他要来的消息时,我非常兴奋,迫不及待想见到他,因为我 早就听说过好多他在内地的成功故事。
   他于1935年抵达康定,与他同来的还有两个藏人,分别是嘎然喇嘛 和邦达多吉。1 蒋介石派他们来劝说当地藏族首领抵抗中国共产党的红军 (当时红军长征正经过康区,最终会抵达延安),并扩大西康地区国民党 的影响。但是,跟格桑泽仁一样,他们也有自己的打算,即消灭当地中
   国国民政府行政机构,让康巴人自治。
   1 嘎然喇嘛(即诺那活佛──译注)的家乡在康区的类乌齐县,位于金沙江以 西,属西藏政府管辖。在1917年的汉藏战事中,嘎然喇嘛支持中方,因此遭 到西藏政府逮捕囚禁。1924年,嘎然喇嘛成功逃到中国,去了南京。到二十 年代末期,他已是蒙藏委员会的委员之一,于1935年受命前往康区。 邦达多吉是富裕强大的邦达仓家族的一员。他们来自康区的察雅,也是 受西藏政府管辖的地区(在芒康以北)。他的父亲是拉萨显赫的商人,因此 西藏政府让他的一位兄弟做了政府官员,这通常是只有西藏世袭贵族才能享 受的特权。 1934年,邦达多吉发动了一次起义,成功控制一个藏军团部以及 其中所有来福枪和大炮。但后来并没有发展出更大规模的反抗,于是当西藏 政府军向他开进时,邦达多吉就带着手下和所有缴获的武器越过边界去了巴 塘。巴塘中国驻军司令同意他留在那里。西藏政府要求蒋介石驱逐邦达多 吉,遭到拒绝。 ── 戈尔斯坦、喜饶、司本石初注
   
   
   
   舅舅经巴塘以北的西藏重镇德格抵达巴塘。他的计划和格桑泽仁类 似。他先是获得了德格地方王的支持,后者同意以民兵支援他的行动。 接着他着手以最低调秘密的方式组织巴塘僧人和民兵队。在他做这些事 时,邦达多吉将准备好他的民兵队。等准备工作就绪、巴塘的僧人和民 兵都准备好战斗以后,舅舅就会发起里应外合的袭击。起义将从巴塘开 始,邦达多吉和德格的民兵都会参与援助。理论上这是个不错的战略, 但不幸的是,他的盘算落了空。
   舅舅抵达巴塘外围后,意外地被当地中国国民党驻军司令傅德铨设 的关卡扣押。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傅德铨知道舅舅的计划,但他显然因为 某件不相干的事而变得警觉。他们扣住我舅舅,不准他进入巴塘。
   舅舅想尽一切办法进城,最后他坚持要见他八年没见的女儿,否则 就不离开。国民党驻军不打算理他,但最后还是同意让我父亲把他女儿 带到关卡来。父亲来到以后,洛桑通过他向巴塘相关领袖传达了有关起 义的消息。然后他假装回内地,但其实只走到了下一个中继站。他打算 等巴塘的僧人和民兵都准备好协助他后,就伺机潜入巴塘。
   当邦达多吉的民兵队首领得知舅舅被阻在巴塘外,他们等不及舅舅 和德格的民兵,就直接发起进攻了。他们实在应该等待的,但却没有。 也许是因为过于自信,或者他们担心风声已经走漏,不想给国民党军队 增援的机会,又或者他们只是想独揽胜利的功劳。不管基于什么理由, 他们独自发动了起义。
   他们说服巴塘寺院里的大活佛拉嘎喇嘛出面,邀请当地国民党官员 到寺里来。当傅德铨带着他的警卫抵达以后,洛桑像格桑泽仁曾经做过 的那样,立即将他们俘虏。洛桑要求傅德铨命令他的驻军缴械投降,傅 德铨同意了,但坚持必须先把他放回去才行,他說如果不是当面下令, 他的手下是不会相信的。藏人不想放他走,但也希望尽量避免与驻军发 生正面冲突,因为那样可能造成惨重伤亡。傅德铨驻守康区已经很长时 间,对藏地習俗也非常了解。就在双方继续讨价还价之时,他想到一个 聪明的花招。
   
   洛桑頓珠的政变 17
   傅德铨利用藏人对保护神力量的信仰,告诉他的囚禁者,他愿意在 寺里最重要的保护神面前起誓,回驻地后三天内让他的士兵交出枪械。 如果我那位见过世面的舅舅在场,他们多半不会放他走,但当时那些藏 人首领不相信任何人有胆在神灵面前撒谎,于是同意了。
   傅德铨回到驻地,三天以后驻军却毫无动静。西藏民兵重申,要对 方立即交出枪械。傅德铨再次用计骗过藏人。他以十分友好的态度说, 自己一定信守诺言,但他需要一点时间,因为驻军内部为该从东路还是 南路离开巴塘起了分歧。傅德铨建议,最好能请拉嘎喇嘛前来驻地,为 他们做一次占卜决定。拉嘎喇嘛不顾众人劝阻,依言前去了。
   这一去铸成大错。拉嘎喇嘛刚到驻地,傅德铨就把他抓了起来,利 索地扭转了局面。接着他威胁当地僧人和民兵,如果继续反抗,就会杀 死拉嘎喇嘛。就这样,他成功地解除了邦达多吉的民兵队与当地僧人和 民兵之间的联盟。他深知当地人笃信拉嘎喇嘛,准确判断出他们不会忽 视这个恐吓。就这样,巴塘当地武装全数退出包围,只剩下邦达多吉的 民兵队,去面对人数众多又久经沙场的国民党驻军。
   眼见形势转而对他们有利,驻军预备主动出袭。作为备战工作的一 部分,他们举行了一种可怕的仪式来增加勇气和信心。他们把一个藏人 俘虏绑在院子中央的木桩上,然后轮流用刺刀戳他。当囚犯的痛苦尖叫 声变得让人难以忍受之时,他们就把他的嘴巴塞住。刺刀戳向他身体的 每一处,但又不会太深,因为这个仪式的目的是让数百位士兵的刺刀都 能沾上活敌的鲜血。他们相信这样能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带来好运。
   傍晚,那个俘虏死掉了。深夜,汉族士兵冲出驻地,袭击邦达多吉 的民兵队。那是一场激烈战斗,伤亡惨重。八十五位驻军和十五、六位 邦达多吉的民兵战死,邦达多吉的武装退回位于「博」( Po )的大本营。 骑马去那里要两天。
   傅德铨并不打算乘胜追击,反而立即进入邦达多吉在巴塘的庄园里 抢掠一通。他先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走,再把其余如衣物、茶叶等没 那么有价值的东西装了好几箱摆在外面,让巴塘村民拿走他们想要的。
   
   
   遗憾的是,村民争先恐后地开始了抢夺。因此,傅德铨赢得了双重胜 利。他在邦达多吉的庄园里发了笔横财,又精明地通过将剩余财物分散 给村民的方式,间接让当地人参与到抢掠中来,淡化了此事中的汉藏对 立。(但邦达多吉的民兵也有收获。他们在撤退途中去傅德铨的私人寓所 带走了他的夫人做人质。两方做了交易,傅德铨归还了邦达多吉的部分 财产,也没有对他的任何手下实行报复。)
   这场战斗打响之时,我舅舅还在下一个中继站那里。听说了战败的 消息以后,他立即去见邦达多吉。邦达多吉本人当时没有跟民兵队在一 起,而在巴塘东边的藏地游牧区理塘。他们打算重新部署,周到地配合 彼此的行动,然后再试一次。巧的是,傅德铨刚好也改变了主意,同意 让我舅舅回巴塘。抵达巴塘以后,洛桑舅舅表面上跟傅德铨维持着友好 关系,暗地里却在筹备着两个礼拜后的另一次起义。
   巴塘四面有高墙,马跳不过,但人却爬得过去,因此有傅德铨的军 士小心看守。舅舅和邦达多吉准备好以后,他们决定不采用正面攻击, 而是从围城开始。这样一来,居民和士兵都没法离开。更重要的是,这 样就切断了城内柴火的来源,因为柴火通常都是用驴从周围的山区里驮 回来的。
   几周的僵持中偶尔有零星枪战,但情势几乎没有进展。接下来,舅 舅和邦达发动了三次直接袭击。在第三次尝试中,邦达手下大约十五个 民兵成功越过围墙,一路杀到驻军基地附近。那里立刻爆发激烈战斗。 一时间,守军的情况似乎不妙,他们甚至已经决定弃城而逃。傅德铨在 驻地建筑四周浇上汽油,正准备点火,一位娶了当地藏人为妻的汉商劝 傅德铨不要走,说如果傅跑了,他和他手下的汉人一定会被藏族民兵杀 死。于是傅德铨改变了主意,驻军继续战斗,并且逐渐开始占上风,因 为藏人先锋冲入城中后,既没有后援前来,也没有村民支持。国民党士 兵很快就将那些闯入的藏人杀的杀,赶走的赶走。对那些已经负伤的藏 人,国民党士兵用石头将他们砸死,以节省子弹。
   
   
   这次战败并没有结束围城,舅舅和邦达多吉正计划着第四次袭击, 这时消息传来,中国中央政府派来的一支军队已经开到巴塘以东的当拢 山口(Dunglung Pass)。此时是1935年夏末,共产党的红军正在进行著名 的长征,他们途径康区的许多藏族地区。尽管红军没有进入巴塘,却穿 越了巴塘东边的山脉。我还记得,当时听说一些偏远地区的村民还抓到 过几个掉队的士兵。 2
   国民党军队的指挥官命令傅德铨和舅舅停战,一起帮他追击红军。 这时舅舅感觉他已没法继续反抗当地汉人军阀,于是决定停止战斗回内 地。然而战斗的终结,却也是我生命中新篇章的开始。
   我才十四岁,但早在战斗停止以前我就为自己的人生做了重大决 定。我想追随格桑泽仁和洛桑顿珠的足迹,去内地读书,这样我也能成 为带领藏人争取自由的领导者。我一点也没因那次战败而灰心丧气,反 而为这样的尝试而感到自豪。我还记得邦达多吉的民兵尝试第一次攻击 时我的心情。当时他的士兵每五步一岗地守卫在从村子到寺庙的路上, 个个神态严肃,仪表堂堂。看到这一幕,我很为自己的人民自豪。我还 记得格桑泽仁对天鸣枪,并向世界宣布巴塘从此将由藏人作主时我内心 的无比激动。我想成为像我舅舅和格桑泽仁那样的人,所以当我第一次 听舅舅提到要离开的时候,我热切地恳求他带我去南京上学。
   2 多年以后,平汪在1950年见到解放军的贺龙将军。贺龙告诉平汪,他的部队 在长征途中穿越巴塘东边的山脉时,他曾看见巴塘。贺龙开玩笑地对平汪 说,在他的地图上巴塘是个大镇,所以当他亲眼见到巴塘其实只是个弹丸之 地时,非常吃惊。两人都哈哈大笑。这件事给了平汪灵感,他后来为此作了 首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