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双盲”龙应台]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双盲”龙应台

   “双盲”龙应台

   

   说到正史,启蒙派有两种态度:或认为史书“三讳”,涂脂抹粉,美化历史美化帝王将相,是正面编造,这种态度以柏杨为典型;或认为肯定少而否定多,正面少而负面多,是负面编造,这种批判以龙应台为代表。两种说法自相矛盾,都是盲于正史和儒家修史原则的想当然,以今人之心度古人之腹。龙应台说: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南方周末》)

   

   这段话暴露了龙应台对中华历史和文化的双重无知,可谓典型的双盲:历史盲和儒家盲。

   

   “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没错,但所依据的则是前朝官方及民间纪实性资料,并非由后朝人凭空编造。本朝人修本朝史,难免有所顾忌和美化。正史由后朝人编修的历史惯例,恰恰最大程度地保证了史书的真实性和可信度。

   

   古代修史是一件相当严肃神圣的工作,多由大儒名家组成队伍。二十四史都是儒家主持编撰修订的。儒家是中华文明的主要缔造者、传承者和最高代表,儒家政治最符民意,儒家写的才是正史。历史上不仅恶人恶势力,就是诸子百家中各种良性学派,也没有获得过修史的资格。有人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如果这个观点成立,儒家无疑是最伟大的历史性的胜利者。

   

   “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这是以小家子气,度儒家群体。秉笔直书是儒家修史的传统精神。中国史学特别强调求真如实、直书不讳,所谓“书法不隐”,这是史官的职业道德。文天祥将“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视为正气的楷模。这两位史官确实将尊重历史坚持真实、忠于职守生死不渝的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

   

   今人往往以为史书有“三讳”之嫌,乃一大误会。“三讳”非孔子说、非圣人说,不是儒家的修史原则和政治原则。它是公羊家言,是公羊家对《春秋》过度解读扩大化理解。关此,我有《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一文辩诬。(详见《儒家文化实践史》)总之,“三讳”原则不能运用到正史。况后人修前朝之史,从功利考虑也不会为前朝讳,当然也没有美化前朝的动机。

   

   马邦文人喜欢道听途说,评论和判断历史人物事件,往往依据野史、笔记、小说、寓言、逸闻趣事和民间传说等等,殊不知这些书籍可供参考,不能作为实据。要了解历史上的人和事,应该首选儒家经典、古人文集和历代正史,这是可信度最高的。诸子百家中,道家法家都好寓言,最不可靠也。

   

   很多学者名家对正史的重要性和真实性缺乏必要的认识。南怀谨就说过:“光读正面的历史是不够的,还要看小说。所谓历史,常常人名地名时间都是真的,内容不太靠得住”云,此言完全不靠谱。儒家修史,正面负面,照实直录。没有比正史更靠得住的史书了。

   

   顺及,《史记》虽算正史,作为史书,品质却逊于多数史书。盖史书最重真实,这是评判史书质量的第一标准。《史记》文学色彩太强,真实性有所不足。如将“孔子诛少正卯”寓言当做史实收入,就是眼光不行和不负责任的表现。其父司马谈重道贬儒,眼光低劣,作为太史令,未免不够格。2015-4-25余东海

   

(2015/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