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和领袖。这不是我说的,是圣经之言,舜禅位于禹的时候说的。原话是:“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论语尧曰篇》)如我自身有罪过,不要牵累天下万方;天下万方有罪过,都归罪在我身上。这是古代圣王政治责任的自我承担。

   

   成汤在打败放黜夏桀后回到亳邑,对前来朝贺的各方诸侯发表了一次讲话,其中有类似之言:“其尔万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无以尔万方。”你们万方有过失,责任在于我;我有过失,不会推卸给你们万方诸侯。(《尚书汤诰》)

   

   武王伐纣的誓词中说:“百姓有过,在予一人。”(《尚书泰誓》)汤十世孙盘庚也说过类似的话:“邦之臧,惟汝众;邦之不臧,惟予一人有佚罚。”(《尚书盘庚》)意谓国家治理得好,是大家的功劳;国家治理不好,那只是我一个人有失罪之过。

   

   万方有罪,罪在中枢;中枢有罪,罪在君主。君王首先要检讨,己身是否正,政治是否正,教化是否到位;其次,有责任对罪恶予以必要的惩罚,或者讨伐。如果是君王的罪过,是上梁不正政治不明,那就要罪己而不能推卸。后世儒化王朝的帝王下罪己诏的习惯,就源于此。

   

   这是一种政治责任、教化责任的自我承担,也揭示了一个重要的道理:地位越高,影响越大,责任越重。君子之德风也,君主之德更是风上之风。

   

   《尚书君陈》中周成王对君陈提出了一个要求君陈认真遵循的政治原则:“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政治道德的馨香,神明都可以感知;黍稷之类食品的香气,在明德的馨香前就称不上香了。接着阐述了关于官民关系的理论:“尔惟风,下民惟草。”

   

   把君民的关系比作风与草成了儒家的流行比喻。《论语•颜渊》:“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毛诗正义》说:“风,风也,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又说:“君上风教,能鼓动万物,如风之偃草也。…王者施化,先依违讽谕以动之,民渐开悟,乃后明教命以化之。风之所吹,无物不扇;化之所被,无往不沾。”

   

   德风德草的比喻,说明自上而下的道德影响力和善恶传染性特别大。

   

   善具有传染性,善越大,位越高,传染性越强烈,传染范围越广,程度越深。领导层大正大善,各级官员就会趋向正善,正治善制就不难建立。故朱熹强调正君心:“天下事有大根本,有小根本。正君心是大本。程颐说:“天下重任唯宰相与经筵:天下治乱系宰相,君德成就责经筵。” “教者效也,上为之下效之。”(《白虎通》)然哉然哉。

   

   恶也具有传染性,就像瘟疫,特别容易自官向民传染。如果恶在中枢,就更不得了,那就像烈性瘟疫,势不可挡,会加速度地传染给广大官民,在传染的过程中,常常变本加厉,恶上加恶。歪理邪说和极权暴政之下,绝大多数人都会受到传染而不断恶化,能够抗拒邪恶、超越环境而独善其身者,几希。

   

   政治品质是意识形态品质的外化,政党品质是领导集体品质的体现。而领导集体的品质又取决于领导人。故领导人的道德水平对于政治社会具有决定性影响。圣贤在位,允恭克让,平章百姓,和谐万方;暴君登基,天下立亡,率兽食人,全民疯狂。暴君恶政之下,很可能全民恶化。陆贾说:“尧舜之民,可比屋而封;桀纣之民,可比屋而诛者,教化使然也。”

   

   《尚书》中有过两次“全民有罪”的描述,《微子》说:“…殷罔不小大,好草窃奸宄,卿士师师非度,凡有辜罪,乃罔恒获。小民方兴,相为敌雠。”《吕刑》说:“若古有训,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贼,鸱义奸宄,夺攘矫虔。…民兴胥渐,泯泯棼棼,罔中于信,以覆诅盟。”

   

   文革更是“全民有罪”的典型,全民疯狂,相互迫害,害人的固然病狂,被害的也大多丧心,没有真正的无辜者,就像邪教中没有正人君子一样。全民有罪,罪在中央,四九后中国政治文化教育经济科技军事外交种种问题重重问题,根源都在中央。中央就像第一污染源和灾难源,污染了所有领域包括自然生态环境,制造了无数人道主义灾难。

   

   古人云:“天地闭,贤人隐,乱臣贵。”天地闭即乾坤毁,乾坤毁则无以见易,也无以见春秋。易理和春秋精神不见,则乾坤或几乎息矣,乱臣贼子乘机纷纷跳出,冒充伟人和贵人,乱我民族,灭我中华,坏尽世道人心。

   

   人类本来恶习深重,无论怎么制度制恶、文化导良和道德导善,都会有人沦为欲望和利益的奴隶,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若文化政治制度法律皆恶,政府又鼓吹以阶级斗争为纲挑动内战或倡导“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与民争利,那么,官场和社会丛林化就是必然的结果。

   

   不教而诛谓之虐。中共的问题不是“不教”而是恶教,搞的是反文化、反道德的教育,以建立在唯物主义哲学基础上的各种歪理邪说把人往坏里教。因此,官风民德特别败坏,政治社会问题特别多。人心坏,一切坏。在正常社会很多问题本不成问题,但在中共统治下,往往小事化大,大事更大,变成灾难。

   

   父为子纲,儿女犯罪,父母要负主要责任;夫为妻纲,妻子贪贿,丈夫要负主要责任;师为生纲,学生邪恶,老师要负主要责任;官为民纲,民风恶劣,官员要负主要责任;君为臣纲,官德败坏,领导人要负主要责任。百姓有罪,罪在官方,官方有罪,罪在中央,中央有罪,罪在领袖。

   

   儒家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以父子关系比拟君臣和君民关系,其实同中有异。于父子,着眼于子,重在孝顺;于君民,则着眼于君主之德,很多民众问题要追究作为“民之父母”的领导阶级:“夫射而不中者,不求之鹄,而反修之于己。君国子民者,反求之己,而君道备矣。”(《荀子君道》)

   

   儒家主张“春秋责备贤者”,政治文化社会地位越高,责任越重大,要求越严格;同时强调“礼不下庶人”,不能用道德规范去要求民众,包括商人。我说过,现中国商贾阶层多少都有原罪。中国特色注定了,商贾要成气候,就必须得到特权阶级的支持。他们与官府勾勾搭搭,无论主动被动都是一种无奈。对这种原罪,官府要负主要责任,必须从严追究。商贾有罪,罪在官府,大多数商贾应该得到同情、理解、宽恕和赦免。

   

   现中国很多政治社会问题,其所由来者渐矣,非一朝一夕之故也。“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积恶之国余殃深重,更是势所必然。长期积恶,后患本多,大量贪官恶吏还在邪说指导下恶制纵容下造恶不已,苦难尚未有穷期。在这种非人的社会做一个人,在黑暗的时代保持自心光明,为历史性的反本开新保存和积蓄文化道德力量,是文化人的责任。2014-11-26余东海作于南宁,2014-12首发于北春

(2015/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