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0)]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20)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15/4/15

   黃麗松先生

   這一輪﹐接連與香港曾有密切關係的名人﹐在海外逝世了。這其中﹐除了文世昌兄之外﹐還有黃麗松和姬達。我和文世昌兄算是曾有私人的交誼﹐因此在上兩篇日記裡屬文紀念。至於黃麗松和姬達﹐雖然我和他們沒有深切的關係﹐但仍覺得可談一下﹐特別是黃先生。

   我和黃麗松也非全無接觸和關係。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在港大服務﹐他是校長。第一眼他給我的印象並不好﹐因為他粗眉細目﹐又不戴眼鏡﹐不似一個學者的形象﹐反像一個奸狡之徒。當然﹐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我和他接觸之後﹐發覺他其實很溫文爾雅。我也很受他說話的聲音所吸引。他說話沉雄嘹亮﹐出自丹田﹐有如唱中音一樣﹐很有特色。

   我離開港大和他自港大退休後﹐我們也曾經見過面。我有一段的時間在香港另一所大學服務﹐負責學生獎學金事宜。黃麗松是南聯教育基金的委員﹐南聯每年捐出很多獎學金給香港大專學生﹐完成分配後﹐都設宴慰勞各校的負責人員﹐我便是在這些場合上﹐和他見過兩三次面。

   說起來﹐黃麗松是我間接的貴人。我一生的事業轉捩點﹐是從中學進入港大工作。入了港大﹐我除了薪酬得到大幅度增加外﹐還有房屋津貼。憑著這點﹐我開始購樓置業﹐收穫不菲。我在港大這份工作﹐原是兩年的合約工﹐一般來說﹐兩年之後約滿便要離開﹐因為校方希望有新人頂替。以我當時的情況﹐這份工完畢後我多數要打回原形﹐做回以前的沒有房屋津貼的工作。然而這份工雖然說隔兩年要換人﹐但要求也是相當高的。事有湊巧﹐在當年的申請人中﹐沒有一個合乎教授的要求。部門負責人也知道我願意繼續下去﹐但這不容易﹐因為會破例。但無論如何﹐他把推薦報告送到校長黃麗松處﹐黃麗松大筆一揮﹐通過了。這不容易﹐因為任何機構﹐包括學術機構﹐創造先例﹐都是難事。而我多了這難得的兩年﹐經濟方面﹐大有進益。而兩年之後我離開港大﹐因為有四年的大學服務經驗﹐頗受一般教育機構所歡迎﹐謀一份好工問題不大。

   我讀過黃麗松的回憶錄《風雨絃歌》﹐感觸很大。他們這一代人﹐要走日本仔侵略的戰禍﹐真不容易。我算做屬於承平的一代﹐很是幸運。黃麗松和妻子李威鶼鰈情深﹐但在1999年他們回港居於港大校園時﹐因李患有腦退化而走失﹐最後屍體在山邊找回。這是黃麗松最大的遺憾。

(2015/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