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9)]
点滴人生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三 -- 完)
·钱学森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上)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下)
·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顺境.逆境
·
·兩次尷尬的聚會 (1)
·兩次尷尬的聚會(2 - 完)
·司徒華 (一)
·司徒華 (二)
·司徒華 (三 - 完)
·人生一頁 -- 自卑 (重發)
·人生一頁 -- 靈異(上)
·人生一頁 -- 靈異(下)
·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上)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中)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下)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唐英年能否當選?
·梁營敗象已呈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9)

   2015/4/12
   
   再談文世昌
   
   文世昌在政壇大紅大紫﹑如日中天的時候移民離開香港﹐令人費解。有些人更認為他欠一個解釋﹐因為他之所以能夠成為三科民選議員﹐除了直接投票選他的人之外﹐台前幕後幫忙他的人也不少。人們對他有期望﹐他不可能什麼也不交代﹐便一走了之。這太對不起人了。同時﹐他移民到了多倫多﹐不是退休﹐也不是潛伏不動﹐而是非常活躍﹐經常曝光批評香港時事。這更使人覺得他的離港有一定的神秘性。


   
   一個人或一個家庭的移民﹐是一個大抉擇﹐所考慮的因素當然不止一端﹐也不一定是政治決定論。筆者也曾舉家移民﹐但我的主要原因是找不到一份好工。九七過渡期間﹐許多工作都是合約式的。筆者的工作剛好在1995年約滿﹐不獲續約。筆者曾試圖申請幾份工作﹐都不成功。於是便移民去了。假使我有一份理想工作的話﹐我會留下﹐或只著家人移民﹐我做太空人。
   
   但文世昌的情況完全和我不同。他事業發展得很好﹐是星級人馬。如果家人或妻子對香港前途不放心﹐他大可選擇做太空人﹐一腳踏兩船﹐毋須做絕。而事實上﹐政壇上的太空人﹐多不勝數﹐當時是﹐現在也是﹐並非見不得光的事。可是﹐文世昌卻不此圖﹐選擇離去﹐和香港一刀兩斷﹐這個犧牲是很大和很徹底的。作為他的朋友﹐我是很想當面問一問他﹐找出原委的。可是二十多年來一直沒有機會和他見面﹐而電話也只通過一次而已。
   
   文世昌逝世後﹐傳媒多有報導﹐但對於他的移民﹐卻沒有探究原因。有記者曾就此點訪問何俊仁﹐他說是因為文對前途沒有信心。這個說法﹐不能說是錯﹐卻失之太籠統。
   
   對於文世昌的離開香港﹐我有一個看法﹐這個看法建基於我對文的性格和我們所屬的那個稱為學會的團體的內部互動的了解。文世昌可能由於他一貫的成功﹐傾向於靠近建制派﹐而不甘當政權的反對派。這在學會時期已見端倪。他所介紹入會或有意吸收入會的﹐都是當時得令的青年才俊﹐(其中包括梁振英) 而沒有草根人物﹐連活躍的社工也沒有。然而﹐學會中像他依傍建制派的屬少數﹐大部份都是準備將來向中共爭取自由民主之徒。
   
   我發覺﹐凡由「有志之士」所組成的群體中﹐當政治和經濟爭執時﹐總是政治獲勝﹔凡激進和溫和交鋒時﹐總是激進優先。我在學會早期的聚會中﹐看到那些主張經濟考慮的人沒有什麼話語權﹐逐漸靠邊站而退出﹐到後來一個代表經濟的人物也沒有。文世昌是政治的﹐但他屬溫和那一方。他必然看到﹐九七後做反對派是沒有前途的﹐他希望他所屬的團體能夠扮演像1949年後「民盟」那樣的角色﹐即和中共保持友好諧和的關係﹐並受到中共重用。但是很明顯﹐他的說話沒有聽眾。而在和中共另有一手的司徒華加入﹑學會擴大成為港同盟之後﹐他的願望更加成為泡影了。(請看本專欄《司徒華》一文)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世昌兄﹐安息吧!
   
   

此文于2016年04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