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疯狂抹煞《特權論》的徐水良是政治道德沦丧的典型(1图)]
陈泱潮文集
·中共16大召开之际,沉痛悼念蒲勇先生
·浅析中共16大顺利大换班成功的原因
·《中共16大后,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一》——陈泱潮2002-12-14日网络演讲提要
·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二)陈泱潮2003-1-4日网络演讲提要
·16大后,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二)---2003-1-4日网络演讲全文
●中共16大后促进民主化和平变革的再努力
·又见三月五
·无邦国修宪
·再谈无邦国修宪
·透视十届人大后的中国政局
·甲申春节谈台海战争
·甲申春节答友人谈江泽民及其它
·甲申元宵答友人再谈江泽民及其它
·甲申新春答友人三谈江泽民
·就实施一揽子解决方案纠正6.4大错、、、、、、致江泽民的公开信
·就今日中国实施〔新五权虚君共和民主宪政〕操作性问题复李国涛先生
●江胡换马是换汤不换药
·中共16届4中全会何处去?
·红皮黄页无字天书解读:江泽民面临最后的决定性选择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权力过分集中
·陈泱潮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换马的声明----兼回答并质问安魂曲
·《圣经·启示录》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换马的预言
●台海两岸
·以“一个民主的中国”打破台海两岸和谈僵局
·发起成立“世界民主促进会”倡议书(建议)
·江泽民挟回自重,有利于台湾重返国际社会
·两岸关系进入外松内紧阶段
·中共对民进党态度变化的原因
·中共“联俄抗美孤台保专制”外交战略的破灭
·台湾安全与中共十六大关系最为密切之点
·江泽民欲任内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苗头
·台湾民主外交的突破性胜利——评吴淑珍成功访美
·今度ABEC两岸和平双赢风景线
·中共16大政治报告与台湾之路
·5.20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图)
·面对陈云林访台的喜与忧
·ZT:永远的邓丽君
·為王郁琦在南京大學的演講鼓掌叫好!(圖1)
·曹长青:反服贸是反中共并吞
●对美国的呼吁
·发扬麦克阿瑟精神,推动中国民主化变革------陈泱潮给美国布什总统的信
·美国总统布什办公室给陈泱潮先生的回信
·布什总统在德州烧烤宴上送给江泽民的最好礼物
· 呼吁美国政府关注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的遭遇
·陈泱潮呼吁美国帮助中国民主化
·陈泱潮2006年3月2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白宫前发表演说全文
·对美国帮助中共加强网络封锁的抗议和声明
●有关中国民主运动
·致中国民主运动全体同仁
·敦促江泽民先生春节前释放民运人士书(2002-2-4)
·今日之战,胜不在兵,而在真理——热烈祝贺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第10次代表大会的召开
·陈泱潮与王雍罡先生通讯: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理论、信仰和领袖等问题
·致王力雄
·关于发起成立“反恐保民护法爱心律师团”的倡议书
·中国民主运动迫切需要实现革命的大联合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一)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二)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三)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四)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五)
·给刘荻—— 一个老战士的敬礼
·他演讲时挥起了仿佛是巨人之手,而且似乎能够借来金光(图)
·撒豆成兵 、各自为战
·“风波”与“大会”之后,民运必读
·薛伟《民運隊伍中的左派幼稚病》及天药网特别转载薛偉先生这篇文章的按语(外一首)
·关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几点紧急意见》的声明和补充建议
·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维护民阵的团结和统一
·团结起来,认真思考,为中国美好的的明天竭尽努力!
●先礼后兵,排除干扰
·奸坛墓志铭
·痛斥“民主跳蚤”1.2.3.4.5
·痛斥“民主跳蚤”6
·痛斥“民主跳蚤”之7
·痛斥“民主跳蚤”8
·痛斥“民主跳蚤”9.10
·痛斥“民主跳蚤”11.12.13.14
·就《痛斥民主跳蚤》一文引起的风波致〔博讯〕主编
·痛斥“民主跳蚤”(全文)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着眼大局、维护正义,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
●接受采访
·陈泱潮原声宣读:《“以独攻独”宣言》
· 请听百姓的喉舌——陈泱潮的声音
·希望之声首发:陈泱潮:2005年是动摇中共的一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道:欧洲华人悼念紫阳,呼吁平反六四
·希望之声5月28日讯:专访民运老兵陈泱潮
·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讨论:中国政府高官任职大学新闻学院之影响
·希望之声采访陈泱潮
·就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
·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李洛采访陈泱朝元宵节绝食——用绝食唤醒民众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讨论:2010年建成惩治腐败体系能否实现
·希望之声录音:中共暴政已经坐在了人民革命的火山口上(图)
·讨论:中共党员总数有所增加
·讨论:中国军方将对千名高级官员进行审计
·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家人希望黄金秋能够获减刑/陈泱潮、徐沛促请中国政府尽快释放黄金秋
·经历过迫害的人理解耿和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疯狂抹煞《特權論》的徐水良是政治道德沦丧的典型(1图)

反對派人士要特別警惕政治道德的淪喪


   陈泱潮 @CDZCYC
   
   2015-4-30
   

    420.在這個我因《特權論》嚴重面臨被槍斃危險37週年紀念日,看看長期以來叛徒、政治流氓、嫉妒狂徐水良充當主要打手,瘋狂抹煞《特權論》、迫害《特權論》作者的犯罪勾當,我深感中國道德淪喪最嚴重的莫過於政治道德的淪喪。特別是中共反對派人士政治道德的淪喪,非常令人爲中國的前途命運擔憂。
   
   附:

徐水良是中国公安机关破坏海外民运的“战略特务”



李芳: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疯狂抹煞《特權論》的徐水良是政治道德沦丧的典型(1图)

   
   (圖片說明:打著反共旗號大幹特務打手勾當的猥瑣齷齪小人徐水良)
   
   赫塔·米勒写道:“因为我不肯做探子而被看成探子,我不肯盯梢的、想保护的人反过来诬陷我,这比拉我入伙、威胁要弄死我更加糟糕。”
   
   有许多民运人士,对此深有感触。可惜徐水良就不同了!不但被中共收买成功,而且替公安出气,恶搞大多数拒绝被公安收买的民运人士。
   
   中共要破坏民运,肯定会安插它的人员;包括收买为优先。但这样并不解决问题,要彻底搞乱民运;让民运不成气候,不是单单靠收买几个线人,能完全做到的,而是靠收买最高级别的线人,搞彻底的大破坏,才能成功。徐水良就是中共选中的高级线人。因为徐为民运坐过牢,在民运圈长期混过,而且能出手文章,并且有知名度;将其重金收买,才能有七八分把握,可以把民运彻底搞臭搞烂,使其分化瓦解,难以形成气候,让国内外华人,对之丧失信心和希望。徐水良为中共的战略特务工作,成功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他人人皆知的三大嫌疑中,来发人深思一下吧。
   
   一、1993年,徐突然来上海炒股,它刚刚出狱,就财大气粗,冲入上海股市;而且天天坐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中的大户室里。当时若它没有三到五万现金投入,它是不可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它炒股住在王雍罡家,它也亲自跟傅申奇、傅申平和王雍罡等人说,他带了三万。其实,它进入股市,达五万左右。之后与之一起炒股的上海秦林山,为此可以见证。不管这钱,是三万,还是五万,如此大的巨款;在当时的它,是如何有的?其次,当时它炒股,还有二个人,和它在一起;好像是股友,但又不是;那么是谁?莫非是给它炒股的东家,所派出的监督人?但绝对不可能是民间的资本家,因为他们害怕政治反革命;再次,徐水良也没有这福气,能认识这些人。
   
   其二、它的出国,在中美的二大机场,非常可疑。不但在上海机场,走特别通道;而且到了美国,当时接与送它的朋友,都亲眼目睹,有一个高个子,在神秘地护送它。以及它去美国申请的担保,不是海外民运朋友;而是其他海外华人,并且他也根本不认识;那么为它担保的神秘人,究竟是哪路神仙?其次,中共对政治犯的报复性很强,一般会对出国的人百般阻挠,最起码会给它种种的刁难;但它却没有,而且非常顺利,很快就出国来美。
   
   据说,申请来美的外国人,一旦被批准,最多只能带上自己的配偶,但不能带上十八岁以上的成年子女;若要入境,将另外特别申请,但不能直接跟父母一起,同时移民美国入境。那么徐却能做到,成功举家移民,凭的是什么?
   
   关键是它的第三要点。
   
   即它出国时,已经五十多岁了,其经历过文革、经革,以及坐过牢,等风风雨雨;而且满腹文章,满脑经验,应该是个“知天命”的纯熟老人,有修养,有礼貌,有耐心,有风度。可它刚下飞机,就突然变来一个人,如同二十多岁的愤青,兴令轰隆,到处表现,不但要出风头,四处露面,并主动积极申请,加入王炳章的正义党,狂妄自大,什么都不怕;今天批吴宏达等人,明天要批刘青等人,最后批初来驾到的魏京生。
   
   然后突然放弃对他们的批判,莫名其妙地转向自己的同党,恶搞王炳章,之后恶搞傅申奇;再后恶搞王希哲;然后大骂辛灏年。最后把正义党的所有人,都骂成是特务,将这个组织彻底搞翻。
   
   它来美国,连电脑打字都不会,那么它当时怎么会天天有这么多的文章,被网上到处张贴呢;而且很多写作手法,与之平时的性格不一样。这些事情,大家至今记忆犹新。
   
   然后,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是,接下来的十二年,它始终天天如一日,在网上到处乱反乱骂,以及马不停蹄,到处乱抓特务;同时又大骂共产党,以此来做烟幕弹,从而巧妙地保护了它。始终让人怀疑它是吃醋的需要,而不是中共战略特务的高明需要。
   
   这就是共产党的攻心战,在民运中的成功。即让所有反共第一线的人,通过它的恶搞,个个成为所谓的特务而被严重丑化;使得民运的最大资源,即反共人士,一个个被其清理出民运圈子。剩下的在今天,就是这么几个人。而且形成各种“互相猜疑对方是特务”的小组织。民运气候,荡然无存!
   
   让海外的反共人士,可以骂共产党,这是因为中共无能为力----管不着;但中共决不容许海外的反共人士,互相抱团合作,更不能让那些长期走在反共第一线的人,有好名声。那怎么办?就让被收买的徐水良,一个中共需要的战略特务,出来装疯卖傻的极左,通过乱抓特务,而一个个地搞臭他们。
   
   要知道,凭徐水良的文化水平,是不可能如此大的非理性;凭徐水良等人,经历过文革和经革;不可能如此大的缺乏修养;凭徐水良的经历和阅历,人到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顺耳的年龄,不可能越活越愤青!更不可能在它五十,六十的年龄时,反而充充足足地表现它自己,是个一个政治愤青,还故意模仿人人憎恨的康生,到处肆无忌惮地恶搞所有人。这是相当严重的反常!
   
   凡事跟他早期接触过的人,都知道它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和四十多岁的时候,与人相处,是非常谦卑的,人也柔和,而且很有修养;有造反派干部的风范。因此,它在我们中间,大家都对它十分尊敬。可是它出了海外,就一下子变了;而且变得莫名其妙的可怕。即哪里有它,哪有就有是非;而且是非得相当严重。根本不是五十知天命、六十顺耳的老民运,该有的作风。也根本不符合它的原本心态,和其原本为人修养的处世行为。这是它最大的致命暴露。
   
   还有一个重要补充:即王雍罡交代,在1983年6月,其厂首次集体旅游,去无锡和南京二日游。为此在旅游结束前,王告假离队,去看徐水良。徐亲自接待了王。徐家住在底楼,房子不大。当晚徐与王一起,住在它邻居家,因邻居家出门。它俩谈了很晚。第二天,一大早,徐去上班,王起身离开,从南京回沪。
   
   还有,上海金鹿琪,曾经去过它家二次,最后一次,在82年初,即春节。还有上海袁辉,也去过它家,据说在81年秋天。所以,徐水良说,它在1981年5月逮捕,这根本是一个大谎言!
   
   另外它的老同事,吕建中,都证明它是83年入狱的。但其厂里的侯某,(离职下海)在89年做生意时,就在杭州,亲自看到过它。这不知道是真假;因为吕建中本人,是厂长干部的共产党人。但徐水良编出81年入狱,肯定不是事实。
   
   但有一个事实,是人人所知道的,即人家宣传暴力革命,它就极力批判和反对。人家宣传非暴力革命,它极力批判和反对;即人家宣传什么,他就唱反调骂什么。现在人家不说什么革命,只是帮助国内维权而已,它却天天鼓吹“起义”;它在诱惑谁上当呢?
   
   它仇恨中华民国,又为什么要反台独?它仇恨孙中山和蒋介石,理由是什么?无非是对他俩的嘲笑和丑化;跟中共御用文人的反孙蒋,有什么二样?它反对儒教、佛教、基督教;反对民运中的一切理论,难道是它有多大高明?无非在误导别人思考。尤其它把这么多的民运老大,骂成特务;最后他们一个个被中共诱捕、或逮捕,或害死。可它依旧不摆手,还要对之长期不停的丑化;难道真的是因妒忌成疯?徐水良支持藏独,疆独,更应该支持台独,但它却拼命反对台独;前提是反中华民国;这一连串无理性的极大反常,仅仅属于可笑?还是属于可疑?国内有这么多人,在痛苦坐牢,却被他公开一个个骂为特务。
   
   必须看清,共产党之所以能成功破坏民运,是因为成功利用被收买的徐水良,让它成为中共的战略特务,使之长期久经不息地捣乱而所至!但徐水良的工作,已泡沫,已暴露,应该收场了!
   
   李芳
   2010-03-20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052672
(2015/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