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疯狂抹煞《特權論》的徐水良是政治道德沦丧的典型(1图)]
陈泱潮文集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ZT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中共逆贼!
·徐水良一伙已经赤裸裸开始搞恐怖主义活动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关于陈泱潮等再次遭到共特兰剑(007)暗杀威胁的声明之一
·徐水良与诱捕清水君凶手密切配合进行赤裸裸恐怖主义活动的铁证
·徐水良欲盖弥彰
●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就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给丹麦政府警察部门的报告
·陈泱潮就人身安全问题第3次交丹麦警察局的报告
·草根……盟友所谓“茶马古道”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哈哈!包管令您捧腹——看良心人士如此安慰陈泱潮(4图)
●陈泱潮不得不反击叛徒徐水良的原因
·论陈泱潮和徐水良激烈论争的性质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本质上是反对民主革命的论点
·这的确是末世现象,的确是末世已临的证明
●疯狂诋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凸现和坐实了徐水良的伪民运真叛徒战略特务真相
·王希哲“专题:徐水良先生确是有疑问的”
·奉劝那些妖魔化刘晓波的御用文人
·ZT准圣徒-劝告徐水娘
·ZT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郭国汀论【特务】
·战略特务徐水良疯狂诋毁刘晓波获奖的谣言可以休矣
·ZT《向良心说谎的民族》----刘晓波作品介绍
·弥勒如是说。信不信由你
·ZT昂山素姬,人类最后的尊严(2图)
●当代庞涓嫉妒狂叛徒徐水良大耍政治流氓手段反复造谣损友铁证如山
·就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反复造谣和挑拨离间事致社民党邮组
·感谢社民党邮组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无耻造谣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联络部部长曾大军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社会民主党邮组创建人沉舟先生证明“我没听说过您老‘被社民党邮组除名’”
·给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一记响亮的耳光
·与网友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与网友再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质问政治流氓徐骗子:陈泱潮骗了谁的钱?骗了哪个女?
·“中共线人布局和政治流氓”如何对社民党进行捣乱
·五毛党造谣帖只能证明你徐水良就是最邪恶的五毛造谣党
·评徐水良反复张贴《揭穿陈尔晋真面目》的邪恶和肮脏
·从“反对特权”的由来看政治流氓徐水良欺骗天下的卑鄙骗术
·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为何如此疯狂忌恨和迫害陈泱潮?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中国民主革命还必须是一场政治道德大革命!
·陳泱潮和徐水良先生的兩點比較(3圖)
●叛徒战略特务徐水良的“丹麦朋友”真相
·一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二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四评【平头牌民运醋坛歪风】
·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六评【小平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邪恶手段和事实】
·七评【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目的的自我暴露】
·八评【小平头卑鄙的小人行径,歹毒的蛇蝎心肠】
·来信照发:小平头!你是一个无耻的国安特务!
·陈泱潮的丁亥元宵节声明
·请看中共暴政雇佣和使用的低级线人和无赖丧心病狂对我的诽谤和诬蔑
·盗用我名、披着陈圆圆马甲的卑鄙东西,原来就是你——【存案备查】ZT:陈泱潮来回答我的提问/张国亭!
·热烈祝贺布魯塞爾大會的胜利召开!
·郭国汀:小平头是中共流氓特务!
●徐水良作惡到頭終必報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徐水良瘋狂攻擊和貶低《特權論》及其作者的原因
·《聖經·馬太福音》是對今日人子(彌勒)遭遇的預表!(組圖)
●叛徒內姦南京國保特別僱傭的政治流氓徐水良
●長期瘋狂抹煞《特權論》瘋狂迫害《特權論》作者
·质问政治流氓當代龐涓嫉妒狂徐水良
·神蹟是這樣顯現的:徐水良不打自招,自認是魔鬼
·對政治流氓魔鬼徐水良阻擋上帝信仰讕言的批判
·苟利人類避劫難,個人毀譽任由之!
·電子書《大變革與新文明》猛抽了真特務徐水良的耳光!
·徐水良瘋狂攻擊和貶低《特權論》及其作者的原因
·真特務徐水良奉命長期瘋狂抹煞《特權論》迫害《特權論》作者
·真特務徐水良拼命抹煞《特權論》寫作成書時間(1t圖)
·《特權論》是否對毛澤
·真特務徐水良瘋狂抹煞《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重大影響2
·《特权论》作者一系列政治学宗教学成果与诺贝尔社会科学奖
·《特权论》既是马克思主义的最高阶段也是宣判共产主义乃是空想的力作
·《特权论》堪稱是國際共運暨中共國第一篇經典的《人權宣言》】
·《特權論》是國際共運暨中共國民主革命的綱領性文獻
·《特權論》是國際共運暨中共國民主革命的綱領性文獻(組圖)
·真特务徐水良充当主要打手瘋狂迫害《特权论》作者的罪恶(1图)
·疯狂抹煞《特權論》的徐水良是政治道德沦丧的典型(1图)
·徐特務瘋狂抹煞《特權論》必須回答的兩個問題(外一則)
·ZT徐水良是中国公安机关破坏海外民运的“战略特务”
·徐特務不知悔改作恶到头終必遭到严惩恶报(推文4則)
·追究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谁是你举家移居美国的担保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疯狂抹煞《特權論》的徐水良是政治道德沦丧的典型(1图)

反對派人士要特別警惕政治道德的淪喪


   陈泱潮 @CDZCYC
   
   2015-4-30
   

    420.在這個我因《特權論》嚴重面臨被槍斃危險37週年紀念日,看看長期以來叛徒、政治流氓、嫉妒狂徐水良充當主要打手,瘋狂抹煞《特權論》、迫害《特權論》作者的犯罪勾當,我深感中國道德淪喪最嚴重的莫過於政治道德的淪喪。特別是中共反對派人士政治道德的淪喪,非常令人爲中國的前途命運擔憂。
   
   附:

徐水良是中国公安机关破坏海外民运的“战略特务”



李芳: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疯狂抹煞《特權論》的徐水良是政治道德沦丧的典型(1图)

   
   (圖片說明:打著反共旗號大幹特務打手勾當的猥瑣齷齪小人徐水良)
   
   赫塔·米勒写道:“因为我不肯做探子而被看成探子,我不肯盯梢的、想保护的人反过来诬陷我,这比拉我入伙、威胁要弄死我更加糟糕。”
   
   有许多民运人士,对此深有感触。可惜徐水良就不同了!不但被中共收买成功,而且替公安出气,恶搞大多数拒绝被公安收买的民运人士。
   
   中共要破坏民运,肯定会安插它的人员;包括收买为优先。但这样并不解决问题,要彻底搞乱民运;让民运不成气候,不是单单靠收买几个线人,能完全做到的,而是靠收买最高级别的线人,搞彻底的大破坏,才能成功。徐水良就是中共选中的高级线人。因为徐为民运坐过牢,在民运圈长期混过,而且能出手文章,并且有知名度;将其重金收买,才能有七八分把握,可以把民运彻底搞臭搞烂,使其分化瓦解,难以形成气候,让国内外华人,对之丧失信心和希望。徐水良为中共的战略特务工作,成功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他人人皆知的三大嫌疑中,来发人深思一下吧。
   
   一、1993年,徐突然来上海炒股,它刚刚出狱,就财大气粗,冲入上海股市;而且天天坐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中的大户室里。当时若它没有三到五万现金投入,它是不可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它炒股住在王雍罡家,它也亲自跟傅申奇、傅申平和王雍罡等人说,他带了三万。其实,它进入股市,达五万左右。之后与之一起炒股的上海秦林山,为此可以见证。不管这钱,是三万,还是五万,如此大的巨款;在当时的它,是如何有的?其次,当时它炒股,还有二个人,和它在一起;好像是股友,但又不是;那么是谁?莫非是给它炒股的东家,所派出的监督人?但绝对不可能是民间的资本家,因为他们害怕政治反革命;再次,徐水良也没有这福气,能认识这些人。
   
   其二、它的出国,在中美的二大机场,非常可疑。不但在上海机场,走特别通道;而且到了美国,当时接与送它的朋友,都亲眼目睹,有一个高个子,在神秘地护送它。以及它去美国申请的担保,不是海外民运朋友;而是其他海外华人,并且他也根本不认识;那么为它担保的神秘人,究竟是哪路神仙?其次,中共对政治犯的报复性很强,一般会对出国的人百般阻挠,最起码会给它种种的刁难;但它却没有,而且非常顺利,很快就出国来美。
   
   据说,申请来美的外国人,一旦被批准,最多只能带上自己的配偶,但不能带上十八岁以上的成年子女;若要入境,将另外特别申请,但不能直接跟父母一起,同时移民美国入境。那么徐却能做到,成功举家移民,凭的是什么?
   
   关键是它的第三要点。
   
   即它出国时,已经五十多岁了,其经历过文革、经革,以及坐过牢,等风风雨雨;而且满腹文章,满脑经验,应该是个“知天命”的纯熟老人,有修养,有礼貌,有耐心,有风度。可它刚下飞机,就突然变来一个人,如同二十多岁的愤青,兴令轰隆,到处表现,不但要出风头,四处露面,并主动积极申请,加入王炳章的正义党,狂妄自大,什么都不怕;今天批吴宏达等人,明天要批刘青等人,最后批初来驾到的魏京生。
   
   然后突然放弃对他们的批判,莫名其妙地转向自己的同党,恶搞王炳章,之后恶搞傅申奇;再后恶搞王希哲;然后大骂辛灏年。最后把正义党的所有人,都骂成是特务,将这个组织彻底搞翻。
   
   它来美国,连电脑打字都不会,那么它当时怎么会天天有这么多的文章,被网上到处张贴呢;而且很多写作手法,与之平时的性格不一样。这些事情,大家至今记忆犹新。
   
   然后,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是,接下来的十二年,它始终天天如一日,在网上到处乱反乱骂,以及马不停蹄,到处乱抓特务;同时又大骂共产党,以此来做烟幕弹,从而巧妙地保护了它。始终让人怀疑它是吃醋的需要,而不是中共战略特务的高明需要。
   
   这就是共产党的攻心战,在民运中的成功。即让所有反共第一线的人,通过它的恶搞,个个成为所谓的特务而被严重丑化;使得民运的最大资源,即反共人士,一个个被其清理出民运圈子。剩下的在今天,就是这么几个人。而且形成各种“互相猜疑对方是特务”的小组织。民运气候,荡然无存!
   
   让海外的反共人士,可以骂共产党,这是因为中共无能为力----管不着;但中共决不容许海外的反共人士,互相抱团合作,更不能让那些长期走在反共第一线的人,有好名声。那怎么办?就让被收买的徐水良,一个中共需要的战略特务,出来装疯卖傻的极左,通过乱抓特务,而一个个地搞臭他们。
   
   要知道,凭徐水良的文化水平,是不可能如此大的非理性;凭徐水良等人,经历过文革和经革;不可能如此大的缺乏修养;凭徐水良的经历和阅历,人到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顺耳的年龄,不可能越活越愤青!更不可能在它五十,六十的年龄时,反而充充足足地表现它自己,是个一个政治愤青,还故意模仿人人憎恨的康生,到处肆无忌惮地恶搞所有人。这是相当严重的反常!
   
   凡事跟他早期接触过的人,都知道它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和四十多岁的时候,与人相处,是非常谦卑的,人也柔和,而且很有修养;有造反派干部的风范。因此,它在我们中间,大家都对它十分尊敬。可是它出了海外,就一下子变了;而且变得莫名其妙的可怕。即哪里有它,哪有就有是非;而且是非得相当严重。根本不是五十知天命、六十顺耳的老民运,该有的作风。也根本不符合它的原本心态,和其原本为人修养的处世行为。这是它最大的致命暴露。
   
   还有一个重要补充:即王雍罡交代,在1983年6月,其厂首次集体旅游,去无锡和南京二日游。为此在旅游结束前,王告假离队,去看徐水良。徐亲自接待了王。徐家住在底楼,房子不大。当晚徐与王一起,住在它邻居家,因邻居家出门。它俩谈了很晚。第二天,一大早,徐去上班,王起身离开,从南京回沪。
   
   还有,上海金鹿琪,曾经去过它家二次,最后一次,在82年初,即春节。还有上海袁辉,也去过它家,据说在81年秋天。所以,徐水良说,它在1981年5月逮捕,这根本是一个大谎言!
   
   另外它的老同事,吕建中,都证明它是83年入狱的。但其厂里的侯某,(离职下海)在89年做生意时,就在杭州,亲自看到过它。这不知道是真假;因为吕建中本人,是厂长干部的共产党人。但徐水良编出81年入狱,肯定不是事实。
   
   但有一个事实,是人人所知道的,即人家宣传暴力革命,它就极力批判和反对。人家宣传非暴力革命,它极力批判和反对;即人家宣传什么,他就唱反调骂什么。现在人家不说什么革命,只是帮助国内维权而已,它却天天鼓吹“起义”;它在诱惑谁上当呢?
   
   它仇恨中华民国,又为什么要反台独?它仇恨孙中山和蒋介石,理由是什么?无非是对他俩的嘲笑和丑化;跟中共御用文人的反孙蒋,有什么二样?它反对儒教、佛教、基督教;反对民运中的一切理论,难道是它有多大高明?无非在误导别人思考。尤其它把这么多的民运老大,骂成特务;最后他们一个个被中共诱捕、或逮捕,或害死。可它依旧不摆手,还要对之长期不停的丑化;难道真的是因妒忌成疯?徐水良支持藏独,疆独,更应该支持台独,但它却拼命反对台独;前提是反中华民国;这一连串无理性的极大反常,仅仅属于可笑?还是属于可疑?国内有这么多人,在痛苦坐牢,却被他公开一个个骂为特务。
   
   必须看清,共产党之所以能成功破坏民运,是因为成功利用被收买的徐水良,让它成为中共的战略特务,使之长期久经不息地捣乱而所至!但徐水良的工作,已泡沫,已暴露,应该收场了!
   
   李芳
   2010-03-20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052672
(2015/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