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3.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郑恩宠
·王扣玛、魏勤的判决书与上海访民的相互“揭发”
·王扣玛无罪与上海访民的教训?
·铁流实名举报李长春
·首都变首污让谁服气?
·朱久虎律师为基督徒上诉辩护词
·刘卫国律师申请法官是否中共党员?
·四川6人中就饿死一人,邓小平有何罪?
·香港占领中环社福界进行第二轮商讨
·刘萍案将开庭 上海张雪忠律师辩护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北大法律硕士曹顺利(女)被失踪
·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袁裕来律师将“百姓梦”挂在全国人大会堂
·中国退出常任理事国?/鲍彤
·中国维权律师工作组19月11日声明
·中国人权还有长路要走/胡佳
·中国人权毫无进展
·千岛湖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长沙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235人维权走向正路比到联合国跳楼表演好
·陈良宇案真了结了吗?
·四川饿死1000万人邓小平至死隐瞒事实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我参加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的联署
·香港七高校商占领中环
·刘虎被捕后首会律师周泽
·刘家财被逮捕律师首次会见
·一批大陆学生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郭飞雄已在9月11日被逮捕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中国每年400万起征地拆迁纠纷
·裸官越多亡党越快
·上海已养不起党报无奈合并记者将失业?
·上海自贸区与政府破产危机
·香港《动向》首次刊我新作
·上海等地访民声援冀中星远离跳楼秀
·余姚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
·唐吉田律师被扣押
·中国五千万失地农民要发声
·BBC报道陈建芳、曹顺利
·上海陈启勇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英人权报告批评中国
·习近平难圆父亲梦/鲍彤
·中国又一个方励之式教授夏业良
·香港大学生网民发起游行
·支持孙文广呼吁各界声援夏业良教授!
·上海李慧芳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香港举行万人游行(10月20日)
·还有1.8万个审批的中国审批经济
·香港十万人参加黑衣游行
·支持陈子明等关于王功权刑拘期满的声明!
·香港12万人包围政府
·海自贸区﹕炸不响的「哑炮」/于怡郊
·支持“恢复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上海218公民维权上层次!
·海内外声援夏业良教授!
·唐吉田律师10月22日获释
·台湾施明德支持香港占领中环
·台湾大学师生声援夏业良!
·在京访民维权的正确方向
·济南市民申请游行获受理?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中国律师、公民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达赖喇嘛与华人作家对话
·人权律师是敢死队/陈光诚
·中国当代方励之-夏业良教授
·韩正不要回避上海沈勇之死
·浦志强律师谈中共干预司法
·唐吉田律师回北京受欢迎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河南法院要保障律师权益?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美国会举行郭飞雄及言论自由听证会
·我参与近200人恢复良心律师权利联署
·中共饿死3755万人来自国家档案馆
·王宇律师看守所会见曹顺利
·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陈建刚律师被赶出法庭
·独立中文笔会六届大会公报
·三国外交官见倪玉兰基督徒律师
·台港交流绝非「两独合流」/桑叶
·妻弟家再度被搜查(11月1日)
·独立中文笔会2013理事会工作报告
·中共曾饿死近4000万人(国家统计局数据)
·重庆民众与物业、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318公民维权上层次走正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3.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3.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三)
   郑恩宠点评:
    我在点评(一)和(二)中介绍了我与北京律师莫少平和律师尚宝军的关系,还未写完。我要用真实的故事与他人交流,事实真相是威力无比的炸弹。我刚从上海最好的医院检查身体回来,六天的住院检查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住院。感谢上帝,数百项身体指标检查,98%在正常的范围内,另2%在亚健康的范围中,我正在写《在医院见到了人心向背》。
    我在上海第三次见到北京尚宝军律师,是在中共十八大后。之前,上海有七个访民被上海当局刑拘和逮捕。北京尚宝军等律师和上海杨绍刚律师分别受理了他们的刑案。经上海访民中的热心人介绍,尚宝军律师到律师事务所拜访了杨绍刚律师。杨律师对尚宝军律师说,你到上海办被拆迁人等敏感的案件,你有否见过郑恩宠律师?尚律师说,我曾经见过他,这次我还想见到他,但是他家被监控,很难见到。此时,带尚律师到杨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热心人A,说“你想见吗?我有办法,带你去”。
    我们是在一家饭店见面聚餐,当时是A先生安排的,费用是事先说好是由上海当事人的家属支付,况且我比尚律师更了解这七个当事人的案情,我几乎毫无保留为他们提供过法律服务。在聚餐中尚律师安排了我与李金芳通话,金芳一再关照尚律师,这顿饭不要让郑律师买单,金芳还以为是我与尚律师在单独聚餐。

    在席间,我对尚律师刮目相看,他给我看了他手机中的几张照片,是他与达赖喇嘛拥抱的照片,当时我还为尚律师捏了一把冷汗。再次证明,中国维权律师后继有人,我进一步见到了希望,说实在尚律师和杨律师这次受理上海敏感案件所收的是公益价。而有些访民在高喊,我们上海访民入狱有国际援助,维权律师不应收费,但是到今天国际援助的资金还没到,而这次聚餐费至今未落实,由A 先生垫付。当事人出狱了,还不主动分担。
    有人认为我们请的是尚律师,为何请郑恩宠?尚律师表示,若当事人不想分担,他自己支付。中国律师服务费包括律师办案的车旅费、住旅馆和伙食费等。对于律师服务的价格,国家物价局和中国律师协会都有指导价。
    北京李柏光律师也到上海受理了这七个案中的几个,李律师不仅是我的律师同行、基督教的弟兄和律师中的私人朋友。有的上海访民认为,李柏光律师是见到过美国总统的律师,你郑律师算什么?讲这话的人,恰恰是事先得到我帮助的人,还是通过我的朋友认识了李柏光律师,在李律师面前还称,自己的案件是经过郑律师指点的,他是我的好朋友。
    说实在,目前有许多中国、上海的律师,对这些上海访民并无好感,我们这些律师不是国家供养的法律援助律师,是用自家生存发展和养家糊口的钱为当事人服务的,许多律师不惜冒着丢饭碗的风险为当事人服务,许多律师为当事人提供服务还坐了牢。这些高调的上海访民连做一个人的基本教养都没有,还称为维权英雄,这是在丢中国人的脸,上海人的脸。
    例如,王扣玛请的上海杨绍刚律师为其辩护,15000元的律师服务费是上海二十年前的最低价,但是王扣玛也只支付了7000元。我估计杨律师为王扣玛累计服务的时间是20天许,而我累计免费为王扣玛服务了有半年多,不仅未收过一分钱,而给他1000元买电脑,事实上我为王提供了约十万元的援助,王案实际是他母亲的拆迁补偿案,上海的房屋已经找不到一平方米一万元以下了,律师对当事人帮助的结果是几平方米房屋价格所能换来的吗?
    王在上海并不是在这方面最为典型的一个,而最典型和给上海访民造成最大失败后果的,恰恰是那些访民中的能人和领袖,他们认为律师的服务应是低价和免费的,他们也许不知道这几年物价涨了多少?律师的办案成本也随之而涨。这些人每天在高喊,习近平快来解决我们的问题吧,还不如喊,习近平给我们提供免费律师的法律援助吧!
   
   2.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谢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二)
    郑恩宠点评:(二):
    此次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莫少平和律师尚宝军举行普通饭聚,在我的点评(一)中介绍了我与莫少平律师的关系,在(二)中介绍我与尚宝军律师的多次交往和见面。第一次见面是2009年的一个晚上,我正在看电视新闻,这是我多年的习惯。
   
   
   
    突然有人叫门,是一个上海有知名度的访民,当时担任中国冤民大同盟(香港)的法律顾问,带北京两个律师来,其中有一个是尚宝军律师。当尚律师入坐在沙发上时,起先低着头,还很拘谨,慢慢抬起头来说,自己是受三方面是要求来看您的,一是欧洲一个大使馆的外交官,二是张思之律师,三是李金芳。当时尚律师等是将我当前辈大律师来看待的,希望我接纳他们并与交流。
    尚律师问我的银行账号,他说李金芳要给我们500元,我说金芳也很困难,我不能要这个钱。我用尚律师的手机电话立即与金芳通话,我说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比我们更困难,不如钱给她吧,此时刘晓波还未开庭和判决。
    后来,我们夫妇俩与尚宝军等律师越谈越热乎,当时还谈到上海有一个20多岁的年青网络作家韩含,每天有几千万和上亿的粉丝,这是中国的希望,专制和腐败将倒在互联网和年青人的觉醒中,寄希望年青律师超过我们、、、、、、
    当我们谈兴正浓时,那个法律顾问突然说,北京律师到上海办案很忙,现在要休息了,谈话到此。之后,我们又谈了一会,北京律师还想参观我家各个房间,参观后那个法律顾问就带他们走了。
    事后,那个法律顾问发表长文,根本不提及我没有接受别人的经济援助,并希望将这个雪中送炭钱给刘晓波的妻子。起码这个法律顾问还不懂社会上做人的起码规矩,北京律师是来拜访我这个被他们认为是前辈的大律师,他还随意打断我们的交流。
    自称为法律顾问的人,在律师的交流中本可有一次很好的学习的机会,认识中国知名维权大律师的机会,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上海的一些老上访为何是失败的?恐怕与这些自称法律顾问的人,误导有关。写到此,网文恐怕太长了,看来我还得写(三)。
    谢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一)
    郑恩宠点评:
    当习近平启动依法治国工程时,德国驻华大使和北京莫少平律师、尚宝军律师举行了普通的饭聚,这也是对近来屡次发生在中国法院内外,律师被殴打事件的回声。莫少平律师与我一起取得国务院国家计划委员会、司法部联合颁发的三千万以上工程招投标律师资格证书,系1999年按当时中国每一百名律师录用一名。我在武汉接受了包括亚洲银行日本专家的培训,上海有42名律师取得该证书,不久我还坐在上海信访工作会议的主席台上。
    当时主持会议是我的同学、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柴俊勇,上海司法局局长助理、江宪法律师还还坐在听众席的第一排。江宪法后任上海公安局副局长、610办公室主任、上海检察院一分院副检察长、上海政法委副秘书长、宝山区检察院检察长。他们希望我律师业务转向,为上海房地产的大开发商服务,希望我到浦东国际机场任法律顾问,或先到上海建工集团第7建筑公司任法律顾问。
    2007年3月,我已经出狱了,时任上海公安局副局长的江宪法到闸北区召开协调会,希望我到宝钢任法律顾问,或批准我到德国。德国汉堡市长邀请我到德国大学当访问学者,因汉堡市和上海市是友好城市。德国驻北京的外交官几次到上海,给德国驻上海领事馆总领事做了交代。
    上海当局派人,向我提出了一个条件,网上批评陈良宇等,要我自己声明,都是道听途说。当时陈良宇案尚未开庭,我当场拒绝,后陈良宇被判18年。我一个小律师被判三年的牢狱,换来陈良宇18年的牢狱太值得,这是上帝的荣耀,陈良宇父亲是上海的基督徒,若陈良宇不加入中共,当个基督徒,或许陈良宇的命运因此而改变。
   
   
   
    几年前,上海有三个访民到美国、德国驻上海领事馆看了几次电影,就高调在网上发文,称他们的个案得到美国和德国外交官的支持。其中一位女访民到美国后,现似乎无声无息了;王扣玛先后两次入狱,另一位不久前被刑拘。他们或多或少得到中国律师们的帮助,现在又与政府当局一样歧视、排挤、谩骂、打击律师,那么结局是可想而知,正中政府的下怀。
    对待这些有奶就是娘和张狂的访民,上海当局施出了冷处理和打压的两手,就看奇迹何时出现,习近平何时亲自点名解决上海几个访民的问题?习近平亲自点名解决几千个上海访民问题的可能性太小。另一个奇迹是美国、德国总统亲自来救他们,希拉里将陈光诚救到美国,希拉里有可能将上海几千个访民救到美国吗?
    转载来源:
    参与首发
   
    德驻华大使约见律师对高瑜案表关注
   
    [日期:2015-04-24]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被重判7年受到国际关注,德国驻中国大使周四(23日)约见高瑜的两名代表律师,表示关注高瑜的案件。(黄乐涛报道)
   
    高瑜的代表律师莫少平周四向本台证实,他和另一名代表律师尚宝军,周四一同出席德国驻中国大使的饭聚,德方对高瑜的案件表示关注,亦有谈到中国的法治问题,但详细内容就不便透露,他又强调双方会面只是普通的饭聚。
   
    莫少平 : 这个没有其他什么谈的吧,因为这些使馆的人员,这个请去吃顿饭也是很普通的事情,经常有使馆的这些,请我们去吃个饭,谈谈中国的法治状况,这个不便说这么多,他们肯定很关注(高瑜)这个案子,比较关注这个案子,他们说他们在德国使馆,可能是不是在他们的网站,在德国使馆的官方网站对这个事情也有个表态。
   
    莫少平又否认这次饭聚是特别为高瑜案件而安排,又指在高瑜判刑前双方已经约好了吃饭的时间,所以双方会面后,并没有对高瑜一案有什么的帮助,而德国一方又没有要求中方在高瑜一案中改变什么。
   
    莫少平 : 没有涉及到他们用什么的行动,没有这个的,我们这个吃饭约的时间是很早的,就是一起吃饭聊一聊,不是专门为某个案来专门谈什么事。
   
    现年71岁的高瑜,因“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于上周五被判入狱7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其后她已就判决透过看守所递交了书面上诉状。据大陆媒体报道指,控罪指她于2013年8月向某境外网站提供一份中央机密交件。而“纽约明镜月刊”于同年8月曾刊登中央9号文件,标题是“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内容要求“七不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