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蔡楚作品选编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2015
   
   
   
   作者: 施英

   
   广州区伯以监督公车私用闻名,政府官员对其又恨又怕,总想设法报复一下,但总是难以找到突破口。不过,官权还是老套路。既然网上大V“薛蛮子”曾因嫖娼被搞得灰溜溜的,看来“被嫖娼”是很有效的手段。于是,这次对付区伯,还是走老路。“群众举报”这语言还是文革味道。官方这次失算了,本以为通过官媒高调曝光“丑闻”,可以让监督官权的广州区伯名声扫地,臭不可闻,但机关算尽太聪明,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警方上演的“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一幕,引发民众强烈反感。众多网友质疑区伯是“被嫖妓”,是要搞臭区伯。有人称,区伯是月领几百元的低保户,何以花1,200元嫖妓?若有人资助,是谁?有网民举例“嫖妓”手段,令“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成为“天朝新常态”。
   广州区伯以监督公车私用闻名,政府官员对其又恨又怕,总想设法报复一下,但总是难以找到突破口。不过,官权还是老套路。既然网上大V“薛蛮子”曾因嫖娼被搞得灰溜溜的,看来“被嫖娼”是很有效的手段。于是,这次对付区伯,还是走老路。
   
   
   
   前些天,湖南一位传媒人在微博贴出长沙天心公安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而曝光。处罚书指,区少坤3月26日晚11时在天心区湘府国际酒店702房,以1,200元价格进行嫖娼活动时被查获,依法行政拘留5日。随后,长沙公安局3月29日凌晨在官方微博上证实该消息,称警方是“接到群众举报”,当场抓获卖淫嫖娼,同案还有一位姓冼的广州男子在另一房嫖娼。涉案4人均被行政拘留。
   
   
   
   呵呵!“群众举报”这语言还是文革味道。官方这次失算了,本以为通过官媒高调曝光“丑闻”,可以让监督官权的广州区伯名声扫地,臭不可闻,但机关算尽太聪明,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警方上演的“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一幕,引发民众强烈反感。众多网友质疑区伯是“被嫖妓”,是要搞臭区伯。有人称,区伯是月领几百元的低保户,何以花1,200元嫖妓?若有人资助,是谁?有网民举例“嫖妓”手段,令“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成为“天朝新常态”。
   
   
   
   区伯被送回广州后对媒体和朋友叙述:“那天晚上到第二天凌晨一共7次(被逼认错),最后我顶不住摔倒了,都要认,都要向着媒体说,我错了,才能放过你。不让你说话,根本一点人权都没有,连睡觉都不让,他说我不给你睡就不给睡。我摔倒了,喊痛,他就说不准喊痛。我摔倒在地上,我同仓的一个这个事件的当事人冼耀钧跑上去扶我,也被他骂,不准扶。我说我一个老人家,为什么要这样?冼耀钧说他(区伯)几十岁了,这样可能出问题。他说死了我负责。没有人权,剥夺了人权。我的腿、我的手全部肿了,他就撑着我一拐一拐地从3楼下到地下,就指定一家媒体法制频道对我采访,要对着法制频道的面前说,‘我错了,请市民原谅我’,这几句话。”
   
   
   
   ▲自由亚洲电台(RFA)3月29日报道:中国官方高调曝光区伯嫖娼 引发网络反弹指责当局报复
   
   
   
   长期监督公车私用的“广州区伯”区少坤,日前被长沙警方高调曝光被以嫖娼名义抓获并处行政拘留5天,引发网络广泛质疑当局继薛蛮子事件后,再次上演“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的戏码。
   
   
   
   周日凌晨,湖南长沙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3月26日当场抓捕了在某酒店嫖娼的广州人士区某,并处行政拘留5天。据网络曝光,区某就是长期监督公车私用的“广州区伯”区少坤。而就在被抓当天,区伯还发微博称,到湖南两天监督到公车私用两起。但当晚11点多,长沙警方以嫖娼罪名将其抓捕。
   
   
   
   对此,区伯的好友、浙江网民秀才江湖周日告诉本台,区伯下周将要出庭控告一行政部门违规,而嫖娼事件如此巧合地出现,很难让人不猜测另有隐情:“区伯我见过多次,他是我的老朋友, 广州国保在我面前说他坏话,言语之间流露出对区伯的仇恨,我觉得是打击报复,他一直对公权力进行监督,出政府的丑,政府对他恨之入骨,长期以来他一直被恐吓和人身威胁,一度自杀过,而且他30号要开庭起诉一个政府的行政部门,这下被嫖娼了就没法去开庭了,政府部门就可以逃脱尴尬的局面了。”
   
   
   
   事件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大批网民质疑,“区伯”涉嫖娼,真有其事还是“逆我者被嫖娼”?他被抓,属于依法执法还是另有隐情?
   
   
   
   媒体人“大鹏看天下 ”质疑道:“一,每次都是”群众举报“,这4个字已成为倍受质疑的敷衍说法,群众究竟是怎么发现的?二,众所周知,区伯经济不佳,1200元嫖资哪来的?三,若是他人提供嫖资,是否下圈套陷害?四,长沙警方并未公布处罚决定书,这份决定书为何很快拍照流出,并捅给媒体?”
   
   
   
   王甫律师 发文称:“亿万富翁薛蛮子因嫖娼被抓,吃低保的区伯也因嫖娼被抓。前者曾对体制说三道四,后者常年监督公车私用。两次嫖娼事件均在媒体头条立即爆出。证明:1、拒绝监督的权力具有垄断道德解释权的本能,也惯用道德打击手段。2、道德解释权滥用必然导致集团势力及其所操控的警察、宣传等力量的娼妓化变异与蔓延。”
   
   
   
   时评人鄢烈山 转发微博称:“即使区伯真有嫖娼,第一,他是自掏腰包,第二,愿买愿卖,交易公平。这只是个私德问题,丝毫不损害他人的利益。而公车私用,却是损公肥私,侵害纳税人的利益,跟贪污差不多。两者不可同日而语,更不能说你自己不干人事还管人家。”
   
   
   
   而在微信上,用户“ lawxuxin”则质疑当局是否“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
   
   
   
   官媒“光明网”周日针对批评当局做法的民众进行回应,称舆论质疑,多是源于感性判断,这种判断有失偏颇。区伯对嫖娼指认供认不讳,那无疑为“人的多面性”再添注脚,没有谁有免于“监督”的法外特权。
   
   
   
   对此,“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周日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在中国大陆,维权人士在监督政府的过程当中,被罗织一系列的罪名抓捕入狱,但是他们很多时候还是采取这种污名化的处理方法。2000年的时候天网就有相关的报道,以嫖娼之类的罪名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社会各界举报人士进行类似的打击。在上周我们天网就有一位义工廉焕力,他是雅安的维权代表,警方就以嫖娼罪行政拘留了他15天。类似的打压手法我想在中国大陆还会有,这也说明有关政府部门目前还不愿意坦荡接受民众监督。”
   
   
   
   ▲美国之音(VOA)3月30日报道:监督公车私用广州区伯被高调曝光“嫖娼”
   
   
   
   香港—在中国有“民间监督公车私用第一人”之称的“广州区伯”,近日在长沙被公安抓“嫖娼”,并高调全国曝光。“区伯嫖妓”事件引发包括人民网在内媒体的广泛报道和大批网友论战。许多网民吐槽,质疑警方为何高调曝光,更有人认为是设局报复区伯举报和参与维权活动。
   
   
   
   因长期在网上监督公车私用而在广州“家喻户晓”的62岁的区少坤“嫖妓”事件,近日最先由湖南一位传媒人在微博贴出长沙天心公安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而曝光。处罚书指,区少坤3月26日晚11时在天心区湘府国际酒店702房,以1,200元价格进行嫖娼活动时被查获,依法行政拘留5日。
   
   
   
   随后,长沙公安局3月29日凌晨在官方微博上证实该消息,称警方是“接到群众举报”,当场抓获卖淫嫖娼,同案还有一位姓冼的广州男子在另一房嫖娼。涉案4人均被行政拘留。
   
   
   
   “区伯嫖妓”事件被中国媒体广泛报道,引发关注。不过,多数媒体都在报道中提到,“广州区伯”被抓的当天还在拥有10多万粉丝的微博上称,在湖南发现两辆广东的公车涉嫌公车私用, 已向@广州公安和@廉洁广州(广州市纪委官方微博)举报了,等待调查处理回复。区伯的最后一条微博发于当晚9点50分,除转发先前的内容,并回复一名网友“视频回广州后上传,请留意!”
   
   
   
   与区伯熟识的网友吴斌“秀才江湖”,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区伯这些年来成为各级政府的“眼中钉”,而且3月30号,区伯要出庭控告广州一个行政部门违规,他认为整个事情不是巧合,可能是经过特意安排的。
   
   
   
   他说:“他是因为长期举报官车私用,他得罪了各级政府部门,政府部门早就对他恨之入骨了。而且,他30号要出庭,起诉广州一个政府部门的行政诉讼。现在把他抓起来的话,区伯就无法出庭了。我觉得这不是巧合,这可能是精心安排的。”
   
   
   
   吴斌表示,他也了解与区伯同时被抓的姓冼的广州男子。吴斌说,区伯长期帮助冼先生搞土地维权,而且冼先生以前曾说也被公安诬陷过“嫖娼”。
   
   
   
   吴斌说:“他是60多岁的老人,而且处境很敏感,他是长期手机被监听的,上网这个IP地址被定位的。他不可能去嫖娼呀。他长期帮助冼先生维权、土地维权。冼先生这个人曾经也被以‘嫖娼’为名收容过。而且他也不服,他出来后也说是陷害的。而且他说,这次他们以‘嫖娼’为名抓我,他们还会有下一次的。”
   
   
   
   “区伯嫖妓”的消息引发大批网民的关注和论战。包括在长沙公安局官方微博上留言的不少网民,都质疑区伯是“被嫖妓”,是要搞臭区伯。有人称,区伯是月领几百元的低保户,何以花1,200元嫖妓?若有人资助,是谁?有网民举例“嫖妓”手段,令“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成为“天朝新常态”。
   
   
   
   网友“未来无限606”说,“报道称区伯对嫖娼供认不讳。有评论认为,值得注意的是,处罚决定书本是保密文件,却堂而皇之地在网上流传,到底是何人将其上传?此人究竟从何处拿到的?”
   
   
   
   而网友“老李飞刃”问道:“请教长沙警方,类似事情全部公布么?长沙一天发生多少起这类处罚?公车私用比这严重的多吧,你们公布过几起?”
   
   
   
   网友“赵楚读书”说,“广州区伯嫖娼消息是否真实,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公权部门对此大肆宣扬。此前区伯到处监督公车私用,这与所谓嫖娼消息相比,社会的正面意义明显大很多,除了被监督者慢慢吞吞、扭扭捏捏的回应,从不见官媒官人们有什么动静。这一鲜明对比是理解这一新闻的最好背景”。
   
   
   
   媒体人“大鹏看天下 ”质疑说,“一,每次都是‘群众举报’,这4个字已成为倍受质疑的敷衍说法,群众究竟是怎么发现的?二,众所周知,区伯经济不佳,1200元嫖资哪来的? 三,若是他人提供嫖资,是否下圈套陷害?四,长沙警方并未公布处罚决定书,这份决定书为何很快拍照流出,并捅给媒体?”
   
   
   
   而网友“已经续航”更是直接说,“党和政府需要谁嫖娼,谁必须的嫖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