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蔡楚作品选编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31/2015
   
   
   作者: 陈永苗
   

   港台明星赵雅芝路过天安门,发出感慨说爱国,立即被网上舆论痛殴成过街老鼠。笔者相信她所爱之国并不是中共,而是国家,只是这个国家被中共所窃据,成为一党专政、党权至上的党国,爱国遂被掉包成拥护中共体制,普通百姓几乎没法摆脱这种被利用被掠夺。只是作为大陆人的我们受尽了中共挟国家以害国人之苦,恨屋及乌,爱国成为政治不正确。如果这个国家凸显出来,与中共剥离,还原为民国,就是一种宪政爱国主义。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国家在场,并且不再被党国政权利用,反过来驱除专制,让爱国的海外华人与不爱国的大陆受害者合为一体,回归于民国。公民抗命光是争取同情,获取承认,是为了解决自己抗争中的身份危机,这还是远远不够的,更需要走出下一步,以争取决定性的胜利。只有下一步同时在场,招数未发,拳头储势不发,才是有威胁的,威胁在于对方害怕的不确定性。香港的下一步棋是什么,是独立和回归于民国。
   
   2010年七一游行中,香港民众挥舞着中华民国国旗。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英国错误移交
   
   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在2013年4月8号因中风去世后,世界各国政要、媒体纷纷发文悼念这位在国际舞台素有“铁娘子”之称的政治家。4月10日我接受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我认为,将香港主权交给了中国大陆是撒切尔夫人政治生涯中的一大败笔。我说:“她实际上违反了《中英南京条约》或者是违反了二战之后的国际法,按照《中英南京条约》,她应该把香港移交给台湾才对,它(香港)应该是属于中华民国的,并不是属于中人民共和国,所以我觉得撒切尔夫人不应该和邓小平谈判,以至于在邓小平面前受辱而摔了一跤,所以她对不起香港人民,也对不起中华民国。”
   
   有香港年轻人在脸书上说,香港回归于民国,就有普选。去年大约有七千香港人移民台湾。香港的民主运动,不能仅仅是争取权利的运动,而且共党那里争取更黄檀。一定要到国家层次,那么就要一个决断:到底是中国还是中华民国。
   
   前一段凯迪网上有一篇文章,说毛泽东是支持中华民国的,而刘周官僚集团反民国。民国国体在大陆残留,与国际法上民国国家地位是一致的,可以共振的。那么一旦大陆专制,从国际地缘政治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肯定扶持民国,两个中国,一个倒下了,另外一个肯定站起来,如此成本最小转型有序。在国际法上与美国法,百年中国秩序上都没有问题,也就是合法性是延顺的。
   
   民国国体问题却是瞎子看不见的,要让他们看见而且相信是很艰难的,只有专制瓦解,港台海外华人坐在一起谈的时候,怎么重建民主秩序时,才知道民国国体的重要性。国体这个词,我挺奇怪的是,凡是穿越1949两个朝代的,对政治有关注有思考的,都很经常使用民国国体这个词。我碰过很多。
   
   即使是中共元老,用这个词也非常多,可是二代三代,以及后来的知识分子,几乎对这个就很陌生了,这不奇怪,他们仅仅是中共毛泽东放进49之井的,只能井底观天的青蛙。而民国与49秩序的对抗,是在井外的世界中。
   
   民国是否存在,不以大陆人怎么想为前提。大陆人认为不存在了,民国还在。大陆人怎么想,不重要,而且也变不了大多数人的。民国是否回归,取决于地缘政治和国际格局。大陆人是否人心思归,并不是决定性的。即使大部分人真没有民国立场,但是时局情势到了,一定回归。它是历史大势,与大陆人的人心关系不大,人心归向决定的规律在此不起作用。
   
   民国的国际地位在上升中。美国为啥同意36年后民国大使馆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升旗,挂外交车牌,美国会领袖力挺台重返国际刑警组织。我认为一,中国大陆民国当归、民国热、泛蓝联盟、天会再蓝等民间政治力量的凸起,让英美世界觉得沦陷的城墙内,还有友军游击队,大有可为。其二,习近平毛化,让美国觉得改革已死,实在没药可救,就另外想起民国。其三,为2016年上台的民进党提供国际政治空间,否则上台后会受激进的太阳花反共台独的不断运动反对。为中华民国提供了国际舞台,民国就会给台湾人带来自豪感,台独的怨恨就会变小。
   
   中共外交部向美国严正抗议,或者外交谈判中总是要其他国家先承认一个中国,这是为什么呢。其实中国的外交都是演戏给国内老百姓看,糊住老百姓,本质是内政,内部欺骗:让老百姓在49秩序的陷阱里面跳不出来,以为民国已亡。这是一个狼外婆的故事,只有把小女孩吓唬圈在屋内,统治才有可能。
   
   港台明星如赵雅芝路经天安门,发出感慨说爱国,立即被网上舆论痛殴成过街老鼠,我相信她爱之国并不是中共,而是国家,只是这个国家被放逐于虚无地带,爱国立即成为拥护中共体制,几乎没法摆脱这种被利用被掠夺。只是作为大陆人的我们受尽了中共挟国家以害国人之苦,恨屋及乌,爱国成为政治不正确。如果这个国家成凸显出来,与中共剥离开来,就是一种宪政爱国主义。
   
   我们要做的是就是让国家在场,并且不再被专制利用反过来驱除专制,让爱国的海外华人与不爱国的大陆受害者一体没有冲突。这就是民国当归。需看到中共体制之出现,正是为了解决民国国体危机而出现的基因突变,如一场核泄露造成的一样。每次对国体危机的解决方案,只是造成民国初年就清楚的国体危机的进一步危机,病重乱投医,越医越没药可救。台独本来是针对中华民国而撕裂出去的独立倾向,可是如今却变为从中共体制中撕裂出去的独立倾向,这里腾挪内部更换就在于中共对“一个中国就是中共”的强大话语权,而这个过程有是中华民国进一步出局进入虚无地带的表现,民国成了局外人,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被掏空得干干净净,鹊巢鸠占。民国国体危机进一步深化。
   
   香港抗争的下一步
   
   民间议题需要搅拌与搞乱。如果你有跳出自己的眼界,就可以看到其实民间抗争议题如果不是依附于行动的,就是与念咒扎小人的巫术,或者教会里面的教义分享差不多,日复一日的重复与浪费。不断地说,不断的说,传播地越广,自己没法行动,还是把行动移交给共党,强迫共党行动,除小议题和有利于中共统治的议题外,大议题如政改普选交给中共要么纯属嘴巴犯贱,要么就来大棒大牢伺候,找抽找打。
   
   从意识到这个困境以来,我不断寻求突破,寻求崭新的突破性的议题设置,然后如鲶鱼放入鱼群中,如“维权”、“反公知”、“改革已死,民国当归”,对知识分子群体民间政治格局进行搅拌和搞乱。最怕的就是僵化的格局重复,死水一滩,我的能量能力有限,只能搅拌搅乱,有点动,也许就能带来大格局的突破,否则死水一滩铁屋一个,只能坐在井里念咒诅咒自大吹牛。放弃香港,支援台湾也是这个策略。围魏救赵之计,支援了台湾,然后推动台湾来“联邦”香港。
   
   连最靠近西方自由世界的香港,要真普选都要不到,其他大陆地区就甭指望了。连公民社会最强大的香港倒逼政改我看一定没戏,北京当局会用僵持冷战的方式,把香港抗争当做病毒文件隔离起来。在大陆倒逼政改注定落空。当然不到黄河心不死,且看着。
   
   北京来个“不妥协不流血”,只要不流血,就不会招来西方的制裁与反对。这已经是从八九邓小平那里更超越一步。八九后期,学生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对学生围而不打,自然散去。我们这一些香港之外的人,声援之外,替他们想下一步该怎么办,也是很重要的。
   
   台湾对大陆政局的认识,相当于大陆公知,不管是批判中共,还是表扬中共成为好孩子,都基于中共能够改革变好,殊不知这是个巨大的历史黑洞,一切试图在其周围发光照亮黑暗的,都被吞噬掉,成为黑洞的组成部分。大陆的专制是个迷宫,试图围绕着它的,都成为迷宫的一个部分。再良好的意图,善之花都只结出恶果。所以台湾新生代的“不跟他玩”,“谁跟他玩抛弃谁”,玩自己的,建自己的城,是最好的解毒剂,即使批判中共的龙应台等,我想在台湾年轻人中是没什么市场的。
   
   不超越六四,等同于六四,是另外一个六四,老想和党妈搭话的抗争是毫无希望的。台湾大选人民的胜利,就在于不跟他们玩。吃一亏长一智。共党方面都已经超越了八九。现在香港再重复一次八九,就是争取同情,成功的概率极小。如果我们将来的广场革命,还是“争取同情”,结果还是惨败。八九的经验已经不够,公民抗命和政治反对,已经远远不够。香港现在是在分水岭处,非暴力的抗争已经到了顶点,该有进一步的蜕变,变成暴力的很难,所以在非暴力的顶点上得有变数,得有卫星转轨。独立,学美国独立,彻底斩断,就会有变数,回归民国,就有变数。得求变数。八九不行。共党是这样的,以马英九为例,当你在他控制之外,你威胁他越多,他就给你越多越妥协于你。当你在他控制之内,威胁他,是找死,不威胁他,听话,他高兴给糖吃,不高兴当你傻瓜。
   于已经过去的八九,看现在的香港,于现在的香港,看将来的大陆广场革命。揪问香港的“下一步”,对于大陆自己也很重要。将来大陆的广场革命诉求,也会像香港争普选一样,单一口号就是争政改。这种小市民属性的,是必须过的关口,年轻的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首先想的是成为有安全感的市民,城市里面的农民工和蚁族也是一样,把争政改争选票当做解决自己生存,尊严自由等问题的总体钥匙。
   
   正如用香港独立或者回归于民国口号,让“下一步”也同时在场,我们大陆民国派也试图让民国要素定义将来的广场革命,双保险。制高点关口,必须过,才有下一步。之前是万流归海都在此处聚集,作为临界点不断压缩膨胀,冲了过去或者被炸开,就到了下一步。香港普选是过去民主回归三十年的制高点关口。广场革命是将来大陆前几十年民运的制高点关口。虽然我认为香港普选是面向北京当局的运动,是会遭遇“不妥协不流血”的铜墙铁壁而无疾而终的,但是这课得上而且大上特上,上过了才能走“下一步”。
   
   香港普选这个口号,简单明了,足以囊括香港绝大多数人的处境和关于出路的想象。一句话,一击就中,就是全部,很直观很总体。就像电影《V字仇杀队》中最后民众广场聚集时的V字面具,也会像当前出现和将来广场出现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诉求是格式化的单一,最高的,也是最急迫的,因此可以人数极多海量,而且人群中五花八门凡凡种种的出镜都是万流归宗百川入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