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槟郎文集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槟郎
   
   在茫茫的热带森林里,
   战斗着我的好兄弟,


   杀人和被人杀,
   这是怎样的宿命?
   为了弱小民族的生存权,
   却是古老而伟大的一部分,
   以落后的武器抵御
   缅帝强悍的军事机器。
   
   你毅然地走了,
   炒了苛吝老板的鱿鱼,
   丢下了娇妻弱子。
   我的心也随你而去,
   从此热切地关注果敢局势,
   你们打赢了,我喝彩;
   你们失利了,我痛惜。
   把《第一滴血4》反复看,
   想象你就是中国的兰博,
   穿梭在枪林弹雨中,
   凶残的缅兵血肉横飞。
   
   与我在明故宫遗址惜别,
   午门城楼上慷慨陈词。
   你说大明的遗民,
   把蛮荒开辟出热土,
   建立起新的家园,
   却遭受缅帝的蹂躏,
   赤裸裸的法西斯的暴行!
   作为热血的南京人,
   卫我种族,反抗侵略,
   你要万里赴戎机!
   
   我又踯躅在午门城楼,
   荒凉得不见人影,
   思念着失去音信的好友,
   盼在胜利后凯旋。
   有司扶植怎样的流氓?
   送出军械被用来屠杀同胞,
   五个边民白白丧命,
   还后撤一公里让人轰炸,
   怎样的辛酸与愤懑!
   
   在茫茫的热带森林里,
   战斗着我的好兄弟,
   杀人和被人杀,
   这是怎样的宿命?
   为了大明遗民的生存,
   曾经不愿臣虏而背井离乡,
   又被怎样的友邦奴役,
   甚至不能表明自己汉族身份!
   
   朋友,等待再见,
   我会在午门摆庆功宴!
   尽管现在还很艰难,
   敌强我弱,不够的外援,
   连我十年笔耕的博客,
   也因为宣传果敢而被关,
   但我们一定会胜利,
   因为不屈的民族意志,
   正如它的另名——果敢!
   2015-4-29
(2015/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