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槟郎文集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11化学 余大才
   
     时光匆匆,一转眼我已经度过了六年的大学时光,包括其中两年军队生涯,现在才安静地坐下来捋一捋岁月的发髻,这要感谢槟郎!偶然的机会我选修了 “诗歌赏析”,并认真的拜读了李槟老师的诗歌作品,让我感触颇多。
     槟郎在南京的高校教书,他热爱着自己的故乡安徽巢湖。我首先关注的是槟郎的思乡诗,有太多的回忆值得他思念和抒情,特别是可爱的邻家小妹。《打秧草的小姑娘》,便是少年的他和小女孩在打秧草中的趣事。小女孩贪玩,索要邻家小哥的秧草,结果从队长那里得到的工分更多,但她也以亲嘴回报了,并有个长大嫁给他的梦想。诗歌的情感从儿童心灵深处抒发出来,逼真地传达出孩子们那种美好的感情、善良的愿望、有趣的情致。槟郎这首诗除了词语的锤炼准确恰当外,诗的声音节奏更应具有音乐性,形成全诗回环整齐美感。在绿色的田野上静态美中,通过通过“姑娘的东张西望”和“把歌唱”以及“蝈蝈叫”和“青蛙跳”等动态加入,在精巧的构思中,创造出优美意境,既有童话般的境界,又有盎然的童趣。槟郎写的就是自己的童年,充满童趣,有着对纯真无瑕的儿女友情的珍惜和怀念。


     写关于邻家小妹的诗很多,可以构成一个专题了,再欣赏一首《梅花树下的小姑娘》吧。槟郎用最朴实的文字记录了他与小姑娘踏雪寻梅的往事。“肥大破棉衣里的你,哆嗦着说不冷,坚定地做我的跟屁虫。离开家屋和火坛,大胶靴踩响在山林,茫茫的飞雪罩遍全身。”这是一次诗情画意的旅程,我们紧随着槟郎的笔触,回到了那次踏雪,体会了槟郎对梅花和小姑娘的爱惜之情。最后一节回到诗人的当下:“巢湖的浪仍在拍岸,故乡的花,祖国的花,乡村后山梅树还在绽放吗?我将她的两条长辫子缠系梅枝上的小姑娘呢,已像我一样变老了吧?”岁月沧桑,常有遗憾,让人咀嚼不尽。
     槟郎也思念着故乡的大力寺水库,感慨它的变化。“山村最美的风景,在西山与试刀山的夹角,有一座大力寺水库,青山与绿水相映。儿时在此放牛和戏水,那般快乐又混沌的童真”。可是中年后的槟郎回乡探亲,发现“寺后的试刀山已被尼纶厂的采石料挖得千疮百孔”。我读出了一丝丝哀伤。《怀念大力寺水库》,不仅仅是怀念家乡的那一片景,而是对那一片故土以及对儿时的无尽思念与感伤。社会在快速发展,很多承载着我们儿时记忆的房子,天地都被高楼大厦取而代之,心里的感伤难免的!正如我,当兵两年回乡,发现温暖的平房没了,虽然住进了小区,但是悲哀还是大于喜悦!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思念着故乡巢湖,也热爱着他工作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南京,他关于南京的诗歌很多。《再游将军山》写他与女学生的交往,两次结伴郊游。诗中说:“那年春游的池林,碧绿的水杉如翡翠,倒影在清澈的明镜。栈道上的翠袖,被孤身重游的我怀念,从此如陌路无音讯”。这是他第二次游将军山时对初游的怀念。而槟郎又写到:“再游的佳人如良药,医治了过去的伤痛,稀释了记忆中的魅影”;“初次的春游岂能淡忘,去年的重游宛如昨。而今我再游旧地,池林栈道的水杉正红”。这是第三次游将军山,幸运地又有一个女学生伴随。这首诗通过三次游将军山,写出了师生纯洁的感情和槟郎对学生美好的怀念。
     在《让我们一起变老》中, 作者透露他的爱情婚姻的发生地。“十年前的秦淮河畔,河水映现相恋的身影。长发披肩娇柔美丽,散发着无瑕的甜美与纯真。跟着我走向秦淮人家,你接受了一个乡巴佬的憧憬。在位于安德门的简陋租屋,你给了我异乡的安乐窝。浮华的都市我有何求,只要你不嫌弃我的贫穷”。在文学创作中多情的槟郎,在生活中是一个如此痴情的男人,而诗里也分明透露了他们相识恋爱的地点是南京美丽的秦淮河边,结婚是在安德门简陋的出租屋里。
     作为南京人,几乎每天都要在大桥上匆匆而过,遥望大桥附近的壮观美景,可是都是匆匆而过,槟郎的《大桥公园纪实》带我细细游赏了一遍。作者用不足500字的诗为读者展现了南京大桥的壮美。全诗语言凝练,朴实贴切,读后更是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作者“走进一间大桥纪念馆,撞见白色的毛老人塑像”两句诗,带我进入大桥纪念馆。“先到公路层,大车道上忙碌,人行道与小车道交混”,写的是登上桥面的见闻。待登到上层观光平台,又见桥头堡顶“红旗招展”,远处的“苍茫的幕府山”和“狮子山阅江楼”,“西下的金川河”。登高览景,让人流连忘返。诗的最后两句:“我想,我也应该化为桥,让未来的游客登临,震撼:通过的滚滚红尘的人潮,与我的飞架历史长河的壮观”。一方面表达了作者对南京长江大桥壮丽景观的感慨,另一方面,也显示了作者为造福社会而奉献自己的决心。
     从巢湖走来的槟郎,写了不少关于历史名人的诗歌。我一直很喜欢鲁迅,他的思想是深沉的,文字是犀利的。他真正关心被压迫的大众。槟郎老师似乎也以鲁迅为偶像,为他写过不少诗文。《窗外有棵叫鲁迅的树》里,作者热爱鲁迅,书架上有许多鲁迅的书,墙上也有鲁迅的画像,还不知足,便把窗外的树起名叫“鲁迅”,可以开窗即对视。“鲁迅以树的形象出现,意味着渗入我骨髓的气息,是自然所孕育淘洗,意味着这是活的气息。窗内的鲁迅属于我,窗外的鲁迅属于自然。写作时我应开放着窗子,我的墨水应从地底流出”,这是槟郎对鲁迅的深层精神共鸣和交流。“此生的我老朽死去,请把它烧成一把灰,掺在鲁迅树下的泥土里,新的我便复活在树上,与装修房子的新主人对视,当他打开窗子时”,简直是死后也要与鲁迅融为一体了。
     槟郎诗歌里也特别关注时事,对社会发出独特而强烈的声音。曾当了两年的兵的我,又被他的爱国情怀打动。《声援果敢华人》里血泪控诉:“家园被肆意抢掠,文化被肆意践踏,生命被肆意虐杀……哀哉,我中华同胞!”“自治的家园被侵占,中华生灵遭涂炭,送土媚酋的中原朝廷,让全球华人空望肠断……致敬,你们决死的反抗!” 《哀悼大水桑村民》代冤死的中国边民立言:“我们化为冤鬼也不会放过这些人:缅甸法西斯军国主义者,血债要用血来还;勾结缅帝的秦桧们,你们将永远下跪在我们坟前”;“潘基文先生,怎么不管啊?联合国,请主持公道!”不理解他的人会觉得他的文字有些过于直白,缺乏诗歌的含蓄婉约之美,但他的这类诗歌的魅力在于他所抒发的情意,能直击人的灵魂。这两首诗就很直接有力地表达了他的爱华爱民情怀。
     槟郎的诗歌创作,是他情怀的抒发。质朴的情感在流淌,从爱国热情,到自然美景的怜爱,再至至生活中的快乐,无一不在诠释着“诗情”的可贵!这种对真善美的热爱和对假恶丑的憎恨,是一种个人情结,更是一种社会责任!如今中国文化事业本就不是什么黄金时代,诗人更是一个难以养活自己的职业。当今的社会是浮夸的,已经很少有人去读诗,品诗,写诗。我们需要像槟郎老师这样沉淀自己的生活,静下心来,感受文学创作带来的美好,感受着中华艺术瑰宝在心中盛开的力量。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槟郎老师,他选择写诗,本就是一条极为艰难的事情,主动与主流诗坛疏离,他把一切寄情于自由开放的网络。今天槟郎就多了一位知己,曾经的我,高中的年代也曾寄情于诗歌,拜读槟郎的诗歌,让我知道,诗歌可以很美好,很生动!
     2015-4-8
(2015/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