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中国人期待习近平决战的“压倒性胜利”]
念此的博客
·“担任驻华大使是我一生的荣耀”
·“老哥,你说晚了”
·“地球人都知道的事还用你说”
·“网民心中有杆秤!”
·“我顿时明白了。。。”
·“啥是梦想?”
·大白鹭与大蓝鹭
·“大片终于登场,满座-几亿观众!”
·“严惩责任人!”
·“-这哥们!”
·身体终极好姿势指南(图)
·“刑事责任呢?”
·“造谣的官媒请道歉!”
·“不作死就不会死”
·让你笑喷饭的视错觉照片[6P]
·“这次支持一下美国”
·“死活跟我没关系”
·奥地利惊现火人!
·“人吃猪肉就会变成猪吗?”
·中国的拆房经济学属于创造性破坏
·章子怡四任男友个个厉害!
·章子怡与外国男友海边泄欲照曝光
·“无法用语言形容这样的罪行!”
·“能三分钟赚1850万,当然不走”
·愚弄大众,是应付出代价的!
·不可思议的盐之美[8P]
·土豪老爸一出手,地球也要抖两抖
·“恰似江山一笼统”
·十面霾伏,往哪里躲?
·“有了‘升职器’一切都符合龟腚”
·“喂人民服雾”
·“井底人”
·“想起了海带可以缠住潜艇的某将军”
·“下一个会是谁?”
·“促进并保护所有人的权利与尊严”
·“不是说查无此人吗?”
·“我刚才做了什么?”[6P]
·“真是无所畏惧啊!”
·“这件事媒体最没良心:造谣!”
·圆舞曲欣赏[音乐视频5P]
·用技侦手段查处发帖举报人
·纯洁的睡美人
·过圣诞指南:不看热闹看门道
·“毒菜社会的鲜明特征”
·“不能不说很奇葩”
·“补办不容易”[1P]
·“八问三峡”
·“7亿陪睡案”
·“这是断子绝孙呐!”
·网友之声:“基于对等原则:”
·“我长大参加黑社会,报复他们”
·“可以歇一歇了”
·中方同朝鲜交涉不能太客气
·“拔下佛头时当即毙命”
·精神病人都干不出这种事!
·狐揭秘:中外领导干部生活待遇
·“难免挨百姓骂”
·“快递行业出事是迟早的事情”
·政府和民间有关组织的长效救助机制安在?
·“噩梦不堪回首”
·“是不是又要吊销导游证?”
·金三的"特别服务"与"鳄鱼的眼泪"
·狐揭秘:克格勃间谍怎么搞中国情报
·疫苗事故背后
·“好主意,强烈支持!”
·雷人-权大于法!
·“一条命就这样交代了?”
·神奇的人上演着神奇的故事
·“建议设个‘敲诈政府罪'”
·“门前一棵树就价值十多万元”
·“广大人民被平均的好幸福”
·“跪求心灵鸡汤放过哈佛”
·“你当时干什么去了?”
·“现在有太多的‘四狗干部’:”
·“可魔仍是魔,匪还是匪!”
·看图别说话:伟大的预言家!
·“周润发是谁?”
·看图别说话:吴老话“共和国长子”
·“威胁我就是威胁党”
·“愿意离职就离职好了”
·“我不和他们同流合污”
·“"知假买假'不影响索赔”
·“可惜他也只能说说而已”
·“传说中的程序猿注定孤独一生?”
·“放了我给你升官”
·“这特么哪儿像啊!”
·谷俊山家族别墅群[8P]
·美女大学生穿比基尼上课[8P]
·疯狂的春运,看看都把人逼成啥样了
·“自己最头痛的事情就是藏钱!”
·都说了黄牛是中铁分舵
·国人在美国违法竟不知情提醒我们什么?
·“我想要双厚袜子”
·“不是按智力收费”
·日惊现巨型乌贼-多地出现异象引猜测[11P]
·“吃饱撑的央视”
·“我不缺时间,缺的是钱”
·“李娜的表情是亮点-哈哈!”
·“自古红颜多薄命”
·“从未演过16岁少女”[9P]
·“白宫有网易卧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期待习近平决战的“压倒性胜利”

   中国人期待习近平决战的“压倒性胜利”
   
     ——“铁帽子王”政变与“九龙治水”乱局
   
     中国当下虽拿下周永康、徐才厚等、薄熙来、令计划等,但没有将各权贵集团摧毁,更没有全部缉拿代表各帮各派利益的“铁帽子王”。


   
     清朝到康熙执政后期,国库空虚,财政危机,各地官衙负债累累,国家发生自然灾害时,居然拿不出钱来进行起码的救济,而各权贵利益集团掘取国财,掳掠民脂,各霸一摊,却富可敌国。据载,康熙四十六年,黄河暴涨,十几道河堤缺口,上百万灾民流离失所。康熙接到快报急招诸王大臣议事。四阿哥胤?(雍正)在户部查清钱粮实数后速赶至干清宫,针对国库空虚,已无粮可调,无款可拨的状况,亲自请命前往灾区向富商官绅募捐借债,以解燃眉之急。可见,当时清朝在盛世外衣下的深重危机。
   
     导致清朝国库空虚危机深重的根由,雍正皇帝概括为:总督、巡抚一级官府“今之居官者,钓誉以为名,肥家以为实。今或以逢迎意旨为能,以沽名市誉为贤(就是作秀),甚至暗通贿赂,私受请托;朴素无华,敦尚实治者,反抑而不伸。藩库钱粮亏空,多至数十余万。属员缺出,巡抚操其权,下属钻营嘱托,以缺之美恶,定酬赂之重轻,情同行劫。而告休归田之官员,反徇私吹索,借端陵践。吏治不清,民何由安?”布政司、按察司、督学等一级官府以公开的政策与不公开的潜规来名实兼收,劫掠民脂民膏,贪腐挪用府银,纳贿枉法、草菅人命:“今钱粮火耗,日渐加增,重者每两加至四五钱,民脂民膏,?K剥何堪!各省库亏空,动盈千万,是侵是挪,总无完补。州县案件,多锻炼口供。至纳贿出入人罪,于法尤重。戕人之命,破人之家,以润屋奉身。今官员们名实兼收:所谓名者,官爵也;所谓实者,货财也。”
   
     在如此国家外强中干、官僚贪墨无度、社会矛盾激化的危局下,雍正登基后以清理府库亏空入手,通过反腐肃贪,整顿吏治,来推出了以“火耗归公”、“摊丁入亩”、“官绅一体当差纳粮”为代表的新政。因此伤及权贵利益,得罪了皇族世胄,于是他们联合起来,以雍正的胞弟允?、允?、允?为幕后主使,以都罗、永信、诚诺、勒布托等“铁帽子王”为直接出头,策动了一场意在通过“八王议政”来颠覆雍正王权的政变。
   
     以“八王议政”恢复古制为借口的政变,实质是维持既往权贵利益,沿袭已有权力格局,让皇帝权力以各“铁帽子王”为形式的背后权贵集团来分化架空,由此扼阻住雍正的新政实施。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当以“铁帽子王”出面发动的这场政变在宫殿上展开时,满朝数百官吏除了极个别外,竟都作壁上观,可见雍正意在约制官僚贪腐,抑制两极分化,减轻百姓负担的革新,在官僚集团中罕有支持者。雍正新政的艰难由此可见一斑。
   
     清朝雍正时期,“铁帽子王”以捍卫祖制为借口,以维护权贵利益,阻止新政为目的的“八王议政”政变最后被粉碎了,康熙时期留下的吏治颓废、官僚贪墨之风得到扭转。纵观中外历朝封建统治,每当王权式微,权贵弄政,社会就会出现法制废驰,豪强并起,百姓饱受?K剥蹂躏之惨况。而对权贵集团来说,王权分治,令不统一,拉帮结派,各持一方,是维系利益长久化与最大化的制度保障。于是历朝都会出现各种变着花样分化架空王权的模式,“铁帽子王”寻求的“八王议政”就是其中一种。而耐人寻味的是,时至今日,中国居然出现了为权贵御用刀笔吏所讴歌的“九总统制”,其本质上也就是权贵蚕食权力,废弃法度,各执一摊,保全家族与集团利益最大化的方式。
   
   中国人期待习近平决战的“压倒性胜利”

     “九总统制”当然就是传说的“九龙治水”,各管各的,互不干涉。这样形成令出多头,各执于己有利的而抛开于己不利的,使社会没有统一法制与政策,国家权力被各派权贵势力推举的代表把持,各派培植繁衍自己的势力,互相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只认帮规舵主,无视党纪国法,进而导致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混乱局面。“九总统制”是权贵利益长期化与最大化的制度设置,是“铁帽子王”长久操权弄政的保障。中国过往十几年,正是在这种历史上最糟糕统治模式中运行,促使权贵集团进一步坐大。
   
     “九总统制”下的“九龙治水”局面本质上就是权贵操控国家政权的寡头政治,它虚化了政权的统一,悬置了国家的法度,把持了各级权力,使国家陷入帮派化、团伙化分割侵掠的状态中。这种局面造成整个国家官僚贪腐泛滥,权贵强取豪夺,社会两极分化,环境资源枯竭,法制正义无存,矛盾冲突日炽。
   
     中共十八大后,虽然“九总统制”从形式上变成了“七常委制”,但新当权者事实也是面临这种被权贵架空的局面,与当年雍正登基时期所处的国家环境具有极大的相似性。看看中共十八大前一批御用文人极力鼓吹“九总统制”超越世界一切制度的优越,实质就是要维护权贵操控政局、左右国策的模式,这本质上与雍正时期“铁帽子王”要通过政变来推行“八王议政”是一脉相承。
   
     中国新当权者痛感时弊,采取了以反腐为切入口,通过击垮各权贵利益集团代表,抑制权贵操控政权,将政令收归中央,试图推开“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的新局。但是,那些自1989年后经营起的权贵集团,形成的“铁帽子王”,显然不会甘愿放弃既得利益,他们要努力维系过往“九龙治水”各自为政的局面,以巩固延续自身集团利益。在这种形势下,如果不能最终将代表权贵集团利益的“铁帽子王”拿下,不能挖掘出其背后的主使者,反腐就不会取得“压倒性胜利”,中国新政就不可能推开。
   
     中国当下虽然拿下了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令计划等,但是远远没有将造就“九龙治水”的各权贵集团摧毁,没有全部缉拿下代表各帮各派利益的“铁帽子王”,更没有挖掘出操控“铁帽子王”而设置“九龙治水”陷阱的幕后魔手。比较当年雍正一举粉碎了“铁帽子王”政变,挖出了允?、允?、允?的幕后黑手,清除了障碍,而使新政最终得行,看看今日举步维艰的反腐,显见中国要想根本扭转局势,一场与权贵集团的“压倒性胜利”的决战势所难免,否则新政将无从谈起,“九龙治水”乱局也无法从根本上消除。
   
     眼下,国人正期待着这种“压倒性胜利”早日到来!(作者:王德邦)
   
    东方日报
(2015/04/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