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中国人已经变成了另一个社会物种]
念此的博客
·“捺是成年人啊!(每日上海)”
·“别让警察发现了!”
·“我初二的辅导员是王岐山”
·明日万圣节。。。
·“京城‘土豪趴’曝光”
·“男女生不能一对一在一起”
·万圣节还没到,别出来吓我好伐?
·“这个学校不是你们的”
·“坐着汽车轻轨,可知这群孩子?”
·保护伞,太牛B-城管都不敢碰!
·昨晚吓死了!今儿依然惊魂未定...
·种族歧视!派我去收拾他们!
·“没想到今天我的家竟然上演了这一幕
·“身体里的空气都饱含丰富的微量元素
·“身体里的空气都饱含丰富的微量元素”
·娶越南和柬埔寨新娘
·娶越南和柬埔寨新娘
·如此七仙温泉嬉水节?
·如此七仙温泉嬉水节?
·别再用青春赌明天!
·“这究竟到哪儿了?”
·“恩恩,你演得太动情了”
·“残忍杀妻,不死天理难容!”
·神秘的“包小姐”
·要求“立即避免此类行为”
·“中日若开战,日本将陷万劫不复之地”
·“雾霾影响生殖能力”
·我要是孙杨,就学李娜!
·屌丝的春天在哪里?!
·“有女莫嫁新闻郎”
·“‘全民医保’已基本实现”
·美媒:中国有250枚核弹 仅40枚可打美国本土
·行为蛮可爱,应对蛮得体
·忘了在国外了
·今天有个会!
·为灾区人们祈福!
·由中国命名的强台风“海燕”飞回娘家[5P]
·“但你没死掉,对不对?”
·灿烂金秋胜似春色[10P]
·“胸猛”美女记者[5P]
·黄晓明你又来凑什么热闹?
·中国大陆二十二年前穿短裙的女孩
·“不要叫我‘农民工’!”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为什么要报警?”
·宝马不是吃草的!
·中南海保镖-大内高手格斗技超强[8P]
·满地尽现黄金甲!
·“担任驻华大使是我一生的荣耀”
·“老哥,你说晚了”
·“地球人都知道的事还用你说”
·“网民心中有杆秤!”
·“我顿时明白了。。。”
·“啥是梦想?”
·大白鹭与大蓝鹭
·“大片终于登场,满座-几亿观众!”
·“严惩责任人!”
·“-这哥们!”
·身体终极好姿势指南(图)
·“刑事责任呢?”
·“造谣的官媒请道歉!”
·“不作死就不会死”
·让你笑喷饭的视错觉照片[6P]
·“这次支持一下美国”
·“死活跟我没关系”
·奥地利惊现火人!
·“人吃猪肉就会变成猪吗?”
·中国的拆房经济学属于创造性破坏
·章子怡四任男友个个厉害!
·章子怡与外国男友海边泄欲照曝光
·“无法用语言形容这样的罪行!”
·“能三分钟赚1850万,当然不走”
·愚弄大众,是应付出代价的!
·不可思议的盐之美[8P]
·土豪老爸一出手,地球也要抖两抖
·“恰似江山一笼统”
·十面霾伏,往哪里躲?
·“有了‘升职器’一切都符合龟腚”
·“喂人民服雾”
·“井底人”
·“想起了海带可以缠住潜艇的某将军”
·“下一个会是谁?”
·“促进并保护所有人的权利与尊严”
·“不是说查无此人吗?”
·“我刚才做了什么?”[6P]
·“真是无所畏惧啊!”
·“这件事媒体最没良心:造谣!”
·圆舞曲欣赏[音乐视频5P]
·用技侦手段查处发帖举报人
·纯洁的睡美人
·过圣诞指南:不看热闹看门道
·“毒菜社会的鲜明特征”
·“不能不说很奇葩”
·“补办不容易”[1P]
·“八问三峡”
·“7亿陪睡案”
·“这是断子绝孙呐!”
·网友之声:“基于对等原则:”
·“我长大参加黑社会,报复他们”
·“可以歇一歇了”
·中方同朝鲜交涉不能太客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已经变成了另一个社会物种

中国人已经变成了另一个社会物种
   
   中国人已经变成了另一个社会物种

   
     人最想去的地方就是天堂。

   
     但假如在活着的时候,无法想象或相信有一个天堂的存在,那么,人在心理上,便想返回小时候开始出发的地方。
   
     这个地方,可能是某个遥远的村庄,可能是某条有沧桑感的胡同、弄堂,也可能就是山野、草原,还可能是一些这样的符号:寺庙、教堂、大理、终南山、西藏。我们想回到过去,回到自己和人类的童年,回到自然母亲的怀抱——那儿似乎才是温暖的家。
   
     心里的想法是一回事,实际怎么样又是另一回事。大家真的愿意回去吗?能回去吗?
   
     人类走出自然,开始在城市里生活几千年后;中国社会从1978年出发,加速了城市化进程30多年后,我们在今天终于面临着一个无法再压抑的重大问题:自我的家在哪里?我们在精神上,又走到了哪儿呢?
   
     真实自我
   
     今年春节期间,上海大学博士生王磊光的返乡笔记在微信圈被疯转、刷屏,并形成一个媒体-公共事件。很多人为之触动、落泪。
   
     王磊光所说的并不是什么新东西。概括一下无非是在乡村,人与人之间关系变冷漠了,熟人社会好像解体了,大家已经“原子化”;一切都讲究用钱来搞定本来不应该用钱来衡量的东西,比如婚姻,所以广大适婚青年很有压力;读了很多书出来的人,不能马上升官发财,而初中毕业就打工的人却发财了,于是“知识”就无用了;环境也破坏了,乡村不再是纯净的自然,而是成了垃圾场……
   
     可以补充的是,现在的乡村社会,用有没有权,有没有钱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方面,比城市社会还要严重。换句话说,乡村社会比城市社会更屈服于社会价值排序。
   
     于是,那些从乡村出发,已稳定地在城市社会生活的人们,主要是中产阶层,累了,然后想象着可以去疗伤的这么一个“大后方”,已经改变得面目全非,而且快要没了。
   
     于是,虽然现象不是新现象,却召唤出了平时一直被压抑的社会情绪:乡愁。一种曾经熟悉、让人有美好回忆,但原来并不“值钱”的东西越是快要消失,大家越是对它有着眷恋。
   
     《南风窗》记者的一个朋友,在春节过后,也从北京回到了老家:湘西的一个山村。他已经几年没有回去过了,这次是回去在心理上疗伤的。刚回到老家的时候,他非常激动,甚至想哭。但待了几天后,便再也待不下去了,提前又回到了北京。
   
     在和记者聊起这个话题时,他承认,自己很快又回北京,并不仅仅是发现家乡早已变味,从而难掩内心深处的失落。,更重要的是,离开大城市的生活,他感到了一种恐慌。在心理上,他悲哀地发现自己事实上已经无法适应乡村了,感觉好像已经被不断地向前变幻的主流社会剥离出来,扔在了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里。这就是真相。
   
     确实是真相。但还有更深层的真相。记者只能如实相告:他在城市社会之所以心理上那么累,是因为在城市社会的游戏规则中,他无法用最真实的那个自我去跟世界打交道,很多时候必须装,必须压抑,因此发展出了一套心理分析所称之为“假自我系统”的心理功能去变成他的“自我”,去跟世界打交道。
   
     这当然是很累的,因为只有真实的自我才能体验到放松、幸福和生活的意义,而“假自我系统”并没这个本事。他回乡去疗伤,其实就是扔掉那个对应于城市社会的“假自我系统”,去找到那个对应于他小时候成长的乡村的真实自我。
   
     找到真实的自我,去面对它,就是心理上疗伤。
   
     但家乡已经变味,和小时候的真实自我对应的一切已经不见了,他真实的自我又在哪里?当然只能在内心深处。但那么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扛着一个“假自我系统”来跟世界打交道,来生活,依靠内心真实自我来生活的能力已经衰竭了。所以,在短暂的激动之后,他有了失落,有了恐慌。
   
     所以“乡愁”这种东西,其实是指人们在内心深处,对于那个最真实自我的眷恋,对它失去的忧伤,对寻找它的一种焦虑,对企图用它来疗伤,来关怀自己的一种渴望。
   
     “乡愁”并不只是从乡村里出来的人的专利。对于他们来说,“乡村”只是一个具体化的符号,因为那是他成长,寄托着真实自我的地方。而对于从小就在城市里生活的人们来说,其“乡愁”表现出来,就不是投射在某个乡村了,而是投射在他们从小生活的城市社区的过去,投射在和城市之外的自然上,投射在某些符号上——比如我们在前面所说的寺庙、教堂、大理、终南山、西藏。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虽然不是从乡村里出发,但和从乡村里出发的人一样,大家都是从自然,从过去出发的,那个最真实的自我,也寄托在出发的地方,虽然这个地方已经高度抽象。在这个意义上,“乡愁”,旅游,灵修,去丽江装13,去大理居住,去终南山隐居,去西藏洗净灵魂……其实都是同一种社会情绪的不同表现。它折射出今天中国的城市化和现代生活的时代病症。
   
     向前走,或是回头?
   
     人是自然之子。从人类学上说,追溯到非常遥远的过去,大家是从原始森林里出来的,虽然时间有先后,比如中国人、希腊人已经开始城市生活,欧洲、非洲、澳洲某些人还在树上;
   
     从神学上来说——比如按照《圣经》的说法,人是因为吃了“智慧果”,明亮了双眼,从而被驱逐出了天堂,开始了苦役一样的人间生活;
   
     而从哲学上来说呢,人是从自然中分裂出来的,有了自我意识和对世界的“对象意识”,把自己弄成了“主体”,把世界弄成了“客体”,从此就不是动物了,而开始了作为人的存在;
   
     还可以从心理学上去看,自然是人类的童年,他还没有一个自我(真实自我),或自我刚刚发育,正如人的童年,还没有自我,或自我大致在三岁以后才发育一样。
   
     所以要回答哲学的那三个著名问题的话,可以这样回答:
   
     问的如果是人类,那么,“我是谁?”——回答是“我是人”;“我从哪儿来?”——回答是“从自然中来”;“要去哪儿去”——回答是“到天堂去”。
   
     问的只是个人的话,那么,回答分别是“我是什么什么人”、“我从小时候的某个地方,某个真实的自我来”、“我要如何如何的”。
   
     人在自己和人类的童年中,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他和世界的分裂没那么明显,更多是用真实自我去和世界打交道,所以,很和谐,很幸福,很温暖,但由于真实的自我太过弱小,在世界的威胁中,总会有恐惧。这种状态,哲学家们把它叫做刚摆脱和世界“自在同一”的状态。猪、狗等动物,是“自在同一”状态最杰出的代表,它们已经被嵌死在自然链条上了,就在那个位置动弹不得,不像人那样可以摆脱,可以借助很牛的自我意识,所谓最高贵的思想,从动物出发,向神走去——虽然注定永远走不到。
   
     法国哲学家卢梭曾经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中讲了人刚摆脱和世界的“自在同一”状态的很多精彩故事,而且特别讴歌人在这种状态中很幸福,很自由,很平等。现在的人已经不可能有这样的体验了,但可以想象一下我们小时在母亲温暖的怀抱,睁开天真的眼睛看世界时的样子。
   
     但一个铁的规律是,你从一个地方出发,有自我意识,在向前走的过程中,就一定会离开那个地方(这是废话),超越那个阶段。没有人可以一直停留在他的童年,虽然面对一个陌生而危险的世界,很多人为了获得最原始的安全感,拒绝长大。人从自然中分裂出来,结束了和世界“自在同一”的状态,但从逻辑上,最终是要以一种更高层次的状态回去,即和世界重新统一的。自然和天堂的区别,就是动物和神的区别。
   
     这是人类在精神上演化的规律,被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解释为“异化规律”。他说的看上去还是比较有道理的。你要发展,就得从自然中分裂出来。和世界处在混沌的自在同一状态,谈得上什么发展呢?动物是谈不上发展的,只是在不断地适应生存环境中进行本能的进化。事实是:一个人的自我意识越和对象意识越界限清楚,他对世界的认识就越深,改造也越厉害。之所以不识庐山真面目,是因为身在此山中,而没有跳出山外去看一看。西方人近代以来在科学技术上厉害,就是占了分裂得比较彻底这个便宜,中国人因为讲究什么“天人合一”,当然就会吃亏。从思维方式上来说,西方人的逻辑思维、分析思维,和中国人极为擅长的文青思维不太一样,后者把感情和理性扯在一起,是在和自然的关系中仍比较混沌的标志。
   
     但是,和自然的分裂,会导致人和真实自我的疏远或遗忘,它就是“异化”。异化的表现,对于个人来说是一大堆心理问题,神经症、心理变态、精神病之类,而对于社会来说,则是各种不平等、压迫、剥削之类。
   
     作为黑格尔这所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革命导师马克思同志正是看到了这个异化规律,提出了共产主义社会的理论。从逻辑上讲,它确实应该是人类在精神演化上、社会发展上克服异化,实现和自然的“重新统一”的阶段,相当于黑格尔老师所说的“绝对精神”的“复归自身”。意思是,它既克服了和自然,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分裂,又达到了一个发展的高级阶段。从这里再出发,马克思把它称之为“真正的人的历史的开始”。
   
     所有有巨大影响力的政治、思想、宗教、文化理论,都注定不可能离开“人从自然中走来,出现了什么问题,然后走向哪里”这个线索。比如,基督教也典型地是这样。在心理上,无论是天国,还是地上的天堂,都是要提供给人们一个可以安放真实自我,同时又完善完满的家。这就是乌托邦的巨大吸引力的秘密所在。
   
     社会文化焦虑
   
     未来是美好的,相信是这样。但当然,我们在精神演化和社会发展上远没到达和自然重新统一的、令人激动的阶段。地上的天堂只是在想象中。中国人今天正在为实现中国梦而努力奋斗嘛。
   
     从人类精神演化这个维度上来说,今天的中国人,处在一个和自然对立的阶段,即异化比较严重的阶段,它也折射在人与人的分裂,以及社会各阶层的心理对峙上。一些人正在拼命从对自然,以及其它另一些人的破坏性攫取中,来填充内心的欲望。这个欲望,一半是为了享受富足甚至奢侈的生活,另一半,是在社会价值排序的主宰下,为了在心理上吃掉别人或不被别人吃掉。
   
     而从“乡村—城市”这个社会发展的维度上来说,改革开放后,30多年的城市化进程,同时造成了两个结果。第一个前面已经说过了,就是乡村已经改变得面目全非,自然生态遭到破坏,很多面临消失,无数人将失去一个和自然联系在一起的“故乡”。另一个,是城市生活虽然舒适方便,但诸如雾霾、利益和心理竞争的残酷、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冷漠、拥挤,等等,也够让人头疼的,甚至痛苦。这些,都导致了整个社会结构,以及维持它运转的各种游戏规则,价值观念,虽然可以满足人们的欲望,有利于人的发展,但并不利于身体和心理的健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