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井中蛙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信与不信可以结婚成家吗?
   

    中国教会几乎清一色地持否定态度,许多如雷贯耳的名牧名徒,斥责主张信与不信结婚成家为异端,是撒旦的诱惑,是末世的迹象,也有少数肯定的声音,但是这种声音微弱得多了。好在属天的事情不适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制度,而是全民服从上帝,因为只有神的话语是绝对真理,成了基督徒的最高标准,也是最低标准,有鉴于此,我们以圣经为准绳,衡量信与不信结婚成家的问题,谈谈自己的一点粗浅的看见。
   
   
    一、上帝的教导
   
   
    神的话语既是绝对真理,就是不容置疑的绝对权威,无论人理解不理解,适不适合人的口味,上帝的话都是对,与之相反的,都是错了。那么,关于信与不信是否可以结婚成家,我们也只能在圣经里找答案,看见了最具有代表性的,执肯定态度的,仿佛也象摩西当年在旷野举起铜蛇一样,被主内肢体高高举起的圣经证据,有两处:
   
    1、《哥林多后书》第6章14节:“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
   
    我们知道,圣经文字非常简洁,内容高度浓缩,具有完整的内在的联糸,所以对一句或一段经文望文生义,断章取义,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往往与神的旨意南辕北辙,要与上下文或是联糸通篇来看,甚至对整部圣经融会贯通,才能触摸到真义,这就是以经解经,因为神的每一句话与神的旨意都有着深厚的渊源关糸。
   
    以这个原则为准绳,我们再来看“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这节经文,到底是不是指着婚配说的?
   
    陈终道《新约书信读经讲义》 :所谓“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大概就是指生命和地位上的根本对立说的。不相配和不要同负一轭,到底是指那一方面的事?圣经本身没有指明。
   
    《丁道尔圣经注释》 :“ 我们现在要讲到以前跳过的一段经文。无疑的,这段经文好像由外面插入,与上下文的语气不太一致。其严厉的词句与上面下面快乐喜欢爱的经文格格不入。”……保罗开始要求哥林多人不要与不信的人同负一轭。无疑的,这是出于申命记廿二章十节‘不可并用牛驴耕地。’(比较利十九19)。他的意思是说,有的事是基本上不兼容的,不可能放在一起。基督徒的纯洁和外邦人的污染是不可以同负一轭的。
   
    《二十一世纪圣经新译》 :保罗为了呼吁他的读者不要与外邦异教扯上关系而暂时岔开话题,要他们过敬虔的生活。「不要同负一轭」的呼吁是指不要参与不信的人的拜偶像活动,与此接下去第14节下至16节的5个连续反问,就更明显了。特别在最后一个反问:「神的殿和偶像有甚么相同呢?」(16节上)。信徒不可以敬拜偶像,是因为他们是永生神的殿。加上神自己也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人不能又与神同行,又参与偶像的敬拜。保罗引用旧约中不要沾「不洁净」之物的呼吁,以及旧约的应许:若远离偶像,神要作他们的父(17-18节)。在这前提下,保罗劝勉他的读者脱离一切的污秽而专注于「敬畏神,得以成圣」(七1)。这段因上文下理没有清楚连贯而带给读者一些疑问,不易理解保罗为甚么在此处引入这一段。保罗可能很在意与哥林多人重建相交的关系,所以提醒他们,只有他们停止参与祭偶像之事,才能重建那关系。另一个可能解释是,他警告那些抗衡他和他传讲之福音的受信人,他们这样做等于与撒但/彼列同站一边。当然,保罗有可能从一个话题转到另一个没有甚么关联的话题;许多人写信时,常是这样,我们也应容许保罗这样做。
   
    《.串珠圣经注释》 :“不要同负一轭”:摩西律法禁止人用牛与驴同负一轭耕地(申22:10 ), 这里借用来提醒信徒不可与异教者妥协,与他们结为亲密伙伴,以致一起拜偶像、作恶及行淫。
   
    《马唐纳注释》 本节上半部叫人想起申命记二十二章10节,“不可用牛驴耕地。”牛是洁净的而驴是不洁的,它们的步伐和力量也不相同。对比之下,信徒若负主的轭,便会发觉主的轭是容易的,衪的担子是轻省的(太一29,30)。
   哥林多后书这部分是圣经中关乎分别出来这主题,一段重要的经文。这里清楚指示信徒要与不信的人、不义、黑暗、彼列、偶像分别出来。  
   综上所述,“轭”意思是抱负、志向、意念、愿望等等,例如:“我也求你这真实同负一轭的,帮助这两个女人,因为她们在福音上曾与我一同劳苦;还有革利免,并其余和我一同做工的,他们的名字都在生命册上。”(腓 4:3 )
   
    从我看到的解经书中或是圣经注释里,哥后6:14节,所有认为“轭”是指婚姻的,都是作者的“想当然”。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的“轭”指的不是婚姻本身,而是在婚姻中的价值观念的取向,也就是说,解经作者没有直接的圣经证据证实这句经文指的就是婚姻本身。
   
    那么信神的人该负什么样的轭呢?这跟信神的人的地位所决定的,这地位就是,“因为你归耶和华你神为圣洁的民,耶和华你神从地上的万民中拣选你,特作自己的子民。信神的人,是神分别为圣的。”(申 7:6),也就是神所说的,“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 2:9)
   
    这地位决定了信神的人必须与神步调一致,而不是相反, “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太5:48)。
   
    “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 (加 2:20)
   
    所以,信神的人当负的轭与神所负的轭是一样的,也就是祂负什么轭,祂的儿子也要负什么轭。“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9 ~ 30 )
   
    那么,耶稣所负的轭是什么呢?
   
    那就是——十字架!
   
    十字架这副轭,注定叫跟随耶稣的人背负一生,而且无处不背,无时不背。“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马 10:38)。
   
    在人间,信与不信也不要同负一轭,不信的人负的轭是多种多样的,信的只负一个轭,那是耶稣的轭即十字架。比如说吧——
   
    发财也不是神所恨恶的,所以神对所罗门说 “我必赐你智慧聪明,也必赐你资财、丰富、尊荣。在你以前的列王都没有这样,在你以后也必没有这样的。”(代下 1:12)神所给信神的富翁的“轭”是 “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彼前 4:10),而不信神的富翁自己负的“轭”可能就是醉生梦死“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
   
    官阶也不是神所厌弃的,“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罗 13:1)神叫地上有权柄的,比如一位基督徒巿长,他负神的轭,人人当顺服,“因为他是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地佩剑。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而不信的人当巿长,有可能利用巿长的特权,负起为个人发横财的“轭”,或负着居高临下成为人上人的轭……。
   
    同理,婚姻是神所设立的,因此不管民族、种族,也不管宗教信仰,“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是神看为美的,信神的人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就是负这一“轭”,在婚姻中彰显“爱”这个神的旨意来,“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而不信的人,背负婚姻的“轭”是各取所需的,比如把婚姻当作升官的跳板,或是发财的途径,或是改善环境的门道等等,婚姻味儿不是爱,而是利用,这样的“轭”是违背了神设立婚姻的初衷。
   
    我赞同康来昌特师说的,“你若娶甲姐妹你爱甲姐妹,你若娶乙姐妹你爱乙姐妹,所以你娶甲姐妹是神的旨意,你娶乙姐妹也是神的旨意;你若娶甲姐妹你恶待甲姐妹,你若娶乙姐妹你恶待乙姐妹,那么,你娶谁都不是神的旨意。”
   
    婚姻不是“轭”,爱才是“轭”。
   
    为什么“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呢?因为信的人是被神分别为圣的,成为“光明之子”。“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耶稣说了这话,就离开他们,隐藏了。”(约 12:36)
   
    “你们都是光明之子,都是白昼之子;我们不是属黑夜的,也不是属幽暗的。”(帖前 5:5)
   
    信神的人,在地位上成为“义人”,也就是因信而得的义。“因为主的眼看顾义人,主的耳听他们的祈祷;惟有行恶的人,主向他们变脸。”(彼前 3:12)
   
    神把信的人为别为圣了,有光了,成义人了,不信的人还活在黑暗中,所以神说: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别名)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亲爱的弟兄阿,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神,得以成圣。”(哥后 6:14—7:1)
   
    如果把“轭”看作婚姻,那么,也可以顺理成章地也可以把“轭”看作是事业、事务、事情等等,实际上许多解经家也是这么解的,如果属世的事情都要坚持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信神的人不食人间烟火,就是你躲到修道院里或者象佛教徒在深山老林的寺庙里修心养性,也是与世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糸,不能截然分开的,更不能与世隔绝,你所理解的这个“轭”,同样是要与不信的人同负的。
   
    2、《哥林多前书》 7:39 “丈夫活着的时候,妻子是被约束的;丈夫若死了,妻子就可以自由,随意再嫁,只是要嫁这在主里面的人。”
   
    这段经文,是最显明最直接的解释信与不信是否可以成婚嫁娶,也就是坚持信与不信不可结婚成家的最后堡垒。然而,我们知道,圣经无误指的是原稿本的无误,虽然原稿本遗失了,成千上万的手抄本,有的在时间上跨度上千年,却在字句上只是差之毫厘,更不用说每一个圣经观点了,这浩瀚抄本都在取向圣经的无误,这是一个大奇迹,也就是神才让这个奇迹发生,而释本不能保证其每一个字句无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