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山東::沂水县夏尉镇邪恶官员丧心病狂 ——有关张宗英问题随感]
中国控诉
·关注张小玉!关注焦作!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四)—— 公安人員電話裏的推诿忽悠術
·联合国:你的邻居在敲门!——联合国控诉(413)
·挺直腰板讨回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14
·支援焦作的朋友!声援张小玉夫妇!
·中国政府还残疾人孙举昌人权!1
·挺直腰板讨回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14)
·李鹏:还我财产,还我家园!——联合国控诉记(415)
·全国老百姓向武汉的老维权者闫森学习!去焦作围观!
·到焦作去救命!关注张小玉案件!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五)--- 石沈大海的特快專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1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16)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关注楊崇勇士安危!
·贪官退赃款,支持云南灾区——法拉盛街头控诉(417)
·“贪官,退赃”!——联合国控诉记(417)
·中纪委:“中国控诉”是最好的举报信!——控诉记(418)
·称霸承诺是不想、不能、还是不敢
·稳定压倒一切极其邪恶、反动!
·中纪委:秦宝琪的死,便宜了谁?联合国控诉(419)
·国际社会要营救高智晟!
·谁能让陈丽雅站出来?——联合国控诉记(420)
·谁能让陈丽雅站出来?
·常伯阳无罪!常伯阳英雄!
·联合国控诉记(421)
·我们的宅基地被谁送给了谁?——控诉记(422)
·关注南通张l丽艳!
·关注南通张l丽艳!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七)——房屋是被人為毀壞還是被自然毀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3)
·关注围观梁颂基!
·同流者,必合污!——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4)
·联合国控诉记(425)
·立即释放浦志强是全中国公民的心声!
·关注宁波!全国支持宁波!
·各族人民都是独裁政权的受害者——联合国控诉记(426)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两位总级别政治家!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是中国总统级别的政冶家!
·联合国控诉记(427)
·中国民主党不久将来一定是执政党!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8)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轉】中共冤獄受害者群像
·顺民心者则昌,逆民心者则亡!——联合国控诉(430)
·中央巡视组:上海的大老虎韩正是不是该打掉?——控诉记(431)
·打大老虎的同时,不要漏掉闸北区信访办集体分赃的苍蝇!——联合国控诉记(
·联合国控诉记(433)
·拦张高丽车纪实:我们知道!中国政府是流氓、土匪、强盗!
·俄罗斯开创先例,用军队扮志愿人员颠覆政权
·联合国气候峰会召开第四天控诉纪实——【中国控诉】(456)
·共产党到处吹嘘是世界‘强国’,真实无耻之极!——街头控诉记(457)
·声援香港占中,就是声援我们自己!——【中国控诉】控诉记(458)
·中共制造民族矛盾已经瓤括所有的民族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控诉记(459)
·10.1将成为中华民族最可耻的纪念日
·“中国控诉”参加在纽约召开“中共建政六十五周年回顾研讨会”控诉记(460
·游客:共产邪党不亡,世界永远不得和平!——控诉纪实(461)
·香港人的勇敢和坚决是大陆人的榜样——联合国控诉记(462)
·香港战中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香港人民加油!坚持到底就是胜利!——联合国控诉记(463)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 法拉盛控诉记(464)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法拉盛控诉纪实(464)
·联合国门前的贫民声音——联合国控诉记实(465)
·请问中国共产党:中国真的强大了吗?——联合国控诉记实(466—
·關注街頭斗士贾榀!,
·香港战中面临风雨欲来风满楼
·停止迫害,释放江琴!释放所有良心犯!——联合国控诉纪实(467)
·停止迫害,释放江琴!释放所有良心犯!——联合国控诉纪实(467)
·文明的香港人遇上一个流氓政府!
·江琴揭发上海长宁区非法囤地、闲置三年半,被非法关监——控诉记(468)
·驱除鞑虏(中共)恢复中华,国父遗愿未完成,同志仍需努力
·中共以爆台湾地沟油回应马英九挺香港战中
·控诉中共!
·中共灭亡,既顺应人性、也顺应历史、更顺应天理!——街头控诉记(469)
·关于江琴女士被中共当局拘留的声明
·不动用军队同样可以瓦解、镇压香港战中1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共产党)做不到的!——联合国控诉记(470)
·争取自由是天理!
·不动用军队同样可以瓦解、镇压香港战中2
·中国人了解真相的一天,就是中共灭亡的日子!——联合国控诉记(471)
·从云南昆明农民的反抗说:中国人民不会再沉默了!——联合国控诉记(471)
·不动用军队,用黑社会暴力清场,同样是镇压
·李鹏家族凭什么看好谁的财产就可以任意强抢?——联合国控诉记(473)
·李鹏家族应得到清算!也一定会得到清算!联合国控诉记(474)
·中共打虎效仿蒋经国,下场一样!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75)
·四中全会的召开,应该就是韩正的末日!——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76)
·人民需要的是民主权利,不是周永康的死活
·只有将选票送到百姓手上,才能实现依法治国!——联合国控诉记(477)
·集体贪污分赃,怎么个“依法治国”?——联合国控诉(478)
·香港战中把中共逼入低谷
·几百块钱一瓶的‘人免疫球蛋白’,用来浇花!——联合国控诉记(479)
·公然说谎,就是共产党邪教组织的帮凶!——街头控诉记(480)
·橡皮筋拉到一定程度就是断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81)
·上海二中院为掩盖牵出更多腐败官员,将重罪警察改轻判——联合国控诉(482
·没有任何决议的四中全会,是一次全面失败的野兽聚会1
·没有任何决议的四中全会,是一次全面失败的野兽聚会2
·哪怕是李鹏死了,他的子女们也一定会遭到清算的!——联合国控诉记(48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東::沂水县夏尉镇邪恶官员丧心病狂 ——有关张宗英问题随感

   山东:沂水县夏尉镇邪恶官员丧心病狂

   ——有关张宗英问题随感

   

    李向阳(13655494031)

   中国二零一五年春节后十一日,我专程去了沂水县夏尉镇麦坡村访民张宗英家。本是前去劝其息访的,但事与愿违。

   单就上访来说,我抱的态度起码是“不反对”。上访达不到诉求,也是一种抗争,是与强权流氓说“不”,从而让强权流氓们收敛一点点、让社会进步一点点。可对张宗英这个访民来说,她及她的家庭,已经无力承受做访民的苦难、灾难,我预感到他会毙命于上访路。良知未泯的我出于同情心,年前年后努力劝其息访。

   可是,强权流氓们,在干什么?

   

   过了正月初五,张宗英家就被当地政府动员数辆车、大量人员控制。

   2015年3月1日,早上八时许,就有七八辆车涌进村来,其中有警车。张宗英被押上车,拉到了镇政府。在张宗英的以死抗争下,于13时许,张宗英被放回来。押送张宗英回村并监控她的居然有十二辆车之多。就算每辆车上三人,当有三十六人之多。

   张宗英被押去,受到“再上访就被判刑”的恐吓先不说,居然还被告知,与她曾一起上访过的一个访民,马上就被逮捕判刑了。这让我想起,是去年,张宗英就被告知,我所在地的政府雇用黑社会人员,已经把我的腿打断,路都不能走了。编个故事震慑一下如张宗英这样的访民,对政府来说很有必要。我确是几次被政府雇用的黑社会流氓围上来要打过,都是逢凶化吉。虽没有发生被政府雇用的流氓群殴打断腿的惨剧,但曾被暗杀过,下颌骨粉碎性骨折,现在还留有钢板。用我的事例来恐吓张宗英,不算是编故事。

   张宗英被如此重视,这是为什么?

   一个五十岁,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农村老女人,居然被如此重视?!

   其实答案很明确,这里面有一桩人命案。张宗英十几年咽不下这冤气,政府为了掩盖杀人事实,十几年来只得耍流氓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十几年前,张宗英家因丈夫瘫痪,无力交纳提留款(行政征收),乡镇棍子队(综合治理小分队)追找张宗英找到其母亲家,让其母交出根本没来的张宗英,其母交不出人,被棍子队殴打,半死的老人被抬到床上就再没下床,不久去世。十几年前我对该事件作过调查了解(仅是调查了解),十几年后的去年,听说张宗英被戴手铐脚镣上了电视新闻,也就是现代化的“游街示众”。这个张宗英让我再记起来,便找到上访了十几年的张宗英。对她了解,被她十几年的苦难所感动,便对她关注起来。

   我调查张宗英的上访与苦难,写了《沂水访民档案——张宗英》,把该材料递交到县政府办公室。政府方面自己认为对张宗英很仁慈了。张宗英为其母的事上访,得到赔偿一万八千元后承诺息访,接下来,便又因为别的事上访,现在是为了其大爷立碑的事再上访。其上访过程中,政府方面给了他很多救助,给她家几袋面粉、几百元钱是一年中有几次的事。

   对张宗英,我哀其不幸,怒其抗争不坚决,恨其苟活着!

   但是,对于她,但凡心存良知的人都应抱以同情吧。

   政府方面,就是给了她几袋面、几百元的救助,也不是什么伟光正的事,应是政府之耻。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这一家人如此苦难,还津津乐道给了她家几袋面、几百元钱,真是无耻!因为她再上访,就把几袋面、几百元钱的救助都不给了,让孩子未成年、丈夫瘫痪、家庭主妇老弱无力的这一家人断炊,这是无耻之中最无耻者!

   张宗英为什么一再上访?问题非常明确。她母亲因为她而被打死,作为社会最低层的平民,除了上访还有什么路子?为什么让人家上访十几年不解决其问题?

   

   我对访民有着深深的了解,深深地了解政府信访工作之无赖,更清楚如张宗英一样一个老年妇女不可能访出结果来,更不忍听到一个曾了解过的活生生人成为上访路上的尸体。出于同情其苦难,便努力说服其息访。

   我是这样想的,先劝其息访,在其不再上访的情况下,我出面找当地政府交涉。假如政府方面无赖到底,我便把张宗英母亲当年被打而死的事实再用证据还原(当前我还能做得到)。假如政府方面还一味无赖下去,我是还有办法的。

   是前年,境外的一位朋友就问我有没有特别苦难、又是愿意接受救助的人家,可联系国际上的人道主义组织给予两千美元救助。直到今天前,我还没有发现这样的人。在政府方面对张宗英的问题置之不理的情况下,张宗英一家似是符合人道救助条件。

   我的原则是救人于苦难。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动一动善念做一点事,也许就能救这家人三条命,更何况,其中有一条命是未成年的女孩儿。

   年前几次见了张宗英,努力说服他,春节过后,有几个朋友节后聚餐,其中有一个认识她的访民朋友,便通知她到了场,与她专门交流了有关上访的事,她向我承诺,起码是半年内不再上访的,她给我半年时间,看我能否给得出一个诉求最低的的结果。

   居然,她被如此维稳,被如此稳控!

   

   节前在网上就看到一个不知真假的一段新闻,说的是美国一社会问题研究员认为,说不准共党倒台时间,但是足以认定共党已到迟暮之年。

   迟暮之年是什么意思?就是老了,老得思维混乱,老得行为不合逻辑不合情理不合常规。到了如此迟暮,说不定明天别人一觉醒来的早上,这迟暮之人就永远起不来了。

   就张宗英事件看,起码这个夏尉镇的官镣体系已到垂暮之年。

   对起码是这两会期间不再上访的人,动用十几辆车,几十人维稳,一天的费用是多少?一天最少一万元吧。从正月初五到两会结束,对这个老年妇女的维稳费,二十万元够了么?

   这仅是两会期间,三会、四会,他马比的会,他乃乃的会期间的维稳费呢?

   十几年了,再来十几年,要投入多少维稳费?

   对一个老年妇女花如此巨额维稳费的目的,不就是拒不给人家几十万元甚至是更少的诉求么?不就是为了彰显特权无道么?不就是丧心病狂么?!

   从另一个角度说,政府方面真是花不了这么多维稳费,因为,这些警力及行政资源,用了也就用了,不用了也存不下,这个国家机器,是为维特权之稳而存在的,不是为了民生民计,更不是为了社会公平正义。

   

   假如,张宗英的诉求是无理取闹,那就把他逮捕审判!

   假如,张宗英的诉求是对的,就依法依理给予答复!

   只要信访事件都如此处理,就没有什么不稳来维了!

   也许,当局顾及的是,张宗英事件给予合理处理,其他如此事件没有上访的人会上访。如此顾虑成不了不给解决问题的理由,为了自已的特权利益连道义都丢弃,还想要明天么?

   政府方面完全不需要如此顾虑,中国人绝大多数是逆来顺受的羔羊,如张宗英“拧”的少之又少。假如解决了张宗英的问题,如她的受害都上访,也无所谓的。全沂水县,当年因收提留被打死的也就是百来人吧,加上打残的,也不过一两千人。只要把沂水县的科级干部(科以上的就免了,县大老爷级的都算得上父母官了,这父母有错也不算错了)集中起来玩个击鼓传花游戏戏,把花传不出去的人搜一搜、、

   

   中國控訴歐洲部:陳忠和。

(2015/03/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