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山東::沂水县夏尉镇邪恶官员丧心病狂 ——有关张宗英问题随感]
中国控诉
·中共的反日宣传为什么激不起民族激情
·联合国控诉记372
·重新定义习近平的打老虎、拍苍蝇
·韩正把习近平的脸丢尽了
·联合国控诉记373
·“我们的懦弱让勇敢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刘萍女儿廖敏月就母亲被判重刑
·紅色政權已成為全球公害——聯合國控訴紀實374
·韩正 下一个枪毙就是你!
·西藏“和平解放”的历史回顾担忧台湾的命运
·习总:领居和你的家人一起在联合国前控诉!
·出卖良心的红马夹:街头控诉记375
·共产党就是个爱情骗子——街头控诉376
·獨家:《環球時報》發布涉恐信息 被網友舉報
·图片
·图片
·图片(魏忠平英雄无罪)
·支持香港站中投票图片
·支持香港公投(图片)
·人邪,錢髒,快滾!
·联合国控诉记377
·联合国控诉记378
·支持香港占领中环公投图片
·支持香港占领中环公投图片
·支持香港图片
·中國控訴紐約中央公園抗議首席偽善陳光標紀實
·悼念王荣清
·悼念王荣清(图片)
·王荣清病故(图片)
·悼念王荣清
·陈光标,滚回去!控诉记379
·7.1将近,备受煎熬的中共败象
·从令政策落马、高院集体嫖娼分析中共共性
·联合国控诉记380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81
·习总:日本记者问政府为什么要"拆走一头牛,赔了一只鸡"呢?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82
·联合国控诉记383
· 陈忠和从建党角度对比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民主党区别
·外交代言人洪磊屁话连天遮盖真相
·习总:韩正他算个什么玩意!
·香港遊行結束「佔領中環」 511人被捕
·关注徐崇阳
·共產主義,人類公敵——中國控訴七一聯合國抗議紀實
·韩正根本不把习总的话当回事!
·联合国控诉记385
·徐崇阳的血泪控诉
·綁架掠奪百姓權益 上海市政府再遭控訴
·远方的家遭到第四次偷拆
·联合国访民江琴抗议上海腐败政府绑架掠夺百姓的权益
·海外華人祖宅四次被偷拆 無錫政府偽造現場 公安搪塞
·关注张林和刘家财!可能重判!
·韩正令中共蒙羞
·朴素的真理:爱国不等于爱党——街头控诉386
·郑州案通报:各地网民举牌声援方言女士(图)
·郑州案通报:各地网民举牌声援方言女士(图)
·如果有人给他们钱让他们骂共产党,他们一样会去的”——街头控诉387
·匪夷所思的“立案告知單”——海外華人故鄉家園被強拆系列報導
·习总:韩正对您干的丑恶勾当!
·联合国控诉记388
·美国内华达民兵起义,中国媒体集体沉默!
·联合国控诉记389
·越告越黑的“立案告知單”——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八)
·韩正应抓起来枪毙也不为过!控诉记(390)
·法无明令逮捕访民,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加残暴,
·华人首富李嘉诚不再相信共产党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91
·永遠不要低估獨裁政權的險惡——兩岸局勢研討會側記
·就唐荆陵、王清营和袁新亭被控“煽颠罪”之声明
·海岛纷争,彰显中共欺软怕硬的流氓本性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92
·维权必须动真格
·鐘亞芳的血淚控訴
·铺天盖地的抗战巨片在重复着同一个谎言
·反腐败!抗强拆!
·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闲置囤地三年半,掠夺敛财46亿人民币。
·李碧云案再次审理当庭控告刑讯者 刘家财案四易罪名召开庭前会议
·我们喜欢中国,但我们不愿做中国人!【中国控诉】控诉记393
·不是贪官的子女为什么这么敏感?:【中国控诉】控诉记394
·联合国控诉记395
·致长宁区腐败政府的信
·潘基文到联合国广场纪念曼德拉——控诉记(396)
·坚持站出来的有几个?——街头控诉(397)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我们喜欢张小玉(图片)
·华裔美国人:中共大使馆会管你死活吗?——街头控诉398
·控告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
·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嘉庆打和
·共产党在全球制造动乱
·韩正的下场比陈良宇更惨!联合国控诉(399)
·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錄(一)——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九)
·空中管制防政变
·联合国控诉记(400)
·联合国控诉记(401)
·全国民众力挺张小玉夫妇!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
·我们都顶张小玉夫妇!(图片)
·“我要把它发到facebook上”——联合国控诉(402)
·我们心中的英雄张小玉夫妇!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3)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十)——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記錄(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東::沂水县夏尉镇邪恶官员丧心病狂 ——有关张宗英问题随感

   山东:沂水县夏尉镇邪恶官员丧心病狂

   ——有关张宗英问题随感

   

    李向阳(13655494031)

   中国二零一五年春节后十一日,我专程去了沂水县夏尉镇麦坡村访民张宗英家。本是前去劝其息访的,但事与愿违。

   单就上访来说,我抱的态度起码是“不反对”。上访达不到诉求,也是一种抗争,是与强权流氓说“不”,从而让强权流氓们收敛一点点、让社会进步一点点。可对张宗英这个访民来说,她及她的家庭,已经无力承受做访民的苦难、灾难,我预感到他会毙命于上访路。良知未泯的我出于同情心,年前年后努力劝其息访。

   可是,强权流氓们,在干什么?

   

   过了正月初五,张宗英家就被当地政府动员数辆车、大量人员控制。

   2015年3月1日,早上八时许,就有七八辆车涌进村来,其中有警车。张宗英被押上车,拉到了镇政府。在张宗英的以死抗争下,于13时许,张宗英被放回来。押送张宗英回村并监控她的居然有十二辆车之多。就算每辆车上三人,当有三十六人之多。

   张宗英被押去,受到“再上访就被判刑”的恐吓先不说,居然还被告知,与她曾一起上访过的一个访民,马上就被逮捕判刑了。这让我想起,是去年,张宗英就被告知,我所在地的政府雇用黑社会人员,已经把我的腿打断,路都不能走了。编个故事震慑一下如张宗英这样的访民,对政府来说很有必要。我确是几次被政府雇用的黑社会流氓围上来要打过,都是逢凶化吉。虽没有发生被政府雇用的流氓群殴打断腿的惨剧,但曾被暗杀过,下颌骨粉碎性骨折,现在还留有钢板。用我的事例来恐吓张宗英,不算是编故事。

   张宗英被如此重视,这是为什么?

   一个五十岁,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农村老女人,居然被如此重视?!

   其实答案很明确,这里面有一桩人命案。张宗英十几年咽不下这冤气,政府为了掩盖杀人事实,十几年来只得耍流氓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十几年前,张宗英家因丈夫瘫痪,无力交纳提留款(行政征收),乡镇棍子队(综合治理小分队)追找张宗英找到其母亲家,让其母交出根本没来的张宗英,其母交不出人,被棍子队殴打,半死的老人被抬到床上就再没下床,不久去世。十几年前我对该事件作过调查了解(仅是调查了解),十几年后的去年,听说张宗英被戴手铐脚镣上了电视新闻,也就是现代化的“游街示众”。这个张宗英让我再记起来,便找到上访了十几年的张宗英。对她了解,被她十几年的苦难所感动,便对她关注起来。

   我调查张宗英的上访与苦难,写了《沂水访民档案——张宗英》,把该材料递交到县政府办公室。政府方面自己认为对张宗英很仁慈了。张宗英为其母的事上访,得到赔偿一万八千元后承诺息访,接下来,便又因为别的事上访,现在是为了其大爷立碑的事再上访。其上访过程中,政府方面给了他很多救助,给她家几袋面粉、几百元钱是一年中有几次的事。

   对张宗英,我哀其不幸,怒其抗争不坚决,恨其苟活着!

   但是,对于她,但凡心存良知的人都应抱以同情吧。

   政府方面,就是给了她几袋面、几百元的救助,也不是什么伟光正的事,应是政府之耻。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这一家人如此苦难,还津津乐道给了她家几袋面、几百元钱,真是无耻!因为她再上访,就把几袋面、几百元钱的救助都不给了,让孩子未成年、丈夫瘫痪、家庭主妇老弱无力的这一家人断炊,这是无耻之中最无耻者!

   张宗英为什么一再上访?问题非常明确。她母亲因为她而被打死,作为社会最低层的平民,除了上访还有什么路子?为什么让人家上访十几年不解决其问题?

   

   我对访民有着深深的了解,深深地了解政府信访工作之无赖,更清楚如张宗英一样一个老年妇女不可能访出结果来,更不忍听到一个曾了解过的活生生人成为上访路上的尸体。出于同情其苦难,便努力说服其息访。

   我是这样想的,先劝其息访,在其不再上访的情况下,我出面找当地政府交涉。假如政府方面无赖到底,我便把张宗英母亲当年被打而死的事实再用证据还原(当前我还能做得到)。假如政府方面还一味无赖下去,我是还有办法的。

   是前年,境外的一位朋友就问我有没有特别苦难、又是愿意接受救助的人家,可联系国际上的人道主义组织给予两千美元救助。直到今天前,我还没有发现这样的人。在政府方面对张宗英的问题置之不理的情况下,张宗英一家似是符合人道救助条件。

   我的原则是救人于苦难。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动一动善念做一点事,也许就能救这家人三条命,更何况,其中有一条命是未成年的女孩儿。

   年前几次见了张宗英,努力说服他,春节过后,有几个朋友节后聚餐,其中有一个认识她的访民朋友,便通知她到了场,与她专门交流了有关上访的事,她向我承诺,起码是半年内不再上访的,她给我半年时间,看我能否给得出一个诉求最低的的结果。

   居然,她被如此维稳,被如此稳控!

   

   节前在网上就看到一个不知真假的一段新闻,说的是美国一社会问题研究员认为,说不准共党倒台时间,但是足以认定共党已到迟暮之年。

   迟暮之年是什么意思?就是老了,老得思维混乱,老得行为不合逻辑不合情理不合常规。到了如此迟暮,说不定明天别人一觉醒来的早上,这迟暮之人就永远起不来了。

   就张宗英事件看,起码这个夏尉镇的官镣体系已到垂暮之年。

   对起码是这两会期间不再上访的人,动用十几辆车,几十人维稳,一天的费用是多少?一天最少一万元吧。从正月初五到两会结束,对这个老年妇女的维稳费,二十万元够了么?

   这仅是两会期间,三会、四会,他马比的会,他乃乃的会期间的维稳费呢?

   十几年了,再来十几年,要投入多少维稳费?

   对一个老年妇女花如此巨额维稳费的目的,不就是拒不给人家几十万元甚至是更少的诉求么?不就是为了彰显特权无道么?不就是丧心病狂么?!

   从另一个角度说,政府方面真是花不了这么多维稳费,因为,这些警力及行政资源,用了也就用了,不用了也存不下,这个国家机器,是为维特权之稳而存在的,不是为了民生民计,更不是为了社会公平正义。

   

   假如,张宗英的诉求是无理取闹,那就把他逮捕审判!

   假如,张宗英的诉求是对的,就依法依理给予答复!

   只要信访事件都如此处理,就没有什么不稳来维了!

   也许,当局顾及的是,张宗英事件给予合理处理,其他如此事件没有上访的人会上访。如此顾虑成不了不给解决问题的理由,为了自已的特权利益连道义都丢弃,还想要明天么?

   政府方面完全不需要如此顾虑,中国人绝大多数是逆来顺受的羔羊,如张宗英“拧”的少之又少。假如解决了张宗英的问题,如她的受害都上访,也无所谓的。全沂水县,当年因收提留被打死的也就是百来人吧,加上打残的,也不过一两千人。只要把沂水县的科级干部(科以上的就免了,县大老爷级的都算得上父母官了,这父母有错也不算错了)集中起来玩个击鼓传花游戏戏,把花传不出去的人搜一搜、、

   

   中國控訴歐洲部:陳忠和。

(2015/03/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