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山東::沂水县夏尉镇邪恶官员丧心病狂 ——有关张宗英问题随感]
中国控诉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我们喜欢张小玉(图片)
·华裔美国人:中共大使馆会管你死活吗?——街头控诉398
·控告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
·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嘉庆打和
·共产党在全球制造动乱
·韩正的下场比陈良宇更惨!联合国控诉(399)
·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錄(一)——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九)
·空中管制防政变
·联合国控诉记(400)
·联合国控诉记(401)
·全国民众力挺张小玉夫妇!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
·我们都顶张小玉夫妇!(图片)
·“我要把它发到facebook上”——联合国控诉(402)
·我们心中的英雄张小玉夫妇!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3)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十)——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記錄(二)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4)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2
·联合国控诉记(405)
·江贼民在上海(经济)代理人落网,能否轰开顽固堡垒
·人民军队爱人民,消灭共匪为人民
·打老虎下一个应是李鹏!联合国控诉(406)
·请网友“人肉”是否贪官子女? ——联合国控诉(407)
·联合国控诉(408)
·加油中国人民!——联合国控诉(408)
·中央巡视组驻上海,揪出韩正大贪官——“中国控诉”街头控诉(409)
·韩正这个笑面虎不下台,天理难容!——街头控诉410
·张小玉无罪!,
·张小玉真英雄!
·韩正这个笑面虎不下台,天理难容!街头控诉410
·贾灵敏女士无罪!
·英雄高智晟!
·英雄高智晟!
·台湾孩子都知道——联合国控诉(411)
·英雄高智晟.!
·高智晟点了江泽民的死穴!所以被迫害坐牢!
·高智晟点中江泽民的死穴!
·权势、财富过眼烟云,周永康下场警示世人
·【转重磅消息】习近平启动对江泽民的调查
·揭秘海外中国贪官二奶村——洛杉矶罗兰岗
·戏说 中国贪官二奶排行榜
·轉發:美國懸賞捉拿千名中國貪官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三)——第五次偷拆
·刹车人民抗共取胜!
·习近平已经到了褒贬的十字路口
·清算江贼民,是解体共产党统治的第一步
·还民主斗士高智晟人权自由
·逆历史潮流而退的政权必将灭亡!——联合国控诉(412)
·关注高智晟!
·刘家财英雄无罪!
·刘家财英雄无罪!
·刘家财英雄无罪!
·高智晟被软禁!未获自由!
·关注高智晟的身体、牙齿健康!
·关注张小玉!关注焦作!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四)—— 公安人員電話裏的推诿忽悠術
·联合国:你的邻居在敲门!——联合国控诉(413)
·挺直腰板讨回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14
·支援焦作的朋友!声援张小玉夫妇!
·中国政府还残疾人孙举昌人权!1
·挺直腰板讨回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14)
·李鹏:还我财产,还我家园!——联合国控诉记(415)
·全国老百姓向武汉的老维权者闫森学习!去焦作围观!
·到焦作去救命!关注张小玉案件!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五)--- 石沈大海的特快專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1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16)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关注楊崇勇士安危!
·贪官退赃款,支持云南灾区——法拉盛街头控诉(417)
·“贪官,退赃”!——联合国控诉记(417)
·中纪委:“中国控诉”是最好的举报信!——控诉记(418)
·称霸承诺是不想、不能、还是不敢
·稳定压倒一切极其邪恶、反动!
·中纪委:秦宝琪的死,便宜了谁?联合国控诉(419)
·国际社会要营救高智晟!
·谁能让陈丽雅站出来?——联合国控诉记(420)
·谁能让陈丽雅站出来?
·常伯阳无罪!常伯阳英雄!
·联合国控诉记(421)
·我们的宅基地被谁送给了谁?——控诉记(422)
·关注南通张l丽艳!
·关注南通张l丽艳!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七)——房屋是被人為毀壞還是被自然毀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3)
·关注围观梁颂基!
·同流者,必合污!——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4)
·联合国控诉记(425)
·立即释放浦志强是全中国公民的心声!
·关注宁波!全国支持宁波!
·各族人民都是独裁政权的受害者——联合国控诉记(426)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两位总级别政治家!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是中国总统级别的政冶家!
·联合国控诉记(427)
·中国民主党不久将来一定是执政党!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8)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東::沂水县夏尉镇邪恶官员丧心病狂 ——有关张宗英问题随感

   山东:沂水县夏尉镇邪恶官员丧心病狂

   ——有关张宗英问题随感

   

    李向阳(13655494031)

   中国二零一五年春节后十一日,我专程去了沂水县夏尉镇麦坡村访民张宗英家。本是前去劝其息访的,但事与愿违。

   单就上访来说,我抱的态度起码是“不反对”。上访达不到诉求,也是一种抗争,是与强权流氓说“不”,从而让强权流氓们收敛一点点、让社会进步一点点。可对张宗英这个访民来说,她及她的家庭,已经无力承受做访民的苦难、灾难,我预感到他会毙命于上访路。良知未泯的我出于同情心,年前年后努力劝其息访。

   可是,强权流氓们,在干什么?

   

   过了正月初五,张宗英家就被当地政府动员数辆车、大量人员控制。

   2015年3月1日,早上八时许,就有七八辆车涌进村来,其中有警车。张宗英被押上车,拉到了镇政府。在张宗英的以死抗争下,于13时许,张宗英被放回来。押送张宗英回村并监控她的居然有十二辆车之多。就算每辆车上三人,当有三十六人之多。

   张宗英被押去,受到“再上访就被判刑”的恐吓先不说,居然还被告知,与她曾一起上访过的一个访民,马上就被逮捕判刑了。这让我想起,是去年,张宗英就被告知,我所在地的政府雇用黑社会人员,已经把我的腿打断,路都不能走了。编个故事震慑一下如张宗英这样的访民,对政府来说很有必要。我确是几次被政府雇用的黑社会流氓围上来要打过,都是逢凶化吉。虽没有发生被政府雇用的流氓群殴打断腿的惨剧,但曾被暗杀过,下颌骨粉碎性骨折,现在还留有钢板。用我的事例来恐吓张宗英,不算是编故事。

   张宗英被如此重视,这是为什么?

   一个五十岁,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农村老女人,居然被如此重视?!

   其实答案很明确,这里面有一桩人命案。张宗英十几年咽不下这冤气,政府为了掩盖杀人事实,十几年来只得耍流氓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十几年前,张宗英家因丈夫瘫痪,无力交纳提留款(行政征收),乡镇棍子队(综合治理小分队)追找张宗英找到其母亲家,让其母交出根本没来的张宗英,其母交不出人,被棍子队殴打,半死的老人被抬到床上就再没下床,不久去世。十几年前我对该事件作过调查了解(仅是调查了解),十几年后的去年,听说张宗英被戴手铐脚镣上了电视新闻,也就是现代化的“游街示众”。这个张宗英让我再记起来,便找到上访了十几年的张宗英。对她了解,被她十几年的苦难所感动,便对她关注起来。

   我调查张宗英的上访与苦难,写了《沂水访民档案——张宗英》,把该材料递交到县政府办公室。政府方面自己认为对张宗英很仁慈了。张宗英为其母的事上访,得到赔偿一万八千元后承诺息访,接下来,便又因为别的事上访,现在是为了其大爷立碑的事再上访。其上访过程中,政府方面给了他很多救助,给她家几袋面粉、几百元钱是一年中有几次的事。

   对张宗英,我哀其不幸,怒其抗争不坚决,恨其苟活着!

   但是,对于她,但凡心存良知的人都应抱以同情吧。

   政府方面,就是给了她几袋面、几百元的救助,也不是什么伟光正的事,应是政府之耻。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这一家人如此苦难,还津津乐道给了她家几袋面、几百元钱,真是无耻!因为她再上访,就把几袋面、几百元钱的救助都不给了,让孩子未成年、丈夫瘫痪、家庭主妇老弱无力的这一家人断炊,这是无耻之中最无耻者!

   张宗英为什么一再上访?问题非常明确。她母亲因为她而被打死,作为社会最低层的平民,除了上访还有什么路子?为什么让人家上访十几年不解决其问题?

   

   我对访民有着深深的了解,深深地了解政府信访工作之无赖,更清楚如张宗英一样一个老年妇女不可能访出结果来,更不忍听到一个曾了解过的活生生人成为上访路上的尸体。出于同情其苦难,便努力说服其息访。

   我是这样想的,先劝其息访,在其不再上访的情况下,我出面找当地政府交涉。假如政府方面无赖到底,我便把张宗英母亲当年被打而死的事实再用证据还原(当前我还能做得到)。假如政府方面还一味无赖下去,我是还有办法的。

   是前年,境外的一位朋友就问我有没有特别苦难、又是愿意接受救助的人家,可联系国际上的人道主义组织给予两千美元救助。直到今天前,我还没有发现这样的人。在政府方面对张宗英的问题置之不理的情况下,张宗英一家似是符合人道救助条件。

   我的原则是救人于苦难。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动一动善念做一点事,也许就能救这家人三条命,更何况,其中有一条命是未成年的女孩儿。

   年前几次见了张宗英,努力说服他,春节过后,有几个朋友节后聚餐,其中有一个认识她的访民朋友,便通知她到了场,与她专门交流了有关上访的事,她向我承诺,起码是半年内不再上访的,她给我半年时间,看我能否给得出一个诉求最低的的结果。

   居然,她被如此维稳,被如此稳控!

   

   节前在网上就看到一个不知真假的一段新闻,说的是美国一社会问题研究员认为,说不准共党倒台时间,但是足以认定共党已到迟暮之年。

   迟暮之年是什么意思?就是老了,老得思维混乱,老得行为不合逻辑不合情理不合常规。到了如此迟暮,说不定明天别人一觉醒来的早上,这迟暮之人就永远起不来了。

   就张宗英事件看,起码这个夏尉镇的官镣体系已到垂暮之年。

   对起码是这两会期间不再上访的人,动用十几辆车,几十人维稳,一天的费用是多少?一天最少一万元吧。从正月初五到两会结束,对这个老年妇女的维稳费,二十万元够了么?

   这仅是两会期间,三会、四会,他马比的会,他乃乃的会期间的维稳费呢?

   十几年了,再来十几年,要投入多少维稳费?

   对一个老年妇女花如此巨额维稳费的目的,不就是拒不给人家几十万元甚至是更少的诉求么?不就是为了彰显特权无道么?不就是丧心病狂么?!

   从另一个角度说,政府方面真是花不了这么多维稳费,因为,这些警力及行政资源,用了也就用了,不用了也存不下,这个国家机器,是为维特权之稳而存在的,不是为了民生民计,更不是为了社会公平正义。

   

   假如,张宗英的诉求是无理取闹,那就把他逮捕审判!

   假如,张宗英的诉求是对的,就依法依理给予答复!

   只要信访事件都如此处理,就没有什么不稳来维了!

   也许,当局顾及的是,张宗英事件给予合理处理,其他如此事件没有上访的人会上访。如此顾虑成不了不给解决问题的理由,为了自已的特权利益连道义都丢弃,还想要明天么?

   政府方面完全不需要如此顾虑,中国人绝大多数是逆来顺受的羔羊,如张宗英“拧”的少之又少。假如解决了张宗英的问题,如她的受害都上访,也无所谓的。全沂水县,当年因收提留被打死的也就是百来人吧,加上打残的,也不过一两千人。只要把沂水县的科级干部(科以上的就免了,县大老爷级的都算得上父母官了,这父母有错也不算错了)集中起来玩个击鼓传花游戏戏,把花传不出去的人搜一搜、、

   

   中國控訴歐洲部:陳忠和。

(2015/03/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