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我被邪恶劳教制度迫害的写真/魏勤]
中国控诉
·支持香港占领中环公投图片
·支持香港图片
·中國控訴紐約中央公園抗議首席偽善陳光標紀實
·悼念王荣清
·悼念王荣清(图片)
·王荣清病故(图片)
·悼念王荣清
·陈光标,滚回去!控诉记379
·7.1将近,备受煎熬的中共败象
·从令政策落马、高院集体嫖娼分析中共共性
·联合国控诉记380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81
·习总:日本记者问政府为什么要"拆走一头牛,赔了一只鸡"呢?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82
·联合国控诉记383
· 陈忠和从建党角度对比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民主党区别
·外交代言人洪磊屁话连天遮盖真相
·习总:韩正他算个什么玩意!
·香港遊行結束「佔領中環」 511人被捕
·关注徐崇阳
·共產主義,人類公敵——中國控訴七一聯合國抗議紀實
·韩正根本不把习总的话当回事!
·联合国控诉记385
·徐崇阳的血泪控诉
·綁架掠奪百姓權益 上海市政府再遭控訴
·远方的家遭到第四次偷拆
·联合国访民江琴抗议上海腐败政府绑架掠夺百姓的权益
·海外華人祖宅四次被偷拆 無錫政府偽造現場 公安搪塞
·关注张林和刘家财!可能重判!
·韩正令中共蒙羞
·朴素的真理:爱国不等于爱党——街头控诉386
·郑州案通报:各地网民举牌声援方言女士(图)
·郑州案通报:各地网民举牌声援方言女士(图)
·如果有人给他们钱让他们骂共产党,他们一样会去的”——街头控诉387
·匪夷所思的“立案告知單”——海外華人故鄉家園被強拆系列報導
·习总:韩正对您干的丑恶勾当!
·联合国控诉记388
·美国内华达民兵起义,中国媒体集体沉默!
·联合国控诉记389
·越告越黑的“立案告知單”——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八)
·韩正应抓起来枪毙也不为过!控诉记(390)
·法无明令逮捕访民,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加残暴,
·华人首富李嘉诚不再相信共产党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91
·永遠不要低估獨裁政權的險惡——兩岸局勢研討會側記
·就唐荆陵、王清营和袁新亭被控“煽颠罪”之声明
·海岛纷争,彰显中共欺软怕硬的流氓本性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92
·维权必须动真格
·鐘亞芳的血淚控訴
·铺天盖地的抗战巨片在重复着同一个谎言
·反腐败!抗强拆!
·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闲置囤地三年半,掠夺敛财46亿人民币。
·李碧云案再次审理当庭控告刑讯者 刘家财案四易罪名召开庭前会议
·我们喜欢中国,但我们不愿做中国人!【中国控诉】控诉记393
·不是贪官的子女为什么这么敏感?:【中国控诉】控诉记394
·联合国控诉记395
·致长宁区腐败政府的信
·潘基文到联合国广场纪念曼德拉——控诉记(396)
·坚持站出来的有几个?——街头控诉(397)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我们喜欢张小玉(图片)
·华裔美国人:中共大使馆会管你死活吗?——街头控诉398
·控告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
·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嘉庆打和
·共产党在全球制造动乱
·韩正的下场比陈良宇更惨!联合国控诉(399)
·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錄(一)——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九)
·空中管制防政变
·联合国控诉记(400)
·联合国控诉记(401)
·全国民众力挺张小玉夫妇!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
·我们都顶张小玉夫妇!(图片)
·“我要把它发到facebook上”——联合国控诉(402)
·我们心中的英雄张小玉夫妇!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3)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十)——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記錄(二)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4)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2
·联合国控诉记(405)
·江贼民在上海(经济)代理人落网,能否轰开顽固堡垒
·人民军队爱人民,消灭共匪为人民
·打老虎下一个应是李鹏!联合国控诉(406)
·请网友“人肉”是否贪官子女? ——联合国控诉(407)
·联合国控诉(408)
·加油中国人民!——联合国控诉(408)
·中央巡视组驻上海,揪出韩正大贪官——“中国控诉”街头控诉(409)
·韩正这个笑面虎不下台,天理难容!——街头控诉410
·张小玉无罪!,
·张小玉真英雄!
·韩正这个笑面虎不下台,天理难容!街头控诉410
·贾灵敏女士无罪!
·英雄高智晟!
·英雄高智晟!
·台湾孩子都知道——联合国控诉(411)
·英雄高智晟.!
·高智晟点了江泽民的死穴!所以被迫害坐牢!
·高智晟点中江泽民的死穴!
·权势、财富过眼烟云,周永康下场警示世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被邪恶劳教制度迫害的写真/魏勤

该诅咒的中国共产党,一党统治六十多年,人民的一切状况下降,贪官当权,百姓遭殃.我因在2010年1月2日(休息日)泗泾路15号悼念因上访迫害之死的段惠民三周年纪念日,在悼念活动中有人领头喊“打倒共产党”,“打倒中国共产党”,我是其中一位,当日泗迳路(居民生活区,不通车,最大号36)15号两段有警察、 警车,悼念活动中上海市信访办工作人员全程摄像。

    2010年2月10日我被强制软禁在外冈新桥君临大酒店里。

    2010年3月10日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警员来到外冈,不告知我何事,不让我与软禁上访人告别强行带走,到了公安局开具传唤证:沪公(静)(治)行传字【2010】第0001号,因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治安支队治安管理中队接受讯问。下午开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沪公(静)行决字【2010】第2001000176号),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政拘留15天,接下来收到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聆讯告知书,因犯有煽动闹事行为,拟决定劳动教养一至两年,当日进入静安区看守所,3月22日得知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承办只给看劳动教养决定书),5月20日被送往上海劳动教养管理所。

    在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所一年二十天里,劳教所里特有的规定,无条件服从队长指令,确实说是人体虐待,整人的地方,厕所门是锁着的,二、三小时放一次,最长达四小时开放(局检查工作等不放厕所)。以下是我的劳教生活:

   一、 整训期:

    一进一大队二中队新生整训基地,必须服从管理学员(此前进入的戒毒学员)的指令,裸体检查,更换衣服,剪短头发等后(队长在旁),静坐在高25厘米近似方形塑料凳上,统一放厕所(五次 早晨5;30~晚上10:00),统一饮水(五次),饭有管理学员送到手上,统一回收,一周两顿开荤(违规者不开荤),从早晨6:20(5:45起床打扫卫生)至晚上20:00(20:00以后学习叠被等,21:30分队长查视后方可上床),饭后站立动2分钟后静站半小时,快速上厕所(管理学员叫喊声:快点!快点!大便放在晚上(晚上10:00以后)等。队长有时会对管理学员发指令叫快点。),清洁个人卫生外,一天至少静坐8小时,一天只允许请示三次,每次两分钟坐着动动,手脚水肿,头颈、关节发硬(站起身,能听到咯吱咯吱响),甚至有学员屁股坐烂(屁股坐烂的学员坐在约45厘米长方凳横放屁股坐空或静站),便秘是通病(医嘱要求多饮水,无法做到。),每天必须书面回答提出问题,如: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你准备怎样服从管教?为什么说静坐是锻炼人的意志力必要措施等。十二天静坐期结束后(前两天训练静坐),进入学习期,抄、背、考队规队纪等劳教所规章制度(背书必须静坐姿势,书举在眼前位置,统一换手),开小组讨论,认罪认错,自我检讨,深挖犯罪根源,政治攻势(揭露生活中犯法的人可提前解教)等。如违背管教,轻则罚静坐、静站,罚不得开荤,重则身体平躺在床上,四肢拷着,在整训一个月里,新学员不准抱怨,自言自语,不准新学员之间讲话、做手势,每天都笼罩在恐惧之中。(二十岁新疆姑娘帕提古丽因一整天无尿哭泣而住院治疗,刘静溪因反抗而上挷。程先群等屁股坐烂。)

    二、劳教的生活:

    劳动教养管理所队长发出的指令是“圣旨”,劳动教养管理所的规定是“宪法”,但暗地里还是有违背者,如被发现或被告密,轻则扣分,罚静坐静站(休息时间),吃就餐(一种素),重则整训,“上挷”。

   案例1:蛋糕事件:

    戒毒学员王琳杰过生日,有学员送蛋糕(自做:用饼干、奶粉、豆奶、肉松、花生等泡制而成)。老学员你一口,我一口分享着蛋糕,此事被新收戒毒学员(多进宫)告密给队长,队长给出警告,等候发落。过了不久,张秀琴戒毒学员为贺小红做生日蛋糕,被冯队长发现,张秀琴扣罚分,其他吃过蛋糕者扣90分,吃救餐一个月,静坐一个月(每天一小时),写检查。

   案例二:赠衣事件

    学员解教后,没有通过队长把衣物赠送给其他学员,很长时间,队长知道没有过问。2011年3月劳动竞赛月(加班),超额完成指标者,有劳动竞赛奖金,并可以购买肯德基(半年供应一次),突然有一天,队长们逐个检查包裹(此前得信者已把衣服丢掉,死不承认,没有罚),检查多名学员私自收取衣服,交出衣服,写检查(通过队长的不罚,但要交出衣服),被扣90分,罚一周救餐,静坐,劳动竞赛奖金因此而没有。

   案例三:糖的事件

    星期三是一大、三大队教育日,下午学员自我讨论,看书,唐黎琴学员暗地里给三位学员各吃一颗糖,被陆队长发现。队长通知她们自我认错,唐黎琴不承认并唆使她人也不要承认,队长放了摄像(每间都有摄像头)。处理:发放糖者整训十天,扣罚分,其它学员扣90分,罚救餐、静坐一周(一小时)

   案例四、亲情:

    在教育大课上,队长举例:某大队戒毒学员离异带四岁女儿,其母亲带着其女儿隔着玻璃探望(每月一次),有一天女儿千唤万呼就是头不抬,问之不答(隔着玻璃),探望结束,问外婆,说要母亲抱抱,队长讨论同意后母亲抱着女儿两人痛哭。(劳教所只有为直接亲属奔丧请假。)

   案例五、患病:

    新收学员高明侠进来没几天,说话、身体产生抖动,走路左右摇晃,队长叫她情绪调整,不要紧张,背地下管理学员怀疑她伪装,几天后才住院治疗。有新收学员晚上不断长时间咳嗽,2星期后住院治疗。类似有多起。

    劳教所厕所按规定开放,早上6:15~下午17:10(第一批开饭)期间开放四次厕所,开放时,队长站在厕所旁,民管学员负责分组放厕所,并发出催促的声音“快点”。最可怕的是局、所领导来检查、加工厂领导视察,四小时不开放厕所也属正常(厕所关闭)。

    劳教所里的一日三餐,凭就餐卡排队到食堂购买饭菜和水果(第三批开饭常断货,价格很贵,包装好),从排队来回不超过30分钟,就餐卡上金额是劳动所得,完成生产指标劳动教养人员每日6.5元,戒毒人员每日7元,(2011年6月劳教人员7元,戒毒人员每日7.5元,补发1~5月差额15×5=65元)。完成、超额完成有奖励奖金,快手每月最高不超过400元(每周工作至少45小时),

    每月工资90元,打入农业银行卡上,用于超市购买日用品、食品、衣物(不允许外寄进)。这个金额完全不够,必须请求家中寄钱(超市供应过苹果、桔柑各半箱),对于不完成指标或严重违规的学员可就惨了,静坐反思、写检查、吃救餐(一个月菜费不超过80元,饭自定),超市购物限额90元(节日190元)。

    劳教所夜值班可是一个美差,好学员担任,从晚上8:00到次日7:00,无休息日,一位记入晚间上厕所人员,时间,另一位每15分钟巡室,每月就餐卡300元。

    劳教所一大一中生活区,每间不足30平方米(有摄像头),上下16个床铺,16名学员(有空房宁可空关)。早晨5:50打铃起床,21:00队长查视后方可上床睡觉……

    劳教所里国定假休息,晚餐免费(除清明节,端午节),春节里收到所里大礼包,也收到队长们的礼物,谢谢!

    学员们私下都说劳教比服刑更苦和更累,保证外出后重新做人,但新收戒毒学员半数以上是再进宫学员。(宁可坐牢。学员常说的话。)

   三、我的劳教生活:

    在劳教所常听到,队长对于我们特殊学员“仁慈”多了(特殊的规定),整训期间坐着举手可动动,多申请三次上厕所饮水,队长们常说整训不合格者会重新整训(每月来新生),我的动的次数随着静坐时间而增多,被冯队长叫出谈心,我说无法坚持静坐宁可一直整训。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的答复是整人的地方,把人整成只会服从的活死人……整训结束我左右(或前后)有两位专职学员每天书面写我的一天(22岁汪杰、36岁贺小红),可以行使队长赋予她们的权利,不允许与其他学员讲话,除看指令书(家庭生活、知音)外,不允许看其他的书(10月份购书日在队长允许下,购买了二本书),书、笔、本子、信笺等有专职保管,上厕所有专职看着并要求记录时间,申请上厕所要通过专职学员向队长申请,常遭到专职学员训斥、辱骂、挖苦、抱怨(队长知道),因带着拖油瓶而影响其生产等(贺小红说过带着拖油瓶,带着女儿),我多次向负责我的胡薇瑛队长申请做普通学员,都被回绝。儿子写信中提到向马可波罗一样写下来,可我用过的纸全部要上交检查(解教后我抄写的劳教所队规队纪等一律不准带出)。

    我是独立接见(接见室只有我一个学员)家属(隔着玻璃,电话通话),身旁有多名队长,不准谈案情,在监控中,每月打一次电话(“十一”“春节”可多打一次),30元中国电信卡,话费费用10元不到,每月定额伙食费197元(多次反映伙食费太少,申请超市供应水果,无结果),每月工资90元(超市购物,限金额每月一次),这钱根本不够购买衣服、日用品及干粮,必须请求家中汇款。(劳教时不再享受最低社会生活保障)

    多年的艰难信访,使我体质下降,在劳教所里,我尽自己的一切遵守劳教所的规矩,使我患上尿路感染,服药后,有所好转,但轻度尿路感染伴随着我,还有严重的便秘不得不用药,我不得不申请多饮水,多上厕所,每晚至少上4次厕所,缺少睡眠加上身体上的疾病使我度日如年,长期艰难生活而营养不良,日渐消瘦,体重下降,手脚发凉,使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出约十岁。(进劳教所120多斤,释放不足104斤。)

    说说我就医:2010年9月8日之前,发现小便不对,9月8日医生巡视就医,医生听我口述,不做检查直接配药,我没有马上用药,根据胡队长要求写再缓用药申请,请求根据医嘱多饮水,每次申请上厕所(两次放厕所中间申请一次),就被两位“妈”(管我的学员)训:没病装病,上厕所还要贪,贪得无厌,自私,作,精神病等等,长时间训斥后才缓缓去申请(在车间里不允许说话,嘴动被发现处分),陪我上厕所口不停,一周内未见好去看,做了尿检,配了药。一个疗程过后,再去复诊,为了证明没有装病请求做尿检,医生说没有这么快好,没做检查配了药,在我回车间三层梯上,胡队长从两楼跑上来问我不让上厕所吗?“她们怎么对我的”。“你的意思我叫她们的?”“我不知道”。再次复诊后,尿检无菌,“妈”说病好了不要再申请上厕所,我继续申请上厕所,胡队长找我,我说无菌不证明我病就好了,“那就隔离开来”“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当“妈”动口长时间不动身时,自己站起来申请。有一天在车间,我直接向在身旁冯莉萍队长申请上厕所,被贺小红大声训斥,之后,每次上厕所都向两位“妈”申请。有一天早晨向“妈”申请上厕所,“妈”动口长时间不动身,可把我急坏,马上就要排队出操,我看见厕所门开着就直接上厕所,用完后再向曹大队长申请,曹大队长说我违反规定,罚我一周内晚上一小时坐着看队规队纪,虽然当时我很火,但在特定的环境下我还是屈服了。(“妈”为我去申请上厕所,听到过队长说,“烦死人”,因有学员跟后申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