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我被邪恶劳教制度迫害的写真/魏勤]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264) 宋祖英 快回去给江蛤蟆带个信!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0)老师要我喊万岁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2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5
·控诉记233: 联合国前的流动景点
·控诉记(232):坚定溶飞雪,控诉赢尊重
·【中國控訴】日本大阪控訴紀實2014年5月4日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7
·绕开体制改革、反腐,将使习近平走进死胡同
·[中国控诉]228:中共是全人类的公敌!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7
·联合国控诉纪实226:还我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5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3:抛弃幻想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9
·高瑜、蒲志强的处境是中国人权的缩影
·向中共高压下坚持斗争的法轮功致敬,祝李洪志大师功德无量
·街头控诉记340:世上只有妈妈好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2
·联合国控诉记341:现场版的控诉声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1
·联合国控诉记220
·街头控诉记219:揭竿而起
·街头控诉记218:中国人都要站出来说一句话
·【中国控诉】342 华尔街控诉纪实
·因公伤残惨遭瞒报恶搞数十年迫使家破人亡
·联合国控诉记343
·船舶重工集团716所长李恒劭利用职权 残害工作岗位上的残疾女工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17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7)
·联合国控诉记216
·控诉记215:中国控诉的“洋外援”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14
·联合国控诉记344
·维稳是统治危机出现恐惧的同义词2
·街头控诉记213:共产党不配有墓碑!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12
·控诉记211:刘延东的脸色变了
·控诉记210:美国警察和我们一起喊口号
·街头控诉记345:朱立创!你还欠我一个道歉!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被邪恶劳教制度迫害的写真/魏勤

该诅咒的中国共产党,一党统治六十多年,人民的一切状况下降,贪官当权,百姓遭殃.我因在2010年1月2日(休息日)泗泾路15号悼念因上访迫害之死的段惠民三周年纪念日,在悼念活动中有人领头喊“打倒共产党”,“打倒中国共产党”,我是其中一位,当日泗迳路(居民生活区,不通车,最大号36)15号两段有警察、 警车,悼念活动中上海市信访办工作人员全程摄像。

    2010年2月10日我被强制软禁在外冈新桥君临大酒店里。

    2010年3月10日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警员来到外冈,不告知我何事,不让我与软禁上访人告别强行带走,到了公安局开具传唤证:沪公(静)(治)行传字【2010】第0001号,因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治安支队治安管理中队接受讯问。下午开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沪公(静)行决字【2010】第2001000176号),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政拘留15天,接下来收到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聆讯告知书,因犯有煽动闹事行为,拟决定劳动教养一至两年,当日进入静安区看守所,3月22日得知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承办只给看劳动教养决定书),5月20日被送往上海劳动教养管理所。

    在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所一年二十天里,劳教所里特有的规定,无条件服从队长指令,确实说是人体虐待,整人的地方,厕所门是锁着的,二、三小时放一次,最长达四小时开放(局检查工作等不放厕所)。以下是我的劳教生活:

   一、 整训期:

    一进一大队二中队新生整训基地,必须服从管理学员(此前进入的戒毒学员)的指令,裸体检查,更换衣服,剪短头发等后(队长在旁),静坐在高25厘米近似方形塑料凳上,统一放厕所(五次 早晨5;30~晚上10:00),统一饮水(五次),饭有管理学员送到手上,统一回收,一周两顿开荤(违规者不开荤),从早晨6:20(5:45起床打扫卫生)至晚上20:00(20:00以后学习叠被等,21:30分队长查视后方可上床),饭后站立动2分钟后静站半小时,快速上厕所(管理学员叫喊声:快点!快点!大便放在晚上(晚上10:00以后)等。队长有时会对管理学员发指令叫快点。),清洁个人卫生外,一天至少静坐8小时,一天只允许请示三次,每次两分钟坐着动动,手脚水肿,头颈、关节发硬(站起身,能听到咯吱咯吱响),甚至有学员屁股坐烂(屁股坐烂的学员坐在约45厘米长方凳横放屁股坐空或静站),便秘是通病(医嘱要求多饮水,无法做到。),每天必须书面回答提出问题,如: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你准备怎样服从管教?为什么说静坐是锻炼人的意志力必要措施等。十二天静坐期结束后(前两天训练静坐),进入学习期,抄、背、考队规队纪等劳教所规章制度(背书必须静坐姿势,书举在眼前位置,统一换手),开小组讨论,认罪认错,自我检讨,深挖犯罪根源,政治攻势(揭露生活中犯法的人可提前解教)等。如违背管教,轻则罚静坐、静站,罚不得开荤,重则身体平躺在床上,四肢拷着,在整训一个月里,新学员不准抱怨,自言自语,不准新学员之间讲话、做手势,每天都笼罩在恐惧之中。(二十岁新疆姑娘帕提古丽因一整天无尿哭泣而住院治疗,刘静溪因反抗而上挷。程先群等屁股坐烂。)

    二、劳教的生活:

    劳动教养管理所队长发出的指令是“圣旨”,劳动教养管理所的规定是“宪法”,但暗地里还是有违背者,如被发现或被告密,轻则扣分,罚静坐静站(休息时间),吃就餐(一种素),重则整训,“上挷”。

   案例1:蛋糕事件:

    戒毒学员王琳杰过生日,有学员送蛋糕(自做:用饼干、奶粉、豆奶、肉松、花生等泡制而成)。老学员你一口,我一口分享着蛋糕,此事被新收戒毒学员(多进宫)告密给队长,队长给出警告,等候发落。过了不久,张秀琴戒毒学员为贺小红做生日蛋糕,被冯队长发现,张秀琴扣罚分,其他吃过蛋糕者扣90分,吃救餐一个月,静坐一个月(每天一小时),写检查。

   案例二:赠衣事件

    学员解教后,没有通过队长把衣物赠送给其他学员,很长时间,队长知道没有过问。2011年3月劳动竞赛月(加班),超额完成指标者,有劳动竞赛奖金,并可以购买肯德基(半年供应一次),突然有一天,队长们逐个检查包裹(此前得信者已把衣服丢掉,死不承认,没有罚),检查多名学员私自收取衣服,交出衣服,写检查(通过队长的不罚,但要交出衣服),被扣90分,罚一周救餐,静坐,劳动竞赛奖金因此而没有。

   案例三:糖的事件

    星期三是一大、三大队教育日,下午学员自我讨论,看书,唐黎琴学员暗地里给三位学员各吃一颗糖,被陆队长发现。队长通知她们自我认错,唐黎琴不承认并唆使她人也不要承认,队长放了摄像(每间都有摄像头)。处理:发放糖者整训十天,扣罚分,其它学员扣90分,罚救餐、静坐一周(一小时)

   案例四、亲情:

    在教育大课上,队长举例:某大队戒毒学员离异带四岁女儿,其母亲带着其女儿隔着玻璃探望(每月一次),有一天女儿千唤万呼就是头不抬,问之不答(隔着玻璃),探望结束,问外婆,说要母亲抱抱,队长讨论同意后母亲抱着女儿两人痛哭。(劳教所只有为直接亲属奔丧请假。)

   案例五、患病:

    新收学员高明侠进来没几天,说话、身体产生抖动,走路左右摇晃,队长叫她情绪调整,不要紧张,背地下管理学员怀疑她伪装,几天后才住院治疗。有新收学员晚上不断长时间咳嗽,2星期后住院治疗。类似有多起。

    劳教所厕所按规定开放,早上6:15~下午17:10(第一批开饭)期间开放四次厕所,开放时,队长站在厕所旁,民管学员负责分组放厕所,并发出催促的声音“快点”。最可怕的是局、所领导来检查、加工厂领导视察,四小时不开放厕所也属正常(厕所关闭)。

    劳教所里的一日三餐,凭就餐卡排队到食堂购买饭菜和水果(第三批开饭常断货,价格很贵,包装好),从排队来回不超过30分钟,就餐卡上金额是劳动所得,完成生产指标劳动教养人员每日6.5元,戒毒人员每日7元,(2011年6月劳教人员7元,戒毒人员每日7.5元,补发1~5月差额15×5=65元)。完成、超额完成有奖励奖金,快手每月最高不超过400元(每周工作至少45小时),

    每月工资90元,打入农业银行卡上,用于超市购买日用品、食品、衣物(不允许外寄进)。这个金额完全不够,必须请求家中寄钱(超市供应过苹果、桔柑各半箱),对于不完成指标或严重违规的学员可就惨了,静坐反思、写检查、吃救餐(一个月菜费不超过80元,饭自定),超市购物限额90元(节日190元)。

    劳教所夜值班可是一个美差,好学员担任,从晚上8:00到次日7:00,无休息日,一位记入晚间上厕所人员,时间,另一位每15分钟巡室,每月就餐卡300元。

    劳教所一大一中生活区,每间不足30平方米(有摄像头),上下16个床铺,16名学员(有空房宁可空关)。早晨5:50打铃起床,21:00队长查视后方可上床睡觉……

    劳教所里国定假休息,晚餐免费(除清明节,端午节),春节里收到所里大礼包,也收到队长们的礼物,谢谢!

    学员们私下都说劳教比服刑更苦和更累,保证外出后重新做人,但新收戒毒学员半数以上是再进宫学员。(宁可坐牢。学员常说的话。)

   三、我的劳教生活:

    在劳教所常听到,队长对于我们特殊学员“仁慈”多了(特殊的规定),整训期间坐着举手可动动,多申请三次上厕所饮水,队长们常说整训不合格者会重新整训(每月来新生),我的动的次数随着静坐时间而增多,被冯队长叫出谈心,我说无法坚持静坐宁可一直整训。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的答复是整人的地方,把人整成只会服从的活死人……整训结束我左右(或前后)有两位专职学员每天书面写我的一天(22岁汪杰、36岁贺小红),可以行使队长赋予她们的权利,不允许与其他学员讲话,除看指令书(家庭生活、知音)外,不允许看其他的书(10月份购书日在队长允许下,购买了二本书),书、笔、本子、信笺等有专职保管,上厕所有专职看着并要求记录时间,申请上厕所要通过专职学员向队长申请,常遭到专职学员训斥、辱骂、挖苦、抱怨(队长知道),因带着拖油瓶而影响其生产等(贺小红说过带着拖油瓶,带着女儿),我多次向负责我的胡薇瑛队长申请做普通学员,都被回绝。儿子写信中提到向马可波罗一样写下来,可我用过的纸全部要上交检查(解教后我抄写的劳教所队规队纪等一律不准带出)。

    我是独立接见(接见室只有我一个学员)家属(隔着玻璃,电话通话),身旁有多名队长,不准谈案情,在监控中,每月打一次电话(“十一”“春节”可多打一次),30元中国电信卡,话费费用10元不到,每月定额伙食费197元(多次反映伙食费太少,申请超市供应水果,无结果),每月工资90元(超市购物,限金额每月一次),这钱根本不够购买衣服、日用品及干粮,必须请求家中汇款。(劳教时不再享受最低社会生活保障)

    多年的艰难信访,使我体质下降,在劳教所里,我尽自己的一切遵守劳教所的规矩,使我患上尿路感染,服药后,有所好转,但轻度尿路感染伴随着我,还有严重的便秘不得不用药,我不得不申请多饮水,多上厕所,每晚至少上4次厕所,缺少睡眠加上身体上的疾病使我度日如年,长期艰难生活而营养不良,日渐消瘦,体重下降,手脚发凉,使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出约十岁。(进劳教所120多斤,释放不足104斤。)

    说说我就医:2010年9月8日之前,发现小便不对,9月8日医生巡视就医,医生听我口述,不做检查直接配药,我没有马上用药,根据胡队长要求写再缓用药申请,请求根据医嘱多饮水,每次申请上厕所(两次放厕所中间申请一次),就被两位“妈”(管我的学员)训:没病装病,上厕所还要贪,贪得无厌,自私,作,精神病等等,长时间训斥后才缓缓去申请(在车间里不允许说话,嘴动被发现处分),陪我上厕所口不停,一周内未见好去看,做了尿检,配了药。一个疗程过后,再去复诊,为了证明没有装病请求做尿检,医生说没有这么快好,没做检查配了药,在我回车间三层梯上,胡队长从两楼跑上来问我不让上厕所吗?“她们怎么对我的”。“你的意思我叫她们的?”“我不知道”。再次复诊后,尿检无菌,“妈”说病好了不要再申请上厕所,我继续申请上厕所,胡队长找我,我说无菌不证明我病就好了,“那就隔离开来”“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当“妈”动口长时间不动身时,自己站起来申请。有一天在车间,我直接向在身旁冯莉萍队长申请上厕所,被贺小红大声训斥,之后,每次上厕所都向两位“妈”申请。有一天早晨向“妈”申请上厕所,“妈”动口长时间不动身,可把我急坏,马上就要排队出操,我看见厕所门开着就直接上厕所,用完后再向曹大队长申请,曹大队长说我违反规定,罚我一周内晚上一小时坐着看队规队纪,虽然当时我很火,但在特定的环境下我还是屈服了。(“妈”为我去申请上厕所,听到过队长说,“烦死人”,因有学员跟后申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