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我要立案]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69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1:联合国送来了“工作餐”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6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还我财产,回家团圆”265
·:“中国控诉”(264) 宋祖英 快回去给江蛤蟆带个信!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0)老师要我喊万岁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2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5
·控诉记233: 联合国前的流动景点
·控诉记(232):坚定溶飞雪,控诉赢尊重
·【中國控訴】日本大阪控訴紀實2014年5月4日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7
·绕开体制改革、反腐,将使习近平走进死胡同
·[中国控诉]228:中共是全人类的公敌!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7
·联合国控诉纪实226:还我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5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3:抛弃幻想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9
·高瑜、蒲志强的处境是中国人权的缩影
·向中共高压下坚持斗争的法轮功致敬,祝李洪志大师功德无量
·街头控诉记340:世上只有妈妈好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2
·联合国控诉记341:现场版的控诉声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1
·联合国控诉记220
·街头控诉记219:揭竿而起
·街头控诉记218:中国人都要站出来说一句话
·【中国控诉】342 华尔街控诉纪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要立案

    有访民对“我要立案”的诉求表达不认可的观点,政府无赖、强盗,法院是政府开的,跟法院要求“我要立案”完全是徒劳,不如到北京去上访。从百人以上星期一下午到上海市人大信访,星期三胸前挂“我要立案”的牌子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门口敲碗,口喊“我要立案”、“还我诉求”等口号,敲碗声高院内庭也能清晰听到,可证明有访民赞同冯正虎老师观点。我本人也很赞同。社会学家萧翰在《北京是上访人的坟墓》中写到,回家吧,如在家中无法承受,去做和尚(尼姑),再无法承受,去杀你的仇人。北京大学新闻系教授焦国际在《讨伐中宣部十大罪状》中有一句话,上访人十有八九是焉人。(中国到今天这地步,是中国的民族自我保身的结果,上访的人至少还敢搅一叫。看到文革中自杀的名单,难怪百姓会崇拜杨佳。)

   有访民说“我要立案”对我没有什么作用,我不打官司,与我无关,我们到北京到各个部门去投诉,去北京申请游行(实施了吗?会说扷“造型”,给上海政府压力。),有多少访民敢向上海市公安局申请游行、静坐(我去过上海市公安局申请在上海市信访办静坐,理由非法关押、软禁。),有多少访民敢真正参与游行、静坐,会有少数访民敢于做,但许多访民会说,我们只要把自己的事解决,不参与政治,一旦政府用钱、用权(软禁或关押),能实施吗(我只能退缩)?有的访民为安全正常上访。有的访民到政府敏感区域打“擦边球”,当警察盘问时,会说路过,我只能苦苦的微笑,政府要关你,任何解释都是徒劳,不如说沉默或冤枉(不语笔录也是沉默),多语会露出弊端,只会让政府知道你的胆怯。

   大都访民很苦,经历重重磨难,承受着社会压力(与政府讨说法,社会中人认定是傻子,有病之人,北京大学教授孙东东说过,上访人是有精神障碍。),家庭(亲人的担忧,子女心灵伤害)的压力,经济的压力(上访,政府会找到单位,单位负责人会叫你选择,选择维权就意味着失去工作,或被关押,工作被解除),长时间上访随着年龄的增大自身的身体的衰退(有十年以上,沈玉兰18年),迫使他们想尽早解决诉求,去北京上访的访民主要目的是尽早解决自己的诉求的最好途径,到北京去上访,至少政府会找你谈,否则理都不理你。焦国际教授在上述文中有每年会解决百分之一,以显示政府在纠正错误,让访民有一个盼头。

   大都访民真很善,对于刚走进维权的人,访民会帮助他们,通过与访民的交流,得到知识,有的解决问题,有的走上上访之路。上访这么多年,生活并不宽(有些在贫困线上),但有互助的精神。通过自身的辛劳(北京上访),要求依法达到或接近依法诉求,不愿只求解决而向政府无条件妥协,访民的努力得到成效,政府官员对待访民不再高高之上,现在对访民的语气、态度上有所改变,新的动迁基地的安置政策有所明朗,从百姓怕动迁转变百姓求动迁。信访部门工作人员常会说,快把事情解决掉,享受起来,把家庭弄好。政府并没有真正向访民妥协,要解决必须低于政府内定的方案,如2002年我房屋动迁(东八块 北京西路近成都北路)时,石库门后厢房(12平方米带5.4平方米阁楼),3只户口3代人,只求安置款20万元,因要求过高而一直没有解决,2003年5月得知开发商周正毅以鼓励居民回搬,零批租取得该地的使用权(使用70年,每年支付1平方米土地1元管理费。),坚持要求回搬,2003年5月30日强迁(因周正毅出事未实施,2004年6月22日正式强迁。)。现东八块强迁户有安置在新福康里两室两厅97平方米房子,有人会说政府跟你们解决,不要要求过高(不要太贪),强迁户在维权的道路上得到了利,这利来自于不断上涨的房价(裁决书上有回购安远路商品房130平方米支付人民币70万元),政府强迁侵权,理当承担侵权的赔偿,在现有的体制,政府宁可用他们手中的权利(软禁、关押),也决不会向访民妥协。

   有些访民真固执(包括我,坚持要回搬,朋友说我”死脑子“),自身的文化较低,有些访民维权用上北京上访求解决,耗尽自己的体力,访民你是否计算过来回一次北京对身体的伤害等于坐牢一周,在北京多待一天等于坐牢一天,你计算一下,你自己坐牢多长时间,马上就会有访民回驳我,坐牢与到北京上访是两回事,你的计算方法有误,上北京信访,北京会给上海政府压力,迫使上海政府解决,你自己不去北京不懂,就有人上访后解决(只要你的诉求在政府内定范围,不上访政府也在解决,有人会说,不上访就知道的很少,这些人常常被政府宰,我的观点是在上海市、区上访,访民们聚一聚,相互交流,互通信息,即可。)“不去上访我们做什么?至少给上海政府一点压力(扣上海的政绩分),还有政府会与我沟通(多次上访,在敏感时期政府会打电话,叫我不要去北京,领导会找我谈谈。”有一点我要声明,我没有向政府承诺过自由身(2005年来,北京“两会”被软禁,2012年答应政府北京“两会”不去北京,3月19日收到维稳费4000元。),我可能会在敏感期到北京(没事找事做,让上海政府去维稳去),“你不是说不要去北京吗?”“我的观点是不必每月去北京,一年最多四次就足够了。”“全部向你那样,敏感期被关,就不要去北京。”“那就不要去,在上海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可以游行、静坐。”“能的成功吗?(我们要房子,不要政治)这会坐牢,坐牢家里老人小孩怎么办?他们是否承受得住?坐牢与上访心情完全不同,到北京去,我感觉不到身体的伤害,但心境也好了,你自己不去,因向国际挂号(东八块强迁,强迁户不上访要求符合政府内定尺寸就能解决),我们要去挂号,你孩子小不急,我的情况与你不一样,不要把你的观点强加在别人身上,全部像你这样上海政府还要畅旺”,“我深知做不成功(上访访民中有极少数为政府工作)”,“废话,付出多少得到多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集访和截访?”但访民你思考过自己上访多少年,为什么没有解决你的诉求,且有人解决(因种种原因,放弃原来诉求),还有因北京上访而受伤害的访民吗?“政府是强盗、流氓、无赖。(你为什么没解决?)”我彻底无语。但很庆幸的事,有少数人听劝,减少去北京的次数,他们倒劝我,人家爱去你不要劝,劝了遭别人说你的不是。

   我之所以很赞成冯正虎老师“我要立案”,一是访民中有老年人,他们无法长途跋涉,二是星期三上访人太多,无法交流,再找星期一聚聚,三是“我要立案”适合大家。现在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法院不受理。有些人被关押没有行政处罚决定书。

    控诉人:上海冤民魏勤

   

    2015/3/25

(2015/03/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