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我要立案]
中国控诉
·我有勇无谋、无智慧,但我有决心和恒心!/法拉盛街头控诉记(595)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向7
·这就是在世界上吹嘘‘强大’的中国!/联合国控诉记(596)
· 网友真有才!/联合国控诉记(597)
·“十骂美国”的段子/联合国控诉记(598)
·中共必然灭亡的逻辑分析2
·制造无数冤假错案的共产党属不属于恐怖组织?/联合国控诉记(599)
·中共必然灭亡的逻辑分析3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00)
·我的公公婆婆、保佑我们早日要回我们家的财产!/街头控诉记(601)
·联合国又增添一位来自上海闸北区冤民/联合国控诉记(602)
·联合国控诉记实(603)
·反腐不解决切身利益问题,和老百姓没有任何关系/控诉记(604)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向8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05)
·张学兵的腐败是在韩正的带领下/控诉记(606
·改革开放后走出来了才知道,共产党的话都是谎言!/街头控诉记(607)
·反腐就是为坐稳自己的权利!/街头控诉记(608)
·毕福剑事件释放一个明确的信号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09)
·毕福剑事件释放一个明确的信号2
·习近平的反腐只能给老百姓带来灾难的时间更长!……!/控诉记(610)
·回应环球时报
·中国应多建监狱把共产党官员通通关进去!/控诉记(611)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10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12)
·靠反腐来收买人心的体制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控诉记(613)
·魏勤、王扣玛二位英雄再次回归维权队伍/控诉记(614)
·从高瑜的枉判、重判得出:中国的法制已死!/控诉记(615)
·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16)
· 中國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关于香港拒绝熊炎入境的严正声明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17)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向9
·乌克兰战局不会演变成世界大战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实(618)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19)
·中共不能宽恕,习近平吹捧过早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0)
·重提地沟油,探寻殡葬尸体火化后续处置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1)
·明目张胆抢财产就是不讲理的流氓、土匪、强盗!/街头控诉记(62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3)
·风起云涌的群体性抗争是不满中共统治的最强有力的证明!
·朝鲜人喊:打倒中国共产党!/联合国控诉记(624)
·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1
·请网友“人肉”搜索这个老头的背景?/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25)
·中共灭亡的日子就是杀人者偿命的日子!/联合国控诉记(626)
·劉家財無辜!偽政權有罪!
·国家信访局要求不要将上访人员当做维稳对象/控诉记(627)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28)
·给我钱我就来,不给我钱我就不来!/联合国控诉记(629)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1
·台前唱一套,台后做的又是一套/街头控诉记(630)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1)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2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4)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5)
·徐纯合案就是给国内民众的警示——“听党话、跟党走!/街头控诉记(636)”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7)
·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8)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1
·打砸抢越来越严重,请问习近平反腐有用没用?/控诉记(639)
· 打砸抢越来越严重,请问习近平反腐有用没用?/控诉记(639)
·給習近平畫像(論道)
·脱离普世价值的政权,寿命是不会长久的/街头控诉记(640)
·孙峰煸动颠覆国家政权案6月10日开庭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2
·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联合国控诉记 (64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 (642)
·四面出击、八面受敌的习李政权危矣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3)
·这就是正义一定能战胜邪恶的见证!/街头控诉记(644)
·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2
·东方之星船沉是天意暗喻中共沉船
·联合国广场控诉纪实(645)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6)
·不杀周永康是因为狡兔还未尽,留待活证据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7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48)
·近十四亿人口,几个人一起吃顿饭都视为敌对势力/控诉记(649)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0)
·姊妹篇
· 两院受理法轮功学员控江诉状,是习近平打虎运动的升级
·中国有没有自由、人权,联合国门前的访民就是最有力的说明/控诉记(65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2)
·魏勤再次蒙难的启迪
·不管你官员走到世界哪一个角落,都会有我们访民抗议的影子!/控诉记(653)
·我的父亲
·向共产党讨个说法
·人民向往民主,统治者需要专制,不可调和的矛盾必然发展到你死我活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3)
· 毕福剑、白岩松不是第一批,更不是最后一批被下岗的主持人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5)
·中国新闻主持人的潜规则就是:就是不能有自己的语言,思想、行为!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要立案

    有访民对“我要立案”的诉求表达不认可的观点,政府无赖、强盗,法院是政府开的,跟法院要求“我要立案”完全是徒劳,不如到北京去上访。从百人以上星期一下午到上海市人大信访,星期三胸前挂“我要立案”的牌子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门口敲碗,口喊“我要立案”、“还我诉求”等口号,敲碗声高院内庭也能清晰听到,可证明有访民赞同冯正虎老师观点。我本人也很赞同。社会学家萧翰在《北京是上访人的坟墓》中写到,回家吧,如在家中无法承受,去做和尚(尼姑),再无法承受,去杀你的仇人。北京大学新闻系教授焦国际在《讨伐中宣部十大罪状》中有一句话,上访人十有八九是焉人。(中国到今天这地步,是中国的民族自我保身的结果,上访的人至少还敢搅一叫。看到文革中自杀的名单,难怪百姓会崇拜杨佳。)

   有访民说“我要立案”对我没有什么作用,我不打官司,与我无关,我们到北京到各个部门去投诉,去北京申请游行(实施了吗?会说扷“造型”,给上海政府压力。),有多少访民敢向上海市公安局申请游行、静坐(我去过上海市公安局申请在上海市信访办静坐,理由非法关押、软禁。),有多少访民敢真正参与游行、静坐,会有少数访民敢于做,但许多访民会说,我们只要把自己的事解决,不参与政治,一旦政府用钱、用权(软禁或关押),能实施吗(我只能退缩)?有的访民为安全正常上访。有的访民到政府敏感区域打“擦边球”,当警察盘问时,会说路过,我只能苦苦的微笑,政府要关你,任何解释都是徒劳,不如说沉默或冤枉(不语笔录也是沉默),多语会露出弊端,只会让政府知道你的胆怯。

   大都访民很苦,经历重重磨难,承受着社会压力(与政府讨说法,社会中人认定是傻子,有病之人,北京大学教授孙东东说过,上访人是有精神障碍。),家庭(亲人的担忧,子女心灵伤害)的压力,经济的压力(上访,政府会找到单位,单位负责人会叫你选择,选择维权就意味着失去工作,或被关押,工作被解除),长时间上访随着年龄的增大自身的身体的衰退(有十年以上,沈玉兰18年),迫使他们想尽早解决诉求,去北京上访的访民主要目的是尽早解决自己的诉求的最好途径,到北京去上访,至少政府会找你谈,否则理都不理你。焦国际教授在上述文中有每年会解决百分之一,以显示政府在纠正错误,让访民有一个盼头。

   大都访民真很善,对于刚走进维权的人,访民会帮助他们,通过与访民的交流,得到知识,有的解决问题,有的走上上访之路。上访这么多年,生活并不宽(有些在贫困线上),但有互助的精神。通过自身的辛劳(北京上访),要求依法达到或接近依法诉求,不愿只求解决而向政府无条件妥协,访民的努力得到成效,政府官员对待访民不再高高之上,现在对访民的语气、态度上有所改变,新的动迁基地的安置政策有所明朗,从百姓怕动迁转变百姓求动迁。信访部门工作人员常会说,快把事情解决掉,享受起来,把家庭弄好。政府并没有真正向访民妥协,要解决必须低于政府内定的方案,如2002年我房屋动迁(东八块 北京西路近成都北路)时,石库门后厢房(12平方米带5.4平方米阁楼),3只户口3代人,只求安置款20万元,因要求过高而一直没有解决,2003年5月得知开发商周正毅以鼓励居民回搬,零批租取得该地的使用权(使用70年,每年支付1平方米土地1元管理费。),坚持要求回搬,2003年5月30日强迁(因周正毅出事未实施,2004年6月22日正式强迁。)。现东八块强迁户有安置在新福康里两室两厅97平方米房子,有人会说政府跟你们解决,不要要求过高(不要太贪),强迁户在维权的道路上得到了利,这利来自于不断上涨的房价(裁决书上有回购安远路商品房130平方米支付人民币70万元),政府强迁侵权,理当承担侵权的赔偿,在现有的体制,政府宁可用他们手中的权利(软禁、关押),也决不会向访民妥协。

   有些访民真固执(包括我,坚持要回搬,朋友说我”死脑子“),自身的文化较低,有些访民维权用上北京上访求解决,耗尽自己的体力,访民你是否计算过来回一次北京对身体的伤害等于坐牢一周,在北京多待一天等于坐牢一天,你计算一下,你自己坐牢多长时间,马上就会有访民回驳我,坐牢与到北京上访是两回事,你的计算方法有误,上北京信访,北京会给上海政府压力,迫使上海政府解决,你自己不去北京不懂,就有人上访后解决(只要你的诉求在政府内定范围,不上访政府也在解决,有人会说,不上访就知道的很少,这些人常常被政府宰,我的观点是在上海市、区上访,访民们聚一聚,相互交流,互通信息,即可。)“不去上访我们做什么?至少给上海政府一点压力(扣上海的政绩分),还有政府会与我沟通(多次上访,在敏感时期政府会打电话,叫我不要去北京,领导会找我谈谈。”有一点我要声明,我没有向政府承诺过自由身(2005年来,北京“两会”被软禁,2012年答应政府北京“两会”不去北京,3月19日收到维稳费4000元。),我可能会在敏感期到北京(没事找事做,让上海政府去维稳去),“你不是说不要去北京吗?”“我的观点是不必每月去北京,一年最多四次就足够了。”“全部向你那样,敏感期被关,就不要去北京。”“那就不要去,在上海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可以游行、静坐。”“能的成功吗?(我们要房子,不要政治)这会坐牢,坐牢家里老人小孩怎么办?他们是否承受得住?坐牢与上访心情完全不同,到北京去,我感觉不到身体的伤害,但心境也好了,你自己不去,因向国际挂号(东八块强迁,强迁户不上访要求符合政府内定尺寸就能解决),我们要去挂号,你孩子小不急,我的情况与你不一样,不要把你的观点强加在别人身上,全部像你这样上海政府还要畅旺”,“我深知做不成功(上访访民中有极少数为政府工作)”,“废话,付出多少得到多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集访和截访?”但访民你思考过自己上访多少年,为什么没有解决你的诉求,且有人解决(因种种原因,放弃原来诉求),还有因北京上访而受伤害的访民吗?“政府是强盗、流氓、无赖。(你为什么没解决?)”我彻底无语。但很庆幸的事,有少数人听劝,减少去北京的次数,他们倒劝我,人家爱去你不要劝,劝了遭别人说你的不是。

   我之所以很赞成冯正虎老师“我要立案”,一是访民中有老年人,他们无法长途跋涉,二是星期三上访人太多,无法交流,再找星期一聚聚,三是“我要立案”适合大家。现在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法院不受理。有些人被关押没有行政处罚决定书。

    控诉人:上海冤民魏勤

   

    2015/3/25

(2015/03/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