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曾节明文集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胡锦涛忽悠马英九难得逞
·中共枉判胡佳说明了什么?
·抵制开幕式不如取消中共国举办奥运会的资格
·旧金山亲共暴力事件令美国蒙羞
·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曾节明: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一)
·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前央视主持人柴静独立拍摄的环保调查专题片《苍穹之下》,二月二十八日在大陆网站上播出,引发了大陆舆论界的海啸:北京环保热线被打爆、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官网因访问量激增一度瘫痪,而民间正、反意见交锋激烈到了白热化程度,而大陆民众关注雾霾环保的热度空前高涨,迄今为止,专题片视频的点击率已突破一亿五千万次,而中国网民总数是三亿多人,可见点击率之高、关注之热烈!
     期间,中共当局拳头官媒《中国青年报》,特意为“柴静”热作了特别报道,说:由于《穹顶之下》引起大陆民众震撼与共鸣,从纪录片播出当日晚上八时至次日下午六时,北京环保热线的接听量骤增240%,接听电话近千通。
     柴静为制作《苍穹之下》,采访了包括环保部、工信部、发改委、中石化等部位和部级企业的多位高官,节目制成后能在大陆公开播出一星期,且播出后一度受到大陆官媒的正面关注,柴静本人也受到多位官员来函、来电、暨短信祝贺。。。这些,都明白无误地说明,柴静推出《苍穹之下》,一度是受到中共最高当局的支持和放行的。


     也因此,一些毛共“敌人支持的我们就要反对”毒入骨髓的脑残异议人士,和冒充异议人士的中共国部委既得利益集团网评员,全盘否定《苍穹之下》,大骂柴静哗众取宠,甚至把她打成配合中共忽悠网民、转移视线的高级特务。。。这些人与某些深恨被柴静抢了风头的“嫉妒徒”异议人士一道,再次上演讨伐社会良知人士的犯浑丑戏。
     孰料,此次在他们高喊:柴静是中共的帮闲,振聋发聩之际,中共当局突然全面封杀柴静:从中国时间星期六下午起,《苍穹之下》已在大陆各大网站上遭封杀,而上海《第一财经报》一名泄露中宣部封杀令的媒体员工,也遭停职的惩罚。
     柴静突如其来的被封杀,令那些炮打柴静正欢的脑残异议人士、既得利益集团网评员和“嫉妒徒”异议人士再一次大出洋相、丑态毕露,再次暴露了他们恨中国、害中国、坑中国、亡中国和泄私愤、保私利、谋私利的真实“反对”立场。
     柴静突如其来的被封杀,也令严肃的观察者们大跌眼镜:短时间内如此大放、大收柴静,究竟为哪般?
   
     我以为:中共当局对柴静的此种前恭而后倨、自相矛盾的态度,唯有从中南海内斗的角度,才能够看得明、说得通。
     受关注雾霾片《苍穹之下》冲击最大的企业,非中石化莫属,而石油产业是曾庆红、周永康的势力范围,如今周永康已倒而曾庆红还在走,习近平利用这部片子,把的矛头指向曾庆红的用意是明显的。最近中纪委的网站突然讨伐前清“裸官”“庆亲王”,剑指曾庆红的意味明显,结合这一点来看,习近平一度支持柴静,是想利用舆论,为“反腐”清洗曾庆红暨其石油帮造势。
     二则,习近平上台仅两年,雾霾问题不是习近平时期造成的,而是胡、温十年的恶果,由于胡锦涛、温家宝十年来大搞“击鼓传花”——停滞任何改革、疯行“土地财政”、“国进民退”、“动车大跃进”、巨资救市做大经济泡沫。。。以致于习近平继位后积重难返、败象全面浮现、经济下行愈演愈烈,经济、社会全面危机逼近,习近平不愿意做“冤大头”,就必须揭露胡、温的罪责,深重的雾霾问题,就是习近平揭露胡、温的大好突破口。
     对柴静的一度支持,也反映出:今后若逼急了,习近平必然追究胡、温以自保、以树威!
     那么,习近平为何对《苍穹之下》紧急叫停呢?原因就在习近平本人的局限性中:迄今以红色血统自傲的习近平,深罹戈尔巴乔夫、蒋经国恐惧症,他要防微杜渐,以确保红旗不倒,并且企图开创共产党专制红朝的中兴局面。因此,和胡锦涛一样,他对真民意,有着神经质的、深深的恐惧,他眼见柴静的独立专题片,掀起了山呼海啸般的环保舆论浪涛,生怕这股巨大的力量转向、“变味”,冲向专制独裁宝座。。。惊慌之下,他当然在宣传反面紧急刹车,以防止“柴静热”这股环保洪流冲击到专制堤坝。
     也就是说,习近平紧急封杀柴静,是因为不自信。由此也可见,习近平鼓吹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就是“三个不自信”,所谓“三个自信”,竟需要严密封网和钳制媒体来维持,这本身就是“宇宙中最大的笑话(成龙语)”!
     对柴静的封杀,也反映出习近平的色厉内荏、志大才疏,本来,他完全可以利用柴静掀起的环保舆论洪流,成就自己的“道义领袖”形象,毕竟,两年来在他的“反腐”大规模整肃下,中共公务员集团比起“胡和谐”时代的极度嚣张贪暴情形,收敛了许多,大陆老百姓对此种客观效果是认同的、拥护的。在中国当前严密专制没有反对派的情况下,利用民粹的力量打开口子,不失为制服既得利益集团、推进制度变革、刷清吏治、树立权威的好办法:
     从环保开始,然后从民族主义和归正中华传统的方式,改天换地,一统两岸!
     遗憾的是,习近平死保红旗的“红二代”局限性,决定了他不敢如此开创!习近平迄今坚持高举红旗,并企图在高举红旗的情况下,走出一条中共国的崛起新路,这是注定不可能的——孟子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举红旗走新路”,必然会走投无路!因为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水火不容,而马列毛与孔子也格格不入,他们就象水、油、沙一样,揉不成一块。
   
   曾节明 写于2015年三月七日下午于冰寒纽约州
(2015/03/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