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曾节明文集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昨晚在冥思历史时局的时候,忽然心有所悟,急起秉灯推演术数,方才确知:中共国属木,而中国共产党属木;之前笔者十多年地以为中共属水,属似是而非的误解。
     按照中共自己的说法,中国共产党于1921年七月一日下午早些时分,由苏联联布特派员马林,在上海主持成立,其出生八字为:辛酉、甲午、乙丑、癸未,本命年1921年属鸡,但日主天干属木,由于日主天干对命运的影响,远较本命年为大,所以中国共产党当属木命。
   


     这既符合方位属性、也完全符合五行相生之道:
     中共诞生地上海,乃华东最东端兼长江龙头位置,东属木,而风水地理上长江为中国青龙,而青色正是木命之色,青龙既木龙,所以木命的中共,诞生在上海木旺之地,决非偶然。
     创立于1917年公历十一月七日的苏俄属水,中共由苏俄创生和扶持的事实,也符合“水生木”的道理——若无苏俄的大力扶持,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共在中国根本无法生存,更遑论夺取中国;1949年之前,苏联(俄)对中共的长期扶持,就象向一颗树苗天天浇水。
     中共属木的命性,能够圆满解释中共的特色发展过程:
     从1921年至1934年,中共势力在南方闹腾了十三年,始终不得要领、不成气候,先后遭到北洋军阀镇压、国民党“清党”、蒋介石“围剿”,狼奔冢突,几乎被剿灭。。。但自1936年全面转移到北方后,则逢凶化吉、妖运亨通,最终夺得天下。这是为什么?就因为中共属木,而南方火旺,木生火,中共在南方火旺之地,有生火泄气之大弊,故中共若一直在南方的话,无论怎么闹腾,也是不可能成功的。而北方属水旺之地,天然生扶木命的中共,所以中共逃到陕北后,顺风顺水,抵达陕北没多久,就发生了大不利于民国而有利于中共发展壮大的“西安事变”。。。。。。
     可惜的是蒋介石不懂这些,而倾力把中共力量由江西、两湖赶到北方,这反而成全了中共。
   
     中共属木的性质,也完满地解释了中共自夺得东北后,从此势不可挡,迅速席卷天下,将中国彻底赤化。东北水、木两旺,其水上接苏联生扶之水,下生木旺中共己命,所以东北大利中共,夺得东北,令中共第一次有了全面窃夺江山的本钱。
     东北阴阳方位上属“生门”:东北气候严寒湿冷,关内敌手难以适应;东北物产丰富、地方广袤,回旋空间很大。。。故历史上谁据有东北,就进可攻退可守,基本立于不败之地。东北对于中共的意义尤为特殊,据有了东北,就与苏联连成一片,从此可以背靠苏联大后方,充分便捷地获取苏援,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放手对国民政府打内战,而且足以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大打出手、肆无忌惮,因为局面再坏不过退往苏联,局面好则挥师入关、长驱直入,对于东北之中共势力,有投鼠忌器顾虑的反而是国民党。
     鉴于东北之大利,毛泽东在1947年陕甘宁吃紧时,一度准备把中共中央从延安迁往哈尔滨,准备实在统一不了,就以哈尔滨为首都,以北满为国土,背靠苏联建立伪中华人民共和国,搞两个中国。。。老毛原先估计国共在东北要打十几年,没想到蒋介石输得这么快。
     东北玄学方位又是“鬼方”——即魔鬼的方位:故历史上东北来的少数民族和政权,都是邪恶和野蛮的,前者以女真(满洲)为典型,后者如张作霖“安国军”政权:张作霖政府在北洋军阀政府属最野蛮和专横的,连府院和国会的形式都不要了,赤裸裸地实行“座山雕”式的军阀独裁。正因为东北方位的阴邪属性,所以一直以来东北妖人辈出,迄今奸邪遍地:除对中国厉行薙发易服、文字狱、闭关锁国空前暴政的贼鞑子爱新觉罗家族外,仅从近现代数起,就有张学良、盛世才、吕正操、赵本山、小沈阳、花千冠、李敖、朗朗。。。。。。
     所以,东北的一切,是非常投合魔鬼属性的共产邪教力量的,中共之得满洲,如鱼得水,实力上百倍地疯长!
     中共属木的命理,也能解释当年中共为何向西发展大败:1936年,中共派出的、旨在打通获取苏援西部通道的西路军,在河西走廊被马步芳打得全军覆灭;1943年,中共驻新疆势力又遭到反复无常小人型军阀盛世才的大清洗,而遭致毁灭性的打击。这是因为河西、新疆都属西面金旺之地,金克木,属木的中共在西面遭金之伐,当然非常不利。
     直到今日,中共依然摆不平西面的新疆和西藏,由此可测,不远的今后促成中共垮台的导火索,一定是西面发生的大事件。
   
     中共属木的性质,能够充分解释为什么中共总在名字带“水”的领导人任上兴旺,而在名字无“水”领导人任上,总面临危险:
     中共在名字无“水”的领导人陈独秀、李立三、瞿秋白、向忠发手上,几乎亡党,“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都失败,而中共武装只在毛泽东的带领下,采取土匪落草的方式,方才创建了第一块根据地:毛泽东有“三点水”,再加上其字“毛润之”,有“六点水”;“长征”后,中共正是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方才福星高照;本来,如果蒋介石把中共中央逼入云南,切断其与苏联的联系,苏联很可能扶持王明组建新中共中央,但那样一来,中共就永无窃国之日了,因为王明的名字(真名陈绍禹)都无“水”,非但如此,其真名陈绍禹,还有“大禹治水”之意——王明的名字有克制毛泽东的属性(故王明长期都是令毛泽东最头痛的政敌),这对中共是不利的。
     由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共在1989年差一点翻了船,而在江、胡时期再度妖运亨通,政治上有惊无险、逢凶化吉,而经济获得大发展:
     中共在1989年差一点翻了船,是因为毛泽东之后,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名字都不带水,而1989年临危受命上台的江泽民,名字带有六点水,虽则朱镕基名字属金土两旺,有克制中共之象(事实上,正是朱镕基的“改制”和产业化,熔掉了红色政权的公有制经济基础,若朱镕基成为中共总书记,中共确实有垮台之忧),但朱镕基不是一把手,远不足以压倒江泽民的六点水。江泽民之后,胡锦涛、温家宝两人皆“带水”,所以胡温时期,是中共国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
   
     而现在情况已经大变。习近平名字不带水,习近平上台后,“七点水”的薄熙来、带“水”字的周永康先后被打倒,“六点水”的汪洋靠边站,而“六点水”的李源潮也岌岌可危。。。这预示着什么?预示着中共这棵老树,已快要枯死了!
     从玄学的角度看,反对派应该衷心感谢习近平的“反腐”集权的“救党”运动。
   
   曾节明 于2015年三月十八日于春寒纽约州
(2015/03/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