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曾节明文集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我原先估计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可能宫廷政变,而导致中共政权垮台,现在看来这个估计过于超前,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从而建立起以他为新核心的新独裁,而必然上演的中南海宫廷政变,最早也得等到习近平的下一任才会发生。
   
     为什么会出现偏差?因为我原先聚焦于习近平的“猛大胆”蛮干,却忽略了习近平的政敌——贪腐官僚集团的窝囊,而在下三滥的政治斗争当中,胜负往往不取决于谁更高明,而取决于谁更“漏野”(桂南方言,更差更臭之意):


     从2012年到现在,习近平之所以在重大权斗中接连胜出,不是习有多高明,而是对手太愚蠢、太窝囊。
     习近平上台伊始,立足未稳就亮出“反腐”刀剑,中纪委刀枪过处,众高官纷纷落马。。。贪腐之高干、寡头转眼间被逼至跳墙境地,从策略上说,这实际上是大失策的盲动冒险玩火之举,谁知道,因为政敌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曾庆红、胡锦涛、江泽民。。。的“漏野”,习近平“猛大胆”弄险出击,竟接连大胜,至今大有全面成功之势。
     迄今薄熙来、周永康势力已被肃清;随着令计划和一大批团派高官的落马,胡锦涛团派被打残;随着徐才厚的倒死、郭伯雄的束手、“庆亲王”的被隔离,江泽民也已经玩完,当然为了稳腚起见,习近平用不着抓年近九旬的江泽民本人,只是最近抓了江太子绵恒,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江核心早点“乘风归去”。
   
     随着“庆亲王”等众高官、寡头的大落马,现在的确已经“群阴慑服”,中共官僚们一个个抱头哀叹:“官不聊生呐!”,而公务员前所未有的收敛,报考公务员前所未有的低潮,中共官僚集团中,年长的战战兢兢,苦熬退休,年壮的如履薄冰,火急转移家产、安排后路。。。“习大大”胜利在望,其普京+李光耀式的新独裁“中国梦”,隐然已见雏形。
     习近平蛮干之所以大胜,在于对手的愚蠢、自私和怯懦:
     习对手中,唯一有枭雄气质、能给习近平制造大麻烦的,当数薄熙来,但薄熙来缺乏节奏感、锋芒太露、对部署手段太过凌厉,很有点莽张飞的味道,因此大事未济就遭部下反水而功亏一篑,壮志未酬进秦城;习对手中,最有谋略的当属曾庆红,可惜“庆亲王”好谋无断,始终精于小圈子盘算而不敢动真格、举大计,自私、怯懦如斯,终不具枭雄之资,这也是上海人的通病;其他如令计划、徐才厚等,谋略比“庆亲王”等而下之,而自私、怯懦却不遑曾庆红多让,岂是能成大事之人?而“维稳”访民、活摘器官心狠手辣的周永康,关键时刻却是个尿裤子的窝囊废。。。。。。
     而且,习的各路对手各自为战,一个个自以为得计,都想当渔翁、当黄雀,都想让别人去替死、去垫背。。。没有统一的指挥、没有一体的谋划、相互间毫无默契、没有配合、没有掩护。。。有的只是落井下石。。。这样的乌合之众,被各个击破是必然的事。
    反观习近平、王岐山的团队,手握党国最高名器、且政令统一,习王深知“反腐”干犯众怒、已无退路,索性大砍大杀豁将出去,结硬结、打死仗,反而大破人多势众、且垄断了石油、电子等国民经济命脉的薄、周、令、徐、曾。。。江、胡们。
   
     习近平的“反腐”集权之战,就象满清入关后对汉人之战,满清之所以大获全胜,不在于八旗兵强劲无敌——其实八旗兵战斗力很有限,阿济格部对大顺军李过部,野战都无法获胜,最后还是调来明朝的西洋大炮才解决问题;八旗兵谭泰部攻南昌城,攻了一年多才攻下。。。也不在于满清政策有多高明:1645年攻下南京后,小人得志的贼鞑子中山狼多尔衮,误以为天下已定,悍然颁布《薙发令》——“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结果激起中国士绅官兵民普遍的群起反抗、甚至已经投降的汉族官兵,都纷纷降而复叛,到1648年姜瓖在大同举兵反清时,多尔衮已有招架不住之态,不得已冒险撤回所有的八旗兵,全部派往山西作战,十多万满兵满将,竟全部陷入山西苦战!而北方各地既无可用之兵,北京城竟只有数千旗兵把守,这时候汉人只要有一只几万人的军队大举北伐、直捣黄龙,多尔衮一伙除了逃出北京,退回关外以外,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可惜大好时机下,汉人的政治力量依然相互拆台、勾心斗角、互不救援、更无合作,单单一个南明,就出现唐王、鲁王之争,永历政权和绍武政权火并。。。大西军和大顺军余部也不合作,各谋私利。。。总之南明时期汉族政治力量一个个都勇于私斗、怯于公战。。。结果让多尔衮一伙弄险玩火地集中力量剿灭了山西起义力量,再从容大举南下。。。。。。
      很明显,满清之获胜,主要胜在汉人之不团结。
   
      话又说回来,习近平虽然赢了,但不要高兴得太早。既然“庆亲王”退休后可以成为阶下囚,难保哪一天退休的“习大大”不会成为阶下囚。。。只要没有宪政,谁都可能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
      腐败是权力的衍生物,埃克顿说得好:“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绝对的权力就是绝对的腐败。(埃克顿《自由与权力》)”因此,以专制反腐败的实质,就是以腐败反腐败,就是与其你腐败,不如我腐败。。。由此可断:以专制反腐败,尽管可以收一时之效,但很快就会结出更腐败、更黑暗的毒果出来!试问,谁能制约中纪委的腐败?谁能制约总书记的腐败?
      因此,无论是习近平还是李光耀,都是“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人物:李显龙下台后,李光耀必然身败名裂,而习近平的“反腐”救党,尽管可以一时得逞,必令中共在他身后腐败得更透彻、灭亡得更彻底。
   
   曾节明 写于2015年三月二十五日于春寒陡峭纽约上州
(2015/03/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