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胥志义
[主页]->[百家争鸣]->[胥志义]->[胥志义:由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所联想到的]
胥志义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权的逻辑
·胥志义:文革的灾难是人性的灾难
·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胥志义:有领导,则无民主
·胥志义:乌坎的民主为什么会失败?
·胥志义:反贪腐与开新政
·胥志义:认错是改革的前提
·胥志义:由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所联想到的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根源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根源
·胥志义: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经济危机
·胥志义:重新认识“爱国”与“卖国”
·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胥志义:血汗工厂能否战胜福利国家?——与秦晖先生商榷
·胥志义:权利与稳定的关系
·胥志义:中美贫富差距的区别
·胥志义:自由是剥削的天敌
·胥志义:平反冤假错案是当务之急
·胥志义:专制者天然喜欢公有制
·胥志义:市场对资本主义的解构
·胥志义:对改革的几点反思
·胥志义:伴权如伴虎
·胥志义:贪官的钱和资本家的钱
·胥志义:正义与秩序
·胥志义:论消灭贫富差距之不可能与不可以
·胥志义:两种效率——也论民主与效率
·胥志义:人性的旗帜是红十字会的生命
·胥志义:《“爱国”“卖国”疑》系列文章(一):国家是什么?
·胥志义:国家的起源与职能
·胥志义:“经济侵略论”的破产
·胥志义:模糊和弱化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市场主体无祖国
·胥志义:侵略与人权
·胥志义:市场化民主化对国家组织的解构
·胥志义:规则的冲突与趋同
·胥志义:“爱国”更多是一种情感
·胥志义:国家会消亡吗?
·胥志义:精英与领导
·胥志义:反贪腐与除恶政
·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权力如何使人变成魔鬼
·胥志义: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人权危机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危机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义
·胥志义:“莫须有”的流毒
·胥志义:“牛刀杀鸡”与“烂尾政治”
·胥志义:“吃饭砸锅”论错在那里?
·胥志义:中国有没有“维稳学”?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思想的朋友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人权能够谈判吗?
·胥志义:中国“奇迹”与美国“危机”的关联
·胥志义: 市场经济与贫富差距
·胥志义:自私与“不自私”的交易
·胥志义:望梅能够止渴吗?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中国奇迹”是不是由中国模式带来的?
·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胥志义:整人与人性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有领导,则无民主
·胥志义:为什么不能有国企?
·胥志义:私有制与公有制最大的区别是有无人权的区别
·胥志义:私有制不是一种生产资料占有方式而是自然分配方式
·胥志义:剥削不是以收入而是以自由来衡量
·胥志义:政治权利对劳动者经济权利不足的弥补
·胥志义:政府不能成为微观经济活动中的积极利益主体
·胥志义:人道主义是国家福利政策的出发点
·胥志义:不是为富人说话而是为人权说话
·胥志义:面对ISIS,中国应不应出兵?
·胥志义:颜色革命与黑色革命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胡耀邦的英名何来?
·胥志义:人权是第一选择
·胥志义:“苏格兰公投”中的国家理念(2014年3月7日)
·胥志义:三亿元脏款制造多少冤假错案?
·胥志义:中国与美国贫富差距有何不同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1)——土地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矿产资源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3)——市场对抗是不是国家利益对抗?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4)——公共利益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5)要素自由流动与国家组织特性的弱化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
·胥志义:最后的呐喊——改革的核心是还权于民
·胥志义:中国的“强拆”将进入世界史册
·胥志义:生存权与小贩的命运
·胥志义:“莫须有”与“无罪推定”
·胥志义:“领导”能够成为“公仆”吗?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之中
·胥志义: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
·胥志义:文强的“摆拍”与人性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乌坎民主失败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胥志义:由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所联想到的

   胥志义:由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所联想到的
   
   国际油价暴跌,卢布大幅贬值,俄罗斯经济面临崩溃,有人说这是美国主导的对俄罗斯的阴谋。在这些人看来,好象美国总是与世界为敌,对不顺眼的对手,一定要置其死地。但油价暴跌,是阴谋吗?
   
   一,保油价还是保市场份额?


   
   得益于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技术的突破,过去几年,美国的页岩油气产量大幅增加,被业界称为“页岩革命”。数据显示,从2008年到2014年,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长了80%。美国占全球原油供给的比重因此提高了近40%,达到13.7%。同时美国对外石油依存度大大降低,从2005年的60%降至目前30%的水平。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页岩油储量,占世界70%,高达2万亿桶以上,相当于现在全球探明石油储量总和的2倍。有人乐观预计,美国将在2017或2020年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并逐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显然,美国由石油进口转变为石油出口,对所有以采挖技术为石油生产的国家形成巨大威胁。
   
   国际油价从每桶100多美元下跌到现在60美元左右,是美国石油产量大增,使世界石油供给不断超出需求的结果。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向来有限产保价的路径,但面临“页岩革命”,它限产,便意味着丢失市场。没有市场,高价有何作用?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消费国,如果它不仅能自给,还能出口,那些靠石油资源吃饭的国家还能有活路?所以这次国际油价下跌,欧佩克不但决定不减产,甚至可以说,油价下跌是他们故意造成的。他们想用低油价压跨美国页岩油生产。
   
   欧佩克最大石油出产国沙特的石油与资源部部长阿里*纳伊米,并不刻意掩盖这一目的。他说,沙特并不在乎油价每桶是60、40美元,还是30、20美元。因为他们的采油成本每桶只有4到5美元。就好象抽水一样。而现在据说美国页岩油的成本,在每桶30至40美元之间。要打跨页岩油,国际油价还要下跌。但显然,并不是所有产油国的采油成本都象沙特那么低,特别是俄罗斯。
   
   俄罗斯的石油探明储量,不过800亿桶,在世界上排名第8,仅为加拿大储量的一半,但俄罗斯年均石油产量,则高达37亿桶,为世界第一,接近加拿大产量的3倍。按照这个采挖速度,俄罗斯的石油最多只可再采二十年。以前的苏联为了对抗美国,现在的俄罗斯为了成为帝国,不惜狂挖滥采,那些好采的都已经采光了,剩下的地质构造复杂,采挖成本大增。俄罗斯石油企业的盈亏平衡点,现在据说是80美元。而且俄罗斯缺乏其它支柱产业,国家高度依赖石油。有人分析,俄罗斯整个国家财政平衡的石油价格是每桶114美元左右。看来,欧佩克与美国的石油大战,首先倒下的不一定是美国的页岩油,而是俄罗斯的石油产业。还有伊朗、委内瑞拉等高采挖成本国家。而那些正在深海找油采油的石油企业。可能由于成本大高,最终会被迫放弃。
   
   美国依凭它的技术,很可能最终成为特大型石油大国。一方面,世界可现成采挖,且地质构造不复杂的石油越来越少,另一方面,美国提炼页岩油的成本通过技术进步在不断降低。而油页岩在美国才刚刚开始利用,有着最丰富的资源。虽然面对沙特这样采油如抽水的国家竞争,或会影响美国页岩油生产的发展速度,却不可能影响其发展方向。所以,大多数观察家预言,每桶100美元的石油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对世界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事。因为能源价格的降低,将使世界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提高。
   
   欧佩克不限产,任凭油价下跌,主要针对的是美国的页岩油生产,这能是美国联合西方势力,针对俄罗斯的阴谋?
   
   二,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2014年,美国经济增长速度,有望达到5%,增长的势头还在看涨。这就让我想到,2008年美国出现金融危机时,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对美国的攻击,认为中国有10%以上的经济增长速度,美国则增长缓慢,说明中国充满活力,美国则气息奄奄,有如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假以不长的时日,以中国增长速度对比美国增长速度,中国终将代替美国,领导世界。这种狂妄和愚昧,真让我感到吃惊。
   
   先进国家与后发国家一个最重要的区别,是先进国家的生产技术处于世界前沿,进一步的发展依赖于创新。创新是一个向各方面探索和试错的过程,充满着不确定和偶然性,因而是缓慢的。后发国家的发展则是一种学习性的发展。学习明显比创新更快。学习性发展,通过对现有成熟理论的学习和具体化,或对现有器物的模仿,或更直接的技术引进和购买,可获得比创新性发展更快的速度。先发国家没有学习性发展,它们不但在科学的理论研究方面处于世界前沿,而且在实际的生产技术上也处于世界前沿。所以才叫先发国家,只有后发国家才有学习性发展,因为学习更快,所以后发国家的发展速度只要不存在体制障碍,一定比先进国家更快。
   
   我国的报刊上常常有这样一种说法:中国的经济发展,只用几十年的时间,就走过了发达国家一百多年走过的道路。这话没错,但以此骄傲却完全错了。中国是后发国家,可以通过学习甚至购买先进生产技术来较快的达到生产从落后走向先进。而发达国家的生产从落后走向先进,不可能有学习和技术购买,只能是一个充满探索和创新的过程,因而是更为艰难与缓慢的过程。比如通过发明汽车和汽车制造技术发展汽车产业,比学习或购买现成技术发展汽车产业,其难度不知要高多少倍。后发国家通过学习使生产从落后走向先进,比发达国家通过创新使生产从落后走向先进更快,能是后发国家的骄傲,而不是先发国家的骄傲?
   
   日本就是一个从落后走向先进的国家。二战后,日本满目疮痍,但经过短暂休整,日本经济取得近二十年的高速发展,其发展速度超过美欧诸国,这是不是日本的什么模式优于美欧,显然不是,而是它处于学习性发展阶段。同样,近年来日本发展速度明显放缓,也不是它的体制出了什么问题,日本的政治经济体制并无明显变化,而是它已进入先进国家的行列。再要发展必须依靠创新。理论界在研究日本近年经济增长放缓的原因时,往往盯着日本政府的政策等等,显然不得要领。也许政府政策对经济发展有某些影响,但不是决定性因素。对于已经进入先进的国家来说,创新是他们国家取得经济发展的主要途径。
   
   美国是近百年来,世界上公认的最有创新力的国家。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的信息技术革命由它引领,因此带来美国经济一段时间的快速发展。但随着其它国家对其技术的学习、模仿,购买,以至于剽窃,美国的一部分技术优势不再。经济发展趋缓是其必然。由此能说美国是西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而伴随“页岩革命”,美国重新迎来经济的快速发展。而且,三D打印技术在制造业中的应用、以及信息技术的深度发展,好象都出现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充满活力,那里气息奄奄?
   
   不是由于创新,或生产效率提高,只是依凭自然资源优势,人力资源优势带来的经济快速发展,不一定是有活力的体现。所谓的“中国奇迹”,来源于中国的低劳力成本,和庞大的人力资源,以及技术的学习和购买,却少有创新,活力在何处?如何向世界推销“中国模式”?中国与美国,东方与西方,谁的体制更好,谁更有活力?一目了然。所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谈到中国剽窃美国技术,终将超越美国时说,我们不怕,因为美国新的技术会不断涌现。“页岩革命”证明了这一点。相反,一个没有创新的国家,即便一时取得快速发展,还是跟人屁股,如何能大言不惭?
(2015/03/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