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徐永海
·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科学无罪
·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刘念春与基督徒
·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1999年
1月
·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2000年
1月
·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月
·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6月
·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旧稿: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我们不会忘记因组党而被抓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
·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7月
·奥尔布赖特来华访?200910/xuyonghai/1
·基因组计划对心理学将产生的影响
·生命图纸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随着DNA变化生物进行相应演化
·人与人之间在想象力上存在极大差异
8月
·我们敬重彭明先生,再过几天他将被释放
9月
·渴望帮助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工作
·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10月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11月
·宽松的土地政策和有效的计划生育
12月
·抗议北京市公安局用传唤手段阻止《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会的召开
·民主民生问题研讨
·西部开发问题面面观
·土地私有化的兑现和少数民族问题
·西部开发爱先行
·民族与宗教问题
·西部开发应该是尊重而非掠夺
2001年
2月
·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请求关心老百姓的住房问题
3月
·希望制定《宗教法》使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3月4日
   
   
   1、民运老前辈、老基督徒杨靖弟兄突发心梗、不能自主呼吸,正在住院抢救
   
   杨靖1946年出生,今年周岁69岁,虚岁70岁。他出生“高贵”,父亲曾是黄埔2期生、5期生(应当是中途退过学),可是这带给杨靖的却不是高贵,而是文革中的“低贱”。从而使杨靖较早地走向了“先知先觉”的道路,成为了78、79年“西单墙民主运动”时期的著名民运人士,为此曾坐牢8年。
   
   他的妻子马淑季大姐和他一样,也是当年的民运人士,他们在“西单墙民主运动”时期恋爱、结婚。杨靖被抓时,马淑季大姐正怀着身孕。杨靖出狱了,孩子都快8岁了。出狱后的杨靖依旧不自由,一直被监控,而不能正常生活、工作。有很长一段时期,他们夫妻为了一家的生活,为了使孩子吃饱、穿暖、能上学,他们夫妻买过豆浆、摆过地摊等等。
   
   多年的苦难,使杨靖的身体受到了摧残,他患有多种疾病。在前日(3月2日)上午,他突然心脏病复发,出现心梗,脸色变白、变绿,倒在地上。好在妻子马淑季大姐在他身边,叫来了急救车。在送往医院的路途上,杨靖就出现了心跳停住、呼吸停住,给予心外按压、人工呼吸等抢救,但是依旧没有能恢复自主呼吸,为此上了呼吸机。
   
   照片1:病危中的杨靖和马淑季大姐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照片2病危中的杨靖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照片3病危中的杨靖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在北京大学附属人民医院急诊抢救一天后,依旧不能自主呼吸,为此在昨日(3月3日)下午转入心脏重症监护病房,CICU病房(CUU),并下了病危通知。经抢救,杨靖有所好转,逐渐恢复了自主呼吸,能够自己呼吸了,为此撤掉了呼吸机。杨靖的马淑季大姐在微信中写到:
   
   “各位弟兄姊妹,感谢大家对杨靖病情的关心帮助。医院刚打电话告诉我,杨靖被观察的各项病情数值显示正常,现己撤掉呼吸机,正渐渐恢复正常自主呼吸状态,待观察治疗后再深入治疗,这是好消息。摆脱了说过四次的‘不行了,作准备吧’的噩耗。感谢主的保佑。感谢大家!”
   
   2、我们去看望病危中杨靖老弟兄都被警察陪伴着,其中杨秋雨还被警察抓走
   
   在前日(3月2日)晚上8点来钟,我接到马淑季大姐的电话,焦急地对我说:“杨靖不行了,马上到人民医院急诊抢救室来吧”,那一定是在抢救的医生对马淑季大姐说了:“不行了,作准备吧”之后,否则马淑季大姐不愿意轻易麻烦别人。我立刻下楼,找自行车,骑车就出了大院门。可是没骑几步,就被人拉住,是“联防队员”。自2006年后,他们已经在我家院门口上班快十年了,专门来监视我、监控我。
   
   刹那间,郭姓警察又拦在我的前面,抓住我的自行车,死活不让我走。都8点多钟了,天都很黑了,为赶到医院,我走的又是如此急,如此快,他们是如何看到我的?看来他们是一直眼珠不转的盯着大院门口,他们也太不容易了,真是监视的如此辛苦呀。我对郭姓警察说:“你不能拦着我,我要去医院,我的朋友快不行了”,他依旧不让我走,不许我出门。
   
   我很生气,“你们有什么权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听到我的争吵声,我妻子也下了楼,最后才在郭姓警察请示了他的上级后,我才在警察的跟踪、紧陪下,到了人民医院。第二天(3月3日)我依旧是在警察的护送下、陪伴下去得医院。第二天的上午,何德普也来到了医院来看望杨靖,他也是在警察的陪伴下,并且只能待不多的时间。
   
   
   照片4:普陪同杨靖的妻子马淑寂办理重症监护室住院手续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照片5:徐永海、何德普在人民医院看望杨靖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今天(3月4日)下午,杨秋雨、王玉琴、宁惠荣、张全胜也来到了人民医院来看望杨靖老弟兄,在他们与杨靖老弟兄交谈时,来了四个警察将杨秋雨带走,据说是把杨秋雨带到了他居住地的派出所——蒲黄榆派出所。我们多次打杨秋雨电话都关机,也不知道是杨秋雨情况如此。(杨秋雨电话:13121612998,蒲黃榆派出所电话:67611081,67612528),望大家关注!
   
   照片6:张全胜、杨秋雨、马淑季、王玉琴、杨靖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3、因我们时常被监视、软禁,使我们不能正常的生活、工作,望大家给予关心、帮助
   
   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子,我们都会受到这样的监视、软禁、被抓,如这几天发生的这事情。仅仅因为开两会,即使是杨靖老弟兄生命垂危,即使是我们仅仅去医院看望、护理病人,我们都要被跟踪、陪伴,甚至被抓走。因为这样的处境,多年来,而使我们不能正常工作,没有收入,生活时常陷入困境。
   
   几十年来,因为是良心犯,杨靖老弟兄、马淑季大姐这一家,一直生活苦难。现在又突发心脏病,入院抢救,一下要花这么多的钱,仅仅第一天抢救就花去1万,现在又住在ICU病房里,他们的经济处境自然更加艰难。为此,昨日(3月3日),来看望的何德普、王广清、张晓平、朱瑞等等都给予了帮助,远在美国的徐文立也托北京的查建国给予了帮助。
   
   多年来,面对如此的处境,面对如此的艰难,我们只能是单单的依靠主耶稣。我们大家在一起来学习《圣经》,学习耶稣,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仇敌都爱的心,爱能使我们充满喜乐,心身健康。可是,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也要遭到逼迫,如在去年(2014年)的1月24日,我们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因为学习《圣经》被刑事拘留1个月。
   
   杨靖(老)也和我们一起坐牢,并且在被关北京第一看守所期间,他心脏病发作,而被转到北京第二看守所(公安医院)关押到出狱。也许正是这次发病,使杨靖的心脏受到伤害,而使得这次发病如此严重,医生是四次说:“不行了,作准备吧”。在此望肢体们、朋友们来帮助杨靖老弟兄,他需要我们的帮助,帮助他挺过来,帮助他战胜病魔。
   
   4、望海内外的肢体们、朋友们伸出他们的双手,来帮助病危中的杨靖老弟兄
   
   在78、79民主墙时期,杨靖是“四五论坛”三编委之一。三编委都因民主墙坐过牢,徐文立15年,刘青7年,杨靖8年,如徐文立、刘青一样,杨靖也应是著名的民运人物。在去年我们的教案中,我们13人因为家庭教会被抓,出狱后杨靖带头要求国家赔偿,我们13人中的8人紧跟着也来要求国家赔偿,来为基督信仰争辩,我们自认为,我们——尤其是杨靖弟兄——也应是著名的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
   
   可是,满不是那么回事。杨靖(老)弟兄几十年来坚持信仰、坚持信念,坚守国内,可是一直没有得到过多少帮助,尤其是没有得到过海外的多少帮助。我们教案发生后,我们没有软弱,而是坚定地为基督信仰争辩——要求国家赔偿,并且经历了区公安局、市公安局等法律途径,目前我们中的一些肢体已经走到要到市中级法院起诉的阶段,可是我们也没有得到过什么帮助。
   
   尤其是杨靖弟兄,是带头申请国家赔偿,因为不熟悉法律,没有律师帮助,他拖着病重的身体,走了很多冤枉路。在申请完区公安分局的国家赔偿后,理应到北京市公安局去申请复议。但是由于身体不好,得不到法律上的帮助,他不得不放弃。只是我们这些身体还行的,不怕走冤枉路,坚持着一步一步的走下去。现在,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们就要上北京市中级法院起诉了,为此我们确实需要法律上的帮助,确实需要律师的帮助,可是我们哪有钱来请律师呀。
   
   我们的海外朋友孙立勇在他的一篇文章中写到:“后援会记得2005年3月24日决定成立后援会后,当晚我就给子明老师打电话,向他汇报我们的决定,他听完很高兴,并叮嘱我说:‘后援会要优先救助那些不知名的良心犯,这样才有生命力。因为不知名的良心犯及其家属所承受的苦难比知名良心犯及其家属要大得多。’从此,知名度低者优先救助就成为后援会的救助原则”。
   
   也正是我们的海外朋友孙立勇,时常关心、帮助我们这些“知名度低”的良心犯,在过年时,给我们寄来一些钱,来使我们能过好年。其实,我们这些“知名度低”的并不比那些“知名度低高的”坐牢时间短,如杨靖曾坐牢8年,如我是判刑、劳教、治拘、刑拘、监视居住都经历过。并且,就做事来时,我们这些“知名度低”的并不比那些“知名度低高的”少,如我们一直坚持聚会,时常写文章。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我们这些“知名度低的”只能是默默地奉献着。为了理想,我们曾失去了很好的工作,如我失去了原有的医生工作;不少朋友还失去了家庭(妻离子散)。但是我们依旧是一直坚守着我们的信仰与信念,我们无怨无悔。只是,现在,我们的朋友、弟兄杨靖老弟兄生命垂危,他确实需要我们的帮助,望肢体们、朋友们帮助我们这位“知名度低的”杨靖(老)弟兄,帮助他挺过来,他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5/03/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