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教案蒙难者张文和被关精神病院已一年多]
徐永海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使圣经公开出版应是中国基督徒的使命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徐永海自荐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1994年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
1995年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
***
1995年5月25日至1997年5月24日,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被劳动教养2年,
***
1996年
·上诉书
1997年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肯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王丹与基督精神
1998年
·认识唯物主义的错误,树立科学正确的信仰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宇宙只能是上帝创造的
·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科学无罪
·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刘念春与基督徒
·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1999年
1月
·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2000年
1月
·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月
·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6月
·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案蒙难者张文和被关精神病院已一年多


   教案蒙难者张文和被关精神病院已一年多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3月31日
   
   
   照片1、在精神病医院门口的杨秋雨、王玉琴、王素娥、徐永海,(摄影者宁慧荣)
   教案蒙难者张文和被关精神病院已一年多

   
   照片2、精神病医院中的张文和
   教案蒙难者张文和被关精神病院已一年多

   
   照片3、回来路上看望严正学,林昭、张志新塑像前,严正学、徐永海、王玉琴、王素娥
   教案蒙难者张文和被关精神病院已一年多

   
   
   1、我们去看望了被送进精神病医院已经一年多的教案蒙难者张文和(老)弟兄
   
   昨日(3月30日)我(徐永海)又被软禁了,有警察在院门口的监视房里值班。下午我去买东西,是“联动队员(辅警、协警)”陪着我去的(我被贴身跟踪监视着)。昨日为什么如此,据说可能是因为北京要申请冬奥会,奥组委来北京了。一到这些所谓的敏感日子,我们这些所谓的敏感人员就要被软禁、监视,失去自由。
   
   今天(3月31日)我没有再被软禁,但依然被监视,院门口的监视房里一直有联防在这里上班来监视我,这种情况已经快十年了。由于我没有被软禁,按照事先约好,在下午,我和杨秋雨、宁慧荣、王玉琴、王素娥,还有张文和的一个亲哥哥,来到北京市昌平区精神卫生保健院,来看望我们的主内肢体、同为教案蒙难者的张文和(老)弟兄。
   
   1年前的2014年1月份,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几次聚会——《圣经》学习,都是在张文和(老)弟兄的家中——北京通州“县城”南大街南二条20号。在1月24日,在我们到张文和家中的第四次聚会(《圣经》学习)时,我们15人被警察抓到梨园派出所,2天后的26日我们13名基督徒和慕道友又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以“非法集会罪”被刑事拘留1个月。
   
   在坐牢期间,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尤其是张文(老)弟兄是年老体弱更是痛苦。出狱后的我们依旧不自由,被监视、被软禁到3月下旬的两会结束后。张文和2月24日被释放后,也同样被软禁在家。张文和(老)弟兄身体不好,出现心脏不适,可是警察就是不允许张文和出家门,外出看病也不允许。为此,张文和弟兄表示抗议,而在3月5日这一天张文和被警察送进北京昌平精神卫生保健院(一家精神病医院),至今,已经一年多了。
   
   2、张文和(老)弟兄是一个充满大爱之心的人,是一个对“大爱”有着固执追求的人
   
   张文和弟兄是78、79年西单民主墙时期的民运老人,那时他因为参加民主运动,他就曾被关监狱和精神病医院。这些年来,张文和弟兄来到我们教会,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并在我们这里受洗,宣告归入耶稣。我(徐永海)1979年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从事过20来年的精神科医生工作,通过我和张文和的接触,我没有发现张文和有什么精神病,反而发现张文和弟兄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基督徒。
   
   张文和(老)弟兄是回民,他的父辈、祖辈等先辈中有很多都是北京地区伊斯兰教的神职人员——阿訇,都是虔诚的穆斯林。由于张文和出生在一个伊斯兰教的神职人员家庭,当年张文和结婚时找到妻子,也是出生于伊斯兰教神职人员家庭——老岳父是伊斯兰教经学院的教师,教授古兰经和阿拉伯文。这几年,我们多次去张文和家,他的妻子与我们说话时,不时地会带出“我的(真)主啊”这样口头语,是个虔诚的穆斯林。
   
   只是由于张文和(老)弟兄看到一些恐怖活动,如塔利班、人体炸弹等,以及一些宗教极端现象,而感受我们人类更需要耶稣那样的大爱——连仇敌都爱,为此张文和弟兄来到我们教会,成为了基督徒。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中,不仅仅有张文和,而且还有其他的肢体也是如此,他们说到:“我们是出身于回民家庭,但我们是基督徒,我们信仰耶稣那样的大爱——连仇敌都爱。
   
   其实,所有的经典宗教的核心应当都是让人们来具有大爱的心。为此,张文和(老)弟兄牵头,将我们北京民运维权朋友中具有不同宗教的人,几次相约在他家——“北京增爱宗教对话”。张文和弟兄希望让“大爱”充满我们这个世界,而不要再出现恐怖主义、人体炸弹等等。张文和弟兄说到,由于宗教之间的矛盾,如果这样的“宗教对话”不能在中东进行,不能在西方进行,那么就先在我们中国,先在我们北京进行吧,先由我们开始吧。
   
   由于张文和这样的爱心,由于张文和这样的追求,并且张文和对此追求的坚定、固执,而不容易被其他人理解,甚至不被他的家人理解。他的家族,他妻子的家族,他亲家的家族等,都是虔诚的穆斯林,一些还是伊斯兰教的神职人员。由于张文和信仰耶稣,受洗成为基督徒,在张文和的亲戚中,某些人就说张文和“判教”了,精神不正常了。由于某些人对张文和的不理解,由于有关人员利用了某些人的不理解,张文和是几次被送进精神病医院。
   
   3、我们依旧希望中国更加进步,而不再出现张文和被关精神病医院的事情
   
   现在张文和(老)弟兄,又因为我们的教案——“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而在“教案之后”被关进了精神病医院(已经一年多)。我作为教会带领人,也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目前失业),我很是关心他。我们曾几次去这个“北京昌平精神卫生保健院”(一家精神病医院,我以前曾工作在“西城精神卫生保健院”)要去看望张文和弟兄,可是医院方面都不允许我们见到张文和弟兄。今天真是不容易,我们见到了张文和弟兄。
   
   他的精神面貌还不错,他说了很多,其中主要是希望能够早日出院,离开精神病医院。虽然这里的医生、护士还不错,对他很好。他对这里的医生、护士也很好,他是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干一些活,如帮助打扫卫生,如帮助给其他行动不方便的病人送送饭等。面对不能及时出院,张文和还说到,《圣经》中多次提到,基督徒要经历百般的试炼,他就把这住院当做试炼吧。
   
   我作为一个曾在精神病医院工作过很多年的精神科医生,通过今天的会见,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是我没有发现张文和弟兄有什么必须需要住院(长期住院)的精神疾病。为此我们希望张文和弟兄能够早日出院。可是在我们这个国家中,虽然有了《精神卫生法》,我们却依旧没有能力将张文和弟兄接出医院,我们只能将“张文和弟兄的早日出院一事”放在祷告中,求主给张文和弟兄开出路,使张文和弟兄早日出院。
   
   看望张文和后,我们顺道来到同在昌平区的严正学家。严正学也是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主内肢体,这些年来严正学也是时常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在他家的小院(铁玫瑰园)里,我们在他们夫妻雕塑的张志新、林昭的铜像前合影。感谢上帝,我们中国终于不再是文革那样的时代了——张志新、林昭被杀;但是我们依旧希望中国更加进步,而不再出现张文和被关精神病院的事情,而不再出现我们被软禁的事情。
   
   4、我们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无罪
   
   面对张文和被关在精神病医院里,面对张文和渴望离开这精神病医院,我们真是无能为力。即使这样,由于今天见到了张文和,我们还是感谢主。以前多次来,我们都不允许见张文和(老)弟兄。在会面结束时,我们给张文和留下300元钱,让他买点好吃的和小炒(否则每月400多元的大锅饭实在一般)。这300元钱,是近来王春艳奉献的100元钱和北京海淀一个肢体奉献来的200元。想想我们很惭愧,由于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艰难和众肢体的艰难,就是我们能时常看张文和,如果空手去看,也不好意思呀。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多年来一直以良心犯为主,不少肢体因民运、维权、信仰坐过牢,甚至多次坐牢。这些主内肢体出狱后多失去原有的工作,没有了收入,不少肢体连低保、医保都没有,生活十分困难。因此,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不要弟兄姊妹的奉献(经济上的奉献),这些弟兄姊妹在其他方面已经为主奉献的很多,在民运、维权、信仰方面已经做出了很多牺牲。
   
   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人家怕与我们接触带来麻烦。好在我们也没有支出,只是在聚会结束后,我(这些年来聚会一直多在我家)请大家吃一顿面条,夏天茄子面,冬天炸酱面。来聚会的肢体中不少是外地在京访民(也是良心犯),平时生活很是艰难,有时弟兄姊妹也会带点菜来,让这些肢体吃顿好的。
   
   在此,我请求众教会,众肢体来帮助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尤其是我们因“教案”出狱后,我们不少肢体正在要求国家赔偿,目前一些肢体是在通州区公安分局的要求国家赔偿阶段,一些肢体已到北京市公安局申请复议阶段,一些肢体更是到了北京市中级法院诉讼阶段。由于我们要求国家赔偿这件事情,没有能够得到律师的充分帮助,我们是非常的艰难。我们是曾得到了余文生律师的无私帮助,可是不久他也被抓坐牢了;我们也得到了倪玉兰大姐无私的帮助,可以由于她的身体(双下肢因坐牢瘫痪)和处境(时常被软禁),我们也不能太多的麻烦她。
   
   我们需要大家帮助,需要律师的帮助,需要请律师的费用(作为教会,作为基督徒,我们不好意思让人家白帮助)。由于张文和弟兄还在因为教案在“教案之后”被关在精神病医院里,可是说我们的这个教案——“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还没有结束。我们需要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我们需要为我们的家庭教会竭力争辩。我们的基督信仰无罪,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无罪,我们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无罪。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2013年我写的一篇文章《北京增爱宗教对话》
   
            北京增爱宗教对话
     
            (北京)徐永海
     
            2013年11月25日
     
     
     在上个星期的星期三,2013年11月20日,在北京市通州区的张文和的家里,一些信仰着不同宗教的朋友们相聚在了一起,进行了宗教对话,并希望这样的“宗教对话”能够定期地进行下来。张文和再次表示,他十分愿意将自己的家奉献出来,来进行不同宗教之间的“宗教对话”;他十分欢迎——信仰着不同宗教的朋友们——到他家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