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徐水良文集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徐水良

   
   


   
   2015-03-27

   
   小敏兄,我在国内时与你一个看法。但我被中共驱赶出国,到海外后,才认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实际情况是:中共派大量特务进入民运做坏事,什么流氓无赖骗子坏蛋都进来,什么坏事都干。然后他们反过来不断攻击抹黑全体民运,说民运和民主事业就是黑的。中共特线人数超过真民运三倍以上,包括强迫原来的多数民运人士当他们的特线。
   
   他们抢先组建和控制了海外民运,这海外民运和创建者,都被特线民运捧抬塑造成正宗民运的权威。你揭露这个情况,他们就反咬你攻击诬陷正宗民运。他们有整个国家力量的支持,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媒体有媒体;而你几乎什么也没有。你要与他们划清界限,都极端不容易,第一是大多数人根本不清楚特务渗透占了民运人士大多数这种情况。而且,即使你告诉他们真相,他们也不信。中共特务反而造谣说你神经病。第二,你要揭露特务,他们就群起围攻说你乱抓特务搞内斗。本人凭自己最早开展民运的老资格,花了十几年时间,说明和揭露这个真相,才使得一部分人相信,而自己却被特务围攻造谣污蔑得一塌糊涂。
   
   如果你做自己的事情,他们拼命渗透,到你内部搞破坏搞内斗。这招不行,他们就在私下里和各种公开场合,漫天造谣,凭空造谣,污蔑你围攻你,抹黑你本人,抹黑你家属亲人家里人和朋友。一般人也许可以承受中共的迫害和监狱,但无法承受他们的造谣诬蔑和围攻。所以即使很坚定的人,也不敢参与揭露特务真相的斗争。
   
   如果真民运不参与内斗了,他们就让他们的两群特务搞内斗,斗得热火朝天。而一般人根本没有识别能力,只认为是民运内斗。然后,特务们就拼命说,民运失败只是因为全体民运自己坏自己黑。他们拼命赞扬薄熙来这些专制贪腐分子的同时,拼命抹黑民主运动、民主事业,把它说得一团漆黑,比他们的明君薄熙来这些贪腐分子,更坏一百倍。中共特务的这种论调,很容易被中共和毛泽东内因决定论洗脑,内因决定论渗透血液,习惯于崇拜高官、官位和统治者的中国人所接受。
   
   事实上,决定事物、决定胜负的,内因和外因,缺一不可。内因和外因,在一定情况下,都可能起决定作用。中共依靠镇压渗透和破坏,使反对派无法组织起强大的队伍;而没有强大队伍散沙一盘的反对派,无论是群体和个人,内因多么好,都难以对抗拥有整个国家力量支持的统治者及其情报机构和特线这个外因。
   
   人们不得不等待89民运那样的群体事件再次发生,那并不是因为反对派不想搞组织,而是因为没办法形成稍微大一点的组织。本人和许多人都一再尝试搞真正的民运组织,但都没有成功。除非你在中共及其特线领导下搞组织,否则,你刚开始,中共及其特线就动用各种力量把你破坏了。即使特线搞组织,中共害怕形成异己势力,等你发展到一定规模,中共还是要把你破坏掉。中共抢先组织的海外民运,但它后来发展到一定程度,中共就非要把它搞到四分五裂,不成威胁,就是例子。
   
   正是因为这种情况,我们没有办法,才宣传分散的小圈子活动,分散搞小组织的策略。如果有办法搞大组织,我们何必采取这种策略?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任何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都是受客观条件和外因制约的。搞民主的民运人士更不能自我膨胀,以为自己可以不顾外因、不顾客观条件,光凭自己的主观内因,就能起多么了不起的决定作用。
   
   有人搬用伪公知捏造的、说左派要公平正义、右派要自由民主的谬论,说中国民运的失败是因为民运是右派,只讲自由民主,不讲公平正义。
   
   这完全是颠倒黑白。
   
   中国的不公平不正义和专制,都是红色左派权贵干的。说这种话的人挺薄熙来挺左派,就是挺专制反民主,同时又挺不公平,不正义,不平等。
   
   事实上,民运从一开始就讲自由民主,讲自由民主也就是讲公平正义。尤其89民运,大方向就是反贪腐反官倒要民主,是反邓式抢劫掠夺式“改革”。就是要公平要正义要民主。要公平正义平等与要自由民主两者是连在一起的。尤其在当代中国,两者不可能割裂开来。
   
   
   附:
   
   所跟帖: 草庵居士 : 同意胡老爷的纠正,但是。。。
   
   作者: 和小敏 “海外民主运动失败或者说衰落的根本原因,
   还在自己的身上。”这段话,请海外民运人士能听进去!
   记得我在本坛说过;会怪的人怪自己,不会怪的人才总是怪别人。
   海外民运当下这种状况,真的很让国内同道失望!
   咱都是人。记得在本坛的一帖篇子里,我曾说:在智商上,中共虽不比咱低,但也绝不会比咱高(大意是这样)。
   我们是不是可以稍放下对时局、理论的研究,甚至是对中共罪孽的揭露(还用得揭露吗?),而多着手一点实实在在的作为!
   在座的老兄些,我们还有好多时间、精力了?!
   

此文于2015年03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