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傳珩:二○一五年「兩會」政治打假]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走向电脑加谈判的时代
·牟传珩:创造大于问题——有关未来学研究
·牟传珩:历史这样诉说——“6、4”目前的花束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需要崭新的哲学
·牟传珩:枫叶——写在“6、4”纪念日
·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牟传珩: “白脸盆提来的”往事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语话——“双胜都赢圆和说”的由来
·牟传珩: 一掬幽思飘飘
·牟传珩:快餐小炒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牟传珩: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精髓——《太极图》与太极思维
·muchuanheng1: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牟传珩:心圆体和——有关人性的哲学思考
·牟传珩:中国经济发展的负面代价——环境恶化严重
·牟传珩:前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二
·牟传珩:新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三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五
·牟传珩:共同妥协斗争观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牟传珩 :感悟历史——走向人类主义时代
·牟传珩:二合出三新思维—— 一分为二哲学走向末路
·牟传珩:飘散的野槐花(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大喋血后的苏醒——反思国际社会否定战争的历程
·牟传珩:走向“人类主义”新纪元——从阿尔温•托夫勒的观念谈起
·牟传珩: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
·牟传珩:现代社会使用暴力的原则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被遗忘了的历史旧案——简说中共炮击“紫石英”号战舰事件
·牟传珩:风雨里的寻找——写在牢狱的岁月
·牟传珩 :当代谈判之道
·牟传珩:高智晟的渴望
·牟传珩:受伤的苍鹰——高智晟精神之歌
·牟传珩:走向思想燃烧的时代——为祝贺《自由圣火》改版而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傳珩:二○一五年「兩會」政治打假

   
     中國大陸,是一個造假的王國,假冒偽劣產品無處不在,社會打假,越打越假,甚至連黨魁文憑都可以造假。日前,在中紀委公佈的二○一四年中央巡視組兩輪巡視整改情況中,巡視涉及的二十個省份中十五個省的整改通報提及幹部檔案年齡、履歷乃至身份常遭「整容」、「漂洗」。在整個官場都造假治下的中國,「假」就是中國特色的最本質的特徵。究其原因就在於有一個公權力在不斷生產加工各種社會醜惡,卻又不受社會監督的政治造假制度。
   
   
   


     「兩會」:參政、議政兩不會
   
   
   
     眼下,正值中國人大、政協召開之際。但長期以來,中國大陸「兩會」造假政治制度,已經成為人們街頭巷尾詬病的話題,特別是中國共產黨操縱會議議程,代表、委員不會督政、改政表現,一直是社會公論普遍抨擊的眾矢之的。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雖然是憲法規定的從地方到中央的最高權力機構;全國政治協商會議又是各界參政、議政、監督的主要場所。但中國兩會「代表」「委員」卻被當作政治榮譽,一向授予那些黨的各級領導人和「聽黨話,跟黨走」的勞動模範與御用專家、學者,以及賣力歌功頌德的歌影明星。這也就是兩會「代表」「委員」的「內部提名」制度。這種制度實際就是中共按自己的意志,讓人民接受「欽定委託人」來代表他們選舉、參政和行使權利的「制度安排」。這種制度割斷了人民與主權的關係,剝奪了人民真正當家作主的權利。由此以來,也就只能造成「『兩會』兩不會」:不會參政,不會議政,形成中國特色的代表、委員,只能表決時舉舉手,聽報告時拍拍手,散會後握握手的政治造假局面。人民只能被迫接受這種只對組織負責,向領導報恩,卻不向人民負責的「代表」「委員」組成議會。
   
   
   
     雖然在現代社會,任何政黨都是以合法取得政權、參與政權或維護政權為主要政治目標,但政黨包括執政黨本身並沒有在黨外直接發號施令的權力。黨的政治權威,不同於國家權力的強制力和普遍約束力,而主要是政治號召力、說服力和政治影響力。但當代中國,中共自製了以「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為核心的「三個代表論」,強行與民眾在沒有「票決」,即沒有授權、沒有委託、沒有權利與義務關係制約下,建立事實上並不存在的「被代表」關係,並在這種虛構關係中,推行所謂人民代表大會與政治協商會議的「兩會」制度。中國特色最假的政治生態,就由此形成。
   
   
   
     中國特色最假的政治生態
   
   
   
     所謂「代表」,本是「際間」的一種委託關係。任何發生「代表」的關係,都應對不同利益主體才有意義。只有在「際間」聯繫中存在著「不能被代表」的主體時,代表才能產生真實職能。例如在談判桌上,你聲稱代表每一方,談判關係就不可能成立。再如在國際會議上,各國都派出自己的代表,國家間的會議才有意義。而當今中國,黨一再聲稱其代表全體人民的根本利益。全體人民都被一個利益集團代表了,還要什麼人民代表、政協委員?全國人大與政協制度安排,豈不都是假象?「三個代表開兩會」所含自我否定的如此邏輯衝突,令中共「頂層設計」的國家根本政治制度,成為今日世界最虛假的政治表演。
   
   
   
     中國特色的「三個代表開兩會」,其代表、委員開會時大都正襟危坐,一本正經地聆聽領導的講話。但面對冗長枯燥的官話、套話,最後不得不睡得東倒西歪,或無聊地翻看手機,這樣的照片每年都在網上流傳。此據,北京市人大做過統計,每年人大會議各種原因缺勤的比例平均達百分之二十,有少數代表缺勤達百分之八十,五年裡頂多來開一次會。如全國政協委員劉翔,由於訓練比賽等原因,也像其他運動員、演員一樣經常缺席。對於他們來說,僅僅是為了某種政治點綴需要,而被強拉進會以來秀秀場而已。
   
   
   
     如此一些人民代表、政協委員,每年都會有不少「雷人雷語」轟動輿論。今年的兩會,各地又出現了不少新笑料。據《南方都市報》的報道,東莞市的政協會議,工商聯小組是十六個分組中「含金量」最高的,大多數委員都是「富豪榜」上數得著的人物,引人注目。但是在分組討論環節,很多人不來或遲到,由於不斷等人,會議只能一再推遲開始。開始後又無人發言,主持人為了避免冷場,只好挨個點名,一再動員發言。一些老闆不知是不願說、不敢說還是認為說了也沒用,被點到名時,高聲說:「感謝共產黨,感謝新中國」,然後就呵呵,大家也跟著哈哈,以「你懂的」方式自我嘲諷。
   
   
   
     侮辱民智的造假大會
   
   
   
     曾記否,全國「兩會」期間,財新網報道,記者採訪來自基層的代表,認為他們會因熟悉民情說出實話,但結果他們說:「我們是來學習的。我們在會場上認真聽領導說,回去做好總結傳達,把事情做好就夠了。」而已故中共僵化元老王震之子、曾任中信集團董事長多年的太子黨王軍委員,則在被鳳凰網記者問到所關注的問題時說「我啊,我是來聽一聽,來學習的。」全國政協委員倪萍更是在接受中廣和網易採訪時說自己參加兩會「從不添亂」。她以「愛國」為理由,媚態百出地說:「在會議舉手表決時我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新當選的政協委員、一度被熱捧的諾獎獲得者莫言,被問及有何提案時表示:「沒話說」,因此媒體稱之為「不苟言笑,惜字如金、謹言慎行」──真乃「兩會莫言」矣。而另一位新委員宋丹丹則表示「還不懂,來學習」,導演陳凱歌面對提問更簡潔:「沒準備提案,先吃飯!」。而八十三歲的「從不投反對票」的老嫗申紀蘭,連續十二屆再次「當選」代表,即遭萬民唾棄。
   
   
   
     此外,據官媒報道,今年山東省政協十一屆三次會議通報,自去年會議以來,共有四十件提案涉嫌抄襲。他們口頭說假話、空話、套話不過癮,現在書面的提案也開始製偽造假,甚至下作到相互抄襲。由此可見,當今中國「兩會」,已經淪為赤裸裸的侮辱民智的造假大會。然而,每一次全國兩會閉幕後,官方報道都肯定會有「一次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的造假結論出台。不僅老百姓不當真,他們自己也不當真。
   
   
   
     眼下,習近平為一統紅色江山,一手「反右」、一手「反腐」;一面貶損西方文明,攻擊普世價值,甚至讓教育部長出面喊話「絕不讓西方價值觀進入高校」,一方面包括習近平在內,大部份中共高官都紛紛將子女送到西方大學求讀。在中南海如此造假政治生態下,今年「三個代表開兩會」,注定是又一次「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由此可見,在中國這個製偽造假的世界之最王國,如要全民打假,首當從打假全國「兩會」開始。
(2015/03/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