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傳珩:中南海顛覆「集體總統制」──習近平建構「金字塔」權力模式]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牟传珩:难搏被捕事件再启示──兼评中共“三个代表”论
·牟传珩:突破“三八线”的朝韩高峰会晤──力主和解是后对抗时代政治领袖的首要使命
·牟传珩:多佛港移民惨案的警悟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的八点建议
·牟传珩:美式民主比中式「民主」更虚伪吗——写在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大选难产之时
·牟传珩: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献礼”——
· 牟传珩:等待春天
·牟传珩:中国新闻监督纸上谈兵
·牟传珩:今年两会“大部制”议题前瞻——中国行政机构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猖獗的地方缩影 ——谁导演了这桩离奇的诬告陷害案
·牟传珩: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牟传珩:政绩工程造假何时休?——也为《中国法治建设》白皮书“喝彩”
·牟传珩:“三手代表”形象与“橡皮图章”命运——聚焦中国人大制度五大弊端
·牟传珩:给今年中国两会代表、委员出议题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傳珩:中南海顛覆「集體總統制」──習近平建構「金字塔」權力模式

   
   
   
   
     一月十六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全天開會,專門聽取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匯報工作。這種所謂向政治局常委會匯報工作,實際上就是國家各大權力機構,都要向黨的總書記匯報工作,象徵著中南海正在顛覆以往的「集體總統制」,引發海內外輿論廣泛聚焦。


   
   
   
     一條「根本的政治規矩」誕生
   
   
   
     中共智囊胡鞍鋼曾出專著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工作機制為「集體總統制」,也即俗稱的「九龍治水」,形成常委各管一攤的權力格局。這次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打破近年來舉行會議的模式,確立了習近平定下的堅持黨的領導,首先是要「堅持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這條「根本的政治規矩」。這條中南海裡新立的「政治規矩」,將名義上平等、相互制約的國家機構關係,改變為向總書記「匯報聽旨」模式。這就意味著今後人大、國務院、政協、法院、檢察院等皆要對黨的總書記負責。
   
   
   
     這次會議還特別強調:「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要帶頭遵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這進一步說明:中共總書記與國務院、人大、政協負責人並不是平等制約關係,而是領導與被領導的隸屬關係。而各黨組「要帶頭遵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更意味著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等這些各大機構黨組負責人,必須向黨中央總負責人習近平俯首稱臣。由此一來,今後中南海的「集中統一領導」制度,注定形成以習近平為最高權力頂點的「金字塔」權力模式,由習近平一人買單的局面,並由此導致「四人幫」覆滅後形成的中南海「集體領導制」,在習近平的「中國夢」面前轟然倒塌。
   
   
   
     「毛規習隨」的「小組治國」
   
   
   
     此前,習近平在中紀委五次全會上,就大篇幅指示全黨遵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重要性,並強調任何人沒有例外。這種用黨紀黨規確保「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的「集中制」,令人很難不聯想到法西斯主義最典型的概括:「個人服從集體,集體服從領袖。」如今,習近平以「集中統一領導」名義,建構起的「金字塔」權力模式,正是借「深化改革」、整風反腐,特別是打擊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等所謂離心離德的「團團夥夥」舉措,來強求全黨必須與習近平「保持高度一致」完成的。這種權力模式,可謂「毛規習隨」。
   
   
   
     毛澤東早就說過: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領導一切,也即「核心力量」,而毛則是「核心力量」中的權力頂端。為了保證這種「金字塔」權力模式不受質疑,毛澤東也搞整黨、整風、除異己、平山頭;也在中央成立財經小組、政法小組、外事小組、科學小組、文教小組等機構,以架空國務院的行政領導。文革時,毛更是成立「文革領導小組」,踢開政治局,實現個人專權的登峰造極。毛澤東時代已經將強制全社會對黨的效忠,演變成對他個人的效忠。
   
   
   
     習近平接權以來,因「學習和運用毛澤東活的思想」,而深得毛「集權於一身」的紅色道統真傳。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習近平便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中央國安委、中央財經、中央網信等十一個「領導小組」,壟斷了黨政軍、立法、行政、司法、經濟、文化等國家的一切權力。如今,中共政治局常委之間,是一人一票,「少數服從多數」關係;「中央領導小組」,則是組長與組員間的領導與被領導關係。政治局常委會通不過的決議,完全可以在小組中完成。習近平熱衷於建立各種小組,正是深諳毛澤東的「小組治國」之道。
   
   
   
     與改革背道而行的倒退之路
   
   
   
     如今,所謂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向政治局常委會匯報模式,加之習近平刻意推行的「小組治國」方式,將進一步集權壟斷於黨領袖個人。這實質就是以「深化改革」之名,行個人獨攬朝綱之實。
   
   
   
     其實,中共黨內的改革派們,早將政治改革首要議題指向了「黨政分開」,「下放權力」,也即對黨權進行分離、限制。中共十三大政治報告說:「政治體制改革的關鍵首先是黨政分開。黨政分開即黨政職能分開。」趙紫陽一九八七年十月十四日指出:「黨政不分、以黨代政這個問題不解決,整個政治體制改革都無從展開。」現在習近平作為總書記,不僅以黨代政、以黨代法、以黨代經,而且以黨代一切社會事務,國家權力全由黨的總書記個人統包統攬。這種借「反腐」「改革」「整風」之名,強化、集中黨的壟斷權力,所走的正是一條與改革背道而行的倒退之路。
   
   
   
     習近平在突出「聖君地位」
   
   
   
     去年國務院主持召開慶祝新中國成立六十五周年招待會,中南海一改過去三十年由國務院總理發表講話的傳統,而突出習近平作為黨的領袖直接發表講話。依過去的慣例,一直是由國務院秘書長主持招待會,國務院總理發表講話,而如今作為總理的李克強,連在國慶周年招待會上講話的資格都沒有了。此外,黨的十八屆三、四中全會,也都突出習近平的個人領袖地位,由其親自主持並發言。就在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前後,習近平更刻意效法毛澤東開了兩個頗具象徵意義的大會:一是十月十五日召開文藝座談會,推出周小平、花千芳兩個網絡歌德派楷模,來到文藝界大腕中間,使之受寵若驚;二是十月三十日至十一月二日,率全軍打造「黨指揮槍」升級版的「新古田會議」,要求軍隊效忠黨領袖。
   
   
   
     如今,習近平正迎合國內部分百姓「企盼聖君」心理,在不斷利用輿論歌功頌德浪潮中,不停加快個人權力壟斷,突出「聖君地位」,並以「反腐」、「糾風」等向社會展示「皇恩浩蕩」,以求其「紅色江山」永固。眼下,習近平正在通過連鄧小平都沒做到的沒有國慶節的大閱兵,推高自己「偉大揮手」的領袖地位。
(2015/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