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滕彪文集]->[「西方學者自我審查問題嚴重」/BBC]
滕彪文集
·The Law On Trial In China
·自由有多重要,翻墙就有多重要
·你也会被警察带走吗
·Lawyer’s Detention Shakes China’s Rights Movement
·我来推推推
·许志永年表
·庄璐小妹妹快回家吧
·开江县法院随意剥夺公民的辩护权
·Summary Biography of Xu Zhiyong
·三著名行政法学家关于“公盟取缔事件”法律意见书
·公益诉讼“抑郁症”/《中国新闻周刊》
·在中石化上访
·《零八宪章》与政治正当性问题
·我来推推推(之二)
·我来推推推(之三)
·國慶有感
·我来推推推(之四)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一)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二)
·
·我来推推推(之五)
·我来推推推(之六)
·净空(小说)
·作为反抗的记忆——《不虚此行——北京劳教调遣处纪实》序
·twitter直播-承德冤案申诉行动
·我来推推推(之七)
·关于我的证言的证言
·我来推推推(之八)
·不只是问问而已
·甘锦华再判死刑 紧急公开信呼吁慎重
·就甘锦华案致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的紧急公开信
·我来推推推(之九)
·DON’T BE EVIL
·我来推推推(之十)
·景德镇监狱三名死刑犯绝食吁国际关注
·江西乐平死刑冤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材料
·我来推推推(之十一)
·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听从正义和良知的呼唤——在北京市司法局关于吊销唐吉田、刘巍律师证的听证会上的代理意见
·一个思想实验:关于中国政治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上)——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下)
·福州“7•4”奇遇记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摄录机打破官方垄断
·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
·“打死挖个坑埋了!”
·"A Hole to Bury You"
·谁来承担抵制恶法的责任——曹顺利被劳动教养案代理词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
·分裂的真相——关于钱云会案的对话
·无国界记者:对刘晓波诽谤者的回应
·有些人在法律面前更平等(英文)
·法律人与法治国家——在《改革内参》座谈会上的演讲
·貪官、死刑與民意
·茉莉:友爱的滕彪和他的诗情
·萧瀚:致滕彪兄
·万延海:想起滕彪律师
·滕彪:被迫走上它途的文學小子/威廉姆斯
·中国两位律师获民主奖/美国之音
·独立知识分子——写给我的兄弟/许志永
·滕彪的叫真/林青
·2011年十大法治事件(公盟版)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Under Assault
·《乱诗》/殷龙龙
·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
·和讯微访谈•滕彪谈吴英案
·吴英、司法与死刑
·努力走向公民社会(视频访谈)
·【蔡卓华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二审辩护词
·23岁青年被非法拘禁致死 亲属六年申请赔偿无果
·5月2日与陈光诚的谈话记录
·华邮评论:支持中国说真话者的理由
·中国律师的阴与阳/金融时报
·陈光诚应该留还是走?/刘卫晟
·含泪劝猫莫吃鼠
·AB的故事
·陈克贵家属关于拒绝接受两名指定律师的声明
·这个时代最优异的死刑辩词/茉莉
·自救的力量
·不只是问问而已
·The use of Citizens Documentary in Chinese Civil Rights Movements
·行政强制法起草至今23年未通过
·Rights Defence Movement Online and Offline
·遭遇中国司法
·一个单纯的反对者/阳光时务周刊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政治意涵/滕彪
·财产公开,与虎谋皮
·Changing China through Mandarin
·通过法律的抢劫——答《公民论坛》问
·Teng Biao: Defense in the Second Trial of Xia Junfeng Case
·血拆危局/滕彪
·“中国专制体制依赖死刑的象征性”
·To Remember Is to Resist/Teng Biao
·Striking a blow for freedom
·滕彪:维权、微博与围观:维权运动的线上与线下(上)
·滕彪:维权、微博与围观:维权运动的线上与线下(下)
·达赖喇嘛与中国国内人士视频会面问答全文
·台灣法庭初體驗-專訪滕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學者自我審查問題嚴重」/BBC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5/03/150319_tengbiao_academic_freedom_china
   
   旅居美國的中國著名維權律師滕彪周三(3月18日)在倫敦批評一些研究中國的西方學者不敢挑戰中國當局,為了獲得簽證,進入中國進行田野調查而「自我審查」。
   
   「在學術界,我們自己知道很多例子和證據能證明他們在自我審查,」滕彪說,「比如他們不願意邀請一些異議人士去參加學術會議,在學術會議上排斥那些揭露真相的人,不去碰最敏感的話題,或者淡化這些東西,比如對西藏、新疆和法輪功(話題)視而不見。」


   
   打壓加劇
   
   滕彪當天在倫敦國王大學法學院開講,從他個人的學術經歷和遭遇,批評中國當局近年來對學術和公民團體的打壓加劇,比如此前的「七不講」和近期教育部長關於高校引進教材使用上的評論。
   
   演講前,滕彪還接受了英國廣播公司(BBC)英語新聞節目的直播採訪。他說,自2012年以來,中國的人權狀況變得「十分糟糕」,並說自己曾被當局綁架3次,在2011年被非法關押70天,且「每天受折磨」。
   
   就在滕彪演講的當天,在美國的人權組織「中國人權維權網」報告說,中國人權狀況惡化,2014年中國對人權人士的壓制「達到了20年來的最高水平」。
   
   「中國政府從未停止過對公民社會的打壓,」滕彪隨後在國王大學還談及他所觀察到的中國公民社會團體的生存現狀。
   
   他認為,以前只要越過「紅線」會被打壓,現在只要活躍就會出問題,比如近期受到牽連的立人圖書館項目和被當局逮捕的5名女權活動者等的遭遇。
   
   中國學術系統究竟如何運作?
   
   不過,在滕彪對當今中國學術及人權狀況十分悲觀的同時,也有學者表示事實並非那麼簡單。在他演講後,來自牛津大學的政治學者斯坦·林根(Stein Ringen)教授說,自己已經連續四年在中國講授公共政策課程,但從未被當局禁止,未遇到麻煩。
   
   「這事實上也引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中國的學術系統究竟是如何運作的,」林根教授說,雖然在中國,學者不能發表對一些問題的看法,但在實際的操作中卻有很大的空間。
   
   對此,滕彪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回應道,「若我不談論這些敏感話題,我當然可以有錢還有我的教授職稱,但我沒有這樣選擇……」
   
   知識分子的責任
   
   近期,來自朝鮮的異議人士申東赫(Shin Dong-hyuk)被揭露為了得到西方同情,誇大在朝鮮的遭遇。他還被一些批評人士指責以偏概全地描述朝鮮的真實狀況,引來外界的不少反思。
   
   當天國王學院演講時,亦有聽眾認為,滕彪的個人經歷並不能代表全貌。對於這樣的觀點,滕彪說,自己並沒有不承認中國在人權方面的進步,包括廢除勞教制度,互聯網給中國帶來更大的言論空間等。
   
   「但我並不認為強調負面的東西是以偏概全,」滕彪說,因為這些都是真實發生的,「我們沒有必要花99%的精力去講中國有多進步……我們作為知識分子、維權人士或者異議人士就是講這些黑暗面。只有讓大家知道真相才有可能進步,推動(中國)改變。」
   
   (編寫:歐陽成 責編:尚清)
(2015/03/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