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2015-03-31

   

   天下的事情都是人做的,这个理论应该不会有太多的人反对。至于说到人是天地间一切事物的主宰,应该也不会有太多的人反对。人在创造着历史,历史又证明了人类的历史,其实是一部人类争取自由的历史。争取自由,那是因为没有自由,才要去争取。这就如同争取人权,也是因为没有人权,才要去争取。

   共党大喊安定、和谐多少年了。那是因为社会不安定,更不和谐,所以才大喊大叫。为什么自由民主的国家,既安定又和谐,共党的社会反而不是呢?关键的问题是政治制度。上帝、神佛,是不会给人间制定政治制度的。它们生活在什么样的政治制度里,至今没有人知道。所以无论什么样的政治制度,都是由人来建立的。

   在中国大陆上的这个共党极权的政治制度,也是由人建立的。六十多年与世界各国做比较的结果,就连最迟钝的人也感觉到了:极权政体是最坏的制度。感觉到了是一回事,怎么办就又是一回事。同样,无论怎么办,都是要人去做的。

   忍,是个办法。锻炼自己能忍天下难忍之事,也算是修行到了一个极致。问题是你的亲朋好友,能否有这种涵养;你的后代儿孙,是否愿意修炼这种忍字功。难道真的要向愚公先生那样,让自己的子子孙孙忍下去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如不要后代了。让后代人生活在苦难中,这不仅仅是不负责任,更是不人道。

   共党元老叶剑英曾经提到过两个两千万:第一个是在抗战胜利后,共党发动的篡政内战中,死人两千万;第二个是在那场文革浩劫中,死人两千万。叶剑英没提的是那三年半的大饥荒中,还活活饿死了五、六千万人。尽管中国人多,但是这种死法,任谁也是不情不愿的。

   共党倒也不在乎老百姓情愿与否,反正一亿多条神圣的生命就这样没名没堂地被残害掉了。想想那些被共党偶尔提到的所谓革命先烈们,或者是受骗上当枉送了性命,也许就是共党的帮凶,死有余辜。

   共党踩着尸体篡政进城,并不是英雄般的为国为民,建立一片新天地,使国泰民安,而是制造各种借口,大开杀戒。其目的是为了掩盖它们的立身不正,更是为了满足它们的权欲和物欲的猖狂野心的卑劣心理。

   六十多年,共党时时刻刻都在对国家、对人民犯罪。那些把“为党工作”时时挂在嘴上的人,且无论它们是死是活,难道不都是帮凶?帮凶的父母们,恐怕都已逝去了。帮凶的后代们,有的直接成为了前台的凶犯,有的是躲在幕后,利用关系大捞民财,成为了经济犯。

   土匪、地痞、流氓的后代,个个都成为了把持一方、赫赫有名的大富豪、大权贵和残害民命、抢劫民财的大罪犯。可是,历来安分守己的中国百姓们,却处在了随时被杀,被抢、被冤的奴隶地位上。同时还要嘱咐和告诫自己的后代,不要反抗,不要得罪当局,老老实实做奴隶。或许有一天,上帝、神佛会来拯救黎民百姓的。于是烧香、上供、祈祷成为了日常的所谓功德,把对生活、前途的希望,把对死后灵魂的解脱,统统转交给了上帝、神佛去解决。

   这样做,或许可以得到暂时的心理安慰和平静,但对于政治制度的变革,转变,丝毫无济于事。同时,对于祷告者来说,很容易给人们的一种看法是:他们并不想付出或贡献、乃至牺牲,只是等待着去接受的虚伪表象。

   在圣经中,上帝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和投资者。但是,宗教毕竟不是哲学。上帝是否确有其人,都是个问题。所以本人始终认为,西方的宗教是泛神主义。其最大的作用,就是对祈祷者起到了精神、心理的暂时的慰藉。这就与中国的产生神仙和真人的道家,产生佛菩萨的佛家完全不同了。

   首先,道家和佛家的教主都是确有其人的。而且,他们也都谢世寂灭了,并没有升到天上去做神做佛。他们的整个学术思想体系,都是在教导人们去做人中之神,人中之真人。人人都应该大切大悟而成佛。他们留下来的经典著作,都是在告诉人们,每个人的自身,都是与宇宙、世界、天地、万物相通的。

   切实掌握了自然中的规律,并且顺应了这个自然规律,克服掉后天带给人的物欲和贪欲。于是人人都可以像他们一样,成为人世间的神、真人和佛了。所以,道家和佛家,都是无神论者。所宣扬的是人性的品格、道德、伦理和正义的升华。

   道家有隐士、侠士,打抱天下不平事。佛家看天下众生都苦,宁愿舍身饲虎,甚至吊民伐罪。他们对人间世事,并不是置身之外,更没有祈求神佛保佑,而是身体力行地去做。理由很简单,因为宇宙、天地、世界、万物,都在自然而然地运行中。那么,人的身、心也是在自然而然地随之运行着。

   天地公道,那是自然使然。一旦天道不公,自然也不允许。人是自然人。仅人类这个自然,就不允许天道不公。人能创造历史,又能管理万物,当然能去改变政治制度。

   在当今中国大陆的社会中,有志男儿可以做两件大事:一是成为英雄豪杰。像孙中山先生和蒋中正先生那样,以人的自然之道去号召、组织民众,为推翻共党暴政而战斗。末世、乱世正是英雄辈出的时机。宪政、民主的新时势需要更多的英雄去缔造。共党被推翻了,一批被时势造就出来的英雄,就可以考虑“功成、名逐、身退。天道也”之路了。这就是我们的道家思想。不去做封侯拜相之想,只是去过清净无为的日子。

   二是一批真才实学且又学识渊博的法学家、理学家,哲学家、人文学家、经济学家的英雄团队,去制定宪法、人权法、行政法、经济法,以健全的法律去走民主之路,去保障人权自由,去复活颓废的百业。这就是儒家思想的“立言、立德、立功”的英雄行为。这件大事做完,就又可以回到道家的“功成、名逐、身退。天道也”的路上去了。

   在一个宪政民主自由的政体下,后世、后代在各行各业上,自然而然地会涌现出许许多多的英雄。勇于承担、实际做事的人都将青史留名,为后代人所纪念。这岂不是比鲜活的生命,却整天忧虑死后灵魂如何解脱要实在得多吗?

   艺术家喜欢说人生如梦。本人则认为这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且又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所有的宗教,连同哲学,都在探讨人从哪里来的问题,和死后又到哪里去的问题。几千年了,始终没有答案。在西方发达国家,刚刚兴起了灵魂学的探讨,但这门学问还没有被列入科学的范围内。截止到目前为止,哲学家的结论是:人从虚无中来,在人世间做短暂的停留,就又到虚无中去了。

   这短暂的几十年的人生,难道就让他像梦幻般的漂浮过去吗?那可就真的去响应胡锦涛的“做同一个梦”、习近平的“做中国梦”的号召了。一个梦字,把做人的价值全部抹杀了。作为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每个人的价值。这个价值包括自由精神的追求,自主的意志和创造幸福的能力。

   《左传》中说:“生而为人,一乐也;生而为男,二乐也;人生九十,三乐也。”自古至今,想做三乐公的人不少。但寿活九十,确不是个易事。生而为女,也并非不是个乐事。古人称生女为弄瓦之喜;生男则为弄璋之喜。瓦与璋质不同。男儿就要光明正大,顶天立地。即便不做英雄豪杰,至少也能造十百人之福,服十百人之务,无愧于作为男儿生于天地人世间一场。

   孙中山先生说:“全无才力和能力者,亦当服一人之务,造一人之福。”如此看来,人生一世的所做所为,并不是仅为自己活着。这里还有利它的成分在内。那么,当我们看到那些上访的冤民们,那些抗暴维权的人们,那些生活在贫困线上的人们,那污染的环境,那高昂的物价,那些假冒伪劣毒商品、、、、、、时,真正的男儿们不该拍案而起吗?不该做些什么吗?

   共党们都是几亿、几十亿、几百亿、上千亿的身家,男儿们不该为民除害吗?对那些屠杀、镇压、殴打、抓捕老百姓的军警们,男儿们就真的束手无策吗?难道炸药、枪弹、燃烧弹就这么难制作吗?推翻一个无道政权,就真的那么难吗?

   在过去的两千两百年间,民间的正义与道德之士,几十次地吊民伐罪,改朝换代,为国为民争得了几十年的休养生息的机会。至于后来的当政者又昏庸腐败了,那么民间的又一批英雄再去吊民伐罪、改朝换代。

   所以说,我们的文化是讲生不讲死,生生不已才是我们的文化精神。既要生,就要无所畏惧。共党真的就那么可怕、那么强大吗?八、九百年前的古人就说过:“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普世价值有告诉我们,每隔四、五年,公民就颠覆一次政府。那是人权的使然。况且,一个腐败到了家的政权,又怎么可能强大呢?

   一个政治清明,又深得民意的政府,才能产生向心的凝聚力。这就是强大。反之,民愤四起的政府,国民只能产生离心力。一个自己把自己架空了的政府,又何来强大之有呢?一个为了争权夺利、内部打了个血肉横飞的团伙,强大又表现在何处?

   俗话说,够了就是够了。这一切该结束了,就是该结束了。共党贪腐没有够,共党更不会去自己结束自己。是国民们受够了,是国民们认为该结束共党统治了。如果仅仅是认为或者是说说,那是第一步。接下来的,就是去做了。等是等不来的,祈求是祈求不来的。天下所有的事,是要人们实际动手去做,去做解释去付出。

   根据天道自然的规律,有付出的就必有所得。不付出就无所得。凭着良心的指引,做了该做的事情,就是人生最大的意义。既不需要褒奖,更无非份所图。只要自己感到了生活的充实,那就是没有白来天地人世间一场。

   中国人面对的最大的敌人是共党,同时共党又是全人类的公敌。铲除共党,其功德莫大焉。同时,也可以趁着此一功德,去弥补一下中国人六、七十年没有向世界做出贡献的缺憾。更可以恢复中国人曾经战胜日本法西斯的昔日荣耀和尊严。

   古人说:“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在这利、弊相权的关键时期,每个中国人都该认真地权其轻重。为开万世之太平,该是动手做事的时候了。

   人民是智慧的。该怎么做,其实人人有特长。发挥各自的特长,团结所有的志同道合之人,推翻共党政权,实在不是个什么难事。

(2015/03/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