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苏明张健评论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2015-03-25

   

   政治究竟是什么?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知道,唯有那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的中国人不知道。看来越是生活在最暴虐、最高度极权下的奴隶,越是不懂得政治是什么。

   对不懂的东西就应该去学,去弄懂它。可奇怪的是,中国人对于不懂的东西,既不去学习,更不求懂。可又对于不学也不懂的东西,却要发表个个人的看法。于是就只能造成使人哭笑不得的结果,甚至还会被人们看做是“一群无可救药的白痴”。这句话中国人会懂。于是出于虚荣或虚伪的种种原因,一些中国人会马上跳出来,以近乎骂大街的方式,去指责痛斥种族歧视。

   其实五千年文化,对中国人来说,仅仅是个口号。至于五千年文化的内容、实质、精神是什么,中国人也未必懂。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句话的实质就是实事求是。知道的就说知道,不知道的就承认不知道,没有人会笑话说实话的人。最可悲的一种人是既不懂,可又不说实话,但又把“对政治不感兴趣”的口头禅时常挂在嘴上,却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话实际上是放弃了自己与生俱来的政治权力。

   身为极权下的奴隶,却对极权政治不感兴趣,那么换句话说,就是对自己目前的奴隶地位还是很满意的。对于做自由人还是做奴隶的问答中,估计不太可能有人回答说愿意做奴隶。那么说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如果不是不可救药的白痴的话,又是什么呢?

   对于政治的另一个看法是:“政治肮脏”。持有这种看法的人很是自视清高,不屑与政治为伍,洁身自好不与下九流往来。但却偏偏忘记了自己正是来自于肮脏的极权政治制度之下,又被那个政治制度灌足了狼奶。如何洁身?清高何在?

   政治是什么?百年前的孙中山先生就给出过精确的回答:“管理众人之事,既为政治。”所以他推翻了皇权政治,建立了民主共和的政体。而自由、民主世界的老百姓则认为:“政治是为了更好的明天。”

   政治是一门专业的学问,属于人文科学类,在全世界各国的许许多多的大学里都有政治系。对于不感兴趣的人,可以不去报考。但是政治科学是不会教授或培养肮脏、卑鄙的小人的。政治起源于家政,也就是家庭政治或家庭行政,其目的是管理一个家庭的方方面面的事情。同样在许多国家的许多大学里,都设有家政系。而且家政系也不是专为女性设立的学科。

   让我们暂且把目光退回到四、五千年前的尧舜时代。由于舜能够把复杂的家庭关系处理得非常好,于是被尧看中了,决定把当时的天下禅让给舜来管理。尧这样做的理由是,舜既然能把家管理好,那就必然能把国也管理好。于是才出现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古训。

   从这里就可以知道,古人是非常重视家庭的。而且选拔治国的人才,也是从最能善于管理家庭的人为目标的。这就是在告诉我们,管理一个家庭和管理众人之事,并没有区别,都是行政管理工作。所不同的是家庭之事少,众人之事多而矣。

   政治学承认每一个国家都是一个政治国家。这里的政治是指政治体制和政治形态。丘吉尔说,“民主是最不坏的政治制度。”那是在他比较和分析了几十种政治形态之后,得出的结论。那么,在最不坏的政治制度之下,由总统或总理组成的政府,就是一个行政管理的政府。而且在一个宪政、民主国家的政府里,也没有政治局、宣传部、组织部和书记处这一类机构的。

   行政政府只做管理众人之事的工作。当然不可能听命于一个骑在政府头上的党,更不可能用纳税人的钱去养活这个党的党徒。这才是行政以外的政治问题,共党就是造成政治问题的总根源。中国人没有人权、没有自由;中国社会没有公正、没有平等。这就是共党的政治,就是肮脏的政治。尽管如此,总比那些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要清醒和明白得多。

   更为可悲的是,被共党严厉镇压的群体在寻求社会支持和反镇压的抗争中,却否认自己参与了政治,害怕有人说他们的抗争是在搞政治。这就说明了这个群体里,没有一个明白人。

   每一个国家都是一个政治国家,每一位公民向政府提出的申述、诉求、要求,都是政治申诉、政治诉求和政治要求。更何况反对镇压、要求权利的抗争了。

   我们都知道,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又赋予了我们权力和自由,但这是在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下才有的。共党搞了个制定法,同时又把自己放在了制定法之上。这就如同没有法,于是共党就可以公开地贪污、腐败、嫖娼、赌博、抢劫民财,乃至屠杀、镇压中国各族人民。

   例如藏人、维人反对种族灭绝,反对共党对他们的屠杀,难道不是政治?被扒了房、圈了地的一亿多冤苦的上访民众,难道能否认他们的冤情与政治无关?阴霾、沙尘暴,污染的水,有毒的食品、药品,难道都与政治无关?

   许多人张口闭口说党文化。这是一群土匪、流氓、恶棍、地痞,只有恶习,没有文化。可是这群东西当了政,它们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政治?每个人无时无刻都是生活在政治中。除非是战国、秦、汉时期的那些远离世事,躲避在深山老林中的隐士们,是脱离政治的。

   然而,隐士又绝非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即便是一个无所欲也无所求的人,其实也是生活在政治之中。古人说:“无知者无所畏惧”。这话是太正确了。古人又说:“不说或少说,也是藏拙之道。”

   五千年的文化,老祖宗留下了浩如烟海的书籍,又告诉我们开卷有益。即使是打算羽化成神的人,古人也告诫是:“未有神仙不读书。”这句话非常透彻。不去博览群书,又怎么知道做神仙好,做小鬼就不好呢?况且做神仙的好处是什么?估计还是被洗脑后的那副无独立人格、不懂什么是独立思考的嘴脸。倒不如做个政治公民,为政治国家更好的明天做点什么。

   共党垄断政治,对政治做出了令人莫名其妙的定义和解释。又是阶级、又是专政、又是工具地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可是在政治学中,确实明白的告诉人们:“政治是每一个老百姓的事情。”人人都应该参与众人之事,当中也包括了你的权益。所以民主国家的政府,从来都是鼓励公民积极参政,要求公民对国家事务多提建议。因为公民是国家的主人,政府的公职人员是公民的公仆。

   过去的皇帝是搞政治的,把“光明正大”四个字作为座右铭。老百姓蒙冤是政治;可以进京告御状,也是政治;皇帝下令大理寺重审,还是政治。冤情昭雪,冤民释放回家,这是政治清明。且无论是修佛修道,巴望成神成仙的人,只要没有圆满,仍然在这个世上,那就离不开“政治”这两个字。

   你可以假装不理政治,但政治会来找你。

   近日网上有篇文章,把共党元老们的家产曝光了。其中提到,王震的儿子王军的家产是7,014亿,江泽民的家产是1,666亿,朱镕基的家产是1,644亿,胡锦涛的是838亿,温家宝的是433亿,李鹏的是258亿,连王震的孙子都有7,7亿的身家。

   一年前有不少报道说,习近平有3亿多美元的身家。近日有媒体报道,习近平只有160万人民币的身家。同是出自于共党那潭污泥浊水,令人不太明白,习近平何以如此“圣贤”?

   一份大陆官方研究调查中国社会经济状况的报告中说,中国大陆现有穷人的数字是超过十亿。国际基金组织统计,全球每小时工资最高的是德国,为30美元;美国是22美元;而中国大陆是0.8美元。这就佐证了在2013年,联合国对全球贫困人口调查报告的数字,其中提到中国大陆上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是六亿到六亿五千万。官富民穷是不是政治?美国纽约市的市长每月只接受一美元的工资。这是不是政治?

   毛泽东说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又说,共党党徒应该凡事都要问个为什么。接触到了本质再去问为什么,难道不也是政治?民间喊出了“打倒共匪”,“铲除共党”。这是看到了本质,也得到了原因,才有这个行动的。民运组织和异见人士提出推翻共党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也是对为什么做出了回答。

   有群体提出了天灭中共,其目的也是要推翻现政权,只是还没想好要建立什么。推翻现政权是政治,更是政治革命、政治变革。无非都是因为现行政治体制不好,要去建立一个好的政治制度为目的。

   习近平上台以后,国人民众反而在人权、自由上受到了更加酷烈的钳制和打压。共党的所有的为非作歹的恶行、暴行不但毫无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这一切都是在习近平个人的三个自信下的结果。

   据说胡锦涛、习近平整天生活在被暗杀的阴影中。那是因为他们冥顽不灵,得不到广大民意的支持。共党团伙内的暗杀、政变、逼宫、兵变、反党集团、篡政夺权,派系林立,互相打了个头破血流,各自为政,拥兵自重等等现象,都只说明共党的瓦解、崩溃在即。

   民间又在号召全民大起义,武装抗暴、武装斗争,用各种手段,旨在推翻共党。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末世的必然的大乱之像。没有大乱,便达不到大治。不去铲除暴政之政,就无法建立清平世界。这就是中华文化中的“有生便有灭,有灭才有生,生生不已”的宇宙观。

   这就好比我们年年过新年一样,是在除旧迎新。民间有句俗话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意思是一样的。更何况暴恶的东西势在必除,早除早安心。也是古人说的“除暴安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政治。老百姓要安居乐业,那么,首先需要国泰。国不泰,民不安。

   佛家说:“众生皆苦”。仔细体会这个苦字是有道理的。任何人来的这个世界上,天生背负着两个重任:一是责任,二是义务。所以孟子说:“天之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智。”一生尽职尽责,还要国事、家事、天下、事事关心。这就是创造历史,为的是造福后人。

   上了年纪的人总是要反问自己的一句话是:“我这辈子容易吗?”确实不容易!饥饱劳碌,尽心费力,无非是为了尽责和尽义务。而责任和义务,既是家政,又是国政,所以也是政治本分。

   政治混账的话,本份人被逼急了,也会起来去做改朝换代的事情。这就是佛家说的“立命在人”的意思。无非就是搏一搏,去做,去行动。只要理念是对的,那就一定天从人愿,有好结果的。

(2015/03/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