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习近平只能加速经济的全面崩溃
·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大变革在即,莫靠鬼神,只说实际
·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所谓的两会并不解决任何民生问题
·机关算尽的习近平该考虑结果了
·温哥华2018中国大变局研讨会发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2007-12-11

   

   12月5号,在《未来中国论坛》上看到了关于中国成立中国过渡政府的公告。不知别人是怎么想,我是很兴奋的。这个所谓的十七大,我早就知道,那会是一场走走形式,走过场的闹剧。共党机制已经僵化、顽固到了极点,完全没有可能在政治上有所突破,或者是松动。共党伟光正惯了,体制内的官僚们做大老爷、做主子的也做惯了。他们已经忘记了如何去做一个正常的人了,更不会去为受苦受难的中国民众设身处地的着想。共党的体制早已经把他们变成了一群冷血的、无人性的、残忍的、极端的利己主义者和极端的即得利益者。

   

   共党的罪恶历史决定了这帮党徒们这样走下去直到被人民清算的那一天。许多人曾经认为胡锦涛或许应该利用一下十七大的机会去成为赫鲁晓夫或者是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因为毕竟共党历史上的罪恶与他的关系似乎不太大,相对来说他多少还是比较干净一些。但是我一直是坚决反对这一说法的,谁说胡锦涛的手上没有鲜血?

   

   1989年3月拉萨的大屠杀的发动者和指挥者就是胡锦涛。首先通电全国拥护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又是他,于是才被邓小平看中指定为隔代的接班人。我在以前的文章和评论中提到过,进入了共党体制里的人,如果不是犯足了祸国殃民的罪行或者是手上沾足了人民的鲜血,那是根本不可能获得提拔的。凡是由一个普通的党徒提拔到支部书记、总支书记,县级、市级、省、部级直道中央级的资历和标准,那就只有一条,那就是看他杀人多少,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有多少。杀人越多,手段越残忍,就证明这个人是越无人性,于是才能够得到组织部的推荐和高层的赏识。

   

   至今不少人坚持认为赵紫阳是个好人,因为他推动改革。但是我始终不是这样看待赵紫阳的。如果赵紫阳不是曾经犯足了罪,是绝对不可能从平地上升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上的。正如十年、二十年之前,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认为周恩来是个好人。可是随着史学家们对共党历史研究的深入和发展才发现周恩来也是个痞子、暴徒和强盗。早在1927年的湖南痞子运动中,周恩来就曾经带领着一帮人闯进了一个所谓的“坏人”的家里,残忍地将这一家人全部都杀死了。共党的档案早晚会有一天公布于天下,我们也会知道赵紫阳的历史罪恶的。

   

   我曾经参加过赵紫阳的追悼会,原因只有一个,在大屠杀发生之前的那一刻,他的人性终于战胜了党性,使我承认了赵紫阳终归恢复了人性。恢复了人性,那就是个人,人死了对他表示一下追悼,那就是每个有人性的人的良知的表现。共党之恶,原因在于无人性。所谓的党性,其实就是黑社会帮会组织的帮规和家法。沉沦在共党这个帮会里,久而久之,自然人性无存、道德沦丧。一丝尚存的人性表现出来,那就立刻遭到党规、党法的惩治。人人都知道中国社会无公理、无公正,贫富悬殊、矛盾尖锐,其实质就是本来是人伦社会、礼乐文化的中国,却被一小撮无人性、无道德的共党帮会统治了57年,这就是一切结症的所在。

   

   2006年5月,在德国柏林举办的民主中国阵线全球会议上,就已经讨论过,今后中国究竟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国体?是共和制还是联邦制。但是最基本的一条的底线必须要建立,那就是必须以数人头代替共党的砍人头。每一个中国公民,人手一张选票,任何重大的决定都要举行公投。无论是县、市、省的首长,还是议员、总理、总统,都要经过公民选举产生。无论任何人当选,他的权力的来源那是从广大的国民百姓中来,他组成的政府就是合法政府。这个政府为公众们做事,对公众们负责。

   

   在会议上也讨论过,成立中国过渡政府的问题。而绝大多数与会者都认为,这已经是个迫在眉睫的重大问题了。就如同前苏联和东欧的所有共产政权,都是在一夜之间就垮台了。在中国的这个共党也必将是走同样的路的。我完全支持立即成立中国过渡政府的提议。过渡政府的职责,那就是联合一切有志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宪政新中国的团体和个人。推翻共党政权,然后临时接管国家两至三年,促成全国的大选。当一个民选的政府初选以后,这个过渡政府便解散了。

   

   那么这个过渡政府应该做什么呢?

   

   当然,首先就是推翻共党的政权,临时去管理国家。在这同时,要号召民间组党。这就是民主政治中非常重要的、关键的一步。任何一个有政治理念和政治抱负的人,都应当与有相同理念和抱负的人民组成政党,制定纲领,宣传民众,准备参加大选。

   

   在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以后,成立了中华民国的临时政府。仅仅一年的时间,在中国的大地上就出现了五百多个政党,人人可以组党,人人可以办报。以现时积重已久的沸腾的民怨,我敢说一夜之间,在中国的大地上那会出现十万个乃至一百万个政党。那就是真正的公民社会了,是公民的权利和自由意识的真正的觉醒,宣告了中国从此进入了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国家了。对于那些无意参政的民众们,也应当自发地组织起各种各样的行业工会或者是民间的利益团体。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监督政府的运作,起到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共党是长期严厉禁止民间结社的,为的就是容易各个击破。试想一下,如果农民组织起了农民协会,从县的农民协会到全国的农民协会,农民协会直接面对各级政府去监督政府的运作,保护农民的利益,那么中国就不会出现现在的这种“农民真苦,农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三农问题了。顺便提一下,在农民的问题上,我坚决主张耕者有其田,土地必须私有化,农民绝对不能对土地只有使用权、转让权和租赁权,农民必须对土地有买卖权。而对于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也必须写进新宪法。过渡政府号召民间组党结社是第一件要做的大事。

   

   那么第二件要做的大事就是制定新宪法。宪法是万法之王,宪法高于一切。这就是宪政。有了宪政才能够保证民主的政体,宪政与民主是两件永远不能分开的事情。没有宪政,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

   

   那么宪政是什么呢?其实只有两条:第一,就是界定和限制政府的权力;第二,就是充分保障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和促进作为一个人的自由。总统依法治国,公民们依法享有权益的保障和自由,这就是宪法的最高精神。我们有足够的学者和法学家们,我们还有英国的大宪章,美国的《人权宣言》,加拿大的宪法和中华民国宪法为样本,我们可以制定出一部合乎自然法的新宪法出来的。在公布新宪法之前,那就是凡是写入宪法的每一个条款也都必须要交由全体国民们的讨论和同意以后,才能够成立,这就是宪法的合法性。任何不经过全体公民讨论和同意的法,那就是私法、是家法、是恶法。例如,共党的这些个宪法、法律、法令等等,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合法性。

   

   过渡政府要做的第三件大事,就是要为民伸冤,也就是要清算共党的罪恶。宪政、民主政制是与共党集权专制的政制完全不同的。造成民怨沸腾、社会矛盾尖锐的一切的根源,都是由于共党的祸国殃民。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善恶有报,时机一到,统统都报。无论是习惯法、传统法,或者是专制法、民主法,有一点是全体人类都认同的,那就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一条款是不分种族、不管主义,更不论什么特色的天经地义的一条法律。

   

   共党杀人一个亿,抢劫了全国人民共有的财产,又卷款外逃,民愤已极,难道不该清算吗?那就让我们用共党自己制定的刑法去惩办那些共党罪犯们。中国从来就不是个丛林社会,更不是个强盗世界,那么就让我们通过对共党的清算,把我们中国恢复到五十八年前的礼仪之邦去吧。对于已经外逃的九百万赃官们和贪污犯们,过渡政府应当要求国际社会的合作,冻结他们在海外的一切财产,把人犯送回中国受审。在确定有罪之后,将他们在海外冻结的财产全部交还给中国人民。共党的罪恶是贯穿着共党的全部历史。那么清算共党,伸张正义就必须从头开始。至少也要从1949年,共党建政开始去清算。

   

   举例说,像土地改革,实质上那就是抢劫。对于在那场运动中,手上有血债、有人命债的人,恐怕都已经死绝了。至于如何了断这段时间的人命债,那是需要法律专家们去研究解决的。但是抢走地主、富农们的土地,则必须偿还给地主、富农们的后代。在合作化和人民公社以后,被充公了的中农,甚至是贫农的土地,不论多少也必须偿还给他们的后代。至于在城镇进行的所谓的工商业改造运动中,凡是被以所谓的公私合营名义充公的房屋、作坊、工厂、公司、商号,也必须退还给原主人的后代。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抄家,被没收家产的受害者们,也应当如实开列出清单,过渡政府要给与赔偿。至于退还和赔偿的具体做法,我们已经有了波兰和捷克这两个国家的经验做参照。他们在共党倒台以后,在做这件事情上,都是有一套方法的。否定共党的最公正的做法,那就是否定共党过去的一切所为,才能达到彻底清算它的一切罪恶的目的,从而去伸张正。

   

   鉴于共党的累累罪恶,我们建议过渡政府宣布共党为非法组织或者是罪恶组织,从法律上应当予以坚决取缔,所有的成员必须到政府去登记。凡是被民间起诉的共党成员,必须出庭受审,接受制裁。同时我还想建议,把天安门广场上的所谓人民英雄纪念碑,改称为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把毛泽东的尸首交还给他的家人去处理,把他的纪念堂该做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堂,让子孙后代们永远牢记决不再让共产主义祸害人间了。

   

   过渡政府第四件要做的大事,那就是国民的福利问题。鉴于共党已经把国家搞得是国破民穷,内外债台高筑,工业、农业、金融、银行、房地产都已经破产了,国库又空虚。不经过几十年的恢复和建设,那是无法让中国人民享受比较好的福利和待遇的。但是有四项国民的福利,无论政府有多难,也要千方百计地去做到。第一,全民免费的医疗福利;第二,免费受教育的福利;第三,少有所养;第四,老有所依。

   

   二十多年来,共党打肿脸充胖子,到处吹嘘经济腾飞、迅猛发展、国力增强,吹得连共党自己都信以为真了,广大的国民们更是蒙在鼓中。过渡政府必须要用事实,用数字向全国民众说出国家经济的真实现状。中国人有知道真实情况的权利。

   

   人民知道了实情,就会理解国家的处境。积重难返,许多问题绝对不可能一下子全都做到,只好一切从头开始,从头做起。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自然规律,那就让我们从这四件事做起。贫困人家的孩子,政府要给与补助。到了上学的年龄,所有的孩子都应当受到免费的教育这个福利。而作为中国的国民,人人应该享有免费医疗的福利。同样,人到老年,人人都应该享受养老退休的待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