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苏明张健评论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2008-02-11

   

   去年有个朋友对我作过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谈话的主题呢,那就是要我放弃反共的立场。他的原话是这样说的。他说:“你离开了中国。中国发生了什么,共产党又干了什么,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再说,共产党也不是你一个人就能推倒的,何苦放着生活不去享受,非去反党呢?你看看你自己,台独、藏独、疆独、维权、异见团体、民运组织,没有你不支持的。闹了半天,有什么用呢?共产党都不屑于理你们。。。”

   

   听着他的话,我很是替他难过了一阵子,当然也很是感激他的一片良苦用心。本想和他以心换心,作一番长谈。但是他的“不屑于”三个字,激怒了我。我确实是一介草民。但是尽管是草民,我也有我的民权,我也有我言论自由的权利。在他的心目中,共党就是高高在上、奉天承运、日理万机、神圣高大的不得了了。所以无论是国家或者是国民们出了任何事情,产生了任何的非议,共党是不屑于理采的。

   

   对我来说呢,即使共党不屑于理我,我也不会自作清高地说:“那我还不屑于理共党呢!”只要共党一天霸占着公权利,国被祸,民遭殃,我就一天都清高不起来。就是要说,就是要批,就是要去揭露它,反对它,直到推翻他为止。待到人民掌握了国家的权利以后,真正抱有不屑态度的那就是我啦,我就不屑于去搭理共党了。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国民、国家和当政者,孰轻孰重?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孟子就理顺了这三者之间的关系。他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他又说:“天地之性,人为贵。”人民最珍贵,国家都在其次,统制者是最轻,排在最后。甚至孟子还说了:杀死了暴君,那就是“诛一夫”,是完全正当的。这就是我们中华文化中最早的民权思想。

   

   两百多年前的1789年,法国制订了《人权和公民权宣言》,宣布了“言论自由是平等的人权。无拘无束的表达思想和意见,是人类最宝贵的权利之一。每个公民都有言论、著作和出版的自由。”

   

   今年是世界《人权宣言》发表六十周年的纪念年。其中第十九条写道:“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预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到了近代,自由主义的奠基人洛克先生明白地指出:“如果政府超越或者滥用政治契约中明确规定所授予的权威,这个政府就变为专制、独裁,这时人们就有权去解散它,或者反对它,甚至推翻它。”

   

   当今天下六十六亿的人口,很难找出几个人是喜欢政府的。只是人民需要政府,同时人民又并不相信政府,所以才制订出宪法去限制政府的权利。孙中山先生制订了“五权宪法”,西方国家实行了“三权分立”,为的就是以权利制衡权利,同时权利还要受到舆论的监督。

   

   共党既无德又无能,杀人如麻、抢劫成性、贪腐横行,可又自我标榜一贯的伟、光、正。对不起了,国家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国家,人民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父老乡亲。共党为所欲为,我就必须说话。

   

   就象最近的低温、雪雨,肆虐了中国,十九个省、市的交通瘫痪,电力也中断了。又正值人们回家过团圆年之际,上亿的人们被阻在回家的路途中。听起来是天灾,共党又大肆宣传什么百年不遇,五十年不遇的,似乎与它当政毫无关系。直到这种混乱持续了将近半个月后,温家宝才露面,对滞留在车站的旅客们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道歉。早干什么去了?几句道歉又解决什么问题呢?

   

   路是没少修。除了向来往车辆要买路钱以外,为什么不养路呢?养路工人都到哪去了呢?无论是铁路还是公路,平均每八到十公里就该有一个养路工区,十几个工人。平时的任务就是维修、保养道路,下雪铲雪,撒盐,干的就是保证交通畅通的工作。尽职尽责地工作,路面就不会结冰、积雪,这是常识。即使是百年不遇、五十年不遇的大雪灾,也应该有一套对付紧急情况的措施和办法。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军队和武警不光是用来屠杀和镇压人民的,在这种关头,几百万军警早该派出来了。每公里派上十个人,铲雪、撒盐,用不上半天就干完了。再下雪,路上即不会积雪,更不会结冰,几十万公里的道路一天之内就畅通了,用不着温家宝出来道歉。

   

   火车不通,据说是因为电路中断。电路中断的原因,是因为电线上结了冰挂。据说结了冰挂的线路总长不到一万公里。那就派出十万军警和电业工人,一天之内就完全可以清除线路上的冰挂。为什么非等着冰挂形成了,把铁塔压倒了压断了呢?共党应该清楚,在他们贪污、腐败横行的今天,任何建设项目的投资都是层层扒皮,致使最后施工单位必须偷工减料地去做出这种豆腐渣工程。共党又死要面子,又要制造虚假的繁荣。既如此,就该防患于未然,以免露馅。事先不干一点事,铁塔是断的断,倒的倒。难道这又是境内外敌对势力的破坏,还是共党自暴其丑呢?

   

   电力中断的另一个说法呢,让人听着更是闻所未闻。发电厂抱怨说:因为道路不通,发电用的煤运不来了,所以发不出电来了。听起来挺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想又没有道理。既然是用煤发电,为什么不储存煤呢?据了解,发电厂平均只储存够两天用的煤。这个发电厂的厂长甚至还不如一个家庭主妇呢。这就是共党所谓的太平盛世:太平年间的几场雪雨,就造成了大半个国家的交通瘫痪,电力中断?可是又时时认为自己已经强大到了足以可以和美国打一场核大战,或者轻而易举地动武攻进了台湾。

   

   在我以前的评论中,我几次提到1949年共党建政那年的GDP占全球总量的5.7%。近来又发现了两个数字:到了1955年,中国的GDP就下降到只占全球的4.7%;到了1977年呢,就更是降低到了只占2.5%。

   

   从1978年的改革开放至今,已经是三十年了,共党也吹嘘了三十年的所谓成就。其实这三十年的历程,用两句话就可以概括起来:第一句,那就是对内对外大举借债共十八万亿,成就那就是生产总值只占全球GDP的4%,比1955年的4.7%还少了0.7,比1949年的5.7%少了1.7%。另外请千万不要忘记,在1979年、1980年间,中国虽然贫穷,但却是一个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的国家。而今天的GDP占全球GDP的总值比1977年只增长了1.5%,而代价却是背上了十八万亿的巨大债务。

   

   第二,那就是占中国人口百分之九十六以上的广大民众们,绝非改革的受益者,而是受害者和牺牲品。广大民众们首先承担的,那就是共党前三十年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恶果和苦果;继而又成为了改革开放中的被抢劫者,被瓜分者,成为了社会的边缘阶层。用一个数字就可以说明这一点:百分之九十六的中国民众,是要承担这笔十八万亿的债务的,但是其中的十四万个亿是只被占中国人口百分之四不到的共党赃官们贪污并且卷逃去了国外。

   

   上述的两点,就是共党吹嘘了近三十年经济腾飞的所谓成就。让我们回忆一下2007年中国股票市场的情形,就更可以从中发现不少的问题来佐证我刚才的这两句话。

   

   2007年的2月16日,中国的股市达到了三千点;仅仅八个月后的10月15日,中国的股市又达到了六千点。八个月翻了一倍。中国的A股,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翻了九倍。在2007年的10月12号,A股的总市值达到了二十七万亿元。这简直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既令举世震惊,同时更使举世怀疑的经济奇迹。其实这就是共党权力干预资本,权力插手股市的奇迹。

   

   同样,我们以2007年中国股市下跌的情形来分析。从2007年的1月31号到11月22号这不到十个月的时间里,中国的股市下跌了十二次。最小的跌幅那就是10月18号的3.5%,而最大的跌幅那就是2月27号的8.84%。十二次下跌总跌幅超过了65%,使股票市场总值的一多半被跌没了。仅以10月18号跌幅最小的3.5%为例,就使深圳和上海两市的总市值损失了一万多亿元。根据中国证监会的计算,中国的股市每下跌3%,就会至少有一万亿元漂走。

   

   2007年一共是十二次的大跌,至少造成十六万亿元已经从股市上漂走了。在法治的国家,股市的升降是完全根据自由市场经济的规律而出现的。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股市则是在共党的领导、干预、插手之下的政治股市。

   

   2008年的1月初,美国的道琼斯指数连续的下跌,带动了全世界股市的暴跌。仅仅一个星期,就使得全世界股市的几万亿美元的市值从人间蒸发没了。美国政府先是降低国内的税收,后又降低银行的利率,才使得股市稳定,并略有回升。经历了一百多年的积累和发展,道琼斯指数才达到了现在的一万两千点到一万三千点之间。2001年年底的道琼斯指数,从一万多点暴跌到了六千多点,一下子便蒸发掉了十几万亿美元。

   

   但是在中国特色下的股市,无论股市是如何暴跌,钱是永远不会蒸发掉的,是股民们的钱漂入了共党政权的腰包里去了。所以说,中国特色的政治股市从来不反映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更不代表中国资本的多少。它唯一的作用,那就是共党开设在那里的一个赌场,用尽各种办法圈走中国民众口袋里的钱,去中饱共党的私囊,成就了一批世界级的亿万富翁。

   

   在2007年的年底,中国人当中就有八百多位亿万富翁进入了世界富豪的排行榜。平均每位富豪拥有的财产至少是五亿六千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四十多亿。这八百多位富豪的总财产几乎占到了加拿大全年GDP的40%,真可以说是富可敌国啊。难怪听到不少同胞对我说:“中国人都富了。”可是更多的同胞们告诉我:“中国人的仇富心理特别强。”我的看法是:利用权势抢劫致富,老百姓当然恨啦。不但没有受益,现在又承担着虚假繁荣而造成的另一个后果,那就是高额的通货膨胀率,飞涨的物价。尤其在今年的2、3月份,由于这场雨雪所造成的影响,物价的升幅会更大,百姓们手头会更拮据。

   

   胡锦涛喊叫了几年的“和谐”,其实呢就是共党对全体公民的欺骗、奴役和抢劫。公民们必须俯首帖耳地任凭共党欺骗、奴役和抢劫,这就是共党一厢情愿的理想主义。可惜的是,这个理想主义的美梦已经被觉醒了的公民们惊醒了。且不提遍及全国各地的民众维权抗争活动,仅就物价飞涨来说,是否与共党主持的中国政局不稳有关呢?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越是到了一个政权的末期,贪污、腐败就会越加猖獗。末日心态的官员们,都在为自己的后路工程疯狂的捞钱,必将造成资产的大量外流,逃亡数量的急剧增加。政府的运作入不敷出,经济破产,政府只能从股市、房地产的炒作上去圈钱;一方面还要提高物价,以维持政府的运作。但是这都禁不住赃官们的从中截流,老百姓被抢、被圈去的钱是不少,但真正到了政府手里却没几个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