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2008-03-24

   

   任何一个民主、宪政的社会,都是一个文明的社会。人的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充满矛盾而又事物纷杂的社会。人世间的不公天天都在发生,但是民主的政治制度,有着宪法所保证着各种通道,可以使下情上达天庭。

   

   无论任何人的利益受到了损害,各级政府办公室的门以及议会、国会、总理、总统办公室的门都是随时打开的。接受公民的投诉、建议,而且更要给与一个负责任的答复和解决的办法。如果人们仍然不满意,人们就有权利用罢工、抗议或者示威游行等等方式进行抗争。政府有责任去满足人们的要求,但是绝对没有任何权利去镇压或者屠杀人民。镇压和屠杀,只可能发生在独裁专制的政体之下。

   

   共党口口声声说,它代表了全体人民的利益。这句话就是极不负责任的悖论。任何一个政党,只能代表一个阶层或者是利益的群体,或者是一个族群,从来没有一个政党能够把全体人民的利益一下子全代表掉了的。非但如此,还要同时把先进的生产力和文化也都代表走了。当人们的权利和意志都被代表走了以后,人民都变成了这代表的奴隶。也就是说,共党既然把天下最好的东西一下子都代表了,人民便什么都没有了。即使是受到了不公不法的虐待,也是上诉无门。如果罢工、示威、抗议,那就变成了暴民。把天下所有好东西都代表了的共党,就要调动军队和坦克去屠杀了。

   

   而什么都没有了的人民,这个时候便临时突然拥有了一个暴徒的身份。于是,无论是被抓、被打、被杀,便成了理所当然了的事情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每次共党屠杀人民以后,总有那么一些人跳出来指责暴徒、拥护屠杀。而我对这些人的评价则是:他们或者是弱智,或者是无人性。无人性就是冷血动物;而弱智自然是胡说八道。

   

   3月13日,在西藏的拉萨再次发生了共党指挥党军和坦克,对抗议的僧侣和藏民干出了大屠杀的暴行,再次震惊了全世界。3月14日,共党说平息了一场拉萨暴徒的暴乱,打死了九个人。同一天,拉萨当局承认打死了八十个人。3月16号,共党又说,由于政府的克制没有打死九个,只打死了七个人。但是根据逃出拉萨的外国记者和旅游者们说,至少看到了一百辆满载军人的卡车和三十六辆坦克在拉萨的街头横冲直撞,机关枪的射击声随处可闻,被屠杀的僧侣和藏人至少在一、两百之多。

   

   到了3月18号,共党又改口了,总共打死了十六个人,拉萨又变成了和谐社会。但是外面报道,在四川、甘肃、青海的藏人区,发动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而共党正在向西部地区增调军队。现在国人们应该明白了,这个外来的共党政权从来就没有任何理论,他们做事情仅仅是依据他们认为一贯正确的强盗逻辑而已。

   

   以西藏为例,共党不顾历史与现实,一口咬定西藏是中国领土。于是派出军队于1959年的3月10日,以平息西藏叛乱为名,攻入了西藏,杀人八万六千多,逼走了达赖喇嘛,至今四十九年了。强盗的逻辑通常都是不顾事实的。至于西藏是否是共党说的那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共党是不允许人民发出异样的声音的。共党把人民都代表了。共党说是,有人说出了不是,那么就成了暴徒。

   

   共党屠杀暴徒,乍一听上去似乎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合情合理的味道在内。于是,是也就不是,不是也就是是了。假的就变成了真,对人民屠杀的暴行也就变成了合理合法。这就是共党的强盗逻辑。

   

   我曾经在不少的文章、评论中说过,共党这个团伙,打从它成立的那天起,就是站在了与人民对立的立场上。与人民对立,那就是与人民为敌。人民这个词,是被共党用作宣传和强奸用的。在共党那里,其实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在共党的意识中,人民就是暴民、乱民和刁民,不镇压、不屠杀,就无法维持共党这个专制政权。为了制造全体国民的恐惧感,就要不断强化国家恐怖主义的统治。怎么办呢?制造借口去杀人。

   

   就拿这次拉萨的大屠杀来说,藏人把每年的3月10日作为被侵占的纪念日。每年的这个日子,藏人们总要举行大小不同的纪念与抗议的活动。共党也把这个日子作为敏感的日子,增派军警,全力戒备,大肆逮捕僧侣和藏人,制造恐怖。年复一年、周而复始。以为时间长了,多少年过去了,藏人们也会患上了健忘症,从而屈从于共党的统治。

   

   没想到的是,藏人对于国仇家恨不像共党那样容易患上健忘症。四十九年了,一代接一代的藏人仍在继续着抗争,而且从来没有停止过。这对共党打击不小,也成了共党的心腹大患。从来迷信暴力的共党,对于屠杀人民是从来不含糊的,更不手软。但是对于笃信佛教的藏人们来说,共党要对他们搞大屠杀,那就不得不去制造借口。

   

   大家都知道,佛家讲善,达赖喇嘛又是藏人的活佛。达赖喇嘛坚持了四十九年的和平非暴力的主张,不但为藏人们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更是得到了实际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的支持和认同。这样的族群如果非要说他们是暴民,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不信不怕,共党可以去制造暴徒,更可以去导演出暴徒暴乱的镜头。

   

   3月10日开始的纪念和抗议活动,一直到十二日的整整三天中,共党拍不到任何一个“暴徒”杀人、放火、抢劫商店的镜头。所有出现在电视机屏幕上的暴乱的场景都是发生在3月13日。同一天,坦克、军车也开进了拉萨市的街头。这就明显地告诉了人们,这一切都是共党一手策划和导演出来的。共党本身就是一个由地痞、流氓、土匪组成的团伙。所以在共党的内部,无论是特务、军警、政府部门中,可以毫不费力地找出一伙人,穿上藏族服装,不必经过排练和导演。杀人、放火、抢劫就是他们的本性,轻车熟路毫不做作,顺理成章达到了效果。

   

   对于不明真相的人们,看到了这样的暴乱镜头后,自然而然产生的第一个想法那就是,这必须马上制止。共党欺骗社会大众的目的就达到了,制造屠杀的名堂就有了。这个时候,电视屏幕上就出现了坦克和军车,或许会有不少人认为,用坦克和军队去对付暴乱太过分了,不应当这样做。但是先前镜头中的暴乱场景已经先入为主了,所以也就是容易或者是接受了用坦克和军队去平暴的事实了。

   

   事后,共党一定要再派出个什么人出来讲话,而讲话的内容必须按照三个步骤,第一,极力丑化民间和平、理性的维权抗暴活动;第二,大力渲染暴徒的暴力行径,而且必须要说暴徒只是一小撮,但确是受到了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指使等等;第三,必须要说平暴部队是极力克制,没有开一枪就迅速平息了暴乱。于是藏民们皆大欢喜,感谢共产党云云。一场屠杀人民的暴行就这样闭幕收场了。共党依旧“伟光正”,社会仍然“和谐”。这是共党的一贯手法,使用了几十年,仍然能够起到欺骗民众的目的。

   

   大屠杀发生后,全球的藏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得到了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同情与支持。但是在尼泊尔,却发生了尼泊尔警察抓捕藏族抗议人的事件。理由是指责藏人为暴徒,打人、放火、抢商店、搞暴乱,警方抓人是为了平息暴乱。听上去是理所当然,结果一调查真相大白。原来那些所谓的藏人暴徒们,是由尼泊尔警方和大陆渗透到尼泊尔的特务们假扮的,手法与在拉萨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共党动则指责国际社会干涉内政,但共党却时时把黑手伸向国外。

   

   现在我们可以明白了,西藏或者拉萨,根本没有发上过暴乱。所谓的暴徒们,都是共党指使假扮的,为的是制造屠杀的借口。这不禁使我又想起了十九年前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那场大屠杀。共党使用的借口不也是对全国宣布北京发生了暴乱,调动了八个集团军,三十万军人进入北京平暴吗?大屠杀发生了两、三天后,电视台才制作出来暴徒们是如何焚烧军车的镜头。于是军人进城屠杀民众又变成了平息暴乱,个个成了共和国的英雄。

   

   我始终情楚地记得,那是在6月4日的早上八点多钟,我骑车到了北京医学院的第三附属医院去寻找我的一位老同学。在急症室里我见到了一百一十多位受了枪伤的人躺在床上和楼道的地上。由于没有找到老同学,又在医院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去了太平间寻找。太平间的床上和地上,摆放着十七具被枪打死的尸体。九点多钟,我从太平间出来,由于没有找到老同学,打算去新街口医院去找。

   

   刚走出医院的大门,就见到人们纷纷往西边跑去。在花园北路和学院路的丁字路口处,聚集的至少上千人。我跑了过去,看到了在北京航空学院的大门口,人们截住了七辆满载全副武装军人的军车。这七辆军车是由北向南开来,看来是打算进城。被人们用身体堵在了这里。人们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口号的声音,没有咒骂的声音,没有棍棒,更没有人扔石头,但就是坚定地堵住了军车,不让它进城去杀人。僵持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后,一个军官下了车,吹响了哨子。军人们从车上下来,一声不响地排好了队,往北面走去。然后就是七辆军车的司机下了车,打开了汽油箱的盖子,把一团擦车用的棉纱放了进去。待棉纱浸透了汽油之后,他们把棉纱拿了出来,放在了油箱的口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了棉纱,便迅速地往北跑去,追赶他们的队伍去了。仅仅几秒钟,油箱口便窜出了大火,伴随着几声油箱的爆炸的声音,七辆军车很快就被熊熊的大火吞没了,浓烈的黑烟飘上了天空。

   

   当天的下午,我见到了另一位老朋友,他也是在各个医院查找我的老同学。他告诉我说,今天早上七点多钟,十几辆军车被市民们堵截在了德胜门外,也是军人们自己放火烧毁了军车。

   

   到了6月6号、6月7号,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大批被烧毁的军车的镜头,并且说这就是暴徒们的暴行。后来又在电视中播出了一具被烧焦了的尸体,但是却穿着一身并没有被烧坏的全套的军服,说这是被暴徒们烧死的军人。

   

   共党于是封赏了一批共和国的英雄和共和国的烈士,又把他们的父母从全国各地召进北京,党政军的高层又是接见又是招待。记得其中有一对山东来的共和国烈士的父母,在回到山东老家后不久,他们那个被封为共和国烈士的儿子竟然是衣衫褴褛、疲惫不堪地回家了。原来这是一位有人性、有良知的正义军人。在进入了北京得知真相后,毅然扔下了枪支,脱下了军服,徒步从北京走回山东老家。

   

   从打5月底,6月初,到六四大屠杀后,据说在进京部队中,至少有六千多名官兵脱下军服,扔下了枪离开了部队。他们宁愿受到惩罚,也不向人民开枪。他们都是真正的人。对比共党,他们是在天上,共党在地下。指使军人烧车,说成是暴徒干的;把被军人屠杀的学生和市民的尸体,穿上了军装,然后说成了暴徒杀死了军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