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2008-03-24

   

   任何一个民主、宪政的社会,都是一个文明的社会。人的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充满矛盾而又事物纷杂的社会。人世间的不公天天都在发生,但是民主的政治制度,有着宪法所保证着各种通道,可以使下情上达天庭。

   

   无论任何人的利益受到了损害,各级政府办公室的门以及议会、国会、总理、总统办公室的门都是随时打开的。接受公民的投诉、建议,而且更要给与一个负责任的答复和解决的办法。如果人们仍然不满意,人们就有权利用罢工、抗议或者示威游行等等方式进行抗争。政府有责任去满足人们的要求,但是绝对没有任何权利去镇压或者屠杀人民。镇压和屠杀,只可能发生在独裁专制的政体之下。

   

   共党口口声声说,它代表了全体人民的利益。这句话就是极不负责任的悖论。任何一个政党,只能代表一个阶层或者是利益的群体,或者是一个族群,从来没有一个政党能够把全体人民的利益一下子全代表掉了的。非但如此,还要同时把先进的生产力和文化也都代表走了。当人们的权利和意志都被代表走了以后,人民都变成了这代表的奴隶。也就是说,共党既然把天下最好的东西一下子都代表了,人民便什么都没有了。即使是受到了不公不法的虐待,也是上诉无门。如果罢工、示威、抗议,那就变成了暴民。把天下所有好东西都代表了的共党,就要调动军队和坦克去屠杀了。

   

   而什么都没有了的人民,这个时候便临时突然拥有了一个暴徒的身份。于是,无论是被抓、被打、被杀,便成了理所当然了的事情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每次共党屠杀人民以后,总有那么一些人跳出来指责暴徒、拥护屠杀。而我对这些人的评价则是:他们或者是弱智,或者是无人性。无人性就是冷血动物;而弱智自然是胡说八道。

   

   3月13日,在西藏的拉萨再次发生了共党指挥党军和坦克,对抗议的僧侣和藏民干出了大屠杀的暴行,再次震惊了全世界。3月14日,共党说平息了一场拉萨暴徒的暴乱,打死了九个人。同一天,拉萨当局承认打死了八十个人。3月16号,共党又说,由于政府的克制没有打死九个,只打死了七个人。但是根据逃出拉萨的外国记者和旅游者们说,至少看到了一百辆满载军人的卡车和三十六辆坦克在拉萨的街头横冲直撞,机关枪的射击声随处可闻,被屠杀的僧侣和藏人至少在一、两百之多。

   

   到了3月18号,共党又改口了,总共打死了十六个人,拉萨又变成了和谐社会。但是外面报道,在四川、甘肃、青海的藏人区,发动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而共党正在向西部地区增调军队。现在国人们应该明白了,这个外来的共党政权从来就没有任何理论,他们做事情仅仅是依据他们认为一贯正确的强盗逻辑而已。

   

   以西藏为例,共党不顾历史与现实,一口咬定西藏是中国领土。于是派出军队于1959年的3月10日,以平息西藏叛乱为名,攻入了西藏,杀人八万六千多,逼走了达赖喇嘛,至今四十九年了。强盗的逻辑通常都是不顾事实的。至于西藏是否是共党说的那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共党是不允许人民发出异样的声音的。共党把人民都代表了。共党说是,有人说出了不是,那么就成了暴徒。

   

   共党屠杀暴徒,乍一听上去似乎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合情合理的味道在内。于是,是也就不是,不是也就是是了。假的就变成了真,对人民屠杀的暴行也就变成了合理合法。这就是共党的强盗逻辑。

   

   我曾经在不少的文章、评论中说过,共党这个团伙,打从它成立的那天起,就是站在了与人民对立的立场上。与人民对立,那就是与人民为敌。人民这个词,是被共党用作宣传和强奸用的。在共党那里,其实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在共党的意识中,人民就是暴民、乱民和刁民,不镇压、不屠杀,就无法维持共党这个专制政权。为了制造全体国民的恐惧感,就要不断强化国家恐怖主义的统治。怎么办呢?制造借口去杀人。

   

   就拿这次拉萨的大屠杀来说,藏人把每年的3月10日作为被侵占的纪念日。每年的这个日子,藏人们总要举行大小不同的纪念与抗议的活动。共党也把这个日子作为敏感的日子,增派军警,全力戒备,大肆逮捕僧侣和藏人,制造恐怖。年复一年、周而复始。以为时间长了,多少年过去了,藏人们也会患上了健忘症,从而屈从于共党的统治。

   

   没想到的是,藏人对于国仇家恨不像共党那样容易患上健忘症。四十九年了,一代接一代的藏人仍在继续着抗争,而且从来没有停止过。这对共党打击不小,也成了共党的心腹大患。从来迷信暴力的共党,对于屠杀人民是从来不含糊的,更不手软。但是对于笃信佛教的藏人们来说,共党要对他们搞大屠杀,那就不得不去制造借口。

   

   大家都知道,佛家讲善,达赖喇嘛又是藏人的活佛。达赖喇嘛坚持了四十九年的和平非暴力的主张,不但为藏人们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更是得到了实际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的支持和认同。这样的族群如果非要说他们是暴民,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不信不怕,共党可以去制造暴徒,更可以去导演出暴徒暴乱的镜头。

   

   3月10日开始的纪念和抗议活动,一直到十二日的整整三天中,共党拍不到任何一个“暴徒”杀人、放火、抢劫商店的镜头。所有出现在电视机屏幕上的暴乱的场景都是发生在3月13日。同一天,坦克、军车也开进了拉萨市的街头。这就明显地告诉了人们,这一切都是共党一手策划和导演出来的。共党本身就是一个由地痞、流氓、土匪组成的团伙。所以在共党的内部,无论是特务、军警、政府部门中,可以毫不费力地找出一伙人,穿上藏族服装,不必经过排练和导演。杀人、放火、抢劫就是他们的本性,轻车熟路毫不做作,顺理成章达到了效果。

   

   对于不明真相的人们,看到了这样的暴乱镜头后,自然而然产生的第一个想法那就是,这必须马上制止。共党欺骗社会大众的目的就达到了,制造屠杀的名堂就有了。这个时候,电视屏幕上就出现了坦克和军车,或许会有不少人认为,用坦克和军队去对付暴乱太过分了,不应当这样做。但是先前镜头中的暴乱场景已经先入为主了,所以也就是容易或者是接受了用坦克和军队去平暴的事实了。

   

   事后,共党一定要再派出个什么人出来讲话,而讲话的内容必须按照三个步骤,第一,极力丑化民间和平、理性的维权抗暴活动;第二,大力渲染暴徒的暴力行径,而且必须要说暴徒只是一小撮,但确是受到了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指使等等;第三,必须要说平暴部队是极力克制,没有开一枪就迅速平息了暴乱。于是藏民们皆大欢喜,感谢共产党云云。一场屠杀人民的暴行就这样闭幕收场了。共党依旧“伟光正”,社会仍然“和谐”。这是共党的一贯手法,使用了几十年,仍然能够起到欺骗民众的目的。

   

   大屠杀发生后,全球的藏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得到了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同情与支持。但是在尼泊尔,却发生了尼泊尔警察抓捕藏族抗议人的事件。理由是指责藏人为暴徒,打人、放火、抢商店、搞暴乱,警方抓人是为了平息暴乱。听上去是理所当然,结果一调查真相大白。原来那些所谓的藏人暴徒们,是由尼泊尔警方和大陆渗透到尼泊尔的特务们假扮的,手法与在拉萨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共党动则指责国际社会干涉内政,但共党却时时把黑手伸向国外。

   

   现在我们可以明白了,西藏或者拉萨,根本没有发上过暴乱。所谓的暴徒们,都是共党指使假扮的,为的是制造屠杀的借口。这不禁使我又想起了十九年前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那场大屠杀。共党使用的借口不也是对全国宣布北京发生了暴乱,调动了八个集团军,三十万军人进入北京平暴吗?大屠杀发生了两、三天后,电视台才制作出来暴徒们是如何焚烧军车的镜头。于是军人进城屠杀民众又变成了平息暴乱,个个成了共和国的英雄。

   

   我始终情楚地记得,那是在6月4日的早上八点多钟,我骑车到了北京医学院的第三附属医院去寻找我的一位老同学。在急症室里我见到了一百一十多位受了枪伤的人躺在床上和楼道的地上。由于没有找到老同学,又在医院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去了太平间寻找。太平间的床上和地上,摆放着十七具被枪打死的尸体。九点多钟,我从太平间出来,由于没有找到老同学,打算去新街口医院去找。

   

   刚走出医院的大门,就见到人们纷纷往西边跑去。在花园北路和学院路的丁字路口处,聚集的至少上千人。我跑了过去,看到了在北京航空学院的大门口,人们截住了七辆满载全副武装军人的军车。这七辆军车是由北向南开来,看来是打算进城。被人们用身体堵在了这里。人们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口号的声音,没有咒骂的声音,没有棍棒,更没有人扔石头,但就是坚定地堵住了军车,不让它进城去杀人。僵持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后,一个军官下了车,吹响了哨子。军人们从车上下来,一声不响地排好了队,往北面走去。然后就是七辆军车的司机下了车,打开了汽油箱的盖子,把一团擦车用的棉纱放了进去。待棉纱浸透了汽油之后,他们把棉纱拿了出来,放在了油箱的口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了棉纱,便迅速地往北跑去,追赶他们的队伍去了。仅仅几秒钟,油箱口便窜出了大火,伴随着几声油箱的爆炸的声音,七辆军车很快就被熊熊的大火吞没了,浓烈的黑烟飘上了天空。

   

   当天的下午,我见到了另一位老朋友,他也是在各个医院查找我的老同学。他告诉我说,今天早上七点多钟,十几辆军车被市民们堵截在了德胜门外,也是军人们自己放火烧毁了军车。

   

   到了6月6号、6月7号,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大批被烧毁的军车的镜头,并且说这就是暴徒们的暴行。后来又在电视中播出了一具被烧焦了的尸体,但是却穿着一身并没有被烧坏的全套的军服,说这是被暴徒们烧死的军人。

   

   共党于是封赏了一批共和国的英雄和共和国的烈士,又把他们的父母从全国各地召进北京,党政军的高层又是接见又是招待。记得其中有一对山东来的共和国烈士的父母,在回到山东老家后不久,他们那个被封为共和国烈士的儿子竟然是衣衫褴褛、疲惫不堪地回家了。原来这是一位有人性、有良知的正义军人。在进入了北京得知真相后,毅然扔下了枪支,脱下了军服,徒步从北京走回山东老家。

   

   从打5月底,6月初,到六四大屠杀后,据说在进京部队中,至少有六千多名官兵脱下军服,扔下了枪离开了部队。他们宁愿受到惩罚,也不向人民开枪。他们都是真正的人。对比共党,他们是在天上,共党在地下。指使军人烧车,说成是暴徒干的;把被军人屠杀的学生和市民的尸体,穿上了军装,然后说成了暴徒杀死了军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