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悠悠南山下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中越關係之對立面 : 互助與相斥
·中國移民與湄江三角洲的殖民狀況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平吳大誥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中共死穴
·河內玉山祠
【 中越關係 】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中國如何利用「九二」學校影響越南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我們知道的是,李光耀曾公開說過,要惹耶勒南趴著過來,跪著向他求饒。
   
   要這位反對黨鬥士向李光耀跪地求饒簡直是異想天開。
   
   過了11年,惹耶勒南在2008年擺脫窮籍後,重振旗鼓,組織新的政黨希望東山再起在下一屆大選挑戰行動黨。可惜盡管銳氣依然,他的時機已過。政黨成立不到半年,82歲的他,因心臟衰竭離開人世,成為了新加坡政壇上另一位富悲劇色彩的政治人物。」(《成長在李光耀時代》146至148頁)
   
   然而,正如不少香港人羡慕的社會穩定、居住環境舒適、政府代辦一切,主流新加坡人在三餐溫飽、生活穩定的大前提下,反而活得相當被動,對政府過於嚴厲的管理,即使私下有不少怨言,亦不敢公開表達,更沒有改變社會的任何想像。因此任由李光耀訂下的優生學精英主義主導一切,新加坡人在小學便被「判刑」,被評定是一少撮「天才」,抑或大部分「平庸」之輩,還是更「差劣」失敗者, 然後被分流到不同學校。
   
   那些被評定為「天才精英」的學生,由政府用最好的資源培養,如果一帆風順,大學被保送到外國名牌大學就讀,然後回新加坡加入政府或國營企業,成為「精英治國」的一員,自視高人一等。那一大群「平庸」很難有所突破,便成為乖乖被統治的順民,而那些「差劣」者則被授以勞動技術,在社會最基層爭扎。新加坡的精英階級社會是如斯的赤裸,新加坡人亦默默接受。
   
   只有這本書溫柔地提示一下,那些內閱部長,不見得在行︰
   
   「更吊詭的是,歷屆的教育部長們來自化工業、金融業、醫學界甚至軍隊等領域,竟然沒有一個是教育界出身的。」
   
   「我在想,是否正因為外行人總在說內行話,所以我們的新育制度一再進行改革,卻始終找不到更長遠的、更能安身立命的根基?是否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們的制度總是偏重功能性和功利性,缺乏了對人文修養的重視?
   
   這種安排是不是過度迷信"精英"的能力,以致認為只要是精英掌舵,任何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
   
   現任的通訊藝術部長雅國博士曾是工程系教授。之前掌管此部門的呂德耀曾是海軍總長,而目前管理社會發展部門的陳振聲則曾擔任三軍總長。
   
   讓一位習慣按章行事的軍官或工程師掌管文化藝術以及處理社會問題,很難讓人將他們與創意以及關懷的形象聯想起來。
   
   ……
   
   在軍隊裡打滾十多二十年後,表現最出色的軍官們很有可能被納入精英名單,成為部長級的國家領袖。總理李顯龍就是軍官出身,而現在大家猜測將接捧成為下一任總理的人選陳振聲和陳川仁也都是軍隊將領。
   
   這樣的政治精英培養過程令人懷疑他們是否對一般新加坡人所面對的畢業、求職、失業、裁員等問題能有深刻的體會。除了這些軍事將領們,那些在金融業界打滾的金融人才是否扎實的群眾基礎,也很讓人懷疑。」(122至124頁)
   
   在此灰記要把話題拉回香港,香港政府沒有膽量如新加坡政府般提出公然違反聯合國人權準則的優生學精英主義,但香港那群政務官其實亦以精英自居,看不起基層普羅大眾,香港的教育被這群所謂精英官僚瞎搞下,在毀滅創意、扼殺思想方面不會比新加坡好多少。幸好香港或多或少還有較自由的社會環境,傳媒亦非官方控制,香港年青人反叛的空間較新加坡的大,幾十年來,多少還有「讀書不成」,但在文化領域,尤其電影,闖出名堂的人,對政府批評和抗爭也是新加坡人不敢想像的。
   
   而連李光耀這個大家長也羡慕香港人自我解決問題的能力,並非樣樣靠政府,抱怨新加坡人沒有了政府的照顧便甚麼也不懂做。但新加坡人如此被動,李光耀的大家長高壓統治要負上最大責任。新加坡人要走自主路,你們這群迷信優生學,精英得沒救的人民行動黨官僚們願意放手,願意給人民空間自把自為嗎?
   
   而李慧敏亦以一個「飽經世故」的大叔的故事開始,道出新加坡人「謹小慎微」生存之道的由來︰
   
   「以前就遇到一位大叔,他是一個明哲保身、性格怯懦得讓人無法忍受的老男人。當他看到一些喜愛挑戰權威的莽撞青年,總會不以為然,認為這些是沒有經歷風浪,不知死活的初生之犢。
   
   後來聽朋友提起,原來在多年前,這位大叔曾在組屋樓下咖啡店看到街坊高聲批評政府,於是也湊了過去,還表現得同仇敵慨。」
   
   過後沒幾天,他就被叫去問話了。可是他發現,那些跟他一起高談闊論的老先生卻平安無事,照樣在咖啡店裡大聲謾罵,因此懷疑他們是卧底。經過這件事之後,原本性格就有些膽小怕事的他,就變得更加神經質了。
   
   至於誰是便衣警察,也流傳了一些說法。據說,在高等學府或一些機構裡,政府會部署一些情報人員。這些人可能是學生,也可能是我們的同事。他們混在群體裡觀察大家,並經常向政府匯報情況。
   
   這些是在1980、90年代常聽到的事情,目前已經鮮少聽聞在我們周圍有這種"部署",但不可否認,老一輩流傳下來的故事使空氣中瀰漫著一些揮散的恐懼。
   
   但無論這些是真實情況,還是被捏造出來的以訛傳訛的謠言,這種恐懼情緒只會加深人們與政府之間的不信任感,並不利於創造包容與和諧的社會。」(143至144頁)
   
   李光耀逝世,那些迫害和恐懼會否成為過去?新加坡人是否仍仰賴/受制於威權統治?但無論如何,灰記以為,香港無論如何雜亂,只要還有一絲自由空間,香港人絕不能因為虛幻的「穩定和譜」而輕言放棄,更不要幻想有任何威權人物可以帶領香港走出困局,不管他如何自稱先知先覺。雜亂的民間社會,嘈雜的多元聲音,這本來就是香港,不需要借助任何李光耀的legacy。
   
   
   2015-3-28日轉載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5/03/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