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悠悠南山下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作者:灰客記 (香港)

   
   2015年3月28日
   

   
   新加坡大家長李光耀逝世消息,成了香港不少傳媒的頭條新聞。這名以「嚴父」自居的政治人物,統治的座右銘是不求人民愛戴,只要人民畏懼。他利用鐵腕手法,利用法律上的誹謗罪,甚至以內部安全法未經審訊拘禁異見人士,把新加坡人治理得「貼貼服服」。
   
   當然對於灰記這類反威權/權威,討厭家長制的人,李光耀是個反面人物。他「效法」蔣介石,搞隔代父傳子的那套封建 東西,把新加坡變成他的家族事業,更令灰記鄙視。但對崇尚威權者,包括不少本地建制派以至一些本土右翼人士,李光耀卻是值得推崇的人物。香港於九七後社會矛盾不斷激化,市民怨氣日重,示威抗議無日無之,在一些追求「穩定和諧」的親建制人士心中,與香港面積和人口相差不遠的新加坡,因為市容整潔,居住環境遠勝香港,便成了艷羨對象,甚至有傳北京也希望香港能和新加坡一樣進行威權式管治。
   
   李光耀支持中國「六四」屠殺,支持鄧小平與他一樣搞專制資本主義,一個聲稱反共的獨裁者和一個聲稱共產主義者的獨裁者,可謂「惺惺相惜」 。而他的獨裁專制,因為披上反共面紗,亦受香港一些本土右翼人士的支持和體諒,認為當年新加坡被極端思想的鄰國包圍,加上來自中國支持的馬共( 但不管馬共領袖陳平後來變成了中共的傀儡,他在抗日和對抗英國殖民主義的貢獻遠比李光耀大),因此不得不採取強硬統治方式,避免國家被極端分子滲透。(見三月廿五日《蘋果日報》評論版《李光耀的中庸之道》作者黃世澤)
   
   在繼續新加坡和李光耀的話題前,灰記又要時光倒流三十多年,回到在北美留學的時代。那時灰記廣交來自世界各地,五湖四海的人,特別左翼人士,其中有兩位要好的華裔同學,一位來自新加坡,一位來自中國。這兩名留學生之所以與灰記要好,多少與他們較「獨立特行」有關。他們兩人都異口同聲說有來自新加坡和中國的「學生特務」,監視著各個新加坡和中國留學生的舉動,看有否「行差踏錯」,有否太受西方的自由風氣影響。
   
   但奇怪,這兩位同學一樣我行我素,其時灰記受當地毛派共產黨影響,這位新加坡同學也不避忌與灰記一起與這些毛派人士來往,還跟灰記一起為反對大學加費聯同其他加拿大學生一同佔領校長室。而那位中國留學生亦與那些自成一角的中國留學生不同,廣交不同國籍的學生,包括我們這些來自萬惡資本主義社會的香港留學生,對西方事物甚感興趣,支持鄧小平改革開放,對文革十分反感,當時毛派的灰記還跟他有過爭論,認為鄧小平是「走資派」。
   
   灰記沒有問過他們如此「獨立特行」,有否試過被「特務」「照肺」或打小報告,更不會想到那位中國同學是否也是「學生特務」 。而那位新加坡同學回國後,起先在父親的外匯店工作,後來替一位印尼富商打工,管理在中國的工廠,雖然偶有見面,已少談當年理想,大家的共同話題就是中國的貪腐及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新加坡也少觸及。不過還記得當年他對新加坡政府樣樣管,左翼書籍不准看,連鹹書也不准看的不滿。但他總有辦法弄到一些大陸書籍和《閣樓》或《花花公子》雜誌看。
   
   至於那位中國留學生已失去聯繫,現在是官僚體系的一部分,還是怎樣,不得而知。但知道的是,專制主義大同小異,都是要令人心生恐懼,即使暫時遠離祖國,Big Brother is still watching you, 不管以共產還是反共之名。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而李光耀一去,那些被他迫害得活在恐懼中的異見者紛紛露面,訴說心中的抑壓,期望一個時代的過去,其中一位是年逾六十的張素蘭。三月廿八日《蘋果日報》訪問了這位剛出版回憶錄BEYOND THE BLUE GATE的1980年代良心犯,這本講述她被捕被囚經過的回憶錄二十多年前已經寫成,但就是因為恐懼,不敢出版。
   
   「張素蘭甚至怕得要將書本手稿,分批存放於不同的地方;手機亦預先設定好快速鍵,一旦警察上門拘捕,她只須按一個掣,就可以告知所有朋友。直至逾20年後,她認為要令新加坡新一代知道這段歷史,決定出版書籍,但事前先將積蓄從銀行提出,『以免被起訴誹謗時被扣掉』。」
   
   1980年代公民社會開始在新加坡萌芽,張素蘭與曾志成(與她一起見記者的前良心犯)等人,分別在法律團體、教育等志願機構,關注勞工,言論自由等議題。但他們在1987年被指是「馬克斯陰謀集團」,以內部安全法,未經審訊就拘捕,囚禁了逾20人。囚禁期間更遭嚴刑迫供,有人在冷氣房內被淋水、拷打逼供,又被迫在電視公開招認自己是共產主義者。張素蘭起初拒絕公開懺悔,但想到有異見者以內部安全法被囚十多年的前科,被迫就範。而新加坡公民社會亦被扼於萌芽狀態。而新加坡政府當時的行動代號叫「光譜行動」(Operation Spectrum)。
   
   說到這裡,灰記亦依稀記得1980年代一些流亡的新加坡人曾在尖沙嘴天星碼頭外舉行小型集會,控訴李光耀政府殘酷迫害異己。而1990年代初,灰記認識了一位自願放逐海外的年輕新加坡人,學藝術的她覺得新加坡環境太讓人透不過氣,完全沒有創意空間,於是一個人走到香港打工,從此在這裡生活。記得她對香港的評價是髒亂,擠迫人多,居住環境狹窄,香港人也不特別有禮,但香港的自由空間彌補這一切。
   
   而1980年代正是香港人面對前途問題的「關鍵」時代,在中國當時「務實」政策,以及英國人要「光榮」撤退的前提下,香港人被動地接受溫和的民主改革,民間團體在英國人的默許下逐步興盛,是當時還未民主化的南韓人、台灣人,以至新加坡人「艷羨」的對象。今日香港人要重新面對新宗主國中國的專制威權政治,當日被動接受,或曰虛擬的自由主義,即所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核心價值」,脆弱得岌岌可危。某程度上,像是重新回到新加坡人1980年代面對的處境。歷史果真諷刺。
   
   再回到新加坡的異見者。大馬時評人楊善勇在其文章《光耀一生 獄滿天下》,細數那些更早期被迫害的人的經歷,一些被害者甚至原本和李光耀關係密切,如曾任總理署政務次長的陳新嶸,以及新加坡建國前與他同住一所公寓的林清洋等。兩者為後來與他政見不同,被避流亡海外,陳的弟弟((中文版《李光耀回憶錄》三名翻譯者之一),「沒有參加任何非法組織和非法活動,卻在1963年的「冷藏行動」中被捕,而且好一段時期被單獨關禁,精神臨近崩潰。他迄今還沒擺脫被單獨關禁陰影的糾纏,身體非常虛弱。他避免和我有任何聯繫。」
   
   陳新嶸對李光耀有這樣的評價︰「客觀地说,新加坡被踢出馬來西亞之後,李光耀把這個曾經被方壯璧認為是『怪胎』的島國治理得井井有條,既成績顯著,罪孽可不算少,有功也有過。依我看,無論人們將如何爭論他的功過是3比7或4比6甚至對半分,大都會同意:他的『功』是新加坡人民付出沉重代價換來的;他的『過』則出自他的唯我獨尊、獨斷獨行。」(東網)
   
   至於林清洋,李光耀曾稱讚︰「他爲人謙虛溫順,行爲良好,獻身事業,使我不得不對他表示欽佩和尊敬。」並在李口中是「口才了得,下一任總理的人選」,因為與陳新嶸等離開人民行動黨另組政黨,被抓去坐牢,後流亡英國過隱姓埋名的生活,憂鬱症不時發作。
   
   被迫害者的名單還有林福壽、陳華彪、、布都遮里、賽•扎哈利、何標、方水雙、曾超卓、傅樹介、謝太寶……。
   
   現年六十三歲的陳華彪。1974年以「暴動」罪名判監時是一位學運領袖,出獄後流亡英國。1987年更被指控「馬克思主義陰謀幕後主謀」,被褫奪公民權(即張素蘭、曾志成被捕事件受牽連)。李光耀逝世後,他寫了一篇名為《李光耀逝世讓人民重獲自由》的短文(原文英文,由《當今大馬》網站翻譯轉載),一抒多年來的屈辱︰
   
   「李光耀的逝世無疑將打開人民的枷鎖,把新加坡人民從恐懼中釋放出來。與世界任何發達國家相比,新加坡公民和居民對政治迫害的恐懼是無可比擬的,即使是巨富者、非常聰明的人與政治高官都不敢表達他們的異見。
   
   逝世之後,這個人的真面目終將揭開。幸運的是,死者再也不能像生前那樣,迅速地揮動誹謗法律棒子來堵住批評者的嘴巴。
   
   那些享受人民行动黨50年掌政恩庇的人,或很快地就要再度哀悼,因為一黨專政的安逸政治勢必滅亡。這群政治階級的政治生涯從此不再一帆風顺。」
   
   這位離開祖國幾十年的流亡者,是否對新加坡的一切已經脫節,一廂情願的希望後李光耀時代的新加坡起重大變化?
   
   不過,他也許會了解到,近年因為互聯網發達,新加坡人民突破了被官方控制的傳統傳媒所發放的單一訊息,很多人的思想不再像以前那樣封閉。而李光耀11年退出內閣後,雖然仍希望在幕後發揮影響力,畢竟時代不同,他的大家長身影亦沒有以往般龐大,人民對長期執政的人民行動感到厭倦,反對黨的活動空間稍為增加,對政府溫柔批評的書籍得以出版。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由新加坡自由寫作人李慧敏撰寫的《成長在李光耀時代》(去年出版),對李光耀巨大影響力下的新加坡社會及新加坡人心態頗多著墨。對李光耀/人民行動黨壟斷政權,不斷醜化和打壓異己的作風亦提出質疑︰
   
   「如果只有一兩個政敵被形容為"瘋子"、"騙子",我們或許可能還會相信官方對他們所做的評價。可是幾乎每一個挺身出來提供不同政見的人都被形容得一文不值,這番評價的準確性真讓人懷疑。
   
   曾經在大選中獲勝成為反對黨工人黨議員的惹耶勒南的搏鬥精神就讓人印象深刻。他在1981年的補選中勝出,成為新加坡獨立以來的第一個反對黨議員。
   
   ……
   
   後來在1984年的大選中,他成功蟬聯議席,足見他在選民心有一定的分量。可是兩年後,他卻被指控做假賬,偽造工人黨賬目,結果被判坐牢一個月,並失去了國會議員資格,同時還被吊銷律師執照。人家是律師,吊銷他的執照簡直就是不讓他有辦法謀生。
   
   過後,他向英國樞密院提出上訴。經英國樞密院審核,認定取消律師執業的做法嚴重不公,這才讓惹耶勒南得以恢復律師資格。不過在此之後,新加坡就在1994年廢除了將本國案件交由英國樞密院的最終裁定的慣例。
   
   惹耶勒南其實大可放棄從政,從此對天下事充耳不聞,選擇過上很舒適的生活,可是他卻又在1997年與其他反對黨人士組織團隊挑戰行動黨。但這回他無法奪下議席,還被控誹謗,吃盡了官司,最終宣告破產。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