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悠悠南山下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作者:灰客記 (香港)

   
   2015年3月28日
   

   
   新加坡大家長李光耀逝世消息,成了香港不少傳媒的頭條新聞。這名以「嚴父」自居的政治人物,統治的座右銘是不求人民愛戴,只要人民畏懼。他利用鐵腕手法,利用法律上的誹謗罪,甚至以內部安全法未經審訊拘禁異見人士,把新加坡人治理得「貼貼服服」。
   
   當然對於灰記這類反威權/權威,討厭家長制的人,李光耀是個反面人物。他「效法」蔣介石,搞隔代父傳子的那套封建 東西,把新加坡變成他的家族事業,更令灰記鄙視。但對崇尚威權者,包括不少本地建制派以至一些本土右翼人士,李光耀卻是值得推崇的人物。香港於九七後社會矛盾不斷激化,市民怨氣日重,示威抗議無日無之,在一些追求「穩定和諧」的親建制人士心中,與香港面積和人口相差不遠的新加坡,因為市容整潔,居住環境遠勝香港,便成了艷羨對象,甚至有傳北京也希望香港能和新加坡一樣進行威權式管治。
   
   李光耀支持中國「六四」屠殺,支持鄧小平與他一樣搞專制資本主義,一個聲稱反共的獨裁者和一個聲稱共產主義者的獨裁者,可謂「惺惺相惜」 。而他的獨裁專制,因為披上反共面紗,亦受香港一些本土右翼人士的支持和體諒,認為當年新加坡被極端思想的鄰國包圍,加上來自中國支持的馬共( 但不管馬共領袖陳平後來變成了中共的傀儡,他在抗日和對抗英國殖民主義的貢獻遠比李光耀大),因此不得不採取強硬統治方式,避免國家被極端分子滲透。(見三月廿五日《蘋果日報》評論版《李光耀的中庸之道》作者黃世澤)
   
   在繼續新加坡和李光耀的話題前,灰記又要時光倒流三十多年,回到在北美留學的時代。那時灰記廣交來自世界各地,五湖四海的人,特別左翼人士,其中有兩位要好的華裔同學,一位來自新加坡,一位來自中國。這兩名留學生之所以與灰記要好,多少與他們較「獨立特行」有關。他們兩人都異口同聲說有來自新加坡和中國的「學生特務」,監視著各個新加坡和中國留學生的舉動,看有否「行差踏錯」,有否太受西方的自由風氣影響。
   
   但奇怪,這兩位同學一樣我行我素,其時灰記受當地毛派共產黨影響,這位新加坡同學也不避忌與灰記一起與這些毛派人士來往,還跟灰記一起為反對大學加費聯同其他加拿大學生一同佔領校長室。而那位中國留學生亦與那些自成一角的中國留學生不同,廣交不同國籍的學生,包括我們這些來自萬惡資本主義社會的香港留學生,對西方事物甚感興趣,支持鄧小平改革開放,對文革十分反感,當時毛派的灰記還跟他有過爭論,認為鄧小平是「走資派」。
   
   灰記沒有問過他們如此「獨立特行」,有否試過被「特務」「照肺」或打小報告,更不會想到那位中國同學是否也是「學生特務」 。而那位新加坡同學回國後,起先在父親的外匯店工作,後來替一位印尼富商打工,管理在中國的工廠,雖然偶有見面,已少談當年理想,大家的共同話題就是中國的貪腐及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新加坡也少觸及。不過還記得當年他對新加坡政府樣樣管,左翼書籍不准看,連鹹書也不准看的不滿。但他總有辦法弄到一些大陸書籍和《閣樓》或《花花公子》雜誌看。
   
   至於那位中國留學生已失去聯繫,現在是官僚體系的一部分,還是怎樣,不得而知。但知道的是,專制主義大同小異,都是要令人心生恐懼,即使暫時遠離祖國,Big Brother is still watching you, 不管以共產還是反共之名。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而李光耀一去,那些被他迫害得活在恐懼中的異見者紛紛露面,訴說心中的抑壓,期望一個時代的過去,其中一位是年逾六十的張素蘭。三月廿八日《蘋果日報》訪問了這位剛出版回憶錄BEYOND THE BLUE GATE的1980年代良心犯,這本講述她被捕被囚經過的回憶錄二十多年前已經寫成,但就是因為恐懼,不敢出版。
   
   「張素蘭甚至怕得要將書本手稿,分批存放於不同的地方;手機亦預先設定好快速鍵,一旦警察上門拘捕,她只須按一個掣,就可以告知所有朋友。直至逾20年後,她認為要令新加坡新一代知道這段歷史,決定出版書籍,但事前先將積蓄從銀行提出,『以免被起訴誹謗時被扣掉』。」
   
   1980年代公民社會開始在新加坡萌芽,張素蘭與曾志成(與她一起見記者的前良心犯)等人,分別在法律團體、教育等志願機構,關注勞工,言論自由等議題。但他們在1987年被指是「馬克斯陰謀集團」,以內部安全法,未經審訊就拘捕,囚禁了逾20人。囚禁期間更遭嚴刑迫供,有人在冷氣房內被淋水、拷打逼供,又被迫在電視公開招認自己是共產主義者。張素蘭起初拒絕公開懺悔,但想到有異見者以內部安全法被囚十多年的前科,被迫就範。而新加坡公民社會亦被扼於萌芽狀態。而新加坡政府當時的行動代號叫「光譜行動」(Operation Spectrum)。
   
   說到這裡,灰記亦依稀記得1980年代一些流亡的新加坡人曾在尖沙嘴天星碼頭外舉行小型集會,控訴李光耀政府殘酷迫害異己。而1990年代初,灰記認識了一位自願放逐海外的年輕新加坡人,學藝術的她覺得新加坡環境太讓人透不過氣,完全沒有創意空間,於是一個人走到香港打工,從此在這裡生活。記得她對香港的評價是髒亂,擠迫人多,居住環境狹窄,香港人也不特別有禮,但香港的自由空間彌補這一切。
   
   而1980年代正是香港人面對前途問題的「關鍵」時代,在中國當時「務實」政策,以及英國人要「光榮」撤退的前提下,香港人被動地接受溫和的民主改革,民間團體在英國人的默許下逐步興盛,是當時還未民主化的南韓人、台灣人,以至新加坡人「艷羨」的對象。今日香港人要重新面對新宗主國中國的專制威權政治,當日被動接受,或曰虛擬的自由主義,即所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核心價值」,脆弱得岌岌可危。某程度上,像是重新回到新加坡人1980年代面對的處境。歷史果真諷刺。
   
   再回到新加坡的異見者。大馬時評人楊善勇在其文章《光耀一生 獄滿天下》,細數那些更早期被迫害的人的經歷,一些被害者甚至原本和李光耀關係密切,如曾任總理署政務次長的陳新嶸,以及新加坡建國前與他同住一所公寓的林清洋等。兩者為後來與他政見不同,被避流亡海外,陳的弟弟((中文版《李光耀回憶錄》三名翻譯者之一),「沒有參加任何非法組織和非法活動,卻在1963年的「冷藏行動」中被捕,而且好一段時期被單獨關禁,精神臨近崩潰。他迄今還沒擺脫被單獨關禁陰影的糾纏,身體非常虛弱。他避免和我有任何聯繫。」
   
   陳新嶸對李光耀有這樣的評價︰「客觀地说,新加坡被踢出馬來西亞之後,李光耀把這個曾經被方壯璧認為是『怪胎』的島國治理得井井有條,既成績顯著,罪孽可不算少,有功也有過。依我看,無論人們將如何爭論他的功過是3比7或4比6甚至對半分,大都會同意:他的『功』是新加坡人民付出沉重代價換來的;他的『過』則出自他的唯我獨尊、獨斷獨行。」(東網)
   
   至於林清洋,李光耀曾稱讚︰「他爲人謙虛溫順,行爲良好,獻身事業,使我不得不對他表示欽佩和尊敬。」並在李口中是「口才了得,下一任總理的人選」,因為與陳新嶸等離開人民行動黨另組政黨,被抓去坐牢,後流亡英國過隱姓埋名的生活,憂鬱症不時發作。
   
   被迫害者的名單還有林福壽、陳華彪、、布都遮里、賽•扎哈利、何標、方水雙、曾超卓、傅樹介、謝太寶……。
   
   現年六十三歲的陳華彪。1974年以「暴動」罪名判監時是一位學運領袖,出獄後流亡英國。1987年更被指控「馬克思主義陰謀幕後主謀」,被褫奪公民權(即張素蘭、曾志成被捕事件受牽連)。李光耀逝世後,他寫了一篇名為《李光耀逝世讓人民重獲自由》的短文(原文英文,由《當今大馬》網站翻譯轉載),一抒多年來的屈辱︰
   
   「李光耀的逝世無疑將打開人民的枷鎖,把新加坡人民從恐懼中釋放出來。與世界任何發達國家相比,新加坡公民和居民對政治迫害的恐懼是無可比擬的,即使是巨富者、非常聰明的人與政治高官都不敢表達他們的異見。
   
   逝世之後,這個人的真面目終將揭開。幸運的是,死者再也不能像生前那樣,迅速地揮動誹謗法律棒子來堵住批評者的嘴巴。
   
   那些享受人民行动黨50年掌政恩庇的人,或很快地就要再度哀悼,因為一黨專政的安逸政治勢必滅亡。這群政治階級的政治生涯從此不再一帆風顺。」
   
   這位離開祖國幾十年的流亡者,是否對新加坡的一切已經脫節,一廂情願的希望後李光耀時代的新加坡起重大變化?
   
   不過,他也許會了解到,近年因為互聯網發達,新加坡人民突破了被官方控制的傳統傳媒所發放的單一訊息,很多人的思想不再像以前那樣封閉。而李光耀11年退出內閣後,雖然仍希望在幕後發揮影響力,畢竟時代不同,他的大家長身影亦沒有以往般龐大,人民對長期執政的人民行動感到厭倦,反對黨的活動空間稍為增加,對政府溫柔批評的書籍得以出版。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由新加坡自由寫作人李慧敏撰寫的《成長在李光耀時代》(去年出版),對李光耀巨大影響力下的新加坡社會及新加坡人心態頗多著墨。對李光耀/人民行動黨壟斷政權,不斷醜化和打壓異己的作風亦提出質疑︰
   
   「如果只有一兩個政敵被形容為"瘋子"、"騙子",我們或許可能還會相信官方對他們所做的評價。可是幾乎每一個挺身出來提供不同政見的人都被形容得一文不值,這番評價的準確性真讓人懷疑。
   
   曾經在大選中獲勝成為反對黨工人黨議員的惹耶勒南的搏鬥精神就讓人印象深刻。他在1981年的補選中勝出,成為新加坡獨立以來的第一個反對黨議員。
   
   ……
   
   後來在1984年的大選中,他成功蟬聯議席,足見他在選民心有一定的分量。可是兩年後,他卻被指控做假賬,偽造工人黨賬目,結果被判坐牢一個月,並失去了國會議員資格,同時還被吊銷律師執照。人家是律師,吊銷他的執照簡直就是不讓他有辦法謀生。
   
   過後,他向英國樞密院提出上訴。經英國樞密院審核,認定取消律師執業的做法嚴重不公,這才讓惹耶勒南得以恢復律師資格。不過在此之後,新加坡就在1994年廢除了將本國案件交由英國樞密院的最終裁定的慣例。
   
   惹耶勒南其實大可放棄從政,從此對天下事充耳不聞,選擇過上很舒適的生活,可是他卻又在1997年與其他反對黨人士組織團隊挑戰行動黨。但這回他無法奪下議席,還被控誹謗,吃盡了官司,最終宣告破產。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