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李咏胜文集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之四(上)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之三(下)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之四(下)
·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批判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之五
·撕开《北京共识》的画皮及其理论支撑
·再听《野草》低吟浅唱
·中国的路标(外一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李咏胜
   
    近20多年来,在中国人的话语圈里,有几个新生的名词,最是光鲜靓丽。这即是“太子党”,“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等等。以致连那些对社会问题失去痛感的人,只爱权和钱的人,也能够随口说出它们的含义和意思。这之中,最让人恐惧和恶心的,又莫过于“太子党”这个明显带有封建专制制度特征的名词了。虽然,尽管这些名词至今还没有被官方话语所认可,但它们的存在已是不争的客观事实。
   


    而正是由于它们的客观存在,进一步证实了“太子党”、“红二代”与“官二代”、“富二代”为代表的两个权力和利益集团的客观存在,并已经在今日的中国做大壮大,形成能主国家沉浮的霸主气势了。这种社会结构状况,其实就是“权贵资本主义化”。至于问及这这两个权力和利益集团,是在什么时代背景和气候之下形成,并一步步发展壮大的?由于此问题的答案前文已经给出,恕不赘述。
   
    同时在前文里,还客观肯定了习近平反腐以来取得的显著成果及其成效。只不过,当我们从这些反腐成果的热闹数字中平静下来,再回头梳理一下这些贪腐官员的政治背景之后,便会发现在所有打掉的 “老虎”、“苍蝇”中,除了薄熙来一人之外,其他包括“大老虎”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苏荣、刘志军、李春城等人,都是平民出身的官员。而其他“太子党”、“红二代”官员,却是极少和没有涉嫌贪腐的。
   
    由此给整个社会留下这样一个鲜明的印象:习近平的反腐,不是全面反腐,而是权力和利益性反腐,也即选择性反腐。而他反腐的范围,是不包括“太子党”、“红二代”这个权力和利益集团在内的。或者干脆直言,习近平的反腐,其实就是“太子党”、“红二代”权力和利益集团反对“官一代”,“富一代”权力和利益集团的斗争,再或者说,就是以“太子党”、“红二代”为祖业家产的“活老虎”权力和利益集团,反对“死老虎”权力和利益集团的斗争。
   
    由此推想,似乎在习近平的宏观世界里,“太子党”、“红二代”真如他们最近对港澳媒体自我洗白的那样:“幼承庭训,亲历父执辈不为利益所动的信仰和原则,所以不受贪腐侵蚀。”而只有那些平民出身的官员,由于没有受过他们父辈那样的教育和影响,才会贪腐堕落。
   然而,事实却与此恰恰相反,正是“太子党”、“红二代”在改革开放之初便“悖逆庭训”,率先从政经商捞钱,随后又与“官一代“、“富一代”沆瀣一气,共同肆意瓜分国家资财,从而使整个神州大地,成了他们贪腐纵欲的人间乐园。而近来国外和港澳媒体披露的“离境黄金口岸’丑闻,更是进一步暴露出了“太子党”、“红二代”贪腐国家资财无度,却自命清白高尚的丑恶嘴脸。而这一切,习近平为何会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呢?
   
    而此问题,笔者最近在贵州赤水一个小茶馆里,曾听几个当地口音的人拉开反腐话匣时,是这样说的:“现在的人是一当官就贪,但贪了只要不拜错神,再贪也没贪。”而在四川边远县天全的路边饭店旁,还听到几个农民模样的人议论说:“啥子叫腐败,给老子不听话就叫腐败。”虽说我听到的这些街谈巷议,并没有多深的道理。但其中反映出的民情众意,却是值得深思的。一是农村政府官员的贪腐,并不比城里的少。二是农民眼中的反腐,也是要问“姓习”,“姓薄”的。
   
    故此,由于被习近平反腐打掉的“老虎”、“苍蝇”,都是与薄熙来、周永康利益集团涉嫌的余党和爪牙,而没有涉及“太子党”,“红二代”权力和利益集团的根须和皮毛。因而,怎能不让国民议论纷纷,而产生这样的质疑:毛泽东搞的“文革”与习近平搞的“反腐”,实质上没有不同,而是殊途同归。若有不同的话,也仅仅在于,一个是以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为名目的高层权力和利益权斗;一个是以反腐败为名目的高层权力和利益权斗。其实,也就是以“太子党”,“红二代”权力和利益集团与“官一代“、“富一代”权力和利益集团的生死斗争,与大多数永远无法富起来的平民百姓一点关系也没有。
   
    而这即是中国特色的政治游戏,只要换个玩法,就能够忽悠民众,所向披靡了。所以这种政治游戏,是只问那种对权力和利益有威胁、妨碍和干扰的贪腐,而不问那种对权力和利益没有威胁、妨碍和干扰的贪腐的。这就不能见出习近平反腐其实并不是为了什么非政治的目的,而是为了自己进一步专制集权,而专制集权,则不过是为了保护“太子党”,“红二代”权力和利益集团而而已。
   
    倘若,由此来看问题习近平的反腐,那么可以预见的前景就不乐观了。因为他反腐成果显示出来之后的官场,贪污腐败并没有因此而日趋减少,而是贪官还在贪,腐败还在腐;社会邪恶势力并没有因此而销声匿迹;社会公平、正义并没有因此而得到伸张;百姓的实际生活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提高;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并没有因此而落到实处;维权和上访的民众并没有因此而安居乐业;为社会公平、正义而呼吁呐喊的公知人物,反而受到比胡、江时代更为严酷的迫害和打压。而所有这些,显然不是仅仅靠反腐成就就能够“一俊遮百丑的”。
   
    至于以上质疑疑是否也值得质疑,只有等待习近平反腐的下一步举措和下一个反腐成果出来之后,才能判断了。抑或反过来说,如果习近平的下一步反腐,依然不能摆脱和战胜权力和利益性反腐的致命软肋,也不能对这个体制的致命痼疾进行体制性改革的话,那么他所取得的任何反腐成就,就不是正能量了。因为他在给贪腐势力留下制度性的通道时,也就难免会成为他们吞噬的“唐僧肉”了。
   
    因为海外媒体近来对习近平家族财富的披露,对习近平来说已经是一个重大信号和警示了。如果,习近平在反腐过程中出现不公平、公正的话,那么就有被某些受到致命伤害的权力和利益集团中人抛出来的危险,而使他成为一只最大的“活老虎”。而到那时习近平所要pk的对象,就不是某个权力和利益集团,而是大多数至今没有分享到改革红利的社会各阶层群体了。而这至关习近平反腐成败的关键一步“国棋”,习近平怎能察而不防,防而不备,从而给任何残存的权力和利益集团,留下置自己于死地的“阿喀琉斯之踵”呢?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习近平反腐的成败,就在于他能否摆脱和战胜权力和利益性反腐的致命软肋,而将反腐引向政治体制性改革这个决定一切的“瓶颈”和深水区了。否则的话,谁也无法保证他反腐之后,“狼不来了!”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52期 2015年3月5日—2015年3月19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26130
(2015/03/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