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李咏胜文集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李咏胜
   
    众所周知,二十世纪90年代初期的中国,在经过了“89”那场由民间自发兴起的“反官倒,反腐败”的民主运动以悲剧结束,并随之经历了苏东剧变带来的政治震撼之后,由于此时的中共政治强人邓小平,随之改变了他一贯主政和坚持的 “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的改革”的政治主张。而在他后来的南巡讲话精神指引下,走上了“不问姓社姓资”,“发展才是硬道理”的跛脚改革之路。从而,使整个社会误入了“政治极权化,经济自由化”(或只开放,不改革)的现代化陷阱之中。
   


    但在这其中,危害至今犹在的是接受了中共政治元老陈云提出的“改革开放以来的最大教训是知识分子不可靠,还是我们自己的子女才可靠”的错误主张。进而以“高干子女,一个从政,一个经商”的干部任用路线,取代了胡耀邦、赵紫阳时代由基层逐级选拔 “第三梯队”、“第四梯队”的干部任用路线。于是,在短短几年之内,凡有“太子党”、“红二代”背景的人,几乎从中央到地方,都分别走上了政界和要害经济部门的权力岗位。从而为以高干子女为中心的特殊利益集团,直接获取和豪夺“改革红利”打开了腐败之门。
   
    而这个获取和豪夺“改革红利”的机会,很快在中、小企业转轨,国企改制的过程中实现了。记得当年苏联解体,实行私有化改制时,是在政治民主化,司法独立、舆论监督到位的情况下,在司法、舆论和民众的共同监督之下,依法公开,公平,公正进行的。而从根本上堵死了政府官员在其中暗箱操作,以权谋私,从中渔利,中饱私囊的通道。由此避免了国民数十年创造和积累起来的国家资财,顷刻之间被少数人窃为己有的改制浩窃发生。
   
    而按照当时中共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的改革思路,是先通过政治体制改革,待建立起司法相对独立,舆论监督有效的制衡机制之后,再一步步推进产权制度改革的。但可悲的是,邓小平南巡之后所进行的所谓“深化改革”,也即产权制度改革,却是在司法、舆论和民众缺席,无法监督的情况下,由各级政府官员与企业家在灯红酒绿之中实现的。所以,难怪当产权改制还处于“分田分地”正欢时,海外便有不少经济学者尖锐指出:“产权改制结束之日,就是中共持枪抢劫成功之时。而其中富可敌省敌国者,当数‘太子党’、‘红二代’也!”
   
    但由此是否可以断言说“改革红利”,都被“太子党”、“红二代”们如数占有了呢?不是的。这里,只要看一下农村“土地资源产权改制”的情况,问题就一清二楚了。当时的农村在国企产权改制氛围的激发和影响下,虽说没有什么大企业可改的。但原属于“国家三级所有”中的“社有,村有”的土地资源,也同样是可以改制的。于是在广大农村,除了农民“承包地”之外的所有土地资源,其中包括森林资源、水利资源,矿产资源及其荒山在内,都分别以买断产权、产权承包经营等形式(为期30年至50年不等),落到了各地政府官员及其利益集团囊中。
   
    由此可见习近平反腐所面对的这个“政治生态环境”,也即“权贵资本主义”的格局和形态,早在邓小平在世时的江泽民时代就形成了。或者说,中国的国有资源,其中包括森林资源、水利资源,矿产资源,已经在那个时候就分别被“太子党”、“红二代”们掌控的国有企业占有了。而广大农村的“社有,村有”资源,也随之分别被各级政府官员及其利益集团占有了。也即使偌大一个中国,实际就只剩下一张地图是属于国家和全民所有的了。
   
    于是,以此之后,中共在党内外所形成的各种政治斗争,无论表现形式有多么吊诡,但归根结底,其焦点都是 “太子党”、“红二代”利益集团与“非太子党”、“非红二代” (也即所谓“”官二代“、“富二代”背后的“官一代”、“富一代”)利益集团;新权力集团与旧权力集团,争夺围绕国有资源和“社有,村有”资源及其利益链而展开的斗争。而当下习近平正竭力铲除的主要政敌徐才厚、周永康等人,则只是其中的“官一代”、“富一代”利益集团的大佬之一。
   
    那么,除此之外产生的那么多贪腐问题,比如以权谋私,权力寻租、贪污受贿、买官卖官,贪赃枉法等等,是否都与争夺国土资源有关呢?非也!因为今日的官场已如老百姓口头语言所说的那样:“十个官员九个贪,不贪的那个上不了班”。甚至发展到了“群体贪腐事件”,“塌方式腐败”层出不穷的猖獗地步。而他们的贪腐方式和手段,更是是千差万别,各显神通。
   其中所有的贪腐官员,个个培植兄弟伙和继承人的能力都特强。如军中“大老虎”徐才厚,多年掌控军队将领升迁大权的总政治部,不知私下发展了多少自己的忠实信徒和党羽。但即便这样,也不能搞株连反腐,把他们连根拔起。而这些未拔起的潜在腐败因素,就像刀割后的韭菜一样,不用施肥,明天也会茁壮成长的。
   
    然而,倘若细究今日的中国社会何以裂变至此的原因和根源,其实都是由“上梁不正下梁歪”给教坏和激发出来的。假如说当时“太子党”、“红二代”,如果遵照胡耀邦、赵紫阳时代定下的规则:“高干子女不从政,不经商”,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就不会带头办康华公司搞“官倒”、“倒批文”,其他的“太子党”、“红二代”们又有谁敢追随效法,故而又哪里会出现“89”那场惨绝人寰的历史悲剧。再假如说后来的“太子党”、“红二代”不从政经商,不带头获取和豪夺“改革红利”,那么各级政府官员怎么敢群起效法贪腐呢!,
   
    如今,国家这棵庞大的大树。虽然还挺立着,但它的树身已经被千千万万的蛀虫给掏空了。即便你今天剪掉一些敗叶,明天砍掉一些枯枝,也是依然于树无补的。再说今日反腐败的措施与贪官们的贪腐伎俩相比,不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反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今天你铲除了利益集团在党内的这个代理人,他们明天又会另找一个的。
   
    由此可以说,习近平反腐所要面对的这个“政治生态环境”,实际与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的旧社会比较起来,已经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甚至,把它与马克思主义产生时期那个资本的原始积累阶段比较起来,也是更为血腥和残酷的。而这些,才是十几亿永远无法“后富起来”的中国人,都“你懂的”真实生存环境和生活状态。而这些,或许是他至死不愿意认识,也至死不愿意面对的。
   
    至此可以说,近平反腐的主要阻力和动力,都缘于此和在于此。或者说,习近平反腐的主要阻力和动力,其实都在于他敢不敢反专制极权体制这只最大的“老虎”了。否则的话,即便他比武松更勇敢无畏,也是无法挽救这个腐败入骨的“红朝”于万劫不复命运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51期 2015年2月6日—2015年3月5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26130
(2015/03/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