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刘佳音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我再也不受大红龙蒙蔽了
·高铁——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在大红龙国家里警匪是一家
·在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中我得的太多了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呼求的力量
·没有神的世界是多么可怕
·我找到了最有意义的人生
·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發表就看見神已顯現。


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對現在的工作,或以後的工作,人都明白一些,但對以後人類到底進入什麼歸宿人卻不明白。作為受造之物該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神怎麼作人就怎麼跟,我告訴你們怎麼走你們就怎麼走,你沒法自己擺弄自己,你掌握不了自己,一切任神擺佈,都掌握在神的手中。若神作工作提早給人一個結局,給人一個美好的歸宿,以此來吸引人,讓人來跟隨他,與人搞交易,這就不叫征服,也不是作人的生命。用一個結局控制人來換取人的心,這並不是成全人,並不能得著人,乃是用歸宿來控制人。人最關心的就是以後的結局,最終的歸宿,到底有沒有好的盼望。若是征服人的工作中給人一個美好的盼望,在征服人以前先給人一個合適的歸宿來讓人追求,這樣不但達不到征服人的果效,反而影響征服工作的果效。就是說,征服工作是藉著奪去人的命運前途與審判、刑罰人的悖逆性情而達到果效的,並不是與人搞交易,即給人祝福、恩典而達到的,乃是藉著剝奪人的自由、取締人的前途從而看人的忠心而達到的,這才是征服工作的實質。若是起初就給人一個美好的盼望,之後再作刑罰、審判的工作,這樣,人接受刑罰、審判是在有前途的基礎上而接受的,到最終也達不到所有的受造之物無條件地順服、敬拜造物的主,只是一味地愚昧順服,或是一味地索取,並不能將人的心完全征服。所以,這樣的征服工作並不能將人得著,更不能為神作見證,這樣的受造之物並不能盡自己的本分,只能講條件,這就不叫征服,而是憐憫與賜福。人的最大難處就是命運、前途總掛在心上,成了偶像,人都是為著命運、前途而追求神,並不是因著對神的愛而敬拜神,所以,征服人務必把人的私心、把人的貪心、把人那些最攔阻敬拜神的東西給對付掉,這就達到了征服人的果效。所以,最起初征服人時務必得先將人的野心、將人最致命的東西給取締,以此來發現人愛神的心,來改變人對人生的認識,改變人對神的看法,改變人生存的意義,這樣,人愛神的心就純潔了,就是人的心被征服了。但神對所有的受造之物的態度並不是單為了征服而征服,而是為了得著而征服,為了他的榮耀而征服,為了恢復起初人原有的模樣而征服。若單是為了征服而征服,這就失去了征服工作的意義了。就是說,若只是把人征服之後對人置之不理,把人的生死置之度外,這就不是經營人類了,也不是為了拯救人類了,只有將人征服之後再得著,最終將人類都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這才是所有的拯救工作的中心,才達到拯救人的目的,即將人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進入安息,這才是所有受造之物該有的前途,也是造物的主該作的工作。若是人作工作就太有限了,只能將人作到一個地步,但並不能將人帶入永遠的歸宿之中,人不能決定人的命運,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與以後的歸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於人作的工作了,他既造人就帶領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徹底,將人完全得著,既帶領人就能將人帶入合適的歸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經營人就要對人的命運前途負責,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雖然征服工作是藉著取締人的前途而達到的,但人到最終還得被帶入神為人預備好的合適的歸宿中。正因為是神作人,所以,人才有歸宿,人的命運才有著落。這裡提到的合適的歸宿並不是以往取締的人的前途盼望,這是兩碼事。人自己所盼望的、所追求的是人在追求肉體奢侈慾望時所盼望的,並不是人該有的歸宿,而神給人預備的則是人被潔淨之後所該得的祝福、應許,是神在創世後就給人預備好的,不摻有人的選擇、人的觀念、人的想像、人的肉體。這歸宿不是為某一個人而預備的,而是所有人類的安息之地。所以,這歸宿是人類最合適的歸宿。

   造物的主要擺佈受造之物,他怎麼作你別想擺脫,他怎麼作你都得聽,你不該悖逆他,他作工作最終達到他的目的,這就得榮耀了。現在為什麼不談你是摩押的後代、你是大紅龍的子孫,也不談什麼選民,只談受造之物?這是人原有的稱呼,是人原有的身分,就是受造之物。因著工作時代與階段的不同才有了不同的稱呼,其實,人就是普普通通的受造之物。凡是受造之物不管是最敗壞的還是最聖潔的,都得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作征服的工作不用前途命運、歸宿來控制你,作那樣工作其實沒必要,征服工作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人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敬拜造物的主,之後,人才能進入美好的歸宿之中。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總之,無論神怎麼作工都是為了人類,正如神所造的天地萬物也都是為人效力的,造月亮、太陽、星辰都是為了人,造動物、植物是為了人,春、夏、秋、冬是為了人,等等這些都是為了人的生存。所以,無論怎麼刑罰人、審判人都是為了拯救人,即使剝奪人的肉體盼望,仍是為了潔淨人,而潔淨人則是為了人的生存。人的歸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麼能自己掌握自己呢?

   征服工作結束之後,人類將被帶入一個美好的天地之中,當然,這生活仍舊是在地上,但與現在人的生活大不相同,這個生活是在全人類都被征服之後而有的生活,這生活是人類在地上的另一個新的開端,人類有這樣的生活就證明人類又進入了另一個新的美好的境地,是神與人在地上生活的開端。有這樣美好生活的前提務必是人被潔淨、被征服之後都服在造物的主面前而達到的。所以說,征服工作是人類進入美好歸宿之前的最後一步工作。人類有這種生活,這是以後地上的生活,是地上最美好的生活,也是人嚮往的一種生活,是有史以來人未曾達到的一種生活,這是六千年經營工作最終的果效,是人類最盼望的,也是神給人的應許。但這應許得通過一段時間,等到末了這步工作作完,人徹底被征服了,也就是撒但被徹底打敗了,人類就進入以後的歸宿之中。人經過熬煉之後也沒有罪性了,是因為神打敗撒但了,也就是沒有敵勢力能夠侵擾了,沒有任何敵勢力可以攻擊人的肉體,人就自由了,人也就聖潔了,這就是進入永世裡的人。只有將黑暗的敵勢力捆綁了,人到哪都自由了,這樣,人也就沒有悖逆了,也就沒有抵擋了,撒但只要一捆綁起來人就好了,現在就是因為撒但還在地上到處攪擾,也因著全部經營工作還沒有告終,等打敗撒但以後人就徹底得釋放了,人得著神了,從撒但權下出來了,也就看見了公義的日頭。正常人該有的生活都得恢復,就如會分辨善惡,懂得吃和穿,能正常地寄居,這些屬於正常人該有的都得到了恢復。一開始造完人類即使蛇不引誘夏娃,人也該有那樣的正常生活,也該吃、該穿,也應該過正常人在地上的生活,但是人類墮落之後,這生活就成為泡影了,甚至人現在不敢想像這些事了,其實那種人嚮往的美好的生活務必得有,如果人類沒有這樣的歸宿,人類在地上的墮落生活到不了頭,假如說沒有那種美好的生活就不是結束撒但命運,也不是結束撒但在地上掌權的時代,非得讓人達到那個黑暗勢力達不到的境界,這就證明打敗撒但了。這樣,沒有撒但的攪擾,神自己掌握人類,掌握人類的一切生活,控制人類的一切生活,這才叫打敗撒但。人現在的生活多數還是污穢的生活,還是痛苦患難的生活,這就不叫打敗撒但,人還沒脫離苦海,沒脫離人生的痛苦,沒脫離撒但的權勢,人對神的認識還是微不足道。人的一切痛苦都是撒但造成的,人生的苦難都是它給人帶來的,撒但被捆綁之後人才能完全擺脫這苦海,但捆綁撒但是藉著征服人的心、得著人的心而達到的,是以人來作為戰利品的。像現在人所追求的得勝者、被成全都是在地上沒有正常人的生活以前人所追求的,都是在未捆綁撒但以先所追求的目標。人所追求的得勝者、被成全或者被大用,實質都是為了追求脫離撒但權勢,追求的是得勝者,最終的結果還是脫離撒但的權勢,只要脫離了撒但權勢,人在地上就會過上正常人的敬拜神的生活。人現在追求的得勝者,或者是被成全,都是追求在地上有正常人生活以先所追求達到的,追求這些主要就是為了得潔淨、行真理,達到敬拜造物的主,如果人在地上有了正常人的生活,沒有痛苦患難的生活,人就不追求什麼得勝者了。所謂的得勝者、被成全都是神給人的追求目標,藉此追求目標來讓人行真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把人作成、將人得著這是目標,而追求做得勝者或追求被成全這只是途徑。若將來人類都進入了美好的歸宿之中了,那時就沒有得勝者與被成全的說法了,只是受造之物各盡其職了。現在讓人追求這些只是給人限定一個範圍,以便人的追求更有目標、更實在,若不這樣作,人仍活在渺茫之中追求進入永生,這樣的人不更可憐嗎?這樣的無目標、無原則的追求不是自欺欺人嗎?到最終,這追求自然沒有果實,到頭來,仍活在撒但的權下不可自拔,何苦這樣無目標地追求呢?當人類進入永遠的歸宿中的時候,人就都敬拜造物的主,因著人經過被拯救進入永世之中,所以,人也不再追求什麼目標,更不用擔心有撒但的圍攻,這時,人都「安分守己」,都盡自己的本分,即使沒有刑罰、審判,人也都各盡各的本分,那時,人的身分與地位都稱為受造之物,再沒有什麼高低之分,只是所盡功用不同罷了,但人仍是活在有層有次的人類的合適的歸宿之中,人都是為著敬拜造物的主而各盡本分,這樣的人類就是永世裡的人類。那時人所得著的就是神光照的生活,神看顧的生活,神保守的生活,人與神同生活,人類在地上有了正常的生活了,全人類都走上了正軌。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徹底把撒但打敗了,也就是神在地上創造人類又恢復了人原有的形象,這樣就滿足神原有的心意了。起初人類沒經撒但敗壞以先,人類在地上有正常的生活,後來經過撒但敗壞後,人失去了正常的生活,神就開始有了經營工作,開始與撒但爭戰來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六千年經營工作結束時,整個人類在地上的生活才正式開始,人類才有了美好的生活,這才恢復了起初造人的目的,恢復了人原有的模樣。所以說,在地上有了正常的人類生活,人就不追求什麼得勝者了、被成全了,因人都聖潔了。像人所說的得勝者、被成全都是神與撒但爭戰給人的追求目標,這目標是因著人被敗壞而才有的目標。給你一個目標,讓你向著那個目標去追求,以此達到打敗撒但。讓你做得勝者,做被成全的、被使用的都是要求你作見證來羞辱撒但,到最終人在地上有正常人的生活了,人也都聖潔了,還追求做什麼得勝者呢?不都是一樣的受造之物嗎?做得勝者、做被成全的都是針對撒但說的,都是針對人的污穢說的。說得勝者還不是指勝過撒但、勝過敵勢力嗎?你說你被成全,你什麼被成全了?還不是撒但敗壞性情脫去了,能達到愛神至極嗎?還是針對那些污穢東西說的,針對撒但說的,並不是針對神說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