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6——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蔧
家庭教会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科学与信仰耶稣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我要为主去工作
·致信中国福音大会2011
圣爱团契的洗礼
·圣爱团契王志新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胡石根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严正学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董继勤弟兄受洗(图)
·王志新受洗前被按手祷告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严正学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胡石根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合影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与施洗弟兄合影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洗礼
***********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祷告·中国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祷告·中国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6——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2月
   
   (现将25年来,我们教会曾经历过的一些见证,曾写过的一些文章,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1999年6月20日
   
   (发表在中华述评第三十二期9907)
   
   一、为了那些在“六•四”中死去的人,我们应该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在十年前的“六•四”运动中,学生、工人、农民、市民、知识分子,人们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百姓的利益,提出了“反对腐败、反对官倒、新闻自由”等口号,“六•四”运动是全国人民参与的一场爱国运动。在这场运动中,为了国家利益、为了百姓利益,有很多的学生、市民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对于他们,我们不应该忘记。
   
   在最初的几年里,每当6月4日,我都去天安门广场,思念那些死去的人。1995年和1996年我没有去天安门广场,因为那时我被劳动教养,罪名是在《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上签名。1997年和1998年,由于警察监视,我没有去天安门广场。今年1999年我本打算一定要去天安门广场,可是从6月2日到6月7日公安人员一直把我关押在一个小旅馆里,我还是没有去成。
   
   那些死去的人,在他们活着的时候,他们和你我一样,都是普通的老百姓,他们去天安门广场只是出于他们爱国家、爱百姓的那棵良心,他们是为了百姓的利益才献出自己生命的。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只有多为百姓说话做事,才不辜负他们所献出的生命。为此在这里,我提出了建立“集体工资谈判制度”和“居住权益保障网络”两个倡议。
   
   二、倡议建立“集体工资谈判制度”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倒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在那个时代,马克思的这些话使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在中国、在苏联产生了斯大林式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制度;在西方产生了能代表工人阶级利益各种组织。
   
   我们一些人,由于受过计划经济制度带来的痛苦,就把资本主义、甚至是原始资本主义的一切都幻想成是完美的,不愿看到“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其实就中国目前的的市场经济部分来说,多多少少有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例如一些个体、私企老板本身就是流氓,本身就是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说有“血和肮脏的东西”决不是反党言论。
   
    现在,我们很高兴的看到,在一些企业出现了“谈判工资”这一现象,这是对待“血和肮脏的东西”的一种正确方法。“谈判工资”应该推广,并且我们应该建立“集体工资谈判制度”,只有集体的力量才能使“血和肮脏的东西”得到减少。
   
   三、倡议建立“居住权益保障网络”
   
    几十年来,我们自身及我们的祖辈、父辈、下一辈只求付出、不求索取,辛辛苦苦为国家积累财富。在我们的工资中既不包含买房、租房、取暖的金额,也不包含养老、医疗、子女教育的金额。这些金额被国家截留了,国家说住房、取暖、养老、医疗、子女教育等等事情由它来代管了。
   
    单就住房来说,在干部们的住房上,国家代管的非常好;可是在百姓的的住房上,国家代管的就远不如人意了。现在,在住房改革上不平衡,一方面继续在工资中不包含买房、租房、取暖金额和不归还多年的买房、租房、取暖金额,另一方面又让百姓自己花钱购买住房。这样的结果是,百姓贫穷,不敢消费,整个国家经济困难。
   
    居住权是人类的一个基本权利,按劳分配是当今中国的一个基本原则,基于这些,我们应该建立“居住权益保障网络”,以帮助那些在住房问题上遇到困难的人们。使他们能够及时了解国家有关的法律、政策,使他们在拆迁分房、购买住房等等问题不再受他人的欺骗。这个网络可以是组织形式的,也可以仅仅是电子网络的,例如建立一个网站。
   
    徐永海
   
    1999年6月20日
   
   徐永海,60年出生,医生,1995年5月至1997年5月被劳动教养两年,一直被关在“小号”里,没有与家人见过面、通过信,罪名是在《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上签名。
   地址:100032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电话:6603253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5年1月注: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民运维权朋友
   ——希望在脑科学研究上得到您们的支持帮助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1月30日
   
   
   1、多年来我一直带领一家庭教会,教会肢体多为良心犯、民主人士、维权人士
   
   在78、79西单墙民主运动时期,我热心民运,曾帮助过“四五论坛”台湾籍成员郑钦华。在八十年代中期,郑钦华(科力思)出任海外中国民联副主席(主席王炳章,也为我们的北医校友)。为此,北京警察曾安排人(我的同事)引诱我“组党”。(多亏我没有能力。后来我的这同事因帮助警察引诱了我,被调到中日医院并安排出国)。那段期间,北京警察审问了我6次,我险些成为“新青年会杨子立等被判重刑”的前传,而逃过一劫。
   
   1989年2月我走进教堂,接受了主耶稣,成为了基督徒。1989年“六四”期间,作为基督徒,我与缸瓦市教堂的秦红红、刘焕文、高约翰、唐立华等肢体举着横幅、十字架等多次到天安门声援学生。“六四”后,我深深地感到,由于我们中国没有信仰,没有基督信仰,没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而自然会出现六四这样的悲剧。“六四”后,我为主传福音,希望中国人都来具有大爱的心,为此曾几次坐牢。
   
   25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面向良心犯及家人、民运人士、维权人士传福音,就让我们这些人先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吧,先来具有连仇敌都爱的心吧。因为坐牢、受苦等经历,我们这些人的心中自然应当具有着比常人更多的“恨”;但是在耶稣进入到我们的心中后,我们心中的“恨”是越来越少,“爱”是越来越多。25年来,很多良心犯及家人、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在我们这里接受了主耶稣,成了基督徒。
   
   
   2、由于我们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没有联系,更没有得到过资助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多年来一直以良心犯为主,不少肢体因民运、维权、信仰坐过牢,甚至多次坐牢。这些主内肢体出狱后多失去原有的工作,没有了收入,不少肢体连低保、医保都没有,生活十分困难。因此,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不要弟兄姊妹的奉献(经济上的奉献),这些弟兄姊妹在其他方面已经为主奉献的很多,在民运、维权、信仰方面已经做出了很多牺牲。
   
   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人家怕与我们接触带来麻烦。好在我们也没有支出,只是在聚会结束后,我(这些年来聚会一直多在我家)请大家吃一顿面条,夏天茄子面,冬天炸酱面。来聚会的肢体中不少是外地在京访民(也是良心犯),平时生活很是艰难,有时弟兄姊妹也会带点菜来,让这些肢体吃顿好的。
   
   由于我是良心犯,由于多年来在我家聚会的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是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本人)也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教会、机构、团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自2006年,我出狱后失去了原来的医生工作,因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生活十分困难。但是我没有因此就放弃信仰,而是信仰更加坚定,坚持为主传福音,坚持带领家庭教会。
   
   
   3、请求海内外朋友对我的关于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给予支持、帮助
   
   科学说:“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通过科学研究,我发现:“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到了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我们崇拜效法英雄,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心——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当人人都具有这大爱的心时,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将会帮助人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为此作为精神科医生,我一直进行着这方面的科学研究。当今世界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为此在这里我请求朋友们对我的科学研究给予支持、帮助,(附上我的科学研究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12万多字,见后)。
   
   当然,作为教会带领人,我也希望您能对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给予支持、帮助。如,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中,不少主内肢体生活十分艰难,一些还患有较重的疾病,但是他们依旧坚持民运、维权、信仰,经历一次一次的被抓、被关、坐牢等等,他们确实需要帮助。当然,由于我们教会多为良心犯,您不能来直接支持帮助我们教会,我们能理解。但是,支持帮助我的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应当可以理直气壮的。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账号:中国银行341550774521(Bank of China Beijing Dewai sub-branch Swift code: BKCHCN BJ110)。
   
   
   
   附:《宇宙与精神的终极》
   
   
           前言一: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的说明
            ——监牢中我禁食祷告23天上帝给我的启示
     
     
   1、科学将帮助我们人类知道:“真的存在上帝”
     
     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相反,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并且迟早会到来,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酝酿新的突破”。同时,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我们中国是个大国,是人口上的第一超级大国,我们中国理应在科学上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不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应对这些科学研究给予应有的支持、帮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