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姜维平文集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与江泽民搞的“三个代表”比较,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有明显的不同,前者吹嘘自己“代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利益”等,后者是规划一种宏伟的梦想和目标,也就是说,“江派”认为执政党尽善尽美,而“习派”承认离民众的期待有差距,所以要较长时期地努力,因此,我不赞同那种全盘否定习近平治国理念的观点,其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全面深化改革”,主要指经济方面,而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是指政治方面,或者说,前者主要是经济基础,后者主要是上层建筑,总的看来,习近平接班以来先提出实现“中国梦”,后提出“四个全面”,是进一步细化和明晰了他的执政理念和奋斗目标,如果能把他的梦想变为现实,这符合人民群众的愿望,问题是他上台才两年多,以后能否实现?眼下做结论还是太早或武断。


   
   从习近平的出身和经历及思想性格看,他属于中共党内的改革派和稳健派,和他的父亲习仲勋有些类似,在僵化的政治体制里,在相当长的时期里,他们是郁郁不得志的,较之于薄熙来的高调,张扬,霸道,虚伪,习近平内敛,宽厚,包容而实在,回顾“薄王事变”前后中国发生的惊心动魄的政治斗争,人们可以有不同的感受和理解,但共同的印象是,习近平好像不太想做今天的位置,他是在党内派系林立的夹缝里,被中南海主要的两个派系,即,“江派”和“胡派”的缠斗不断挤压,应运而生的,由于过去“九龙治水”分权的结果,周薄徐等人私藏祸心,险些遭成南北分治,故希求大一统的各种派系都做了妥协,愿意在维护一党执政的前题下,把更多的权力交给习近平。这一点不是海外與论的希望的变化,但对中国的平稳过渡,对老百姓是一件好事。
   
   所以,我在习是副手的时候就比较倾向于他,但他接班后,我对海内外普遍认为他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议论不以为然,至今我还是认为他只是像征性地独掌权力,或者说,较之于弱势领导胡温,他算强势了一些,但不是人们想像的那样一言九鼎,这就是为何他一面提出“全面依法治国”,但各地践踏法律行为还是不断发生的原因,一切都在已有的制度当中进行,他必须顺着体制的惯性而小心翼翼地进行改革,毫无疑问,就中共来讲,他是个人品质最好的一位领导人,他上任伊始,几乎没讲大话,就把劳教制度废除了,紧接着平反了浙江的张家叔侄案和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这其实最能体现他的“依法治国”的理念,我认为,如果他不能在任期内进行政改,那么,历史给予中共生存的空间可能就很小了。
   
   一些人有充足的理由和案例来指责他的“四个全面”,因为言辞的表述十分宽泛,目标要在2020年实现,的确远了一些,但既使批评他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习王联手打老虎,已取得了空前的力度和影响力,我在美加两地遇到很多来旅游或移民的中国人,虽然对中共有不一样的观点,但反腐打老虎,几乎人人赞同,我征求他们意见时,并没人知道我是言论人士,足证它的公正性,因此,我认为,习近平利用反腐已经最大程度地争取了民心,而建立在民意基础上的“四个全面”,的确是目前许多人可以接受的明朗化的“中国梦”,谁不想过“小康社会”呢?不要以为这里不包含民主的内容,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理念诠释里,有这样一句话:“人民民主不断扩大”。我的理解是,从现在开始到2020年基层的民选,要由村级,乡级到镇级和县级,未来中国会实现普选国家领导人。
   
   之所以眼下,海外网站出现一些有关北京政变的传闻,这不足为奇,因为习近平上台之后,的确与过去的内敛特点有明显的不同,这是因为他面临的困境和视野不一样,必须华丽转身,过去他不想得罪各个派系而保存实力,现在,他必须奋力出手,顺应民意,救党救国,从以往他的家人在地方的表现看,他还不是薄谷那种“明廉暗贪”的两面人,他是有理想和抱负的“知青风格”的忧国忧民,向往民主法制的领导人,因此,他和王歧山策划的打虎不分派别,左右开弓,既抓捕了江派嫡系周徐,也“双规”了胡派大佬令计划,接下来还有何人,这要看两个问题,一是涉案人的证据,二是各派力量的平衡点在哪里,能不能动曾庆红和江泽民,都不好预测,可能连习王自己也说不清,历史上政治人物做什么,都是因势而动,因此,被得罪的官僚较多,即将可能被动的有腐败行为的人很多,故他们不会坐以待毙,必将拼死抵抗,所以,利用网络扰乱人心是顺理成章的事。
   
   所以,尽管曹清由中央警卫局调到北京军区,我不认为中国发生过谋划抓捕习的政变,重大的历史事件早在薄王事件后已经活生生地发生了,习近平及其团队已掌握了权力,而且,民意已经顺从了习近平,贪官抓得越多,级别越高,中国越不能政变,试问:部队的广大的指战员愿意行贿吗?他们辛苦得来的薪水愿意用于买官吗?贪污受贿的即得利益者是多数吗?手中有兵权的军头,养尊处优,吃喝玩乐,包养情妇,极尽奢华,他们不怕死,有胆量搞兵变吗?如果有这个气魄,薄王在山城早就“登高一呼,应者如云”了,他们野心那么大,不但未搞成,还互相残杀,同归于尽,这说明那些希望中国内乱,希望中国继续腐败下去而崩溃分裂的人,只能编造一点小故事热闹一下而已。
   
   与其说北京发生了或即将发生什么政变,不如说是面临危险而惶恐不安的心态的人,靠编织梦想而手淫自乐而已,他们想靠谣言影响中国的前程是徒劳的,不过,薄瓜瓜之类的下台的贪官污吏的嫡系有钱,就难以避免这种传言。虽然,我不认为“四个全面”完全正确,完全都能实现,但我承认,这是执政党集团目前达成的共识,而习近平至少将领导中国10左右,假如真的像海外與论希望的那样,他宣布自己的目标是某年多党制民主,那么,中南海马上就政变了,因为他所在的党大多数人是不会同意的,怎么办,他只能提出眼下这一个宽泛的,伸缩性较强的,似乎面面俱到的,人人都比较能接受的“中国梦”,每个人都依据自己的想法,在梦里找到一个部分,并得到安慰和寄托,这应当是明智的唯一的选择。
   
   不管众口难于一致的评论多么热闹,反正我是看到了,在“从严治党”这一点上,他比江要真实,江是利用放纵腐败的办法拉拢下级,归顺自己,而自身更加贪腐;而习王打老虎,抓了70多个省部级贪官,是成果累累的。同时,他比胡要有胆量和魄力,胡温连唱“和谐社会”,但与江都难以和谐,忍受他的垂帘听政,呆看薄熙来的地方滥权;而习决策事项,越来越显示独特的风格,并在较短时间内布齐了“习家军”的人马,既然,“从严治党”可以两年多达标,为何不可以期待再过几年“依法治国”兑现呢?抓捕“政法王”周永康之后,再平反他们制造的一系列,包括重庆在内的“唱红打黑”运动中的冤假错案,恢复司法的权威,难道“依法治国”还是虚幻吗?
   
   与较多的北京政变的揣测不同,我认为,对习近平及其“四个全面”构成威胁的隐忧,不在于什么政变,而在于经济形势,因为由政治体制决定,“六四”以来的中国经济发展有“腐败怪胎”的一面,即各级官员拼命干活的主观动力是物质利益,直言之,一个官员在地方某个项目上付出很多心血,是与自己的骨肉连在一起的,过去是“干得多贪得多”,当然经济形势也佳,如今反腐震慑力大,同僚下狱的冲击力强,各级官员不敢贪污受贿,但也消极怠工不干活,有一位知情者告诉我,过去是“不给钱不办事”,现在是“不要钱也不办事”,所以,随着“唱红打黑”兴起的“移民潮”的风起云涌,担心将受到贪腐整肃的人,也推波助澜,他们疯狂地向海外转移财产,假如未来习李政权垮台,可能归于经济而不是别的。它的模式是:经济困局引起民变,党变,兵变,内乱以至分裂。
   
   因此,我认为,他要想尽快实现“四个全面”,就应当细化为“全面打虎”抓“虎头”,既然抓捕周徐已把江惊动了;抓捕“小令子”,把胡也得罪了,而且官员腐败的根子的确在上面,不要怨下面,就一不做二不休吧,立即把江泽民抓起来,然后赦免所有下面的基层的官员,要求他们把不义之财交出来就完事,包括逃往海外的贪官污吏,都一视同仁,同时,仿效胡耀邦,一揽子平反所有的冤假错案,简单地说,就是江泽民,薄周徐令等以前他们得罪的人都要争取过来“向前看”,像魏京生,刘晓波等中共的“诤友”都团结他们参政议政,在保持现有体制不变的情况下,调动所有人的积极性,然后在习执政的最后一年,顺应世界民主化的潮流,来一个大的政治变革,与港台对接,民主统一双赢,那样一来,不仅“四个全面”美梦成真,而且习近平将千古留名。否则,随时国家会发生问题也说不定。
   
   2015年3月10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2015年3月11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3/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