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姜维平文集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之一)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阿黄借北京两会之际,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如果不回避“薄王事件”,实事求是地谈及重庆问题,像温家宝2012年3月14日讲的那样“深刻反思”,应当是抓住一个很好的机会,对人们恢复对重庆的信心有益,但恰恰相反,他没有一点对人民敬畏的感情,对过去由“唱红打黑”造成的人间悲剧没有一丝一毫的内疚和忏悔,而是瞒天过海,极尽吹牛撒谎,黑白颠倒之能事,其内容到形式都近乎于网络“裸聊”,我用这样的题目有点不雅,但也是阿黄逼的,我看,彼此交锋,不必顾及脸面,扒下他的“底裤”吧。
   薄的幽灵附在阿黄的体内
   阿黄和记者一见面,就寒暄起来,还回顾了5年前见面的情景,不要以为这是随便说说的,口语变成文字,放在一个影响较大的网媒上,是要负责任的,阿黄要人们记住薄熙来,他虽然因腐败和滥权而入狱,但工作上的一半要肯定,这一半也有阿黄的成绩,看来,他们是捆在一起的,至今薄熙来的幽灵还附在阿黄的体内,造成他胡言乱语,5年前,黄奇帆讲的一番话,与今天比较,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用谎言在掩盖真相,由于重庆地方官僚操控媒体和记者,没人敢讲真话,至今重庆迷雾未散,所以,给阿黄以继续撒谎的“群众基础”:不论是在重庆,还是全国其它地方,以至海外,都还有人怀念“薄骗子”。原因即在于此。


   所以,尽管重庆出了那么大的事变,黄奇帆竟敢把薄熙来和地方工作切割下来,他说,还可以,挺好,我们西部大开发嘛,在这几年,国家推动西部开放高地建设,发展的,应该说挺有成效。可是,实际上,重庆在薄熙来,黄奇帆,王立军的糟蹋下,政治上,司法上,留下巨大的满目疮痍的灾难,公检法的破坏,冤狱的流行,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扭曲,是非真假的颠倒,等等,都是空前绝后的。
   不用讲上述这些,单是由阿黄主抓的“为政治服务的经济”,就已经早就破产了,据《重庆晨报》提供的数字,“唱红”近至重庆,远至北京,香港,还深入了监狱,竟出现了有人“唱红”减刑,有人参加二炮红歌会,放弃给亲友奔丧送葬的典型人物,唱红多达23,5万场,8,9亿人次,假定一人一次平均花费一元钱,就是近10亿呀,阿黄是擅长加减乘除的“经济学家”,自己算一下吧,这一项挥霍了国家多少财富,我估计包括“唱红歌”,“发红信”,“编红书”在内,可能要花费民脂民膏数千亿。
   其实,像重庆这样的以农业为主的直辖市,原本底子就薄,被薄熙来忽悠了四年多,已经彻底破产了,他借地方政府可以举债的大潮,一切以“篡党夺权”为中心,违背经济规律,胡作非为,除花光了抢夺民企的数千亿之外,还向海内外借了一个“无底洞”,我估计财政赤字5000亿,因此,张德江履新重庆市委书记不久,2012年5月16日,就调来一个由国资委主任王勇,副主任绍宁亲自率队的央企高管团,其中有中石化,中石油,大唐,华能,国家电网,兵器装备集图等30家,据官媒报道,这次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签约,共72项,总投资多达3506亿元,从张德江面对如此之多的决策人物到山城“救急”的阵脚看,薄熙来在重庆留下的“无底洞”实在太大,既便如此也不行,张国清下派之后,又搞了一次类似活动,据《重庆晚报》称,2014年12月8日,重庆国资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签约一批项目,共28个,总金额835亿,这次与上次不同的是,即有民企也有外资,民企13家,利用外资项目4个,中国500强企业7家,涉及18个区县,在这之前,重庆还提拔一个曾多年在财政局任职的人,当副市长,他1978年参加工作以来,没离开财政局,历任局长助理,副局长,局长,这一点已足证薄熙来被抓后留下的滥账多得数不清,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倾全国之力,倾全市之材才能弥补,这也是中央不得不留用阿黄“戴罪立功”的苦衷所在。
   据当地新闻界朋友披露,重庆倒卖土地造成“半截子工程”遍地都是,烂尾楼,“鬼城”触目惊心;由抢夺民企造成的股权纠纷比比皆是;由“地票换户口”引起的流离失所的民工达250多万人;由动迁上访造成的冤民,多达29700多人;由企业欠薪造成的民工闹事,平均每一月两三起;由法院置之不理,积压的申诉材料,堆积如山,多达数万起;由骗局虚构的“廉租房”建设资金短缺,多已停工,无以为继,捉襟见肘;由滥种银杏树造成的经济损失难以估算;许多区县政府的公务员开不出工资,只好到处借钱和增加科捐杂税,甚至操控法院抢夺潼南县8位农民费力从河道里打捞的乌木,其卖得的19,6万元成了“救急”的肥肉;等等,可见重庆潼南县财政局多么困难,如同2009年6月5日与9日,薄熙来掩盖武隆两次山体垮塌死亡事故一样,现在的重庆,依然是《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见笔者2012年2月16日旧作)
   对此,直接参与了“唱红打黑”运动的阿黄,不但未向人们如实交待,向人民低头认罪,而是借用记者的嘴,兴奋“裸聊”似地展示和肯定自己:5年前,我曾经访问过重庆市长黄奇帆。虽然早就听说,黄市长精通经济,是一位学者型的官员。不过当我们的访问开始之后,黄市长信手拈来的一串又一串的数据,和他对于经济、金融问题深入浅出的分析,还是让我非常惊讶。在采访的现场,有的时候会觉得,好像是在课堂上,听一位经济学家在旁征博引,侃侃而谈。
   原来,阿黄的所谓高超本领就是“玩数字”,这的确是薄熙来的强项,也是由他传授给下级的看家本事,笔者早在上个世纪就近距离地领教过,每逢重大活动,该报道什么,在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们苦不堪言,因为最后急着发稿,却要等薄熙来亲自圈定的数字,总是姗姗来迟,它是由统计局根据薄的意见提供的,按照统计局长的话讲:俺是小姑娘,薄叫怎么打扮,俺就怎样好看。
   同样地,从阿黄口里讲出来的数字,都是骗取记者高兴的冒牌货。如果记者真的以为能背数字就是“经济学家”,那就等同于在网络上“裸聊”,对方一丝不挂,你误以为她是对你有爱情一样幼稚。那不是爱,那是一种“脑残诗人”,“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肉欲”;阿黄惯于玩数字,那也不是真本事,那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摧开的花朵”和“虚拟出的春天”(余秀华诗),那是骗术和阳谋。
   因此,阿黄授意记者,玩起了“过山车”,希望读者遗忘薄熙来的罪恶,虚构现实,展望未来,记者说,一下子5年过去了,经济的“新常态”,已经成为了中国社会的共识。与此同时,山城重庆也翻开了新的一页。那么,“新常态”对重庆而言,意味着什么?带着种种疑问,在今年的两会伊始,我与黄奇帆,相约问答。
   原来,紧跟“薄骗子”的“凤凰大鸟”,那几年误判形势走错了道,如今又迷失了方向,是重庆的广告费太多,阿黄的笔“点石成金”,诱惑太大了吗?他们还在互相吹捧,形容得多么轻松啊,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连“脑残诗人”余秀华都写到: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
   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是啊,在“唱红打黑”运动中,有多少人像动物一样惊慌失措地逃散,多少人蒙受了冤屈,有多少良民变成“黑老大”,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有多少人背景离乡,有多少人冤死,或致伤致残,有多少家庭的亲友因互相举报,被强迫伪证而翻脸,以至心灵的创伤永世难愈,类似“铁山坪”打黑基地那一幕幕的残不忍睹的情景,真的像记者讲的那么轻松地“5年过去了”,引用一个新的词,“新常态”?
   (未完待续)
   2015年3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2015年3月9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3/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