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姜维平文集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自薄熙来倒台之后,黄奇帆像变色龙一样,侧身游走在中共的派系间,前后环顾,左右平衡,先是用假惺惺的眼泪,哭倒了张德江,接着又用“土地储备说”,绑架了孙政才,他很善于察颜观色,抓住每一个新上台的官员的人性弱点,张德江心肠软,好面子,孙政才特懒惰,图省事,黄奇帆都有可乘之机,他利用自己留下的众多嫡系,压制媒体掩盖真相,把“唱红打黑”的罪恶埋在重庆的云雾里,一边寻找新的靠山,一边巧妙地洗去自身的“薄”色,以便在即将到来的整肃中脱身,近日,他利用武汉金融网抛出的奇文《黄奇帆讲解如何调控房地产,别一根筋把地价推高》一文,就是一个例证。

   
   原本,阿黄是重庆官场上的一只哈巴狗,他应当回避“筋”这个词,因为他的“筋骨”早叫薄熙来抽光了,只剩下一身“赖皮”,他当年跟着“薄骗子”混饭吃,既展示了人云亦云,摇头摆尾的奴才相,也尽显带领家丁围困美领馆的呲牙咧嘴的阴阳脸,还把凤凰卫视当成“臭袜子”,硬是套在读者的脚上,谎言和欺骗抛出了一出又一节,出出节节都是笑料,但黄奇帆就是不倒,至今还是重庆市的市长,也许,他真是一个学者型的干部吧,经济理论上有过人之处,现在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妨让我们来看他2月13日在重庆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工作会议上,以“学问大家”兼高官的身份讲的一番宏论。
   
   媒体转述黄奇帆的话说,从国际经验看,房地产周期跟人口结构密切相关,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2006年开始低于死亡率,另外60岁人口比重到2010年达到峰值,从2012年开始,每年退休的人,大于新生的劳动力,有数学模型分析,到2020年前后,退休的人群每年大于新生的就业人群300万人,人口减少这个过程,对用地需求的增长率是会放慢,对房地产的需求也会放慢。在刚需人口减少的同时,人均居住面积逼近规划上限。1990年以前,上海人均2平方米,现在到了40平方米,整个“大上海”2000万人,8亿平方米,但是再过20年,上海还是这个景观,就像纽约上世纪50年代形成的景观,现在看,没有什么变化,一旦饱和了,就不再变了,人均居住面积达到平衡,房地产的绝对需求量会逐渐收敛。因此,黄奇帆提出,房地产进入新常态后要优化房地产市场调控。
   
   如同当年,阿黄站在薄熙来身边,竟然以未来的国务院总理的口吻谈经济,荒唐可笑一样,如今,薄熙来已经去了“秦城国”任“监狱贵族”,阿黄的角色也随之变了,充其量是未来“秦城国”的“贵族脚夫”,但他还沉醉在梦想里,以国际大背景指点江山,为了彰显政绩和江家派系的厚度,还以“大上海”为例,唾沫横飞,谬论百出,他说:“房地产是不动产,是资源,是住宅,是老百姓民生保障,房地产大量的资产和银行贷款联系在一起,当然是个半金融资产,和金融安全密集相关。动态来看,我们把它当商品,就要形成供求平衡;把它当成不动产,就要控制房地产的地价、房价;把它当做资本品,就要对资本品进行资本品对应的物业税、房产税或者其他的各种直接间接的税种的管制。”
   
   我不懂经济理论,当年在校园读得是历史学,故不敢班门弄斧,但凭常识可见,房地产并非仅仅是“住宅”,它的概念要比其大得多,而“资源”的概念又比“房地产”大得多,总之,阿黄连这些基本的东西都不懂还胡说八道,多亏面对的是他的下级,这些分布于城建部门和领域的人,有的是地产商,有的是与其相关的小官僚,他们希望阿黄当权都有个人私利,即,在他管辖的范围内,仰仗他的鼻息而讨饭吃,既使持有不同意见也得奉承他是“经济权威”,所以,阿黄可以满嘴喷粪地继续讲下去:“作为金融品的特征,当然有个金融调控,金融调控主要是讲按揭,如果松动调控零首付,那就是美国的次贷危机;控制到死就是零按揭,这时候房产市场又窒息了。合理的做法对这个金融品,第一套房二八开、三七开,第二套房对半开、六四开,第三套房就是执行全首付,这是最根本的金融属性的调控。”
   
   讲了半天,不过如此,不知薄熙来一言九鼎的时候,阿黄是否同样这样想,也敢这样讲,但在我印象里,他对薄是言听计从,如鱼得水的,或者叫“越干越来劲”,把重庆搞成了一个满目疮痍的大工地,至今半拉子工程堆积如山,国库空虚,民怨载道,这些“水泥垃圾”把花言巧语装饰的“经济理论”埋在地下,如果追责,阿黄难逃其咎,他至今不知羞耻,还扒个缝继续鼓吹,只是一阵臭气,不知重庆民众曾记得“六年半买房”的承诺,至今已过去六年半了吧,阿黄如何应对呢?山城有多少人还是无房户?阿黄希望愚民遗忘,不谈这些旧事,却大谈物业税,仿佛重庆人人都“居者有其屋”,他说:对金融品,重庆按国家要求率先进行了物业税,也就是以后的房产税试点。我们也对不同品类的房子收差别税率,按国家的规范,1%、2.5%、5%,一般公寓、高档公寓和别墅分别用税务办法来调控。又说,对商品来说,有个供求平衡,我们要求整个房地产,每年房地产固定资产投资不超过全市固定资产投资的25%,超过25%一定供过于求,低于25%,如果10%、5%的发展又供应不足,不适应城市化。
   
   其实,这些所谓的税务改革方案,对房地产开发规模的限制,在美国等一些国家,早已经搞了,拾人牙慧算不上新东西,要我看,中国房价太高,老百姓有意见,最根本原因在于地价太高,而其高建立在贪官的腐败之上,官商勾结巧取豪夺民众的土地,把索贿受贿的钱强行摊进成本,使房价贵得离谱,这是谁都知道的秘密,包括薄黄在内的贪官污吏,都通过亲友等关系户,批土地和项目,再层层转包,或与有钱的开发商联建而从中渔利。但重庆的真相没有公布,一旦披露就会震惊世人。其实,不仅仅在于如何征税,更在于如何花钱,薄熙来和黄奇帆鼓动的“唱红”挥霍公款2700亿,抢夺民企财富2000亿,4700亿就这样没了,还造成了史无前例的由恐慌引发的“移民潮”,“资金转移潮”,据《诸神的黄昏》一文披露,2010年,中国工业企业总数是45,3万个,2013年则是35,3万个,10万个企业消失了,消失的主要部分是民企,2010年纯私营工业企业数量为27,3万个,2013年下降到19,5万个,7,8万个私营企业消失了,民企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二十六,而这一切都是由“唱红打黑”造成的,由于薄熙来倒台后没有及时平反640多个假“黑社会”,使“移民潮”方兴未艾,中共组织和动员民众的信誉近乎于零,经济形势堪忧。对这些用民企老板的血泪写成的近三年中国经济的冰冷的真相,阿黄所谓的信口雌黄的“经济理论”能够解说吗?如果不抓捕他这样的“大骗子”下狱,继续让他“唱”下去,再征税,再调控,也无剂于事。
   
   不过,黄奇帆的废话,也有可取之处,就是他已被剥夺了审批大权,他表示,“有人说怎么保持供求平衡,就在陈和平(重庆市副市长,分管城乡建设、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规划)一支笔上。原来,阿黄已经不被重用,市长成了“摆当”,市政府有关城建国土等实权,已转移到副市长手里,但阿黄不自量力地还在指手划脚,他说,“所有房地产项目,远的调控土地供应,土地供应多了,当然房产量会上;近的调控就是(调控审批进度)。”黄奇帆颠三倒四的,话都讲不通顺和完整,还需要媒体编辑加括号,他自己也不脸红,还继续说,“房产商买地以后,每个楼盘总要做控制性详规、建设设计规划,这个规划由规划局批,每个单子都要陈和平画圈,我给他说过,如果看这个月房产投资量超过25%,变30%,30%多了,就官僚主义一下,所有房产商报来的规划件别去画圈,压三个月没有关系,如果低于25%,变成15%了,这时候只要有关部门按法规批准,你画圈以后就推出去,建设进度就加快,建设部门也有一些手续上的快慢,政府是可以调控的。”
   
   由此可见,黄奇帆舒服得很,和市政府的官员一边喝茶,一边画圈就行了,而且,慢一点画,甚至迟3个月,不但没责任,还是英明的,高瞻远瞩的,这是“神马”道理,他多么霸道啊,要我看,既然房地产开发已经高烧不退,就应当在企业还没有拿到地,没有规划前,就提醒他们,理性地引导他们转入其他领域,等人家买了地,缴了费,搞了规划报上去,再拖3个月之后定夺,这是政府的欺榨行为,是薄熙来在大连一贯的作风,黄奇帆至今还用薄熙来的霸道思维办事,自己办还不够,还要传授给陈和平,这是“神马”鬼经济理论,分明是不要脸的骗术。原来,他所谓全国“储备土地”最多,就是这样用花言巧语骗来的。
   
   官媒转述阿黄的话还说,“再有一点,就是房地产是不动产,控制房地产房价的要义就是控制地价,地价不能过高,地价高,房价一定高,推高房价的本质原因和通货膨胀有关,但是和地价是直接相关,间接原因和通胀有关,直接原因和地价有关。所以,重庆一直按照楼面地价别超过当期房价1/3。”黄奇帆在这里讲的对了一半,但有意回避了官权贪腐摊进成本的问题,试问,死去的英商海伍德也想通过薄熙来拿地搞项目,如果成功,他就赚了大钱,而买房的老百姓就倒霉了,类似的没披露的交易太多了,房地产的价格能不高吗?原来,贪官谈经济,华丽辞句都是给别人听的,而实惠,红利都是自己的。
   
   但是,阿黄是厚脸皮的“撒谎大王”,如同当年在北大演讲一样,现在,更加便利,重庆出了问题推给薄熙来就行了,有了“神马”成绩,就揽到自己身上,他通过教训陈和平的办法,告诉别人的就是这个道理。他说:调控地价十分重要,别以为地价高了赚钱,政府收入高了就是好事,它是个好事,但如果唯利是图,一根“筋”把地价推高,长远就使得房地产价格过高,工商企业房产资源成本过高,最后使得这个地方工商经济萧条,无法良性运作,最后使得这地方的人气都转到了泡沫房产,而不务实业,最后毁坏了整个城市发展的方向,后果就很大。是的,在薄熙来和黄奇帆的领导下,重庆经济已经崩溃了,只不过没拿到桌面上而已。由于黄奇帆的一身“筋骨”被抽光了,他无论讲得多么动人,都是贼喊捉贼,他早就倒在薄熙来与他的“如鱼得水”里。
   
   2015年2月16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3月1日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联系作者或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