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是,黄奇帆紧跟薄熙来,干了那么多坏事,为什么历经15年,给几茬地方官当副手都不倒,至今还是重庆市长,要我看,主要是官场选人规则,大都是“逆向淘汰”,面对薄熙来留下的财政“无底洞”,没人敢接这一滥摊子,财政局长出身的副市长刘伟,只能摆弄数字,有些人事与经济纠葛的内幕,他也不知道,而狡猾的黄奇帆,留了一张“王牌”,比如,他说重庆有40万亩的“土地储备”,就给孙政才吃了一个“定心丸”,既然“孙博士”不懂经济,也不想吃苦,只想探气球,往上爬,只有用黄市长画的大饼充饥:5000亿的地方债务怕啥?我们没钱,但有40万亩的“干货”。
   实际上,土地有无价值,能否卖钱,不在于多少,关键是看“四通一平”的配套设施如何,比如,地下水,电,气,线的管网分布,离主城区的距离,等等,但重庆不是当年的大连经济开发区,人脉,地势,背景都不一样,薄熙来去大连任职前,捡个大便宜,当时的大连市副市长兼管委会主任唐启舜,是精通经济的实干家,他带领群众把基础搞好了,薄熙来后来靠宣传包装,把“金”贴在自己脸上,仿佛是他“点石成金”,而山城与大连基础不可比,黄奇帆所虚构的“40万亩土地”,大多是没有短期利用价值的山地,荒地,碱地,湿地,不仅偏远,而且是不毛之地,更为严重的是,薄黄靠“地票”而欺骗农民巧取豪夺的山地,遗留大量的产权纠纷问题,根本卖不出去,既便售出搞房地产,也只能建成“鬼城”和“死城”。
   但是,黄奇帆对凤凰网记者撒谎说,重庆的房地产市场,与内地的各大城市相比,都显得有些与众不同。早在2002年,重庆就一步到位,储备了主城区的40多万亩的土地。


   在这里,黄奇帆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他2001年10月从上海转任重庆副市长,次年5月才选进常委,他分管工业,教育,财税和金融,竟擅自作主,储备了40万亩土地,这谁相信呢?不妨查阅当时的报纸和“重庆年鉴”,足证他是闭着眼睛,胡说八道,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而且,牛皮吹大了,破得太离谱,请问,他2001年10月到了重庆,至第二年,即2002年10月才一年,此间能搞来40万亩地?平均一个月是多少呢?当地政府是怎么征到这么土地的?贺国强是1999年6月至2002年10月任职重庆市委书记的,而黄镇东是接替他在2005年12月离职的,不知道阿黄所言的石缝里蹦出来的“奇迹”,与贺国强还是黄镇东有关系,据我所知,官员是讲究政绩的,不论是贺国强,还是黄镇东,都很有上进心,如果能储备“40万亩土地”,早有地方媒体报道了。但我费力一周时间,也没帮助阿黄找到依据。
   我想,这40万亩土地,或者是自贺国强主政到薄熙来下派而后累积的总数,或者根本就是“子虚乌有”逗你玩的“假货”,大概的比较可信的情况是,薄熙来熟知利用圈地卖钱招商的秘诀,他当年在“北方香港”大连就是那么忽悠的,转战重庆也是驾熟就轻,所以,他2007年至2012年间,下令阿黄确实储备了不少地皮,数字没有阿黄编得那么多,它大部分是“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为了一箭双雕地讨好贺国强,和与薄熙来实行“切割”,善于见风使舵的阿黄,就翻脸不认薄,而转向贺,把功劳记在他身上了,因为薄熙来已入狱,贺国强还是“虎死余威在”,而且,他与黄奇帆共事过,对其贪腐的本性很了解,把薄的政绩转到他头上,他求之不得,等中纪委查他时,说不等贺还能帮他讲点好话呢。
   阿黄不在乎吹牛撒谎,煞有介事地对记者说,重庆“计划在之后的20年当中,每年只开发其中5%的土地。”这等于否定了我推测的上述情况,他编造了2002年储备40万亩,以后逐年科学使用的奇迹。每年如何开发百分之五,他不敢细讲,而是一下子,过山车般地跳到薄熙来时代,他说,2010年,重庆启动公租房建设,是全国最早进行公租房试点的城市之一;2011年,重庆和上海又成为了全国仅有的两个房地产税的试点城市。而在近年的房地产调控当中,重庆市一个罕见的不限购的城市。多年的探索过后,如今重庆的房地产市场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呢?
   黄奇帆不愧是玩政治数字的高手啊,他以“公租房”和“房产税”,以及“房产不限购”为例,巧妙地把成绩给了“全国”,这样一来,虚化了倒霉的老薄,而浓化了自身,一切的好事,好决策都姓“黄”,1990年至1994年,他担任过上海浦东开发办公室副主任和浦东新区管委会副主任,他是经验丰富的“土地专家”,“经济专家”,到了重庆,立即英明地储存了“40万亩土地”,然后慢慢开发,已卖了20万亩,还有一半呢,20万亩够你孙政才吃一辈子的,乐得他合不拢嘴啊。在阿黄的身体语言里,肩膀一晃荡,用手把靠近脖子的长发盘在秃顶上,一瞬间就来了无尽的财富。我请问他,买地是由市里的“八大行”完成的,它们从哪里一年拿出这么多钱的,是从谁手里买的?
   但官媒的记者不会提尖锐的问题,只是被阿黄使劲地忽悠,他说,这个是因为建设部和国务院的有关方面,给重庆做探索,做试点,第二个呢,就是你这个房地产当然是一个不动产,有个地价。地价呢,也不能太高,拍卖地价,地价拍的比房价还贵,那么,拿了这样的地价,再造出来的房子,往往会是原房价的一倍,或增值两倍,所以,在这个方面,楼面地价拍卖的时候,不要超过当期房价的三分之一,是很重要的游戏规则,那么,这方面呢,你当然就要土地储备啊,在这方面就可以起调控作用了,如果发现地价拍得高了,多拿点地出来卖,地价低了。
   为了掩盖土地来源,分布和数字不实的真相,阿黄起承转合,妙手逢春,一下子到了“主题”:存完土地,又是如何聪明地使它升值的,翻了几倍,几十倍,然后再调控,总之,玩游戏规则,他没输过,但实际上,阿黄仅有的一点储备的土地,也没玩出钱,只是玩出了“火”,被谋死的英商海伍德不就是因为倒卖地皮渔利不成,而与情妇谷开来翻脸的吗?我还知道的案例是,阿黄为了欺骗上级,把没有价值的地皮,强行安排在国企中转来转去的,表面上很热闹,实际上无效益,有的卖给了重庆的渝富公司,而它的老总叫李剑铭,此人曾任沙坪坝区委书记,制造过“唱红打黑”的数起冤假错案,比如,李修武案,彭治民案,等等,后来实在呆不下去了,被调到国企渝富,与阿黄共“富”去了。另一批国企也买了阿黄推销的地皮,是重庆“十大建筑”,结果它们负债15个亿。
   但是,记者不了解真相,竟幼稚地应答:就跟香港一样。实际上错了,一点也不一样,在香港,企业亏本是要自己承担的,跳楼也说不定;而李剑铭由区委书记转身变成董事长,一点事也没有;在香港,官商勾结是要坐牢的,但阿黄屁事也没有;在香港,谁储备了多少土地,地在哪里,怎么来的,什么用途,什么价格拍卖,等等,都是透明的,媒体大大地报道,政府官员是不能撒谎的,但在重庆,一切都是暗箱操作的。
   而且,厚脸皮的阿黄,当年在北大替薄熙来辩解,大讲黑社会的“四大特征”,但却把法律专家赵长青“藏”起来了;如今,又编造了“40万亩土地储备”的神话,把故事的尾巴伸到2002年,这是因为人们的记忆是有限的,能够唤起记忆的媒体又是专营的,阿黄可以一方面掩盖真相,一方面继续瞎忽悠,他想让人们遗忘他的罪恶,而牢记他虚构的“政绩”,更无视眼下的事实:沙坪坝的新世纪百货公司倒闭了,晋渝破产了,钢运停业了,恒大五折销售了,民企老板李俊跑了,这一切都预示,山城很难从严冬中脱身,阿黄是罪魁祸首之一。
   2015年3月18日于多伦多大学。
   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2015年3月20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3/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