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李光耀不是人]
匣子说话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李光耀不是人


   
   
   
   

   
   
   

   
   GT:李光耀不是人

    黑匣子主义认为:整体而言,人是有共性的,或者说,人类是有共同的人性的;人的共性,不仅取决于人有共同的本质属性(或曰自然属性)即私性,同时还表现于人有大致相同的非本质属性(或曰社会属性)即理性,是为“人类普世人性论”也。因此,人类是应该具有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的,唯其如此,人和人类社会才可能存在,也才可能发展。而人性——人的私性——人的本性——人的共性,此乃天赋观念、天造地设、与生俱来、自然而然,是为“天性”,不可违犯也;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或曰社会价值,乃人性之所需,天性之所向,是为“天理”,不可抗拒也。所以,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则应该而且必须既合乎天性又顺乎天理;这种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亦即既合乎天性又顺乎天理的价值观,便称之为“人类普世价值观”。
    此乃黑匣子主义人性论也。
   
    黑匣子主义人性论,即原创的、全新的、独立的、真正合乎人性的、具有普遍性意义及共同性原则的人性论,故可称之为“普世人性论”。
    普世人性论,乃是唯一科学的人性论,是超越任何民族、种族、地域、社会、政治、经济、阶级、宗教、世俗、文化、历史……的,放之四海而皆准,行诸百世而不殆的。
    而李光耀作为一个独裁专制主义者——尽管据说比较“温和”,但与古往今来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一样,其实都不是人,因为他们首先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了人性,把自己打扮为天外来客,乃至反对人性,反对人类,反对人类普世价值,是为人类之“天敌”也。在独裁专制主义者的观念里,并非“天下为公,主权在民”,而是“天下为家,主权在朕”,以至“国”与“家”浑然一体,“君”与“父”混为一谈,搞的是“家天下”,“国”便是他的“家”,“家”也就是他的“国”,反正,“朕即国家”也。君王乃称“孤”道“寡”,亦即目中无人,惟其孤家寡人一个,处九五之位,他既是这一国之“君”,又是这一家之“主”,其下全都是他的“子民”,或曰国民、臣民、猪猡什么的,他说的话既是“家规”又是“国法”(或曰“王法”),所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他对“国民”即“子民”实行家长制统治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乃至将你杀了,那是“赐死”于你,你还非得感激“皇恩浩荡”不可的。
    尤其可恶的是,在这公元二十世纪至二十一世纪,在这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了人性,干脆自我魔化,成为害人之魔乃至混世魔王的共产魔教主义独裁专制主义者即魔权专制主义者马列斯毛之流,为了将1848年西魔马克思为“获得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世界和灭绝整个人类而以其“挟无产者以令天下”或曰“挟无产者以反人类”的暴力反革命宣战书《共产党宣言》的出笼所一手挑起的以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取代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即以魔权取代人权,亦即以魔取代人的旷日持久的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暴力反革命推向高潮的过程中,李光耀乃异军突起,投机取巧,浑水摸鱼,尽管他口头上也反对共产主义,但凭借其弹丸之地,高举其所谓“亚洲价值”,对抗以至取代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却似乎获得了某种成功,实际上则是帮了共产魔教主义独裁专制主义者即魔权专制主义者马列斯毛之流的大忙矣。
    那就是,李光耀在英国殖民统治所留下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法制框架内,强制贯彻推行以儒教主义为基础和核心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传统的独裁专制主义(即其所谓“亚洲价值”),而成功地当上了蕞尔小国新加坡的秦始皇即李始帝,比那自诩为“马克思加秦始皇”的东魔毛泽东即毛始帝还要略胜一筹——至少李家王朝的经济不至于如毛家王朝似的全面崩溃,甚至还有长足发展而至于成为世界上建得最漂亮最精致的猪圈呢!所以才颇受那显然已坠入穷途末路并进行垂死挣扎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独裁专制主义者即魔权专制主义者毛邓江胡习们的赏识和夸赞,他们甚至还妄图将那所谓“新加坡模式”当做救命稻草,借鉴新加坡经验,走李光耀道路,以期继续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下去。
    既然“走俄国人的路”似乎已经走到头了,那就不妨“摸着石头”走新加坡人的路。所以,毛魔毛始帝“驾崩”后,邓二魔头邓小平于1978年11月12日还特地到新加坡“摸着石头”取经去了,结果取来的新加坡经验无非是两条:
    一是对外开放毛家山寨经济,大力招商引资,并为此而设立四个经济特区,准备依样画葫芦将其打造成为四个新加坡。
    二是取回李光耀那所谓“亚洲价值”,而将毛魔的“批林批孔”改为“崇儒尊孔”,将“倒背毛著”改为“感悟《论语》”,还把那早已被五四新文化运动捣毁了的“孔家店”再重新装修一番,把“孔子”从那被文革时期的毛卫兵捣毁了的孔陵孔府孔庙中给抬了出来,装饰一番,摆放在北京天安门——不,地狱门——广场,以与毛僵尸对应媲美——不,媲臭,还大上《孔子》剧,大办“孔子学院”,甚至还将“孔子学院”办到全世界去,妄图借助李光耀那所谓的“亚洲价值”来征服和统一整个世界,以实现其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或曰“中华世纪梦”亦即“全球梦”。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新加坡模式可以复制?

   

   
   戴耀廷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病逝,他一生对新加坡的贡献是不容置疑。他一手带领新加坡独立,并建立起新加坡独特的管治模式。但由他所创制的新加坡模式对世界文明有多大意义呢?这却难有定论。在宪政研究上,新加坡总是一个不容易处理的个案。新加坡模式有几个特点。
   
    一、新加坡是有选举却仍是一个不民主的制度。若有选举就是民主,那新加坡应是一个民主国家。但在新加坡的选举,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多年来总是能够赢得绝大部份的议席。反对党受到各种法律上及法律以外的规限,虽然近年已在国会内取得历史新高的议席,但仍不能有效制衡执政党。因此,也有很多人不认为新加坡是真正的民主国家。
   
    二、新加坡是有法必依但却不能以法限权。若法治是公民守法及政府严格依法施政,那新加坡的法治水平应也是相当高的。新加坡法院的法官具有很高的法律专业水平,能公正裁决大部份案件,这一点应不会受到太大的质疑。但在涉及政府的诉讼,新加坡的法官总是能运用法律论据作出有利于政府的决定也是有目皆见。
   
    三、新加坡人有自由但不会用来反对政府。新加坡人应是享有各样日常生活上的自由,但在严厉的国家安全及公共安全的法律规限着人民的言论及集会自由下,新加坡人民大体都是支持或不会激烈地反对政府。
   
    四、新加坡政府虽专制但又可以保持廉洁。新加坡政府官员的廉洁守法是举世闻名,虽缺乏有力的外在监察和制衡机制,但并没有出现在差不多所有专制国家的情况,官员们会以权谋私,贪污严重,动摇政府管治的基础。
   
    五、新加坡是高效率及高效益的政府。在高效率的政府带领下,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及水平达世界最高标准,令举世仰羡。即使没有一个民主、权力受有效制衡、实质保障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制度,新加坡仍可成功发展起高质量的知识型经济体,这在世界差不多是唯一的例外。
   
    因此新加坡模式可以说是所有专制政权最希望建立起的制度。一方面,它仍可保留绝对政治权力,但同一时间人民又能享有高的生活水平,还至少有一些民主、法治和自由的外衣作政治装饰。相信中国共产党对新加坡模式是有相当大的兴趣,因新加坡模式应比中国模式的可持续性更强。当然北京政府其实也可能是希望香港的「一国两制」能走向新加坡模式,但事与愿违,新加坡模式现已证明难以在香港实现得到。
   
    能否移植新加坡模式,就要先了解为何新加坡模式能出现。有些人认为那是一个奇迹,那就不用讨论了,因奇迹是移植甚至参考不了的。但即使不是奇迹,现实也可能是太复杂令成因难以厘清。我也不打算给一个完整答案,只是尝试用政治文化来作为新加坡模式能成功的其中一个解释。
   
    李光耀也是「亚洲价值」的最主要倡议者。有学者把「亚洲价值」总结为包括以下几个元素:一、社会整体利益是高于个人利益;二、人民会尊重权威;三、经济发展优先于个人的自由及民主权利;四、社会稳定是管治的重要考虑;五、以协商和共识而不是竞争和对立为决策基础;六、政府有积极的责任去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但却不一定是要保障他们的个人自由。
   
    我在这里不想去评论「亚洲价值」的对错,而只是想指出李光耀能成功地把他那一套「亚洲价值」在他执政的几十年在新加坡社会植根,令政府内外及绝大部份新加坡人民都能尊崇及实践这一套「亚洲价值」,那才能做到官员们在没有效制衡也不贪腐,及大部份人民都自愿地顺服于威权政府。
   
    或许有些人觉得新加坡模式及「亚洲价值」是理想的国度,我也不去评论,但若新加坡模式能成功是建基在整个社会都能身体力行地实践「亚洲价值」,我们就要问那些要移植新加坡模式的地方,他们的社会是否也能实质地实践「亚洲价值」呢?李光耀能在新加坡建立起全民拥抱「亚洲价值」自有他成功之道。建构一套社会文化是一项非常庞大的社会工程,既要考虑社会文化原先的状态,也要配合社会所处独特的环境。李光耀在新加坡的那套方法是否那么容易在其他地方也可以做到相同效果,是一个大疑问。那些有心追求新加坡模式的专制政权必须小心这问题。再且,即使是新加坡,在全球化之下,「亚洲价值」还能坚守多久,也是一个疑问。
   
    李光耀至少对新加坡人民来说,肯定是一位伟大人物,但他为新加坡及世界留下的政治及文化遗产可持续多久,就没有人可以肯定了。
   
   (2015/03/24 发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