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匣子说话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魔诞”VS“圣诞”
·GT: 郭沫若何许人也?
·GT:先有自由全球化,才有经济全球化
· GT:新时代的“自由宣言书”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GT:川普也在磨刀了!
·GT:川普是好样的!
· GT:川普是好样的!(二)
·GT:美国式社会主义与美国式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
·GT:郭文贵爆料的意义何在?
· GT:美国的“三权分立”出了纰漏
· GT:美国奥巴马政府驻华临时代办的自我炒作秀
·GT:毛共妄图与美国决一死战之由来有自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定点个赞
· GT:苟延残喘的“北大人”
·全民炼钢铁,还是钢铁炼全民?
·刘晓波牺牲的意义究竟何在?
·GT:勿忘毛共匪帮丧权辱国的历史
· GT:当心习无赖狗急跳墙
·GT:习无赖妄图继续其“国际悲剧”
· GT:习无赖的讲话根本毫无意义
· GT:习无赖根本没有思想
·习无赖所谓的“新时代”究竟始于何时?源自何处?旨向何方?
·GT:习无赖的“革命”实乃“反革命”是也!
·欢呼川普《国家安全战略》出台!
·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黑匣子主义认为,陈先生破空出了一本题为《不受欢迎的中国人》的书,不管青红皂白地将中国人——尤其大陆中国人——贬得一无是处,无非是要为祸害中国数十年、虐杀中国人数千万乃至上亿数、打断了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脊梁骨、毁灭了几乎所有中国人的人格尊严、并进而将中国大陆整个儿地打造成了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即毛共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集团开脱与张目而已,岂有他哉!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不受欢迎的中国人》前言

   
   

   
   陈破空

   
    2014年9月,美国《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发表一篇文章,题爲《西方对中国的误读》,承认,大半个世纪以来,西方学者、专家、政治家一直误判中国,原以爲中国会“成长爲一个更加友善、温和及民主的国家。”
   
    然而,“在(红色)中国迎来65周岁诞辰之际,中国共産党似乎毫无退出历史舞台的打算。与毛泽东死亡以来的任何时期相比,目前的中共正处于实力最强、民族主义倾向最严重、也是维持一党专制决心最坚定的时期。”该文作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爲此痛切自问:“爲什么?在花了60多年时间对一个国家进行研究、对抗、与之联合并再度发生冲突之后,我们仍然对这个国家充满不确定的疑问与猜测?”
   
    误读中国,不只西方人如此,其他外国人也如此。误读、误解、误判,这是当代观察中国问题的外国人之通病。当代外国的所谓“中国通”,往往是“中国不通”。原因之一,就在于,他们对中国人的国民性缺乏把握,并常常忽视这种国民性对中国历史演变的影响力和支配力。
   
    近代西方,曾经不乏对中国国民性具洞察力的思想家。比如十八世纪的法国啓蒙思想家孟德斯鸠(Charles Montesquieu), 在观察中国人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人的性格中最主要的特征,是将勤奋与狡诈可怕地结合起来了,就像西班牙人将诚实与懒惰结合起来一样。”“中国人的生活完全以礼(教)爲指南,但他们却是地球上最会骗人的民族。”这样的刻画,可谓入木三分。
   
    孟德斯鸠分析中国专制制度对国民性的塑造,更是一针见血:“专制国家暴政的恐怖,培养了国民被奴役的胆怯、愚昧与沮丧心态,中国人从皇帝到百姓,都没有品德。因爲品德,诸如诚实、勇敢、坚毅、善良等,只存在于共和政体中。”
   
    十八世纪的德国哲学家赫尔德(Johann Gottfried Herder),也曾深入研究中国人。赫尔德把中国人的软弱与服从,归咎于蒙古人的征服:“中国那种按照蒙古游牧民族传统强调‘孩童般服从’的道德教育,使中国人的品性表里不一,表面上他们温文尔雅,实际上却阴毒狡猾。因爲将孩童般顺从的教育强加给成年人,他们除了阳奉阴违之外别无选择。长此以往,就形成中国人特有的幼稚与狡猾、软弱与狠毒、谨小慎微又自私贪婪的複杂心态,这种国民性格的象征就是蠢驴与狐狸的结合。”但赫尔德似乎并不了解,“孩童般服从”的教育,并非始自蒙古人,而始自大一统之后的秦朝,以及汉朝开始独尊的孔孟儒术。
   
    “中国人在大事上缺乏创造力,却精于凋虫小技,他们发明了一套矫揉造作的礼俗,处处追求声色的热闹,喜欢用整洁的外表掩盖内心的骚乱。他们不懂得自然率真、宁静、美与尊严,他们在投机鑽营方面精明透顶,但在科学艺术上,却愚昧无知。” 赫尔德如此描述中国人,又堪称精确。
   
    然而,越是到了当代,了解中国人国民性的西方学者,却越是稀少了。即便涌现出更多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学者,却往往认识模煳、判断失准。以当代“中国通”着称的哈佛大学汉学家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曾错误地判断“毛泽东的共産党会带领中国建立民主”,直到中国先后发生文革、尤其六四屠杀后,费正清的思想才开始转变,认识到中国独裁主义的顽固。晚年的费正清,幡然醒悟,几乎全盘修正了自己的中国观点。
   
    步费正清之后的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Ezra Feivel Vogel),更是充满对中国的误读。这种误读,以他于2012年出版的《邓小平与中国的转变》爲最。傅高义笔下的邓小平,无论对与错,出发点都是党和国家;却完全忽视,邓基于个人利害的出发点。在这里,傅高义忽视了民族性的差异,就像写美国人一样,去写中国人。美国佬傅高义哪里懂得中国佬邓小平的处世哲学之一:“无毒不丈夫”。
   
    近几十年,中国人阔气起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但这些中国人展示的素质低下、形象败坏、衣食足而不知荣辱,让各国对中国人劣评如潮。崛起的中国,让外界看到的,是不可思议的悖理:
   
    一个最强调集体主义的国家,国民却最缺少集体观念,自私自利,极少爲他人和环境着想;一个最强调秩序的国家,国民却最没有秩序,抢先恐后,心浮气躁;一个最强调稳定的国家,国民却最不稳定,首要的就是,情绪不稳定。
   
    要了解中国,先必了解中国人,了解中国人的民族性、国民性。性格决定命运。这个原理,不仅符合于一个人,也符合于一个民族。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国民。这有如“蛋生鸡、鸡生蛋”的循环,已经说不清哪个在先、哪个在后。毫无疑问的是,中国经久不衰的独裁制度与冥顽不化的劣质国民性,已然构成恶性循环,成爲羁绊中国跨入文明世界的魔咒。
   
    中国人常说:“家丑不可外扬。”甯愿集体遮丑。笔者甘愿冒着得罪部分中国人的风险,写作《不受欢迎的中国人》,决意再次把中国人的劣根性挖出来、把中国人的真面目揭开来,扬扬家丑,让世界认识中国人,鉴别其性,洞察其质,进而认识中国,把脉其走向,防范其负面的辐射力。
   
    我要大大方方地告诉世界,当今中国人的基本特征,就是这样:缺乏公德,偷奸耍滑,见钱眼开,唯利是图,明哲保身,冷血无情,热衷内斗,欺软怕硬,贪生怕死,奴性十足……透过本书,不仅展示中国人恶质的面目,更挖掘中国人败坏的由头。
   
    笔者声明:本书所论中国人,并不包括生长于或长期居住于香港、台湾、新加坡及其他海外地区的华人,而专指生长于或长期居住于中国大陆、以及最近三十多年从中国大陆出国的中国人。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3月10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03102015102719.html
   
   

【附件二】

   

《不受欢迎的中国人》后记


——回答可能的质疑


陈破空


   
    中国人的问题,既有历史的沉疴,又有当世的宿疾。本书所论中国人,主要指当代中国人,兼叙古代中国人,借以追寻这个民族的历史变迁及其复杂轨迹。
   
    有人可能问:你看中国人,为何只见缺点,不见优点?是否偏见?我的回答是:当今中国人,很少优点,更多的是缺点,故而,我着墨于主要方面。再说,这个民族,已经病入膏肓,非下猛药、重药,无以救治;非当头棒喝,无以惊醒。
   
    有人可能问:你书中所述,所举例子,是否以偏概全?比如,“中国富豪之妻在美国行窃”,并不是每一个中国富豪之妻都行窃啊!我的回答是:没错,并非每一个中国富豪之妻都行窃,但我论述的重点,不仅仅在于行窃这个行为本身,而在于她们的人格共性:不文明,不道德,不诚实,没有品味。事实上,书中讲述的每一个中国人特征,都可以举出大量实例,但限于篇幅,不可能一一罗列,只能举一例或数例。举一反三。
   
    有人可能问:别的民族就没有这些问题吗?比如南亚人、南美人或非洲人。我的回答:或许有,或许还能找出若干的相似性。但中国人的问题,具有更长的历史、更成体系,顽疾至大至深。作为中国人,我至少比外国人更了解中国人的病情。为中国人把脉诊病,我更有把握,更有发言权,也更有责任。设若这百毒缠身的13亿人,最后得以救治、解脱,就是人类最大的改观。
   
    有人可能问:陈先生,你写中国人可以,为什么非要写到政治人物?你写社会可以,为什么非要写到政治?我的回答是:中国人的问题,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看,很大程度上,都与政治相关,尤其与政治制度相关。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些中国成语,早已明示统治者对民众的示范作用。如果不触及政治、不解剖政治人物,就无法探测到诸多问题的源头。
   
    写中国人,最难说服的,还是中国人本身。中国人向来不认错,要他们承认缺点、弊端、劣根性,难上难。不认错,不正视自己的问题,本身就是这个民族的劣根性之一。
   
    有的中国人意识不到这些问题,仍以夜郎自大的心态,顽固地坚持:“中华民族是优秀民族。”有的中国人,虽意识到这些问题,但不以为意,仍以狭隘的民族主义心态,文过饰非。
   
    有的中国人,虽不属上述两类,读完本书,仍可能会跳起来说:“我不是这样的中国人!”那么,我首先请他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究竟是不是?有多少是?有多少不是?如果他仍然坚持说:“不是,一点都不是,我就不是这样的中国人!”那么,我要说:恭喜你,你大概属于少数例外的中国人。
   
    就像任何事物都有例外一样,说到中国人,当然也有例外,尽管,这样的例外,大概不超过5%。例外者,诸如:产生宗教信仰的中国人;或者,那些幡然醒悟、痛感民族劣根性的中国人,先知先觉,深以为耻,决意从自身做起,重塑中国人形象,洗心革面,脱胎换骨。当然,还有更稀少的一类:天生纯质,如荷花,出污泥而不染。这类中国人,是如此稀有,实在就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最后,笔者郑重声明:笔者写作本书,批判中国人的国民性,完全以事实为本,绝无任何歧视之意。笔者信奉,人生而平等。笔者相信,中国人国民性的败坏,最大因素,在于专制制度。因为,专制制度的本质,就在于,以粗鄙的力量压制文明的力量。一旦中国发生制度变革,成为一个民主与法治的正常国家,笔者坚信,中国人的国民性必将转向正面发展,假以时日,必获得根本改善。同种同文的香港人和台湾人,就是现成的示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