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抗命]
九剑博客
·跪着遭恶报
·中共撕裂香港 两大阵营对抗规模前所未有
·【今日点击】北戴河会议场面混乱 超过薄王时期
·美媒揭中共解决政治犯的秘密途径 超残忍
·港反占中游行 参与社团大吃大喝丑态百出
·【今日点击】中共又一惊人政变计划曝光
·烟台老人为自己无罪辩护 法院不敢提法轮功
·反占中游行令香港中共地下党及黑帮特务组织大曝光
·一本书大陆传播 中共惊恐万分但不敢公开回应
·张德江南下深圳给江泽民安排“生日礼物”
·【今日点击】深陷中共内斗 中国禁毒大使成龙的儿子被抓
·【今日点击】周永康徐才厚参与的未公开的惊人罪行
·天谴
·骇人听闻!前广东侨联官员曝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细语人生】起诉江泽民第一人-千万富翁朱柯明的故事(上)
·王立军一张照片在美国精英阶层中流传
·鲍彤:邓一辈子靠别人吃饭 复出得益于死不认错
·赵紫阳解密邓小平废黜胡耀邦的两个原因(图)
·《纽时》刊文曝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夏树:别为江泽民的妒嫉卖命
·掸封尘:央视何止淫乱 更邪恶之事起萧墙
·美签证限制机构名单热传 中央电视台居首
·2001年除夕的天安门自焚,北京做过了头(组图)
·奇观?天意?潮流?选择
·〝政变名单〞全盘大曝光 还有谁未落马?
·法学教授:江泽民不能获豁免
·【微视频】中共正在抹煞活摘器官证据
·【禁闻】葛特曼:器官摘取 北京高层全知情
·超95%冤案为刑讯逼供 中共司法腐败被推前台
·加国法轮功大集会 政要民众齐支持
·殴打法轮功学员 香港青关会成员首次被判刑
·追查国际:追查张高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通告
·江泽民姘头陈至立对国人犯下的最大罪行
·视频:此人令世界重新定位中国
·王立军专利上热词榜 杀人专利添活摘新证据
·三本书详证中共大规模活摘器官罪行
·乔石退休提交的政治局报告 看完我惊呆了!(组图)
·美专业医学杂志曝中国器官移植内幕(一)
·美专业医学杂志曝中国器官移植内幕(二)
·江泽民私下对一政治局委员说的歹毒言论曝光
·富可敌国!揭秘刘云山父子的发迹之谜(组图)
·一位加拿大警官和法轮功的不解之缘
·日媒曝江泽民住院 疑似膀胱癌病危
·大陆导游:全球旅游景点都成退党点了!
·追查国际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及随行官员李宪生、佟
·徐才厚招了:郭伯雄泄中央绝密内情
·港媒起底成龙 涉曾庆红弟弟与军方
·公开张高丽车队来到捷克布拉格时候的一幕
·人大全面封杀真普选 香港公民抗命将启动
·【今日点击】大暴雨后香港出现最震撼场面
·【石涛评述】北戴河元老咄咄逼人 江泽民搬出邓小平
·中共背弃香港普选承诺 港人擂鼓启动占中
·“政改”欺骗港人三十年 戴耀廷:进入公民抗命时代
·百死犹有余诛,周案如何终局?!
·香港大学学生会发表罢课宣言
·【今日点击】一国两制彻底崩塌 公民抗命时代开启
·【禁闻】港人真普选 北京怕什么?
·蛤蟆住院VS香港动荡 石涛析中共内斗剧
·【今日点击】北京言而无信 英国该不该管?
·美官员访港 重申支持普选和一国两制
·【禁闻】港人争普选 举世关注声援
·【今日点击】竞选台北市长医生:中国人像牲口一样被活摘
·宋紫凤:世事如棋局初残
·江泽民摧毁道德底线 天灾示警人不治天治
·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正与习近平激烈对阵内情
·香港学界拟922启动罢课 抗议中共封杀普选
·中国又成全球唯一的将转基因农作物为主粮的国家
·高官透露江泽民吃的东西令人毛骨悚然
·一位法轮功女子述在中国监狱受酷虐实况
·【禁闻】大陆各界恭祝李洪志大师中秋好
·江泽民家族海外藏匿资产将全面曝光
·【特稿】为何江系策划的恐怖杀戮真相不被公开?!
·一根毒藤上的两个恶瘤
·全世界医生都知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张东园:中共纪念抗战最不敢谈的三件事
·【历史今日】震惊中外的林彪“9.13事件” 真相追踪
·中共弥天大谎:周恩来逝世联合国破例降半旗
·《往事微痕》 杨开慧八字评毛 政治流氓 生活流氓(图)
·〝潜伏〞便衣被曝光 〝占中〞前惊现〝6.4〞陷阱
·屡遭迫害 航天部激光专家再被当局劫持
·美专业杂志吁国际社会对中共最核心的一个机密采取一致行动
·【禁闻】一语惊醒港人 能活着就是宽容?
·华邮社论:高智晟的命运对美国是重要的
·【禁闻】涉杀前妻被查 周永康公审倒计时
·华人真相影片获国际电影节“改变世界奖”
·中共法官参与迫害法轮功 遭恶报触目惊心
·曾庆红在海外构陷并图谋暗杀法轮功创始人
·【历史今日】9·18日军侵华 中共藉机制造两个中国
·法轮功学员被强验血成任务 背后藏惊天秘密
·九天剑:苏格兰——人类伟大的一次选举
·“江诈死”闹剧泄露中共构陷媒体的阴招
·【历史今日】大陆媒体赞法轮功祛病奇效
·迫害法轮功的主犯张高丽罪状公告
·迫害法轮功元凶周永康罪状公告
·九死一生 走出马三家劳教所
·9.22香港万名学生史无前例争民主(不断更新)
·中共公检法是怎样践踏法律、剥夺人权的
·武当剑:一人一〝票〞正在改写中国历史
·迫害法轮功元凶李岚清罪状公告
·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不断 610人员泄秘密
·张高丽车队被截 在保镖帮助下仓皇离开 现场照片曝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抗命


   
抗命

   

   六四事件期间,人民日报记者手持横幅上街声援学生
   社长总编先后请假

   六月三日凌晨二点半左右,我在海外版夜班编辑部看完最后一遍大样,送车间付印。按照惯例,还应送一张样子给国内版值班的总编辑审阅。海外版和国内版同在一幢大楼里(编称五号楼)。我从四层下到二层的总编室,顺便看一下国内版当夜版面如何安排。那天夜里,总编室似乎人不多。一些“夜猫子记者”近来几乎天天在这个时候往天安门广场跑,转一圈回来再睡觉。版面上没什么更吸引人的东西,比较注目的是北京市委宣传部关于“动乱”实质的文章。该文傍晚时送来,明令要登。
   主持夜班的是第一副总编辑辑陆超琪,脸色凝重,盯着那篇长文似乎在发楞。看我送版样来,勉强有一丝苦笑。昨天下午(二日),学运以来一直主持工作的社长钱李仁,临时召集编委会(报社最高权力机构),拿出医生开具的病情报告,宣布即时开始休假。总编辑谭文瑞在戒严前突然吐血住院。钱交代,报社一切工作暂时由陆超琪主管,同时嘱咐,各位自己保重,务必不要去他家看望。已届离休年龄的陆超琪,似乎有所知料,并无惊异之感。
   从胡耀邦团中央系统升上的钱李仁是中央委员,作为人民日报社长,经常列席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会议。他的突然离避,引起众人敏感。因此,下午四时,在每天例行的编前会上,当陆超琪向各版主编宣布这个消息时,我发现许多人顿感愕然,颇有不祥之兆的感觉。
   这次“狼真的来了!”
   陆超琪随便看了一下我送的版样,没提什么。我随即下楼准备回家。这时已近三日凌晨三时,刚走出五号楼大门,一位稍先下班的校对人员,骑自行车从外飞奔而来:看见我说,军队又进城了,没人阻拦。我问,带武器吗?答,没有,一律白衬衫,绿军裤,由东往西。人民日报十年前从王府井迁出,一直在这个位于东郊的大院里。由于连日来,天天夜里传出军队进城的消息,象“狼来了”的故事一样,我并不放在心上。但不知怎么,我又折回办公室,电话铃声大作。一位记者打电话告诉我,他此刻正在王府井北京饭店附近,军人和市民已发生冲突。我感到,不再是玩笑了。
   我立即拨通北京饭店的电话,叫醒香港的《百姓》杂志女记者张结凤。可怜她连日来也被“狼来了”弄得精疲力尽。六月一日前,她和人民日报几位朋友,在我家里讨论过局势发展。大家都认为学运呈胶着状态,她也似乎有打道回府之意。在电话中我告诉她,我已订好座位,五日(星期一)下午六时在西单鸿宾楼请她吃饭,作为我在香港工作期间她请我吃饭的回酬。她答应了。同时,我又告诉她,这回不再是“狼来了”,作为记者应该目睹的新闻事件,就在她的楼下。她决定下楼去看。设想到,她这一下去,再也没有回北京饭店。
   四时半,我回家睡觉。每天这时下班总是一片寂静的夜空,似乎隐约传来嘈杂声。这儿离长安街最东头的八王坟仅一公里。
   最坏的事尚未发生
   将近十一时起床,匆匆煮了一袋方便面吃,接着,给张结凤打电话,问有何新闻,铃响,却没人接电话。又直奔报社,得知东部军队确实进城,一部分被市民阻拦撤退,另一部分则已进入市中心。
   这天是星期六,海外版星期天无报,当天不上班。我因刚从香港归来,急需探访一些久违的朋友。先到司法部一位朋友处小坐,然后便去国谊宾馆。香港《亚洲周刊》记者王业隆住在那里,和他约好,今天我请客,也是对他在香港的关照的回酬。国谊宾馆是原国务院第一招待所。我问他怎么住这儿,他说是统一安排的,好在北京看来并无大事,过几天也就回去了。说起时局,他说,还好,最坏的事情没有发生。我问什么是最坏的事,他说,就是香港人说的“挤提”银行,大家都去银行提款,最后经济崩溃——我们两人,似乎都没有想到杀人的事会发生。其实,这个时候,西单六部口已经发射了学运以来第一批催泪瓦斯。
   莫斯科餐厅离这儿不远,我们步行而去,虽是周末,人却不多,很容易找到了位子。吃完饭出来,发现天色还早,一看手表,七时刚过,平时在家也就看电视新闻了。我建议,今晚不上班,也难得看看晚间京城,不妨从西直门坐地铁去天安门,王业隆欣然答应。
   地铁里的便衣军人
   西直门地铁站是二环路上的一站,乘客并不太多。但到复兴门时,从西郊苹果园开来的地铁列车在这儿疏换乘客,大批人涌进车厢,估计许多人是到天安门去的。但是,我突然发现,在这人丛中,分布着三三两两穿白衬衫、绿裤的农村青年,虽然没带武器,但每人拿着一个统一式样的行李包,绝对是军人!我推了一下王业隆,示意那些便衣军人,他笑了笑,也不知看出来没有。这时,我仔细观察了同车乘客,也都在注意这些人,有人使劲盯眼看。我感到奇怪的是,在整个地铁运行过程中,竟然没有一个乘客发问。否则,只要有人说一句话,整个车厢就是另一番情景了。
   这些稚气未脱的士兵看来都是第一次进城,对地铁各站甚不熟悉,一听报前门站到了,手忙脚乱背起行李往外跑。外面就是天安门广场。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些军人背起行李,走出前门站,溶入天安门——勇敢的北京市民,此时显得何等宽容甚或漫不经心!
   恐惧莫名的不祥暮夜
   出前门站,直接进入天安广场。由于实行夏令时,虽已是七时半了,但天色仍明。学运开始以来,每逢周末,这里人山人海。今日却似乎不多。王业隆一直想上纪念碑的指挥部那儿去,始终没机会。于是,我带他过了第一道纠察线,然后我出示记者证,王业隆忘了带证,我跟学生纠察讲,香港记者,自己人,竟欣然放行。到了纪念碑最高层,不知怎么,没见着柴玲等学生领袖。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在这儿全天候值班的两位记者,是我的朋友,此刻也找不到(后来才知去了西边)。几位我不认识的中外记者,正围着一个帐篷,探脑袋往里采访——这是侯德健等“四君子”绝食之地。就在这时,旁边一阵骚动,一个学生气喘吁吁跑来报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通告,要市民今晚不要上街。西边军队大院人满为患,正在整装待发。
   谁都不怀疑,今晚要动真的了。但我们仍然没想到会杀人。一位似乎是临时指挥的女学生,立即要广播站通知,让人回各大学召集人马来“保卫天安门”。我们两人刚走下纪念碑,喇叭已经开始响起来了。其实,为时已晚。
   我和王业隆在广场转了一圈,朝长安街走去。在天安门正中,朝东西方向了望了一会,不知怎么,都决定往东走。可能是听说装甲车被堵在建国门立交桥上。这个方向正好是与开枪地点相反。此时,已是八时多了,长安街华灯初放,人群渐多,尤其骑自行车者,似乎比早晨上班还急。他们难道听到了什么?
   穿过东单,擦过国际饭店,步行将近半个小时,才来到建国门立交桥。这里确实人多,站在桥下,我没有看见军车(其实,军车就在最上层桥面)。我突然着急要回报社,王业隆兴致未尽,说要上桥看。我告诉他回去如何走法后,就此分手,约定明日通电话。
   我坐了一站地铁,在朝阳门下车,想换乘公共汽车,但交通已经中断,只好以步当车。暮色暗了下来,但与长安街不同,平时亮如白昼的朝阳大街,竟是一片漆黑,路灯全灭。每隔一个路口,都有几辆空车横卧,路人行色匆匆,慌张异常。我脑子里顿时出现一幅大地震前灵感动物大搬家的画面。我很奇怪会有这幅图画。虽然我没想到今夜开杀戒,但无论如何,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笼罩了心头,这是一个难忘的不祥暮夜。
   五号楼里一片沸腾
   五号楼,人民日报的中枢神经部位。由于当晚海外版不出报,所以,许多人都聚集在二楼。见到我刚上楼梯口,一位同仁阴沉着脸问我:你知道不?开枪了!我一楞,但马上想到开空枪也是开枪。但似乎另一位见我有此心思,补上一句:杀人啦,朝人群里开!木樨地已成血海了!
   我似雷击一般,绝快醒悟,刚才一切异常现象,全在木樨地揭开了谜!我马上吼了一句:事情过后,一定起诉李鹏!同仁冷笑了一下:去你的吧,没人再听你的法律了!(我是从事法律报导的。)
   二楼走廊上一片沸腾。这时,有人上来说,楼下也能听到枪声了。我转身往楼下冲出,站在院子中间,西边象放鞭炮似的出现闪烁,并有枪声时而传来。奇怪的是,这枪声并不似电影电视里那么清脆(北京很少听见枪声),从枪声判断距离,仍在军事博物馆和木樨地一带。
   转身返回二楼,许多人已涌进了编辑室。时已近十一时,平日此刻,要闻版(包括头版)的稿件都已确定,但今天值班的陆超琪和另一位年轻的副总编辑却站在那儿沉思。稿件只有一篇是定下来的,就是后来见报的题为“孙巨同志的一封信”。下午我没参加编前会,听说曾宣读了这封信的全文,由中宣部转来,对人民日报一个时期以来利用“春秋笔法”、“顽固地站在中央决策对立面,给动乱制造者撑腰打气,给北京市人民政府戒严令抹黑的恶毒文字”进行了批判。据悉,孙巨是已故中共元老李井泉儿子的化名。全文不但上纲上线,而且充斥了咒骂、攻击、威胁的语言。因此,中宣部明令要适当修改后才登出。但是,许多人在编前会上坚决主张,一字不删,连错别字也不改,全文刊出,加上花边。但老总迫于上面压力,仍对文字作了适当修改,成为一篇八百字的花边文章。除了这篇文章,还有李鹏当晚就世界环保日发表的电视讲话,其他再也没有准备稿件,大家等着最新消息。在纪念碑值班的那个记者,已经联系不上,大家既担心,又着急。
   第一次直话直说
   电话铃声一直不断,都是北京和外地读者询问军队情况的,说美国之音已经报导开枪镇压。总编室在没有掌握确切情况以前,一般不轻易回答。将近十二时,终于,我们的一个记者打电话回来报告,他此刻正在木樨地附近,亲眼看到军队先是朝空中鸣枪,接下去便对路人平射了。记者带着泣声说,木樨地伤亡严重。
   这时,另一部电话响起,海外版一个记者打电话来,与他同行的三个记者,其中一个女的,在电话大楼附近被冲散,下落不明。陆超琪马上让接电话者告诉:凡是能见的本报记者,请立即撤离现场,千万不要发生任何意外。
   电话铃声继续不断,其中一个从香港打来的,询问北京发生的事情,接电话者正犹豫如何作答,一位编辑主任怒不可遏地喊道:告诉他,已经杀人了,全世界都知道了!于是,从这时起,凡来电话询问,一律如实证实。外人也许不知,这种作法是人民日报历史上第一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